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花》我也是花第6-10集劇情介紹分集劇情

我也是花第6集劇情

在熙接到電話後,又到了俱樂部。一群公子哥圍著在熙,說服他讓公司上市。在熙堅持不上市不貸款。某人諷刺在熙和他們的出身不同。

泰華和華英喝咖啡聊天。華英聊起那場車禍後的情況,說起那段時間對在熙的仇恨,說起現在的自己需要在熙。泰華讚揚華英,意味深長地說,自己不也活著麽。

女演員進俱樂部,公子哥讓她猜誰最有錢選一個。女演員因為性感選了在熙。

在熙揚言自己不隻性感,而且是現金最多的一個。

公子哥說在熙有白手起家者的自卑。雙方起了爭執,甚至打了起來。在熙著魔般把一個公子哥打成了重傷。

在熙回家後又脫了一地的衣服,華英照常拾起,發現上麵的血跡,感歎在熙又打架了。

奉善到泰華診所,收到診斷問卷結果,表示奉善是一個溫情熱心的人,隻是要熟悉了才能發現。

奉善回到派出所,收到以前幫助過的奶奶送來的蘋果。那讓她想起在熙曾經扔向她的蘋果。於是她在蘋果上寫了扯平,偷偷放到在熙的摩托車上,卻意外發現那個失竊的包包。頓時所有來自他人的證詞湧上來。

這時,在熙走出來,看著奉善手上的包包很驚訝。

奉善哭著打罵在熙,被在熙抱住。他解釋不是他偷的。兩個人一起去喝酒。

奉善認定在熙就是小偷,勸在熙去自首,又說起在熙的前科。

在熙說起,自己13歲死了父母,所以去首爾流浪。在熙在工廠工作,又修自行車賺錢。他不知道自行車是偷的,所以擔了罪名。

奉善繼續勸在熙自首,因為擔心在熙的人生。

在熙很感動,讓奉善和自己私奔。隻要賣了包,就有新生活,不用再為了遮掩過去而活得那麽累。

奉善完全感動,在熙卻突然笑出來。

奉善生氣後,拿出手銬想逮捕在熙。

奉善拷上在熙的右手,結果被強吻。在熙看著奉善真摯地說,包包真的不是他偷的。

奉善終於相信在熙,主動吻了在熙。

店裏的客人都轉頭打量著擁吻的兩人,就連路人也不禁轉頭看。

華英到了包包作坊。

在熙和奉善一起回家。奉善堅持要保管包包,但是還是在在熙的請求下,給了在熙。

奉善讓送回家,在熙說她是女強人,還有武器。

奉善得不到在熙對交往關係的承認,生氣地走了。

在熙在心底回答奉善“為什麽吻她”的問題,因為她漂亮到讓他想帶她私奔。

奉善反應過來,覺得在熙隻是為了拿到包包才吻她,跑回去卻找不到了在熙。

奉善對著鐵門懊惱,金達正好回來,追問奉善接吻對象。兩人進門,發現母親在廚房。金達馬上說奉善交了男友。

華英在作坊等不到在熙,準備回去正好遇到回來的在熙。在熙很激動地說包包找到了,華英說出真相,這一切隻是她主導的宣傳手段,包包是司機放進摩托車的。

在熙生氣華英沒告訴他,華英生氣在熙對奉善的在乎。

奉善心很亂,又聽見母親和金達熱鬧的聲音,於是出去惡語相向。奉善說出最狠的一句,指責母親把自己扔在路邊攤,自己去旅館。母親和金達愣住。

奉善回房,想起大雨那天,自己舉著傘蹲在門口看媽媽從旅館出來,傷心地扔掉傘大哭。

母親衝進房,說自己和她爸爸過得很辛苦。母親解釋那天去旅館,是為了自殺,但是想起年幼的奉善卻沒法一死了之。

母親憤然離去,奉善一個人吃起母親做的菜,正傷心時仿佛看見對麵坐著在熙,再一抬頭,卻是一張空椅子,眼淚就落了下來。

司機來接在熙,被在熙踢了一腳。在熙指責司機隻是被擺布地活著。雇傭契約到期,兩人合作關係也結束了。

奉善聽說失竊案結案了,跑去問在熙。兩人在拒答和拉扯間,華英出現,叫奉善進去坐坐,親自說明真相。

奉善感覺到華英的敵對心理,脫口問出。華英不承認對奉善這個弱者有任何敵對心理。

奉善對在熙改觀,認為他是華英的小嘍囉,幹些偷雞摸狗的事情掙錢,為自己被強吻打了在熙,正好被華英看到。

奉善和泰華一起喝酒時,以朋友的故事的名義,問了在熙對自己忽近忽遠的態度是為什麽。泰華說不是花花公子就是卑鄙小人。

金達站在專賣店門口發呆,在熙出現,為了彌補她眼睛受傷,帶她進去買包。

金達開始解釋自己之前對在熙的不禮貌,並問他為什麽藏起來生活。

在熙說起他有錢前後人們對他的態度不同,但是金達對自己倒是挺誠實。

奉善和泰華續攤,兩個人的談話多了一些醫生和患者之外的情緒。

在熙開車送金達回家,金達下車後又擠進去親了在熙。奉善隻看到了金達。

在熙回到作坊,和裴大叔談起公事。

第二天,在熙以父親的身份去幼稚園參加了亞仁的親子會。

華英再次要求在熙到公司上班,在熙拒絕,華英問是否因為奉善,兩個人是否在交往。

我也是花第7集劇情介紹

華英以操縱者的姿態,問了一係列關於奉善的問題。在熙否認和奉善交往,說亞仁長大之前自己不會離開這個家,讓華英不要做無謂的事。

在熙回家後,華英接到電話說供應商不再供應皮革,於是跑去通知在熙,卻發現一直可以自由出入的門,如今鎖上了。

在熙訂了飛機出差。

奉善和馬陸出勤時,在停車場遇見代替在熙來停車的大叔,得知在熙休假。

奉善拿提醒大叔有巡邏當借口,打聽到在熙休假完請病假。

奉善遇到粉絲圍堵Pink的保姆車,下車擠了上去,見到了Pink卻被粉絲擠倒在地。

奉善不停地吃東西,經過在熙的停車場也一直張望。黑眼圈越來越嚴重。馬陸看不下去,叫奉善主動去找在熙。

奉善照著地址,找到作坊,遇見了裴大叔。

裴大叔給奉善講了在熙過去的事情,還說明天是在熙的生日。

奉善在作坊裏看了很多在熙的設計,很想了解他,又去了賣場買了禮物。

等公車時,手機響起卻不是在熙,這提醒了奉善,他們是沒有交換電話號碼的陌生人關係。

在熙回了家。

華英用以前的鑰匙卻開不了在熙的門。

下雨天,奉善處理了一場交通事故。在行人中看見撐傘的在熙。

在熙稱讚奉善的黃色雨衣好看,上了奉善的警車。兩個人交換電話號碼,一起去吃午飯。

奉善不想花在熙太多錢,拒絕在高級餐廳吃飯,兩人去了小吃店。

在熙說想奉善了。讓她下班後等她。

奉善回到工作中,不停地傻笑。

組長讓在熙出示診斷書後,還是要炒了在熙。在熙下跪請求原諒。最後一個貴婦人之名要在熙負責她的車,組長隻好作罷。

金達在泰華家門前拍照,遇見出門的泰華,找他問在熙的電話。泰華用號碼交換金達陪吃。

金達被泰華教訓,有錢人不會搭理沒教養的她,一語擊中傷心處。

在熙準備和奉善約會,亞仁卻發燒嘔吐被送到醫院。

在熙趕到醫院。

奉善在派出所等不到在熙,等到詐騙電話。

亞仁疑似腦部炎症要麻醉檢查脊椎,在熙隻能陪在身邊,所以掛掉了奉善的電話,並拔掉電池。

亞仁睡夢中喊著爸爸。在熙陷入罪惡感中,坐在病床邊捂著嘴哭泣。

在熙來停車,叫奉善到外麵講話。在熙道歉,奉善接受。奉善告白,問在熙發生了什麽事。

在熙忍淚和奉善劃清界限,奉善懇求在熙,在熙還是一走了之。

馬陸在旁聽到,指責在熙,反被在熙警告。

奉善蹲在地上哭。

奉善做在診所門口階梯,終於等到泰華回家。兩個人什麽話都沒說,奉善靠在泰華肩上哭泣。

奉善進診所聽泰華講了他的故事,回家後,把買給在熙的圍巾扔給了金達。

奉善為了Pink的演唱會門票,去找朋友李英熙,在賣場門口看到開心工作的在熙。

一個夫人來換包,李英熙按照公司規定不給換,在熙送來夫人落在車裏的手機然後躲到一旁。華英出來處理,夫人要求李英熙下跪。李英熙下跪哭著求原諒。奉善看不過去,替朋友出頭,被夫人扇了巴掌。

奉善上前,被華英攔住,本打算作罷離開,夫人卻要奉善也下跪道歉。

在熙怒著臉衝出來指責夫人,讓奉善離開。

華英不悅在熙袒護奉善,在奉善離開時,開口讓奉善道歉。

我也是花第8集劇情介紹

奉善被華英助手強製按跪在地,在熙看不下去把奉善拉出去。

在熙這樣對奉善好卻又拒絕她,讓奉善很難受。華英在辦公室裏摔東西。

在熙追奉善到那座管區邊界的橋,對奉善告白,載著她一起穿過那座橋。

在熙帶奉善回外麵的家。奉善很肯定地說華英對她有很深的憎惡。

兩人依偎著講話,奉善講到彼此的父母,在熙哭了出來。奉善把在熙抱在懷裏。

金達去診所,搶了泰華的手機躲進廁所,要挾要把手機扔進馬桶,以此打聽在熙。泰華用拖把抵住廁所門,然後走掉。有人幫金達開了門,泰華埋伏在外麵,趁機搶回手機。

在熙和奉善一起去吃飯。奉善問在熙想守護的那些人是誰,在熙說以後再給她介紹。

吃完飯,兩人騎車一路幸福地亂喊亂叫。在熙送奉善回家,奉善舍不得下車。在熙把她抱進門。

奉善關上門後,又跑出來抱住在熙,因為太喜歡在熙所以突然有點難過。

華英坐在車裏,不悅地看著兩人,又哭又笑,最後趴在方向盤上大哭。

在熙找華英了解到賣場鬧事的吳女士背景,華英說要向奉善道歉。

在熙坐進吳女士的車,捂住她的嘴,威脅她要把事情寫上推特,讓她以後別再鬧事。

奉善在執勤時,車啟動不了,馬陸讓奉善去推車,又讓奉善打開後車廂。

奉善打開,冒出一堆氫氣球和一告白輻條,廂底擺滿玫瑰花。

奉善對馬陸道謝又道歉,馬陸得知奉善和在熙在一起了,流下眼淚。

奉善回家,打開門看見父親。父親讓奉善準備鋪蓋,今晚留宿。

奉善取出鋪蓋,掉出一張全家福,照片上是幸福的嘴臉,此刻耳邊卻滿是父親挑剔指責的話語。

父親半夜睡不著,叫奉善給他煮拉麵。金達回來,車爸讓兩人都坐下。

車爸問金達的工作,什麽時候搬走後,就讓金達上樓了。

奉善讓父親好好對母親,父親發火摔碗後離去。

奉善想起泰華問的關於自己和爸爸什麽時候最開心,所以隔天去母親打工的餐廳,問又一次去河邊是什麽時候。

母親很開心奉善第一次主動找她。

奉善因為父母,心情不好,和在熙見麵聊天。

在熙去找華英,宣布自己和奉善在交往。在熙說開口很難,因為華英還是單身。華英說在熙承受不起這份愛,因為在熙對奉善有所隱瞞。

奉善找泰華聊天。泰華講到人對人產生好感時,會刻意在對方身上找相似的地方。奉善想起自己和在熙的相似處。

華英找泰華時,看到奉善離開,找泰華打聽奉善谘詢什麽問題。泰華堅守保密原則。

華英頓時忘記自己為什麽來找泰華,滿腦都是奉善。華英焦躁地說,最近的女人醜的旁的都漂亮,因為她們年輕。她似乎陷入對年齡的恐慌。

華英回公司,安排邀請奉善參加展會。

金達到派出所找奉善,遇見馬陸。

華英到派出所,看到金達和奉善在一起,想起金達和在熙有點關係。她搖下車窗,聽到金達找奉善借錢。

奉善拒絕,金達離開。華英請金達去喝東西。

奉善以公司需要模特的名義,打聽到金達和奉善同住,並留下金達的電話號碼。

華英送上邀請函,以示對奉善的歉意。

金達打電話給奉善,說要培訓,幾天不回家。

奉善拉在熙逛菜市場買菜。

回家路上,奉善講起邀請函,順便批評了那些包抄襲外國,抬高價格,在熙反駁,讓奉善去好好看看,回來寫10張感想。

奉善做飯時,在熙修好了壞掉的門和家具。

做好了飯菜,奉善向天上眾神祈禱,可以每天有熱菜熱飯一間小屋和一個陪自己吃飯的人。在熙很感動。

我也是花第9集劇情

奉善本不想接受邀請去參加展會。但最後還是前去。

在熙詢問華英為何給了奉善邀請函,華英說難道你不希望你喜歡的人看見你的作品嗎?

展會上,玻璃櫃的模特是金達。奉善喝了很多酒,和華英互相看不順眼。

就在奉善準備離開的時候,華英公布了她的合作夥伴就是徐在熙。

奉善悲傷的離開。在熙非常的憤怒。泰華前來展會,華英讓泰華幫助攔著在熙,但在熙離開,去尋找奉善。奉善在小飯館獨自喝酒。在熙留下要解釋的紙條失望離開。

奉善回家並沒有看見紙條。金達回家撿起交給了奉善。

我也是花第10集劇情

在熙來找奉善解釋。奉善讓在熙離開,並表示再見到他出現的話會開槍射他。在熙不在乎,發生了在警局搶槍對峙的一幕。

最後奉善和在熙說我們已經結束了。

在熙並不死心,說和奉善需要多談幾次。在發生事件後雖然照常上班,但似乎也意識到他人的不便。在熙去找泰華,泰華和在熙說了蛇恐懼理論。

在熙決定恢複正常身份上班。

華英找到金達,希望金達拆散在熙,並告訴金達她有自己也不知道的武器。金達雖有想法,但在各種誘惑麵前還是妥協了,成為了華英公司的專屬模特。

奉善去找泰華訴說,是因為害怕自己最後一個人所以才選擇了主動分手,最後哭了,泰華擁抱了哭泣的奉善。正好被進來的在熙看見。

在熙很生氣。在和泰華喝酒的時候一直竭力想知道奉善究竟是怎麽了,但泰華一直以職業保密無以為告。

在熙喝醉了,故意將手機留在在熙車上的金達此刻打電話,路邊警車開過,在熙將電話掛斷撥打了112尋找車奉善。

奉善和馬陸出警,馬陸說這是奉善的事情,讓奉善自己送在熙回去,在熙吐在奉善身上,奉善將在熙送回家進入浴室擦洗,然後出來不見在熙,好奇的參觀在熙的房子。

奉善通過連接的門進入了華英家,正好碰上亞仁,華英聽到說話聲出來。

奉善正在震驚中,在熙找了過來,他們僵在了那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