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活著》第13-14集分集劇情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13集劇情介紹

薛基燦質問楊達熙明明在韓國為何假裝不認識他,隨後指責楊達熙偷走了他研究的在一甘菊,欲拉著楊達熙去警察局。楊達熙故意扯爛了衣服,大喊薛基燦非禮她。薛基燦因此被保安攔住,楊達熙則趁機從博覽會現場上逃離。馬上就要發表了,可楊達熙卻不在會場,趙煥升為此很著急,薑荷莉便自告奮勇由她上台發表。

薑河莉上台發表,而她是敏感的皮膚,隻要一用化妝品臉就會過敏,所以她要研究一種不會過敏的化妝品。具世京指責薑河莉作為實習生也敢上台發表,趙煥升解釋是楊達熙在關鍵時刻掉鏈子,因此跟薑河莉沒有關係。具會長倒是很欣賞薑河莉的發表,直誇比以前那種生硬的發表更加新鮮、讓人印象深刻。

薛基燦在博覽會上稱他研究出了保加利亞玫瑰,不過因為之前的在一甘菊被搶走,所以他現在隻能更加慎重。具會長直呼薛基燦不可能研究出保加利亞玫瑰。薛基燦詢問薑河莉公司的職員中是否有個叫楊達熙的人,薑河莉也不是很清楚,但她答應會回公司去調查,並問薛基燦要楊達熙的照片。結果薛基燦為了忘記楊達熙,將楊達熙所有的照片都給毀掉了。

具會長的心情很不好,而楊達熙毀了這次的發表會,具世京要求楊達熙將薛基燦的保加利亞玫瑰搶過來。薑河莉向趙煥升打聽公司裏是否有叫楊達熙的人,結果他們的談話又正好被楊達熙偷聽了。楊達熙安排鍾誠跟蹤薛基燦。趙煥升今天帶容夏出去玩,並讓金恩香代替具世京一起出去。金恩香離開去衛生間,而容夏在趙煥升給他買棉花糖時走開了。

趙煥升發現容夏不見後十分緊張,並跟回來的金恩香四處尋找容夏。廣播裏播放容夏在孩童丟失處的播音,金恩香很快趕了過去,在見到容夏時她激動得哭了,容夏還一個勁地安慰金恩香不要哭了。具會長正在練習閔德萊說的掰開冰棒時,閔德萊打電話約具會長一起吃晚飯。具會長為此興奮不已,還特地穿得十分隆重。

閔德萊沒想到具會長竟穿得這麽隆重,解釋晚上隻是去她家吃晚飯,並讓具會長一起去超市購買食材。崔秘書跟蹤他們倆並拍了照片發給李小姐。買完食材回到家,閔德萊還讓具會長一起幫忙打下手做飯。雖說閔德萊做的菜十分難吃,但具會長還是津津有味地吃了那些菜。鍾誠調查到薛基燦在購買土地,而他懷疑跟Yura化妝品有關係。

如此一來對紅寶石可是致命的打擊,具世京安排楊達熙無論如何都得阻止他們簽約。趙煥升告訴具世京,容夏今天差點丟了。結果具世京不是關心容夏,而是指責金恩香,同時提醒趙煥升不要忘了這周的家庭聚會。兩人爭執時,容夏突然出現,而他還小便失禁。趙煥升不顧具世京的反對向具奶奶她們宣布容夏得了輕微自閉症的消息,具奶奶為此要求具世京馬上辭職待在家中照顧容夏,但具世京堅決不同意。

薑河莉向人事部打聽了,並沒有叫楊達熙的人。不過薛基燦已經確認了那個人就是楊達熙,知道楊達熙在從事化妝品行業,他相信總會跟楊達熙見麵的。容夏纏著要金恩香陪他睡覺,金恩香隻得答應並打電話跟閔德萊說她今晚不回去了。閔德萊害怕一個人,便讓具會長留下來陪她。一開始具會長十分拘束,但後來兩人一起看電影,閔德萊還向具會長敞開心扉說了母親的事。

看著電影就睡著的閔德萊倒在了具會長的身上,這讓具會長變得很緊張。看著熟睡的閔德萊,具會長腦海裏回憶起具世浩失蹤後他指責具世浩母親的畫麵。從來不會夜不歸宿的具會長今晚卻沒有回來,具奶奶懷疑具會長在外麵有女人了,便決定改天去廟裏一趟。具世京與秋泰秀幽會回來還喝了很多酒,金恩香在接過具世京的包包時偷走了具世京與秋泰秀幽會的那個家中的鑰匙。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14集劇情介紹

秋泰秀總感覺窗簾背後有人,想要一探究竟還是放棄了。具世京得知她購買的那塊土地是垃圾填埋池的消息,趕緊安排秘書在具會長知道此事之前阻攔新生日報的崔記者報道此事。具世京急急地準備去處理事情時遇見薛基燦,這才知道一切都是薛基燦安排的,她為此氣憤不已。楊達熙偷聽了具世京與薛基燦的談話得意不已,以後讓具世京與薛基燦兩人彼此撕咬就好。

具世京打電話讓秋泰秀去阻止崔秘書,秋泰秀很快離開那套房子。可新生日報還是報道了恐龍集團有道德問題的新聞,具會長為此對具世京大發雷霆,並決定召開會議討論解決對策來挽回公司的形象。金恩香準備離開時,發現秋泰秀寫的那篇報道,便直接將那篇報道給發送出去。秋泰秀所在的民心日報刊登了恐龍集團研發土地成功的報道,具世京為此指責秋泰秀,秋泰秀十分冤枉,因為他根本就沒有報道這件事。

心情鬱悶的具會長在閔德萊上班的店門口看著工作的閔德萊,似乎心情變得好多了。而閔德萊想起那天與具會長一起躲雨的情景也開心不已。總經理找閔德萊的茬,具會長看見閔德萊與閔德萊動作親密正準備上前時,卻得到具奶奶出事的消息,具會長隻得趕回了家,還指責李小姐沒有好好地照顧具奶奶。具奶奶解釋是李小姐救了她,要不是李小姐她早就命喪黃泉了。

具奶奶數落具會長對李小姐太殘忍,竟連一句關心李小姐的話都沒有。具世俊聽說具奶奶受傷的消息後趕回家,並強行拉著李小姐去醫院治療,為此還指責具會長,氣憤的具會長正欲對具世俊揮拳時,李小姐假裝暈倒,具會長這才罷手。薑河莉與薛基燦通話,楊達熙偷聽了薑河莉與薛基燦的談話,同時向具世京匯報薑河莉與薛基燦是認識的關係,懷疑薑河莉是間諜。

具世京便安排楊達熙與薑河莉對著幹。薛基燦將一億元還給了羅家父母,並承諾以後會好好工作讓羅家父母享福。具奶奶堅持照顧暈倒的李小姐,具會長為此有怨言,具奶奶生氣地將具會長趕走。閔德萊打電話質問作為經紀人的具會長為何一天都沒有給她電話關心她,結果具會長吃醋地指出閔德萊跟別的男人親密。

具世京覺得很奇怪,具奶奶去的寺廟並不是有錢人經常去的寺廟,她因此懷疑搶劫犯是事先知道具奶奶要去那個寺廟,也就是有人故意針對具奶奶。而具世京在提出這些疑問時一直盯著暈倒的李小姐。趙煥升感謝金恩香對容夏那麽用心,並為之前誤會金恩香的事道歉。而具世京看著金恩香與趙煥升有說有笑的,心裏很不是滋味,並指責趙煥升每天隻懂得關心容夏而不關心她。

羅在東見薑河世要跟樂隊的成員正日一起去吃年糕,吃醋的他謊稱接到母親的電話,強行拉著薑河世回家。薛基燦告訴薑河莉,因為他恐龍集團才被騙的事。薛基燦還告訴薑河莉,具世京可能跟羅在一的車禍有關,具世京不僅搶走在一甘菊,還在刹車上動了手腳害死羅在一。隻可惜薛基燦手中並沒有證據,憤怒的閔德萊激動得還罵了粗話。如果薛基燦說的那些都是真的,雖說可能會有危險,但薑河莉更應該留在恐龍集團。

具世京抱怨她丟了鑰匙,同時指責秋泰秀將報道發表出去,可那篇新聞報道的時間正好是秋泰秀接到具世京電話離開那套房子的時間,秋泰秀因此懷疑是有人撿到鑰匙進入了這套房子,結果具世京卻在沙發上找到了鑰匙。而金恩香通過上次放置的攝像頭看見具世京與秋泰秀約會的視頻,難受不已。害怕一個人上廁所的閔德萊讓金恩香在門口陪著她,同時感謝金恩香今天幫忙做了那麽多。

金恩香也感謝閔德萊沒事時去看望她的母親。金恩香堅持了五個月的時間半夜等在金會長的家門口,結果金會長根本不理會金恩香。但這一次,金會長得知金恩香還在門外等著的消息後,便決定跟金恩香見麵。金恩香拿出一年前死去女兒美麗唯一的遺物做擔保向金會長借錢,並承諾會在規定的時間內還上那筆錢。一開始金會長並未同意,但在得知金恩香就是之前捐獻給他女兒金智香一個腎髒的人之後便答應了。

具奶奶突然宣布認可李小姐是具世俊的母親的消息,讓大家好好地對待李小姐。具世京警告李小姐別太得意,因為事情並不會像她想象中的那樣去發展。李小姐得意不已,原來寺廟的那場襲擊是李小姐安排強盜們去做的。楊達熙故意讓薑河莉將創立紀念發表的資料拿給她,並交代薑河莉這次有很多重要人士,所以得更用心,而她要負責美白的發表,所以不能對薑河莉的發表上心了。

具奶奶帶著李小姐去商場購物,離開時正好遇見薛基燦,具奶奶十分開心。而李小姐在見到薛基燦係鞋帶的方法時,想起小時候具世浩也是跟薛基燦一樣的係法。李小姐為此向具奶奶打聽薛基燦的情況,知道了薛基燦是在美琳孤兒院長大的消息。金恩香帶著容夏回來,而秋泰秀前來具家做采訪。具世京沒想到秋泰秀會親自過來,為此很緊張。

采訪結束後,秋泰秀向具會長提出參觀具家,並趁趙煥升與具會長下棋時直接來到具世京的臥室欲跟具世京親熱。具世京極力抵抗,此時傳來容夏哭鬧的聲音。具世京趕緊推開秋泰秀來到傳來容夏聲音的房間,秋泰秀緊隨其後也來到這間房間,而金恩香正在安撫哭鬧的容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