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落長安

葉落長安
別名:
逃亡1942
主演:
陳小藝 劉濤 倪大紅 張暘 馬浴柯 趙崢 毛曉彤
狀態:
更新至1-40集
類型:
大陸劇
導演:
姚曉峰
編劇:
未錄入
播出:
2011
平台:
未錄入
劇情:
葉落長安第1-10集分集劇情介紹 葉落長安第1集劇情 一九三八年,黃河花園口決堤,一… 簡介劇情

喜歡看“葉落長安”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葉落長安第1-10集分集劇情介紹

葉落長安第1集劇情

  一九三八年,黃河花園口決堤,一九四二年,河南又遭遇百年大旱,連續幾年的天災戰亂導致河南大地顆粒無收,三百萬百姓為求生存被迫西入潼關,奔向陝西。

  玉蘭家也要舉家逃荒,玉蘭的父母趁玉蘭給二奶奶送饅頭的時候趕緊帶著三個孩子逃難去了。玉蘭的父親哭著看了玉蘭一眼之後忍痛走了。二奶奶告訴玉蘭說別讓她怪自己的爹娘,他爹娘帶著他的三個弟弟逃荒去西安了。

  玉蘭聽後不相信,她跑回家裏之後發現自己的爹娘真的走了,玉蘭傷心地哭了起來。二奶奶告訴玉蘭說她爹娘剛走,現在追或許還能追得上,玉蘭聽後讓二奶奶照顧好自己,揮淚去追自己的爹娘了。

  玉蘭一路上跟著逃荒的大部隊尋找著自己的父母,天上麵還有日本人飛機的狂轟濫炸。玉蘭被逃荒的街坊認了出來,他們問了玉蘭情況之後那個叫呂盛的孩子給了玉蘭半塊幹糧,玉蘭謝過他們有繼續追趕自己的父母了。

  玉蘭的父親和母親因為養不活三個孩子隻好把一個兒子銀玉送給了別人。這時候玉蘭的父親看到了玉蘭,他抱著玉蘭悲喜交加,沒想到自己的女兒還活著,他說自己當初不帶玉蘭也是沒有辦法。他們一家人經過艱難的跋涉到了一個地方,恰好有一個大戶人家在施粥賑災,玉蘭跟著父親去領粥的時候走散了。沒想到逃荒的人因為搶粥踩死了好多的人。

  玉蘭拚著命搶回了半碗粥,她端給她娘的時候沒想到她最小的弟弟已經餓死了。他們一家人到了縣城之後滿大街都是逃荒的災民,他們根本找不到住的地方。大街上到處都是餓死的路人,玉蘭她娘也哭著抱怨說自己兩天都沒有吃飯了。玉蘭他爹沒有辦法隻好讓玉蘭去要飯吃,玉蘭從自己家剛找的土洞子裏出來拿著個破碗挨家挨戶的去城裏的大戶人家要飯。

  一個好心的大戶人家的小女孩兒給了玉蘭三個饅頭,玉蘭感激的不行,她跪下來謝過了那個小女孩之後問了那個小女孩的名字,小女孩告訴她說自己叫張文清。玉蘭想起了自己臨走的時候二奶奶給她說的話,隻要她能夠吃苦受罪,好日子一定能過的上。玉蘭心理麵暗暗地下決心一定要做個此地人,一定要過上好日子。

  玉蘭的父親郝仁義在大街上捏著小泥人賣錢養家糊口,一家人食不果腹,生活的十分艱難。玉蘭她娘拿著玉蘭她爹每天掙來的一些錢去買點吃的勉強度日,玉蘭也整天的去外麵找找看看有沒有什麽活幹好補貼家用。

  時間一晃眼過去了,玉蘭漸漸的長大了,有一天她在大街上撿煤炭的時候被一個媒婆帶著一個大戶人家的中年人看上了。那媒婆回家找到了玉蘭她娘,給玉蘭她娘說給她五十塊大洋把玉蘭嫁給那戶人家的男人。玉蘭他爹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責罵了玉蘭她娘,說她非要把玉蘭逼死了才好受。

  玉蘭她爹沒有辦法,為了一家人的生計隻好決定把十六歲的玉蘭家給那個三十多歲的大戶人家的男人。

葉落長安第2集劇情

  玉蘭晚上回家之後她娘給她說了媒人提親的事情,玉蘭知道了之後說自己不願意,還說他見過那個男人,就是當她爹都綽綽有餘。隨後還說自己就是死也不嫁,玉蘭的娘說這事情自己已經答應下來了,已經給人家說好了,玉蘭聽後更是撕心裂肺的說自己不嫁。

  玉蘭她爹看到女兒難過的樣子要去尋死,玉蘭沒有辦法隻好含著淚說自己嫁。媒人把錢送了過來,玉蘭她娘看到了錢之後高興地不行,她爹一直在那裏默不作聲。玉蘭把自己的爹叫了出來,她告訴爹說她走了那錢不能放在家裏,要趕緊買處小院子,然後送弟弟上學,要不那錢在家裏麵一耽擱就沒了。

  玉蘭還說讓她爹好好跟她娘過日子,等自己將來有出息了在縣城裏麵給她蓋一座最好的酒樓,讓他爹當大師傅。玉蘭出嫁的當天那家人抬著花轎過來接玉蘭,玉蘭的爹傷心地連看都不忍心看,心理麵五味俱全。玉蘭的花轎剛抬出城門口就遇上了日本人飛機的轟炸,抬花轎的人被炸死了不少,玉蘭趁機想要逃跑,沒想到被那個叫白老四的男人抓住背了回去。

  玉蘭被強拉著拜了天地抬到了洞房裏麵,玉蘭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那個叫白老四的男人還有兩個孩子,都是前妻所生。玉蘭被鎖在了屋子裏哭了起來,白老四高高興興的跟前來的賓客在院子裏喝起了酒,白老四喝多了,等到人都走光了他還抱著院子裏的柱子不鬆手。白老四告訴他的兩個孩子說第二天他們都要管自己剛娶來的那個女人叫娘。

  這時候白老四的大兒子進屋子裏就要打玉蘭,讓玉蘭滾出他們家,白老四告訴玉蘭說隻要玉蘭現在把五十塊大洋還給他,現在就讓玉蘭走。白老四在屋子裏想跟玉蘭洞房花燭,但是他打不過玉蘭,沒有辦法。

  第二天白老四叫來兩個孩子大林跟二林要他們倆跟玉蘭叫娘,大林死活不叫,他比玉蘭小不了幾歲,兩個人在大屋子裏打了起來。白老四坐在板凳上也沒有辦法,大林跟二林也想著辦法要把玉蘭趕出家裏來,隨後白老四拉著平板車去取貨了。玉蘭在家裏麵一天也不給兩個孩子做飯,白老四沒有辦法急的扇自己耳光,說要是兩個孩子的親娘知道了也不好受,玉蘭聽後趕緊去做飯,還說以後不許白老四提五十塊錢的事。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玉蘭在家裏麵也開始幹起了家務,還打理著雜貨鋪子,玉蘭有一天突然說自己惡心。白老四趕緊叫來個老大夫給玉蘭把了脈之後說玉蘭懷孕了,玉蘭哭著說自己不要孩子,趙老四說生就生吧,要是生個女兒就兒女雙全了。

  玉蘭生了個女兒,白老四給她取名字叫蓮花。時間一轉眼到了一九四九年,縣城裏的物價飛漲,一天一個樣,糧食的價格更是高如天價。金圓券就像紙一樣滿天飛,玉蘭在雜貨鋪子裏不要金圓券,隻要拿東西換就行。

  白老四跟玉蘭拉著幾麻袋金圓券趕緊去進貨,那徐催板說白老四還欠他三百塊大洋,自己不要金圓券,隻要大洋。白老四說自己沒有大洋,崔老板就讓人去拿白老四的貨來低,他們搬空了白老四店裏的東西。白老四生氣的打起了秀蘭,這時候外麵響起了槍聲,解放軍打進了城裏。

葉落長安第3集劇情

  解放軍解放了西安城,大街上到處都是張燈結彩慶賀的老百姓,玉蘭抱著孩子在大街上看著進城的解放軍,還聽了解放軍的宣傳。白老四還在家裏麵生著氣,正吃飯的時候大林走了,二林哭著說大林走了,再也不回來了,說是去當兵了,白老四跟玉蘭聽後趕緊出來找大林,但是沒有找到。

  大林離家出走了之後玉蘭又生下了一個兒子,白老四拉著平板車準備出門幹活的時候有一個叫張文清的女的說自己是錦華巷工作對的,以後家裏麵有什麽困難可以過來找她。玉蘭聽後驚訝的不行,說自己也認識也一個叫張文清,隨後自己說了當年要飯的事情,張文清聽後也想了起來,說自己就是那個張文清,玉蘭高興地不行。

  張文清隨後告訴玉蘭說一會兒讓她去開會,討論定成分的事情。郝仁義去飯店找工作的時候遇見了正給別人卸貨的白老四,郝仁義叮囑他說定成分的時候千萬別定高了,現在解放了窮人吃香了。

  玉蘭跟著街坊鄰居在開會,說著定成分的事情,是張文清主持的會議,因為玉蘭跟了白老四的時候白老四還有間雜貨鋪,所以大家剛開始都說著要給玉蘭家定地主。但是張文清說自己了解玉蘭的情況,她是絕對的貧農,當年剛來西安的時候還來自己家要過飯呢。在大家的爭吵聲中給從河南過來的張俊家定了地主。

  隨後張文清又說了組織上的意思,就是想讓他們當年逃荒過來西安的人再回到河南去,大家聽了之後像是炸開了鍋,都說不回去,地都沒有了。隨後張文清又問了玉蘭的意思,玉蘭代表大家發言說他們不想回去,張文清說自己先向組織反映一下,看看上級領導是怎麽安排的

  玉蘭回了家之後把白天開會定成分的事情給老四說了說,老四聽後說看著張文清就麵善,是個好人。張文清找到了上級領導反映了群眾不願意搬走的問題,大家也都說不用靠政府養活,他們自己能自己養活自己。張文清還給在家裏閑著的人找了一些雜活,讓婦女們清洗織布廠的麵紗,玉蘭帶著大家幹了起來,還能賺到一些錢。

  轉眼到了一九五三年,西安當地的人都領了戶口本,玉蘭她們知道了之後就帶著大家去找了張文清,想要辦西安的本地戶口本。白老四整天在外麵幹完了活之後經常晚上回家打玉蘭,玉蘭也是脾氣強的整天罵著老四。

  玉蘭讓二林替自己給毛主席寫封信,她在心裏麵說了他們從河南到西安逃荒來的經曆,還說了他們沒有戶口的問題,還說了自己想不明白的事情。

葉落長安第4集劇情

  玉蘭給毛主席急了那封信,沒過多久張文清就拿著毛主席的回信過來找玉蘭了,大家知道了之後都高興地圍了過來,張文清給玉蘭念了之後大家都高興的不行,他們的戶口也有了著落。

  張文清通知了錦華巷的居民們去辦理戶口,大家都高興的不行,玉蘭拿到了新辦理的戶口本之後發現大林的名字不在上麵,他趕緊找辦事處的人理論。張文清在給大家開會的時候玉蘭被大家推選為錦華巷的居民小組長。

  蓮花在家裏麵做飯,自己猜著板凳舀水的時候不小心掉進了水缸裏,新虧白老四趕緊把蓮花抱了出來,老四心裏麵對玉蘭更加的不滿意了。玉蘭開完會回家之後白老四又打起了玉蘭,玉蘭說自己現在當上組長了,可不是以前的玉蘭了。

  玉蘭的兒子東京晚上發起了燒,玉蘭給白老四說現在家裏麵沒有錢上醫院了。玉蘭又生下了一個女兒,取名字叫白槐花。

  五十年代初,政府頒布施行第一步婚姻法,婚姻法的出台確立了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的觀念。張文清找到玉蘭說讓她去給大家宣傳婚姻法,說一說封建買賣婚姻,玉蘭答應了。事後張文清誇玉蘭帶了個好頭,還想讓玉蘭跟白老四離婚,玉蘭聽後猶豫了起來。張文清在一旁開導了起來玉蘭,玉蘭說自己回家就跟白老四離婚。

  玉蘭回家之後讓二林帶自己寫個離婚申請,玉蘭說著二林寫著,二林寫著寫著哭了起來。玉蘭看到二林哭了之後不讓他寫了,自己去做飯了,白老四回家之後還想打玉蘭,玉蘭拿著刀子說白老四不是她男人。白老四一下子慌了神,失魂落魄的出來了。

  玉蘭找到了張文清,她說自己能不能不跟白老四離婚,她覺得白老四其實也挺不容易的,自己就是下不了決心。張文清說她已經向上級領導匯報了,上級領導還要樹立他為榜樣,還要表揚她。玉蘭聽後又下了一次決心說給老四離婚。

  吃完晚飯的時候玉蘭告訴老四說自己要和他離婚,現在是新社會了婦女解放了,她不想再挨打受氣了。白老四聽後沉默了一會兒,問玉蘭孩子怎麽辦,玉蘭心裏麵有糾結了起來。玉蘭去了張文清家裏麵,她看到了張文清夫婦兩個人十分的恩愛,還說自己不想離婚了。張文清聽後給玉蘭說隻要她還愛老四就跟她過,不離也可以。  玉蘭回家的時候想了一路,她回家見了老四之後也變得溫柔了很多,還給老四倒水喝。老四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傻愣的坐在了炕上,老四反應過來了之後又跟玉蘭打了起來,玉蘭說以後真的不能再跟自己打架了,要不然自己就跟老四離婚。

葉落長安第5集劇情

  玉蘭在家裏麵給孩子們說以後在家裏麵要叫她媽媽,叫老四爸爸。老四回家了之後聽到孩子們叫他爸爸之後高興得不行,這時候張俊媳婦找到玉蘭說他們家過不下去了,讓她給張俊找個工作,自己洗棉紗賺的錢養活不了一家。玉蘭說就讓張俊跟老四一起拉車,賺的錢三七分,張俊媳婦高興得不行。

  第二天幹活的事後老四比以前拉了許多貨,沒想到張俊平時根本就沒有幹

過什麽活,走了幾步路就說自己幹不了這種粗活,老四沒有說話,自己拉起了平板車,回來的時候還要推著張俊。  玉蘭晚上去張俊家說既然張俊幹不了重活就讓他去掃大街上剛建的廁所,張俊聽後不願意幹,玉蘭生氣的說他們活該。

  過年的時候玉蘭帶著老四還有孩子們回了娘家,玉蘭他娘還是老樣子,自己整天生著氣,她還不讓老四喊他娘,郝仁義不讓她再亂說話。金玉找了個西安本地的女孩子談戀愛,名字叫西珍,金玉拿著毛主席給玉蘭寫的信給西珍看,西珍高興得不行。

  玉蘭跟老四吃完飯帶著孩子們回家,老四心裏麵也是一肚子氣。到了一九五五年,玉蘭跟街坊鄰居的婦女們在河邊洗棉紗的時候看見有個孩子掉水裏了,玉蘭奮不顧身的跳到了水裏救起了那孩子。玉蘭把那孩子帶回家裏換衣服,那孩子叫梁長安,玉蘭帶著他找到了那孩子的爺爺。

  那孩子跟著他爺爺也是剛來西安的,還沒有地方住,玉蘭跟那個大爺說了幾句話之後知道他們祖孫倆是河南人。玉蘭把那祖孫兩個人帶回了自己家裏麵先住一晚上,老四晚上回家的時候玉蘭給老四商量說想把臨街以前的店麵租給那老頭,那老頭還會自己做風箱,租了房子還能替他們看著孩子。隨後玉蘭又跟老四商量好了價錢。

  玉蘭安頓好了那祖孫兩個人之後跟那個大爺談了租房子的價錢,那大爺說自己身上沒有一分錢,等賣了風箱做起了生意就先給玉蘭房錢,還說一個月自己隻能給兩塊,再多了自己也沒有。玉蘭聽後可憐他們爺倆就讓他們住下了。

  到了晚上梁長安叫玉蘭說他爺爺快死了,玉蘭聽後趕緊去看看,發現那老人家生了病還不停地咳著血。玉蘭趕緊讓老四去請大夫,代夫給那大爺看了病之後開了藥,價錢也十分的貴,但玉蘭還是讓老四拿著錢去給那大爺抓藥。

  就這樣折騰了一晚上,老四憋了一肚子的氣,讓玉蘭攆他們爺倆走,說把房子租給他們不但賺不到錢還要往裏麵貼錢,玉蘭聽後也不知道該怎麽說。

葉落長安第6集劇情

  玉蘭等老四走了之後給那祖孫倆送去了點吃的,她也是要飯來到這西安城的,知道窮人的不容易,也不忍心讓他們祖孫倆走。玉蘭在那祖孫倆住的門口還給他們祖孫倆壘了個灶台,讓他們爺倆放心的先住下來,連郭都是玉蘭先給他們的。

  老四晚上回家的時候還是想不讓那爺倆在家裏麵住,玉蘭說要趕他們走讓老四自己去說,老四拿著家裏麵剩下的兩個饅頭去了他們爺孫倆住的房子裏。他看那爺孫倆實在是太可憐了把饅頭給了他們之後還說自己不要他們房租了。

  老四回屋子裏之後跟玉蘭說看他們爺孫倆實在是可憐,自己還答應了撿點磚頭給他們爺孫倆蓋間廚房。就這樣,那祖孫倆在玉蘭家住了下來,兩家人在一起相互照應著過著日子。

  梁大爺賣風箱的生意也漸漸好了起來,他給了玉蘭一個月的房租,還多給了兩塊,他看玉蘭整天帶著孩子下河幹活也不容易,就主動說讓玉蘭幹活的時候把孩子丟在家裏,自己給幫忙照看著。

  轉眼間一年時間過去了,蓮花也會幫著家裏麵幹一些活了,她想讓老四送他上學,老四說這事情他一個人說著不算,要跟玉蘭商量商量。老四回家了之後跟玉蘭商量著要送蓮花上學,玉蘭說不行,蓮花要是上學了家裏的孩子就沒法看了。要是老四能多賺錢養活一大家子就讓蓮花上學。

  張文清去摸查適齡兒童的入學情況,玉蘭把東京的名字報了上去,就是不讓蓮花上學。蓮花在屋子裏麵哭了起來,長安聽見蓮花哭了,就跟爺爺商量說要是自己賣風箱多賺錢能不能要一塊,他爺爺說要是能多賣一塊錢就給長安一塊。

  二林不小心推了一下蓮花,蓮花碰破了頭,她嚷著說要是自己能上學就不疼了。到了晚上玉蘭要去把二林找回來,她一個人上了街去找二林,在城牆下麵找到了二林。二林哭了起來,玉蘭讓二林跟她回家,二林終於開口給玉蘭叫媽了。

  玉蘭帶二林回了家之後二林跟老四說自己知道錯了,玉蘭讓二林好好上學,晚上先跟老四睡,自己照顧蓮花,玉蘭的心裏麵也不是個滋味。

  長安第二天一個人挑著板凳去大街上叫賣,一天就多賣了五塊錢。長安回家把錢給了爺爺之後說自己不要那一塊錢了,讓他跟玉蘭商量商量送蓮花上學。梁大爺知道自己的孫子也想上學,就給長安交了學費,還買了塊布準備讓玉蘭做三個書包給孩子們每人一個,長安知道了以後高興得不行。

  張文清給大家開會的時候說他們錦華巷受到政府照顧分到了一個免費上學的名額,還鼓勵大家送孩子上學。玉蘭分到了免費上學的名額,大家都說沒有意見。

葉落長安第7集劇情

  就在玉蘭謝謝大家的時候呂盛說他們家比玉蘭家還要困難,張文清說讓大家討論討論舉手表決,這時候大家都說給玉蘭。這時候玉蘭說她知道老呂家困難,就把名額讓給了呂盛,蓮花知道了在家裏麵又哭了起來。

  蓮花在家裏麵生著玉蘭的氣,第二天張俊媳婦給玉蘭說有個打蒲葦的活能多賺點錢,中午還管飯,但是就是有點遠,有二三十裏地。玉蘭聽後高興地答應了下來,他晚上回家的時候把這件事情告訴了老四,說在這下子他們家就能好過多了,老四心疼起了玉蘭。

  玉蘭天還沒有亮的時候就趕路去幹活了,蓮花也偷偷的跟著玉蘭過來了,他知道玉蘭是為了給蓮花掙學費所以就跟來了,過了一會兒二林也過來了,說星期天不上課,也來幹活給蓮花掙學費。就這樣,母子三個人幹起了活,那老板看玉蘭幹的活多高興地不行,玉蘭說第二天還來,等錢攢夠了就送蓮花上學。  一九五八年,轟轟烈烈的大躍進運動開始了,在糧食畝產萬斤的鼓舞下家家戶戶捐鍋捐鐵,開始了大煉鋼鐵運動。張文清給大家開會說街道成立了一個縫紉社,給工人們生產勞保服裝,一個月二十塊錢,熟練了之後三十塊錢,玉蘭高興地報了名子。

  玉蘭在上班的時候他爹過來找玉蘭說自己不想做公社的大鍋飯了,玉蘭安慰她說等共產主義實現了就給他開間酒樓。郝仁義在做飯的時候遇見了張俊,張俊經人介紹跟郝仁義打了下手,郝仁義讓張俊給他燒火,兩個人談的也十分的投機。

  因為搞著人民公社化運動,大家吃著大鍋飯,熱情都十分的高漲,為了大煉鋼鐵,把自己家的鐵鍋都給交了。大家都堅信著社會主義就快實現了,每天都是吃飽了再拿很多到家裏麵。玉蘭因為過上了好日子讓二林給毛主席寫信說一下他們的幸福生活,還說他們已經能練出鋼來了。

  這時候金玉過來告訴玉蘭說二奶奶生病了,托人帶來了口信,玉蘭聽後說現在他們過上好日子了就把二奶奶給忘了,她想要回家看看二奶奶。

  玉蘭到了以前在河南住的村子裏之後發現人都到生產隊裏麵幹活了,她找到了二奶奶的家。此時二奶奶躺在了床上一會兒清醒一會兒糊塗,玉蘭見了二奶奶之後激動地滿眼淚花,她告訴二奶奶說自己現在過上好日了,現在享福了。二奶奶說苦日子還會回來的,人生下來就是要吃苦的,玉蘭說自己記住了沒自己接著吃苦受罪,二奶奶拉著玉蘭的手說完了一番話之後就離開了人世。

  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一年,中國經曆了百年不遇的自然災害,惡劣的自然天氣加上各種蟲災病害造成糧食大幅減產,百姓們生活困難。玉蘭又生了一個男孩子,老四在家裏麵又發起了愁。

葉落長安第8集劇情

  張文清給大家開會說縫紉社因為沒有那麽多活幹上級領導要求才三分之一的人,玉蘭去了之後說裁什麽人呢,大家把活勻勻不就行了。張文清說這樣做不符合黨中央的要求,想讓玉蘭帶頭回家,玉蘭心裏麵有點不滿意,她說家裏麵一堆孩子,要是她回家了怎麽活呀

。  張文清想讓玉蘭帶個好頭,但是張文清說既然大家都不願意自願回家,那就抓鬮決定吧,大家還是都不願意抓。玉蘭還是不坐月子,第二天又去縫紉社上班了,她去了之後看見張文清早早的都去了,她給玉蘭說了現在的形式和國家的政策,但是玉蘭還是不想走。張文清說自己不想幹這主任了,玉蘭不讓張主任辭職,說自己帶頭走,等國家困難過去了讓張文清第一個把自己叫回來。

  玉蘭回家之後所自己帶頭辭職了,白老四聽後說這下子看家裏麵這麽多人怎麽養活。這時候張文清過來玉蘭家說自己心裏麵過意不去,她給玉蘭說自己想了個辦法,因為社裏的縫紉機要處理,問玉蘭要不要,要是能在家裏麵找到一些活不是有工作了嗎。玉蘭聽後說自己要了。

  晚上郝仁義跟玉蘭商量說想把梁老漢住的房子收回來再租給別人,多收點租金也好糊口呀。玉蘭說看他們爺倆實在是太可憐了也不好意思說出口,老四說那到第二天他們倆一起去找梁老漢說說。

  郝仁義晚上去找了張俊,他因為大食堂不幹了還是想去找張俊說話,張俊告訴他說大食堂不幹了是好事,要不然他的那一手好手藝就荒廢了。郝仁義說他現在他現在在城門口外麵賣些小玩意兒,要張俊沒事的時候有去跟他說話解解悶,賺的錢兩個人三七分。

  第二天老四跟玉蘭去找梁大爺的時候發現他有病了,兩口倆趕他走的話又沒有說出口。郝仁義因為在城門口賣東西不賺錢,就去了一家飯館找了一份打雜的活,幹了兩天他又不想幹了,在城門下麵賣涼皮。玉蘭幹了一天的活之後路過城門口去吃涼皮的時候發現是自己爹。郝仁義說自己沒有本事,原來的豫盛大酒樓的大師傅現在卻在賣西安小吃。

  郝仁義找到了張俊,告訴他自己在城門口賣起了西安小吃,想讓張俊跟他一起幹,張俊猶豫了一番之後答應了下來。兩個人就這樣做起了小生意,張俊天生就是喜歡吃,不管是什麽好東西到了他的嘴裏都能吃出個一二三來。郝仁義的生意因為張俊那張能說會道的嘴也好了不少。

葉落長安第9集劇情

  玉蘭還是沒有找到工作,家裏麵的孩子因為快開學了要交學費,玉蘭不想讓蓮花上學了,因為家裏麵實在是沒有錢了。蓮花在家裏麵又哭了起來,玉蘭晚上又讓二林替自己給毛主席寫信,她都已經讓二林寫了一盒子了都沒有寄過,她說這是給毛主席說說心裏話解解悶兒。

  二林告訴玉蘭說自己小時候不懂事別讓玉蘭怪他,還說大林給他來信了,在部隊提了幹部,過得好著呢。二林告訴玉蘭說蓮花為家裏麵出的力太大了,讓玉蘭可別再虧待了蓮花。

  第二天二林丟下了一封信說自己去當兵了,蓮花看到了之後告訴了玉蘭,玉蘭聽後趕緊跑到兵站去找二林。二林臨走的時候告訴玉蘭說自己當兵了省下的學費要讓蓮花上學,還說自己會經常給家裏麵寫信的。玉蘭回家之後告訴蓮花說有二林這句話一定要讓蓮花上學,要讓蓮花記者二林的好!

  玉蘭在街上幫人家拉車賺錢,那些好心人看玉蘭挺個大肚子挺不容易的都多給玉蘭一些錢,還給了玉蘭幾個饅頭吃。晚上回家之後老四告訴玉蘭說自己有個朋友在鹹陽要結婚,想讓自己去幫兩天忙,三天就回來。玉蘭晚上看到老四身上的水腫告訴老四說以後早上晚上必須在家裏麵吃飯。

  第二天白老四還是沒有吃早上飯就去了鹹陽,玉蘭還是在大街上幫人家拉車賺錢,玉蘭在給人家拉車的時候發現是老四。老四看見了玉蘭之後說玉蘭不要命了,打開了自己的臉,玉蘭安慰老四說她自己比老四小二十呢,正是出力的時候,現在孩子們都小,等孩子們都長大了他們就該過好日子了,讓老四跟著她一起好好地熬過去。

  玉蘭跟老四分吃了一塊饅頭之後說想跟老四一起送貨去,老四說不行,自己這一去要好幾天,讓玉蘭在家裏好好帶孩子,還不讓玉蘭再拉車了。玉蘭回家的時候看見呂盛家的倆孩子再搶長安賣風箱的錢,隨後她帶著長安去找呂盛算賬。

  玉蘭去了之後看見有警察在呂盛家裏麵,呂盛因為偷了人家的東西被警察帶走了,玉蘭看到了之後說他們也不容易,就拉著長安走了,讓長安離那倆孩子遠點。玉蘭在家裏挺著個大肚子像是要生了,她自己在廚房裏把孩子生了下來,又生了一個女兒。

  玉蘭的娘跟她爹過來看玉蘭,郝仁義跟小孩子起名字叫牡丹,他告訴玉蘭說跟他娘商量把東京接回他們家替玉蘭養著,也好減輕玉蘭家的壓力。老四聽後也同意了,玉蘭讓東京把東西收拾一下去他老娘家裏麵過去。

葉落長安第10集劇情

  郝仁義走的時候又偷偷給了玉蘭二百斤的糧票,玉蘭高興地不行,讓老四第二天去黑市給賣了,正好夠買縫紉機的錢。玉蘭去大街賣糧票的時候蓮花為了給玉蘭放風碰破了腿。東京在他姥姥家住的時候西珍跟玉蘭的娘吵了起來。

  玉蘭攢夠了買縫紉機的錢,說自己現在活都聯係好了,要是幹得好的話一個月能掙一百多塊錢了,她問了孩子們都想要點什麽,還說等過年的時候一人給做一身新衣服,一家人都為即將到來的好日子高興得不行。

  晚上下起了雨,玉蘭家的屋子都漏起了雨,一家人沒有辦法抱著被子睡進了廚房,在一間小屋子裏大家也高興得不行。第二天梁大爺看了玉蘭她們住的房子之後說把他們家的房子修修,上次自己剛剛進了一批做風箱的木料,再買一些泥灰和瓦片就可以把房子修好,也花不了多少錢,就這樣梁大爺幫著他們修起了房子。

  玉蘭準備買縫紉機的五十塊錢全部用在了修房子上麵。玉蘭告訴張主任說讓她把縫紉機給自己留著,張文清給玉蘭說了一個在家裏麵拆棉紗的活,玉蘭高興地不行。玉蘭回家的時候看見了東京,東京告訴玉蘭說自己想回家住,玉蘭說不行,不去接他不讓他回來,玉蘭心裏麵也不是個滋味。

  玉蘭的小兒子西京生起了病哭得厲害,玉蘭跟老四跟梁大爺借了錢把孩子送到醫院的時候孩子沒有救過來。玉蘭在家裏麵傷心的不行,白老四的情緒也十分的低落,郝仁義過來安慰玉蘭想開一點。玉蘭說西京現在沒有了,要不然讓東京回來吧,郝仁義說那行吧,他回去勸勸玉蘭她娘。

  東京心裏麵一直生者玉蘭的氣,孩子說話也結巴了,哭了起來,郝仁義哄東京睡了覺之後決定把孩子給玉蘭送回去。郝仁義告訴玉蘭說東京也不知道怎麽了突然就結巴了,玉蘭說沒事的,他們家的孩子沒有那麽金貴。隨後玉蘭去看了東京,東京真的結巴了,玉蘭一看急了,打起了東京,她說這可不行,要是東京真的結巴了可就不行了,她決定把東京帶回家到醫院裏麵去看看。

  玉蘭帶著東京去了醫院之後大夫說結巴不是病呀,沒有辦法治,再說也沒有藥可以吃。大夫又仔細看了之後說是心裏麵的問題,說是精神病,玉蘭的爹聽了之後生氣的拉著東京回家了。大夫囑咐玉蘭說不能跟孩子著急,或許長大了之後就好了。

  老四在家裏麵告訴玉蘭說自己累了,不想活了,這日子過得太不容易了,玉蘭安慰老四說這人活著就是不容易,要是容易了不就是跟豬一樣了嗎,到頭來還是要被殺了吃肉。玉蘭坐在院子裏又想起了二奶奶曾經給她說過的話,隻要能吃苦受罪,好日子就一定能過上。

  玉蘭晚上叫起了蓮花,她又讓蓮花替自己給毛主席寫信說心裏話了,她說自己一定能或上好日子。給毛主席寫信說心裏話成了玉蘭在困難時候堅強生活下去的唯一精神寄托。

大陸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