奇皇後

奇皇後
別名:
花鬥
主演:
河智苑 朱鎮模 池昌旭 鄭雄仁 李文植
狀態:
更新至13集
類型:
韓劇,古裝,劇情
導演:
韓熙
編劇:
張英哲,鄭京順
播出:
2013
平台:
MBC
劇情:
第1-5集 奇皇後第1集劇情介紹 元國大都(如今的北京),元順帝(池昌旭飾)質問高麗惠忠… 簡介劇情

分集劇情更新連載方式
排序:降序

喜歡看“奇皇後”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第1-5集


  奇皇後第1集劇情介紹

  元國大都(如今的北京),元順帝(池昌旭飾)質問高麗惠忠王王裕(朱鎮模)是否參加奇王後的冊封。王裕什麽沒說走開了,元順帝含著淚說“承娘是他一個人的”。

  奇承娘(河智苑)被冊封為奇皇後,隔著千軍萬馬看到了王裕時留下了淚。

  奇皇後本是高麗奇子敖之女,此時她跟母親及其他高麗女子綁在一起被送給元廷途中。高麗小世子坐在馬上痛罵元人連小孩子都不放過。

  小承娘很懂事看著母親的傷口,夜裏王裕偷偷地放出貢女,算是為國家做了善事。

  元國武將唐其勢(金正賢飾)和塔子該(申勝煥飾)快馬加鞭追趕逃跑的貢女們,痛下殺戮。承娘眼看著箭要射來,承娘母親用身體保護了她,兩人滾下懸崖。承娘母親摘下手上的戒指讓承娘到開京(高麗首都,今日的開城)找一個姓奇的人,那就是她的爹,便死去。承娘撕心裂肺的拉著母親哭著。

  王裕跪在一排屍體麵前懺悔,叔父沈陽王沈暠(李在勇飾,元國任命沈陽地區的統治者)來此,諷刺王裕沒資格稱王,不如去元國紮根。

  承娘在開城與父親擦肩而過,在街上見到唐其勢他們情急下逃跑,卻被沈陽王的馬踢到帶回了府上。

  承娘以男兒的身份留在了沈王府,化名為“狼”,每每想到母親被射殺的瞬間她都決心當好一個武士,艱苦的練習射箭。

  18年後承娘的箭法如火純清,這時她接到任務,來到仁州食鹽專賣倉庫做交易。

  沈陽王讓承娘加大鹽巴的交易,手下們擔心會有危險。沈陽王為了高麗王的位置需要更多的資金,他認為國家不能交給一個無能的世子手裏。

  此時王裕跟混混斑點在青樓比空拳,最後不小心暈了過去,宦官方臣佑急著帶走了他。

  王裕每天都跟小混混們廝混,聽斑點說仁州最出名的是成娘派,首領承娘箭法很傳奇。

  承娘把賺來的辛苦錢給手下人讓他們找回去元朝的親人,突然斑點帶手下人鬧事。承娘不懼怕斑點的影響力,用箭擊中了斑點的手背。王裕得知準備會會承娘。

  王裕帶人跟承娘的人對峙,非要跟承娘比試射箭,要是承娘輸了就要做他的手下。

  王裕非要邊喝酒邊射箭,承娘想到自己的酒量不行,提議用酒蓋當箭靶。可王裕這邊半天出來個人心裏發顫的舉著酒蓋。承娘、王裕每招都中,最後承娘醉的眼花了隻好拿著箭對準王裕。王裕抱著承娘高喊他勝利了。

  承娘醒來不好意思的爬起來,王裕早就準備好飯菜等她。王裕提議教她彈玄琴,這樣承娘就能教他片箭。王裕把著承娘的手彈琴,承娘不適應的推開他要走。王裕說不做手下那就做兄弟,要是拜這個國家的世子的朋友做大哥也是很榮耀的。承娘氣上心來,說這個不管國家的世子不如撿馬糞吃了,王室已經腐朽到根了,說什麽都不會加入。

  方臣佑在府中發現信鴿,王裕看著信條,對方想要提供沈王私鹽一案,王裕決定合作,並帶著對方指定的紅頭帶來到指定的茶樓。本來在對方做臥底的檢查史接到消息後,就在剛要張嘴時被人射殺了。

  沈王覺得自己人中有叛徒所有才走漏消息,蒙麵人說他已經殺了檢查史。沈王認為承娘是最值得信任的,囑咐蒙麵人時刻監視世子的行動。

  王裕認為他的人中有間諜,害得檢查史丟了性命。便命令手下收購所有的鹽,等元國商人來買時候就放出消息說是沈王做鹽走私。

  沈王大笑王裕大動腦筋,便叫來承娘,交代她秘密執行一項任務。

  王裕猜到沈王會派人來,這時承娘來教他射片箭,王裕見沈王派承娘來很失落。

  王裕在練習射箭時候弄傷了手,在承娘包紮的時候問起買鹽是不是很賺錢。承娘感歎凡事賺錢的都有王室經營了。王裕對承娘少了戒備,而承娘就是奉命接近他的。

  王裕想在自己學會射片箭之前讓承娘留在身邊,承娘帶他去逛燃燈市。王裕笑話承娘許願一定是要娶個漂亮媳婦,承娘說自己要賺好多錢,突然見蒙麵人用箭對準王裕便奮身撲了過去,腿挨了一箭,這也是沈王設計中的。

  王裕抱回承娘,萬幸傷口不深。王裕撕開承娘的褲腿看看傷口,卻被承娘打了一巴掌。承娘緊張的借口道自己就一套衣服。

  承娘洗澡的時候,王裕送來換洗的衣服。承娘雖鎖了門卻緊張的讓王裕離開了。王裕笑話承娘是個大小夥子還害羞。

  沈王誇讚承娘做得好,交代她接下來在出發當天帶上鹽,交易地待命。承娘問了該怎麽把消息轉達給他。

  承娘放下酒杯問王裕為什麽沈王的人會盯上他,難道他在秘密調查沈王私鹽一事。王裕小心的攥起刀認為承娘就是沈王派來的人。承娘說她認識一個鹽專賣所店長,聽說四天後碧瀾渡客棧交易。承娘走後王裕怪自己該殺了承娘才對,怎麽突然猶豫了。

  沈王交代等世子到海月場就殺了他。

  王裕交代方臣佑及其他人在盜鹽賊抵達交易地前絕不能動手。王裕的如意算盤沒打成,不知名的人向搬運鹽的人射了一箭。王裕的人不得不出手跟蒙著麵的承娘交手。最後承娘被製服。

  王裕說昨晚有人用箭帶來紙條說海月場是假交易地。王裕不知到底是誰在暗中幫助自己很著急。

  承娘被綁起來想起當年偷聽到沈王為元廷送貢女之事,母親就死在元人之手便更加憎恨起來。

  奇皇後第2集劇情介紹

  突然斑點過來,承娘以為他是王裕中的細作。可斑點痛恨承娘不交代交易地點,承娘這才鬆懈下來。

  沈王得知承娘被抓認為該試試承娘到底是不是細作,就派人給承娘一把刀,讓她找機會殺了王裕,承娘苦於沒看清背後的人。

  承娘被帶到王裕的麵前,待其他人退下後,承娘割折繩子按住王裕,露出頭帶。王裕這才知道是承娘一直暗中幫助他。承娘小聲說要找出細作,便故意輸給王裕被重新綁了起來待行刑。

  晚上沈王想保住承娘便叫人轉告承娘交代交易地點。在暗處的王裕終於等到了細作的現身。

  承娘按計劃交代了地點,王裕便帶著承娘趕往交易地點。細作趁機給沈王飛鴿傳書,卻不料鴿子被人射死。細作才知承娘背叛了他,崔武鬆(王裕親信)一刀殺了細作。方臣佑按承娘的意思給沈王飛鴿傳書,說要請求兵力支援。

  夜裏沈王早在交易地埋伏的軍隊跟沈王有派來的軍隊火拚到了一起,方臣佑在一旁坐收漁翁之利,見承娘要離開,便請她冒著危險拿出沈王的賬本。

  承娘快馬加鞭回到沈王府說全軍覆沒了,細作就是沈王的親信,禦史台馬上就要趕來,讓沈王趕緊銷毀賬本。沈王趕緊找出賬本,突然疑惑承娘是怎麽活著回來的,承娘跪地說她要死也要死在沈王手下。沈王這才放心讓承娘去銷毀賬本。

  沈王調集了所有剩餘兵力抵抗到底,跑進高麗王的寢宮說世子在對抗走私鹽的元人們時被殺了,現在所有大臣都在喊著禪位。慶華公主(高麗忠肅王妾)抱著情緒難以控製的忠肅王說趕緊把禪位讓給沈王。就在忠肅王宣布禪位時候,王裕衝過沈王設置的障礙趕到大殿,揭發沈王才是走私鹽的幕後。身亡讓他拿出證據,方臣佑拿出準備好的賬本。沈王這才無話可說,忠肅王這才得知沈王大攔財力就是進貢元廷。

  沈王大力凜然的說他這麽做就是想替代無能的世子,便請死。忠肅王宣布禪位由世子繼承,為了不讓國家有動蕩便免去了沈王的罪行。

  奇子敖(萬戶長)得到元朝貢女的來信,說承娘逃亡時候死了,難過之餘收到要他收拾成娘派的書信。

  成娘派被奇子敖的手下全部逮捕,奇子敖為了教訓這幫小混混施了板刑,質問承娘可知犯了什麽罪。承娘說沒有好的出生就是罪,沒有好的國家領導就是罪。奇子敖聽此便放了承娘派的人。

  第二天承娘的手下把偷了奇子敖的錦囊交了出來,承娘不小心發現奇子敖的錦囊裏有跟自己一模一樣的指環,便激動的流下淚。

  承娘通過軍隊的嚴格選拔順利的成為了奇子敖手下的傳令。

  高麗國都開京,慶祝王裕順利登機的宴會上,王裕頒布了禁令十一條。眾文武百官齊聲反對,崔武鬆帶人圍住了所有人,王裕指出在下哥哥官員曾犯的罪行,警告他們如果請死就成全。所有官員嚇得魂飛魄散,沈王狠狠地盯著王裕。

  慶華公主帶來元朝太丞相的親筆書信,沈王看後說元朝把皇太弟發配到此,又蒙起了拉王裕下馬的念頭。

  王裕傳奇子敖,交代他接皇太弟時一定要保護好他的安危。

  延慶(現北京皇宮)唐其勢跟父親太丞相燕帖稟告皇太弟馬上入境高麗。燕帖吩咐一定要在高麗境內除掉皇太弟,同時也要除掉高麗國這個後患。

  奇子敖接應到在趕路的皇太弟軍隊,可皇太弟突然指示文官張順龍就在半路上宿營,說身體不適。左丞相伯顏(脫脫伯父)氣憤皇太弟身體太弱,武將脫脫懷疑皇太弟得到什麽內幕,伯顏說他哪有那個眼力見。承娘說元朝又很少幾個人知道皇太弟的長相,奇子敖聽此交代大家一定要保護好皇太弟安危。

  伯顏跟脫脫指著地圖上的畝傍山,待皇太弟到此就讓準備好的山賊動手。伯顏想起先皇對他不薄,如今要害死他的兒子真是愧疚。突然張順龍說皇太弟疾病嚴重不能繼續趕路。脫脫隻好去把脈確認,皇太弟虛弱的對伯顏說夢見父王了,他說有什麽事就找伯顏。伯顏尷尬極了,皇太弟說他想吃柿子餅,伯顏因無能的皇太弟感到無可奈何。

  脫脫說皇太弟不是裝病,脈象虛弱。伯顏隻好讓畝傍山的山賊再等一天。承娘無意間聽到了此談話。

  小滑頭試吃了所有食物,皇太弟還是不敢吃,小滑頭擔心皇太弟在這麽不進食會餓死。小滑頭把剩餘食物倒掉,承娘截住他探問行宮裏是否出了事。小滑頭說不想亂說,容易出大事。

  眾臣一直認為該去迎接皇太弟,王裕說高麗王怎麽會去接被元國發配來的韃子呢,便問沈王怎麽想。沈王也覺得沒必要迎接。

  王裕準備穿戰袍親自迎接皇太弟,方臣佑不解。王裕說元朝就是想在高麗境內暗殺皇太弟,然後把罪行推給高麗。

  慶華公主祝賀沈王終於要如願以償了,突然得到王裕出兵的消息,沈王笑道為時已晚,行動就在今晚。

  伯顏叫皇太弟起來趕路,皇太弟非要吃到柿餅才罷休。見伯顏走後,皇太弟讓小滑頭躺在床上,他穿著軍裝跑了出來。

  伯顏跟脫脫準備改計劃,行動就在今晚。皇太弟見伯顏就在門口,趕忙躲進別的帳篷裏。這時承娘端盆進來擦身子,突然感覺有人,便用刀指著皇太弟問他是誰?

  奇皇後第3集劇情介紹

  承娘扯出皇太弟質問他到底是幹嘛的,見此人吱吱唔唔的便狠狠地打了兩拳。皇太弟隻想逃離軍營,承娘以為他是逃兵就罰他清理馬糞。無奈皇太弟終於小聲說出了自己的身份,承娘並沒有相信,還把他摔倒在馬糞上。

  軍營外張順龍一直等不到皇太弟出來很著急。

  奇子敖帶兵夜巡發現沒有一個元兵在,覺得事情不好時突然空中發來一片箭雨。便於攻進來的山賊對峙。

  皇太弟見人要殺他躲進了箱子裏。承娘衝進寢宮發現小滑頭穿著皇太弟的衣服,拉著他逃跑。卻被山賊當成皇太弟殺死。山賊撤退後,元軍跑出來高呼皇太弟升天了。伯顏聽到遠處軍營傳來的聲音,無比自責的對皇太弟的屍體懺悔。揭開臉布時候驚訝的發現死的不是皇太弟,這時候張順龍衝進來哀哭被脫脫打暈。伯顏讓脫脫不要走漏消息,便警告奇子敖準備到元國領罪吧。

  承娘把皇太弟沒死的消息告訴奇子敖,大家便分頭找皇太弟。承娘無意聽到有人在箱子裏打瞌睡,一看是昨天那個逃兵就往箱子裏倒了水走開了。剛走沒幾步想起昨天那個人說過自己是皇太弟便反身回去。無意聽到皇太弟哀求伯顏救救他。伯顏說深受先帝的恩惠幫他隱瞞,皇太弟又躲進了箱子裏。承娘見伯顏拔刀本想用箭獨擋,這時王裕大軍趕到請伯顏過去,伯顏隻好跟著走了。

  伯顏告訴王裕皇太弟已死,奇子敖跪地稟告說死的不是皇太弟。王裕想看屍體卻被伯顏用刀擋了下來。

  兼秉洙見承娘拉著一個人過去得知是皇太弟,便拉過皇太弟去見王裕。王裕硬是拉開臉部見被火燒的屍體無法辨認很惆悵。這時薑秉洙拉著皇太弟進來拯救的局麵。

  兼秉洙並沒說是承娘找到的皇太弟,一個人邀了功,承娘見到之前查鹽案的檢查史就是高麗王吃驚的躲了起來。

  王裕護送皇太弟到了高麗開京,沈王帶著文武百官請了安又逼著王裕請安,王裕氣憤的離開。

  慶華公主責備伯顏無能,殺不能皇太弟無法跟燕帖丞相交代,伯顏準備找機會下手。

  王裕派人堅守皇太弟的安危,伯顏等人卻見不到皇太弟便於王裕理論。王裕警告伯顏要想活命趕快滾回元國,之後便去找皇太弟,揪著皇太弟的衣領說高麗之所以變得生靈塗炭就是因為元國,警告皇太弟死也要死在元國,不要害了高麗。皇太弟被嚇得坐在地上流眼淚。

  方臣佑在皇太弟那得知找到他的是承娘,便把此事告訴王裕,王裕要找到承娘厚予嘉獎。

  兼秉洙聽說皇帝派來人了,興奮的出來迎接。方臣佑諷刺兼秉洙怎麽搶別人的功勞,見到承娘興奮的把她帶到宮裏。

  承娘想起之前對王裕的冒犯硬著頭皮走進大殿跪在王裕麵前認錯,王裕拉起承娘抱著她說以後不準離開。

  兼秉洙沒得到嘉賞心裏不爽,邊跑去找沈王做了奸細。沈王說皇帝不準元軍護送皇太弟去大青島,隻要兼秉洙能殺皇太弟就算立大功。

  王裕曾交代承娘,此次去大青島要她輔佐皇太弟。

  皇太後將藥喂進病入膏肓的皇帝嘴裏,見燕帖來責備他怎麽能將皇太弟流放高麗。燕帖見皇太後離開,得知皇太弟並沒死惡狠狠的對小皇帝說隻有你哥死了你才能死。

  伯顏和脫脫受著酷刑,燕帖還不想讓伯顏死,唐其勢氣憤的踹了伯顏幾腳。伯顏心想要是能活著一定不會饒了唐其勢。

  皇太弟夢見燕帖殺了父王的情景驚醒,叫承娘過來侍候他小便。承娘硬著頭皮扯開皇太弟的褲子轉過身。

  皇太弟調皮的掀翻了準備好的飯菜,承娘嚇壞了。

  承娘寸步不離皇太弟,皇太弟都要逼瘋了。

  晚上兼秉洙早早的來換班,這時候承娘剛從澡堂子出來。遇見奇子敖不小心掉了項鏈。奇子敖見到項鏈上那對熟悉的戒指驚訝的大張著嘴。

  兼秉洙蒙麵走進皇太弟的房間,皇太弟以為是承娘回來,可卻看到有人拿著刀對著他。情急下承娘衝進來,與蒙麵人對峙的時候問他到底是誰派來的。

  奇皇後第4集劇情介紹

  交手時承娘刺傷蒙麵人的左臂,蒙麵人逃走時承娘趕忙敲鈴。兼秉洙帶兵趕到去搜寻刺客。

  奇子敖吩咐搜寻左臂受傷的人,便叫走承娘拿出項梁想要相認。承娘拿起項鏈不承認父親跑開了。樸副將追出去責備承娘,父親找她很辛苦。承娘說自己本就是貢女身份,若被人發現是女兒身定會連累父親,請樸副將保守秘密。

  皇太弟受了驚嚇總是做噩夢,請承娘教他劍術。皇太弟練劍的時候頭被承娘打出血,張順龍想要追究的時候,皇太弟謊說自己不小心摔的。

  王裕質問沈王是否知曉皇太弟遇刺一事,沈王勸王裕早早歸順元國,免得百姓受疾苦。王裕警告他不要拿百姓來掩飾自己的罪行。

  皇太弟氣憤承娘射箭如此好,見承娘來送送衣服,命令她按腳。承娘見皇太弟赤裸的躺在澡盆裏害羞至極,皇太弟借機讓她偷偷弄兩匹馬騎想比騎術。承娘被他的小孩子脾氣製服。

  皇太弟跟承娘約定先到海邊小船的人就是得勝,皇太弟見承娘的馬快超越他的時候,他從自己的馬跳到承娘的馬上。結果兩人摔在海水裏。皇太弟說跟承娘比什麽都輸,嘴裏叨念著“父皇,孩兒一定要替你報仇!”承娘拿著自己的項鏈憂傷的想著父親。

  皇太弟說如果他能當上元帝一定不會忘了承娘,承娘說隻求那時候不要再抓高麗人做貢女和宦官,骨肉分離是世界上最痛苦的。

  王裕登上大青島得知皇太弟和承娘在海邊便去找,責備承娘帶皇太弟私自離開府衙。皇太弟替承娘解了圍。承娘的馬跑了一匹,承娘最後選擇跟皇太弟騎一匹,王裕很失落。

  王裕敬酒讓承娘小心身邊可能藏有刺客。皇太弟聽說承娘今晚不守夜就跑王裕那要人,見兩人在喝酒,問王裕可否把承娘送給他。王裕說就算送了也不會讓承娘離開他。皇太弟問承娘怎麽想,承娘多開話題走了。

  燕帖叫出大牢裏的伯顏跟脫脫,讓他們去大青島完成未完成的任務,殺了所有人,把罪推給高麗。

  王裕交代奇子敖一定要搜寻下內部人,突然看到承娘認真的教皇太弟射箭,吃醋的離開。

  王裕夢見承娘對自己笑,緊張的醒來。方臣佑和崔武鬆勸王裕怎麽能喜歡上男人,王裕緊張的轟出二人。

  奇子敖拿出兼秉洙房裏的藥質問他怎麽回事,樸副將借機捏著兼秉洙的左臂出了血。兼秉洙說是練習時候弄得,還有士兵過來圓謊。奇子敖交代樸副將好好觀察。

  兼秉洙處理傷口惡狠狠的說隻要過了今晚就都結束了。

  伯顏跟脫脫推測到先皇一定是被燕帖所害,所以他這麽著急想要殺皇太弟,可小皇上的病情一直不穩。這時唐其勢提醒他們要行動了。

  兼秉洙帶著穿著高麗士兵衣服的元兵闖進府衙,此時樸副將和奇子敖發現兼秉洙不來接班一定是刺客。

  突然攻擊的士兵闖來,伯顏逼著張順龍找皇太弟的住所。

  承娘拉著皇太弟,見到唐其勢想到當年母親就是被他殺的,便讓皇太弟翻牆,獨自一人奮戰。奇子敖忍痛讓士兵關上大門,高呼承娘一定要翻牆過來。

  承娘扔了刀一腳踹在唐其勢胯下,踩著唐其勢翻過牆。奇子敖見到承娘想要大家從後門撤退,突然伯顏逼著張順龍從後門進來,逼大家就範。奇子敖帶著餘部跟伯顏拚殺,交代承娘在山後有條小船可以逃命,一定要保護好皇太弟。承娘隻喊了一聲“爹”,拉著皇太弟衝出。

  承娘帶著皇太弟跑到天亮,見到小船兩人奮力的推著。可伯顏也追了過來,拿著箭射出的時候卻被承娘用胳膊擋住。伯顏見此扔出匕首讓皇太弟自行了斷。皇太弟勇敢的站出來讓伯顏再等等,皇帝命不久矣,他就會當上皇帝,他是受祖先成吉思汗的保佑的。伯顏拔出刀殺了其他士兵,幫著皇太弟推出了船。

  脫脫問伯顏是否後悔,伯顏願意賭一把。唐其勢追到海邊痛打了伯顏。

  王裕做了不吉利的夢,突然崔武鬆說沈王隻帶一人去了仁州,王裕讓斑點帶人去大青島打探。

  奇子敖罵沈王是叛徒,竟然勾結外國害自己的人。沈王讓兼秉洙替代奇子敖,並讓人割了他的舌頭。承娘隔著樹林見此想要衝出去,卻被皇太弟拉住。

  奇皇後第5集劇情介紹

  承娘醒來不見皇太弟,焦急的在山上到處找。結果發現皇太弟中了山賊的圈套掉在樹上。皇太弟是怕去了開京送死,可承娘現在隻有找高麗王了。

  皇太弟的手被綁著走路很困難,承娘便用晚上的野獸嚇唬他,皇太弟嚇得乖乖的趕路。

  兼秉洙把承娘的畫像拿給沈王看,沈王見熟悉的承娘便氣憤的派人追捕。

  唐其勢帶著獵犬上山搜捕,伯顏擔心皇太弟被抓。巧合的是下起了雨,獵犬失去了方向。

  皇太弟見下雨不想趕路,承娘大吼保護他的奇子敖危在旦夕,皇太弟便乖乖的趕路了。

  王裕喬妝趕去大青島路上遇見沈王押送奇子敖,便確認皇太弟出事了。隻好下馬行禮掩飾。

  沈王在妓院避雨,崔武鬆派人送了有藥的酒,看守們暈了後。崔武鬆跑進去救奇子敖,卻奈何不了鐵鎖。奇子敖把大青島的事變說了,並且承娘和皇太弟一定在來開京要道的山上。崔武鬆接到斑點的危機信號走掉了。

  沈王來了後命令兼秉洙挖了奇子敖的雙眼,割掉舌頭,砍掉耳朵。沈王走後,奇子敖斥責兼秉洙怎麽能背叛國家。兼秉洙說是高麗國背叛了他,當年父母兄弟慘死元國手下,自己寧願堂堂正正的活著,也不願意屈死做個忠臣,便舉起烙鐵對準了奇子敖的雙眼……

  皇太弟試圖用榮華富貴收買承娘不去開京,承娘仍是拒絕。皇太弟悲哀的說高麗王是怎麽做到的,能讓千萬的手下為他賣命。承娘並沒有回答,腦海裏都是父親被抓的情景。

  晚上皇太弟熟睡的時候承娘脫下衣服處理潰爛的傷口。

  唐其勢在樹上發現血跡,推測承娘肯定沒走多遠,便放開了獵犬。

  皇太弟拒絕吃蘑菇,承娘突然聽到狗叫聲,就在狗要撲上來的時候,承娘一箭將它射死。

  承娘跟皇太弟跑到了懸崖的盡頭,承娘想要帶他跳到距離想對近的對麵山崖,見皇太弟沒有勇氣,承娘說想要當皇帝報仇那就跳。唐其勢緊追過來勸皇太弟別做傻事。皇太弟扯著承娘跳到對麵的山崖,兩人吃力的掛在崖邊,唐其勢命人射箭。皇太弟突然鬆手掉下崖承娘也放手跟了下去,兩人掉進了崖下的湖裏。

  王裕帶隊感到此處,見此大喊唐其勢在高麗土地上都幹了什麽。唐其勢驚慌的覺得麻煩來了。

  小皇帝駕崩了了,皇太後宣布皇太弟為皇上,可卻得知燕帖去了高麗接皇太弟,心裏很擔心。

  承娘救出皇太弟,見他仍處昏迷,全身冰冷,便脫了衣服給皇太弟取暖,哭著說:你一定要活著,才能救出父親。

  皇太弟醒來見承娘趴在他身上,突然心跳的厲害。見承娘起來趕忙又閉上了眼睛,郵件承娘穿衣服胸中有布圍著很奇怪。承娘見皇太弟已無大礙便借口出去探情況。

  沈王帶奇子敖見王裕,奇子敖已變成啞巴不能說話。王裕質問塔子該是否見過奇子敖,塔子該否認。崔武鬆說奇子敖曾說過在大青島上把塔子該的手咬壞過。方臣佑扯下塔子該手上的紗布得到證實。就在對方僵持時,燕帖到了。

  王裕說皇太弟是被唐其勢所殺,燕帖放下酒杯高興地說是誰殺死皇太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死在高麗。便命令沈王解散禁衛營,把王裕軟禁了起來。

  脫脫推斷燕帖突然來此說明皇帝駕崩了,他是來確認皇太弟是否還活著。

  王裕憤怒的要殺燕帖等人,方臣佑跪在地上勸他別衝動。王裕痛苦自己身為王卻什麽都不能做。

  承娘帶著皇太弟進了開京城,可到處都是沈王的人,兩人隻能躲在破廟裏。承娘因為箭傷暈倒了,皇太弟隻好帶著承娘的箭袋出來換藥,可店家不給。皇太弟趁人不注意偷走藥,引來尋兵的追趕。卻撞到出來找廁所的斑點,斑點認識地上的箭袋出手救了皇太弟,承娘最後得救了。斑點交代郎中不能亂說,郎中會意說想不到一介女流竟然受這麽大的傷,斑點驚呆了。

  皇太弟看著昏睡的承娘,痛恨自己無用,在他心裏承娘是他的好朋友。

  斑點見承娘醒來,說自己知道她是女人,承娘不想公開是有苦衷的。

  斑點說高麗王宮都是燕帖的私兵,承娘說想辦法一定要告訴高麗王皇太弟還活著。突然聞到惡臭味,斑點不好意思地說他當時救皇太弟沒機會上廁所,所以……

  承娘靈機一動,讓皇太弟躺進棺材裏,撒好了白石,斑點把惡臭的海鮮腐爛湯灑了進去。承娘又再次交代皇太弟,進了宮一定要在大家麵前澄清,害他的是元軍不是高麗軍。承娘把皇太弟運進宮的利用對象就是兼秉洙。

韓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