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活著》第15-16集分集劇情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15集劇情介紹

秋泰秀正欲推開那個房門時,被趙煥升給叫住了。秋泰秀為容夏準備了禮物,這讓金恩香憤怒不已。作為一位父親,秋泰秀根本沒有為美麗做過什麽。傷心欲絕的金恩香為此撕爛了秋泰秀為容夏準備的禮物,同時對秋泰秀的恨意更加地深了。具世京收購了Yura化妝品,因此Yura化妝品無法投資薛基燦的產品,薛基燦為此很氣憤。

薑河莉好奇具世俊都不做事到底是怎麽進入的紅寶石公司,她因此懷疑具世俊是具會長的兒子。具世俊想起具會長警告他的話,趕緊否認。結果具世俊剛回到辦公室,卻聽見職員們在議論具會長的親生兒子在公司實習的事,這讓具世俊十分緊張。楊達熙因此還查看了員工信息,但卻隻能失望,不過她懷疑具會長的兒子是換了名字進入公司的。

李小姐對薛基燦的身份起疑,懷疑薛基燦就是當年失蹤的具世浩。李小姐來到保育院想要調查薛基燦的資料,結果保育院的室長說隻有院長才有當時的資料,而院長正好不在保育院裏。容夏一直看著他與美麗的合影,而他擔心美麗一個人會害怕,還讓金恩香將他的圍巾拿給美麗。金恩香沒想到容夏是真心待美麗,因此很害怕她現在做的事會對不起容夏。

具必順暗戀羅大仁,她讓羅母跟她說說男人的喜好。羅母回憶起當初她與羅大仁交往時的點滴,並教具必順該如何跟男人接觸。而具必順與羅大仁在一起時正好被薑河世看見,她跟蹤他們倆並拍了照片。具世俊打電話向具奶奶匯報公司都在傳具會長兒子在公司的事時,楊達熙為此訓斥具世俊。電話那端的具奶奶聽見具世俊被訓斥,她嘴裏念叨著得去公司公開具世俊是具會長兒子的事。

楊達熙剛罵完具世俊,李小姐就來公司看望具世俊,楊達熙便抱怨無所事事的具世俊這是比任何人都忙。閔德萊要去給薑河莉送便當,陳紅詩想要見楊達熙便吵著一起去。在去紅寶石化妝品公司的路上,閔德萊被一摩托車騎手給嚇壞了,她誤以為那個騎手是一年前的跟蹤男。與此同時,一年前摔下山崖的跟蹤男被好心人給救起,而失去意識已經一年時間的跟蹤男終於從醫院醒來了。

具會長在公司樓下看見閔德萊,他奇怪閔德萊怎麽會出現,而他害怕被閔德萊認出,於是偷偷摸摸地跑了。陳紅詩找到楊達熙,她一個勁地喊著姐姐並想要拿出那個內存卡,結果楊達熙卻稱不認識陳紅詩。陳紅詩傷心得不停哭泣時薑河莉出現並安慰陳紅詩,楊達熙沒想到薑河莉與陳紅詩竟然是認識的關係。

此時金恩香聯係薑河莉,說已經找到視頻裏的那個女人,薑河莉和閔德萊帶著陳紅詩一起趕了過去。具會長想著閔德萊出現在公司肯定是來找他的,便激動地打電話給閔德萊。結果閔德萊正趕著過去跟金恩香去見視頻裏出現的那個女人,她生氣地說具會長是大忙人並說炒了具會長這個經紀人後掛斷了電話。金恩香、薑河莉、閔德萊三人找到視頻裏出現的女人。

而一個人等在車上的陳紅詩拿著有楊達熙照片的化妝盒哭訴姐姐為何假裝不認識她。具世俊跟具奶奶見麵,結果卻見到與具奶奶在一起的薛基燦,具世俊為此很不高興。薛基燦為之前的事向具世俊道歉,同時問起具世俊在博覽會上撞到的女人到底是誰。其實具世俊記起那個女人是楊達熙,但他就是故意不告訴薛基燦。具世京警告秋泰秀別再做像今天去她家的事,而她現在開始要整理公司。

金恩香看了視頻,聽到了他們的談話,還特地去那套房子裏拿走了碎紙機裏的一些資料。自從羅在東向薑河世表白後,他們在家中相遇就變得有點奇怪。陳紅詩發燒了,薑河莉讓薑河世去藥店買退燒藥。羅大仁知道後,想用他去買藥來換薑河世刪掉今天拍他與具必順在一起的照片,結果薑河世卻沒有答應。

具會長特地買了冰棒前來向閔德萊道歉,閔德萊隻得答應取消辭退具會長這個經紀人的約定。閔德萊讓具會長幫她掰開冰棒,這一次具會長做得十分好,閔德萊因此十分高興,而他們有說有笑的一幕被跟蹤男看見了。李小姐向具奶奶打聽薛基燦的情況,具奶奶解釋薛基燦的父母去世了,所以是孤兒。因為薛基燦跟具世浩同歲,所以具奶奶總會瞞著具會長在幫助薛基燦。

楊達熙懷疑薑河莉是為了找到她才帶走的陳紅詩,為此很擔心。金恩香將那些資料拚接起來並給了薛基燦,並說她會把具世京的錢搶過來投資薛基燦的化妝品。具奶奶讓李小姐跟他們一起坐下來吃飯,具世京很不爽,具會長為此訓斥具世京。具會長今天開車送閔德萊去上班,而跟蹤男趁具會長下車去買咖啡時坐進了車中,並弄暈了閔德萊。

具會長買完咖啡回來正好看見跟蹤男載著閔德萊離開,他從旁邊搶了一輛車去追跟蹤男。秋泰秀前來參加金會長舉辦的派對時,卻見到正優雅地彈鋼琴的金恩香,秋泰秀為此十分驚訝。陳紅詩突然哭著問薑河莉她怎麽不可以一直跟他們待在一起,這讓薑河莉懷疑陳紅詩是找到姐姐了,並問陳紅詩的姐姐到底是誰。與此同時,偽裝的楊達熙來到了羅家門口,回來的薛基燦質問背對著他的楊達熙到底是誰。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16集劇情介紹

秋泰秀拉著金恩香想要跟她聊天,但金恩香現在是金會長的代理人有保安保護,秋泰秀根本無法動金恩香。秋泰秀為此羞辱金恩香,氣憤的金恩香明確表示她與秋泰秀以後是不認識的關係。楊達熙聽出了是薛基燦的聲音,她想要躲開。而薛基燦本想拽住楊達熙時,屋內傳來很急促的薑河莉喊叫陳紅詩的聲音。

薛基燦隻得趕緊闖進屋中,原來是陳紅詩暈倒了,薛基燦很快背起陳紅詩前往醫院。具會長開著車一路追蹤跟蹤男,結果卻發生碰撞事故,跟蹤男跑掉了。具會長趕緊聯係吳秘書查找他車的定位,吳秘書轉而向李小姐匯報閔德萊被跟蹤男綁架的事。李小姐沒想到跟蹤男竟然活著回來了,她為此有些擔心。金會長擔心金恩香很難麵對秋泰秀,可即便是如此,金恩香也不能放棄,而她決定丟出能引誘秋泰秀上鉤的誘餌。

薛基燦背著陳紅詩回來,幸得陳紅詩沒什麽大礙。陳紅詩昨天一天都沒有吃東西,羅母專門給陳紅詩做了一桌子的菜,結果陳紅詩還是不吃,隻是緊緊地抱著羅母。薑河莉告訴薛基燦,陳紅詩其實是讓羅在一出車禍的那輛出租車司機陳末福的女兒。薛基燦驚訝不已,他擔心被羅家父母和金恩香她們知道會出大亂子。雖說如此,薛基燦還是建議薑河莉說出陳紅詩的真實身份,但薑河莉堅持繼續隱瞞。

跟蹤男將閔德萊擄到他家,他家的牆上全都貼滿了閔德萊的照片。跟蹤男說有個女人透露閔德萊要跟財閥會長結婚的消息,所以跟蹤男要在閔德萊跟會長結婚之前跟閔德萊結婚。跟蹤男還當著閔德萊的麵給李小姐通電話,一直以來都是李小姐指使跟蹤男對付閔德萊。具會長找到了閔德萊,把跟蹤男打得半死後救走了閔德萊。

抱著閔德萊離開的具會長回憶起當初他總是以工作忙而沒有陪具世浩母親,最終具世浩母親永遠地離開了具會長的情景。所幸這一次,具會長救出了閔德萊。金恩香突然暈倒,趙煥升照顧金恩香睡在他的臥室裏。看著嘴裏一直喊著美麗的金恩香,趙煥升的心裏對金恩香卻有種心疼的感覺。雖說具會長救出了閔德萊,但他卻將車停在很遠的地方。

具會長向閔德萊提議在民宿住上一晚,一開始閔德萊不同意,但想著明天天一亮就可以打聽跟蹤男的消息後便答應下來。隻剩一間民宿,具會長表麵上十分為難,心裏卻開心得不行。而閔德萊從未與男人睡過一個房間,她有些尷尬。趙煥升送金恩香回家,還十分體貼地讓金恩香注意身體。具世京無意間在床鋪上發現金恩香落下的橡皮筋,她問趙煥升橡皮筋到底是誰的。

趙煥升知道肯定是金恩香落下的,但他卻對具世京謊稱不知道。吳秘書向具奶奶匯報具會長救下閔德萊的事,具必順還故意取笑李小姐。秋泰秀送了具世京一枚戒指,還偷偷地放在了具世京的包包裏,這讓具世京決定要清理掉他與秋泰秀之間的關係。閔德萊想著跟蹤男與李小姐之間的對話怎麽都無法入睡,她悄悄地離開了房間。而被噩夢驚醒的具會長發現閔德萊不在房間後,他趕緊出去尋找。

閔德萊一個人來到跟蹤男的家,她發瘋似地砸爛了屋子裏的那些東西。閔德萊無意間發現一個盒子,盒子裏是閔德萊與跟蹤男的合影,原來這個跟蹤男曾經是閔德萊的粉絲。閔德萊跟薑河莉、金恩香說起她被跟蹤男綁架的事,說是有個女人定期給跟蹤男匯款,讓跟蹤男折磨閔德萊。具世京故意將橡皮筋還給金恩香並謊稱是在洗手間撿到的,金恩香承認那個橡皮筋是她的,這讓具世京有點懷疑趙煥升,但她安慰自己趙煥升不是這樣的人。

其實橡皮筋就是金恩香故意丟下的。今天是公司創刊紀念日,具世俊要發表天然敏感的PT,李小姐為此穿著特別隆重準備去參加發表會。秋泰秀約金恩香見麵,提出一起去看望美麗。金恩香知道這不是秋泰秀找他的真正原因,便讓秋泰秀直接說事。秋泰秀跪下懇求金恩香給他投資,因為上次報道紅寶石化妝品公司的新聞導致他什麽都沒有了。

氣憤的金恩香說出因為秋泰秀與具世京出軌,才害得美麗慘死,她發瘋般地讓秋泰秀將美麗還給她。具奶奶去參加發表會,楊達熙用英語罵具奶奶,結果卻反被具奶奶抓著頭發教訓。具會長看見李小姐出現在公司,她警告李小姐要是具世俊被發現是李小姐的兒子那一切都毀了。而他們的對話全都被楊達熙給聽見了。想著之前一直欺負具世俊,楊達熙都要瘋了。

鍾誠故意叫走了薑河莉,楊達熙則趁機拿走了薑河莉的產品來到休息室。楊達熙想要在那個產品中加入別的東西時,門外卻傳來了具世俊的聲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