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活著》第11-12集分集劇情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11集劇情介紹

具會長下令以後誰都不準讓薛基燦進入具家,薛基燦也沒想到他這一年來都在為具家送花。金恩香十分耐心地同容夏說話,結果容夏卻反應十分激烈。楊達熙自從得知薑河莉是羅在一的新娘後,心裏就很不舒服。具世京安排楊達熙負責具世俊,這讓楊達熙很不爽。女職員聽說具世俊是從美國回來的消息後紛紛找具世俊說話,薑河莉則奇怪怎麽會是具世俊。

具奶奶強行拉著具必順去相親。李小姐打電話問到閔德萊上班的地址,隨後故意刁難閔德萊,閔德萊為此跟李小姐起了爭執。經理要求閔德萊向李小姐道歉,李小姐提出要閔德萊下跪鄭重地向她道歉。閔德萊委屈得坐在店門外哭泣,此時具會長貼心地為閔德萊遞上了手帕。相親時,對方嫌棄具必順將狗當作孩子對待,結果兩家人馬吵了起來。

具世京收到一封匿名郵件,裏麵是她與秋泰秀偷情的照片,還有紙條說往家裏也寄了一份。具世京急得馬上安排崔秘書備車回家,並打電話讓金恩香攔住趙煥升打開那份郵件。金恩香將照片給了具世京,並說她隻看到積木的說明書。薑河莉說有事要提前下班,楊達熙為此十分擔心,便跟蹤薑河莉。薑河莉、金恩香與目擊證人見麵,目擊證人是出租車司機。

司機說那個可疑的女人臉和身上都是血,當時下車的地點是紅寶石化妝品公司。而司機複製了行車視頻,隻不過司機現在還在當班,得等到下班後再將視頻給薑河莉。司機還拿出一份幹花標本,說是那個可疑女人落在車上的。司機與薑河莉的對話都被楊達熙給聽見了。具世京約秋泰秀見麵商量她收到照片的事,而她懷疑這件事是秋泰秀的前妻做的。薑河莉拿出那份幹花標本,薛基燦看了後完全愣住了。

具會長開車載著閔德萊去釜山散心,結果具會長開車的技術不是很好,所以在回來時,閔德萊寧願做大巴車回去。具會長便將車留在釜山,陪著閔德萊一起坐大巴車。李小姐聽說具會長去了釜山的消息,十分擔心具會長是跟閔德萊在一起。羅家父母欲將薑河莉姐妹趕出去,薑河莉便向羅家父母說有了一年前事故的線索,而真凶另有他人,所以等揭開真相後她再從這個家裏搬走。

李小姐守在閔德萊家附近,結果卻看見具會長十分照顧閔德萊,這讓李小姐對閔德萊的恨意更深了。楊達熙一直跟蹤著那名司機,然後打電話讓鍾成明天幫她辦事。具世京感謝金恩香昨天幫忙隱瞞了照片的事特地給了獎勵,與此同時,金恩香接到秋泰秀約見麵的電話。金恩香不顧被容夏抓傷十分耐心地哄容夏,這讓趙煥升很感動。趙煥升幫金恩香處理傷口,還讓金恩香暫時換上具世京的衣服。

司機帶著有視頻的優盤出車,而早有準備的楊達熙打扮一番後坐上了司機的車。在一個路口,司機的車與鍾成開的車發生車禍,楊達熙則趁機偷偷地刪掉了優盤裏的那份視頻。薛基燦在恐龍集團門口攔下具會長的車,在薛基燦指責具會長而發生爭執時,薛基燦隨身攜帶的手鏈掉了。

具世俊也有一條一模一樣的手鏈,是具奶奶專門給具世俊、具世浩兩兄弟編製的,具世俊誤以為這條手鏈是他的,於是撿走了那條手鏈。薑河莉等人與司機見麵,結果卻發現那份視頻文件是空的。司機回想起早上的那起事故,他頓時明白是怎麽回事。司機在恐龍集團的門口遇見楊達熙,他指出楊達熙就是一年前事故的那個可疑女人。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12集劇情介紹

薑河莉奇怪司機怎麽會與楊達熙在一起,楊達熙很緊張,趕緊安排薑河莉去工作支開薑河莉。薛基燦在發現手鏈不見後回來恐龍集團尋找,而楊達熙正好看見薛基燦與薑河莉打招呼,她的臉色變得難受。這一切司機都看在眼裏,感慨事情是越來越有趣了。雖說視頻被楊達熙給刪掉了,但司機在這之前還複製了好幾份視頻。楊達熙質問司機到底想要什麽,司機提出要五千萬。

具世俊發現撿到的那條手鏈並不是他的,便安排李小姐將手鏈給扔了。李小姐聽說具世俊是在公司門口撿到手鏈的消息,懷疑具世浩還活著。具奶奶在農場等著薛基燦,她相信薛基燦並不是有目的地接近她,而她看見薛基燦就會想起具世浩。薛基燦解釋他是真的不知道那是具家,而他看見具奶奶就會想起他的親奶奶。具會長以為閔德萊生病了,特地帶來了薑茶讓閔德萊帶去上班。

結果閔德萊卻說她最害怕聞薑茶的味道,直接跑了。司機向楊達熙要五千萬,楊達熙為此跪在地上懇請具世京幫忙。具世京答應幫忙,但要求與楊達熙重新簽協議,而這次得按她提出的做,警告楊達熙別太嘚瑟,否則楊達熙會回到一無所有的境地。金恩香與秋泰秀見麵,她故意穿了一套十分性感的衣服,秋泰秀完全被驚呆了。

秋泰秀還在指責金恩香害死美麗,但經過談話得知照片的事跟金恩香沒有關係,隻是秋泰秀好奇金恩香到底找了份什麽工作。經理警告閔德萊下次再隨意地離開崗位,他不會放過閔德萊。結果閔德萊接到療養院的電話,說金恩香母親的情緒很不穩定,可又聯係不上金恩香。閔德萊擔心金恩香母親,隻得向經理請假。可去療養院的出租車太貴了,閔德萊沒有那麽多的錢,隻得打電話給具會長。

具會長此刻正在數落無能的職員,但接到閔德萊電話的具會長興奮得跳起來,並馬上趕過去接閔德萊。具必順成天隻懂抱著小狗,具奶奶為此數落具必順,還帶具必順去紙牌占卜。神母說具必順很快便會有男人,但神母建議具必順得跟狗狗分開,否則神母不敢保證狗狗的生命安全。金恩香很快趕到療養院,在看見細心照顧母親的閔德萊時,她十分感動。

具會長一直在練習邀請閔德萊上車的姿勢,結果閔德萊卻直接打開車門上了車。閔德萊問具會長的職業是什麽,而她在得知具會長有很多時間的消息後,便讓具會長當她的經紀人。具必順帶著狗狗去舞蹈教室,結果狗狗卻突然不見了。具必順為此急得不行,幸得羅大仁找到了狗狗,具必順激動得上前抱住了羅大仁。

薑河莉等人與司機再次見麵,這次司機給出了視頻,但視頻上的女人卻不是楊達熙。薛基燦為此鬆了一口氣,慶幸那個可疑的女人不是楊達熙。原來這份視頻是司機與楊達熙一起找了那個女人拍出來的。司機已經刪除了手中所有視頻的複件,楊達熙也將司機要求的錢全數奉上。李小姐安排崔秘書將公司裏所有20-30歲男職員的資料拿來,然後回憶起當年她將具世浩趕出家門的情景。

薛基燦還是沒有找到手鏈,薑河莉安慰薛基燦,等薛基燦的甘菊成功後上新聞時,相信薛基燦能找到父母的。羅家父母都對陳紅詩很好,可陳紅詩是肇事司機陳末福的女兒,這讓薑河莉感覺很對不起羅家父母。金恩香為具世京準備了熏香蠟燭。容夏用手抓飯吃,具世京嫌棄容夏髒,不願容夏牽她的手,趙煥升為此與具世京起爭執。

羅母要給薑河莉送便當,而陳紅詩去過那家公司,決定跟羅母一起去。兩人剛到公司,就見到楊達熙訓斥薑河莉,因為楊達熙曾經說過她與陳紅詩沒有任何關係,所以陳紅詩沒有上前與楊達熙相認,隻不過她很難受。羅母不甘心薑河莉被楊達熙欺負,於是故意絆倒楊達熙為薑河莉出氣。趙煥升將這次博覽會的資料交給楊達熙,同時交代楊達熙讓實習生一起參加這次的博覽會。

秋泰秀建議具世京幹脆趁這次機會公開兩人的關係,不過具世京從未想過要離婚與秋泰秀在一起。具世京讓秋泰秀幫她點熏香蠟燭,秋泰秀總感覺這個熏香蠟燭的味道很熟悉。薛基燦與楊達熙在博覽會上遇見,彼此都大吃一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