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活著》第9-10集分集劇情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9集劇情介紹

薑河莉看見楊達熙時愣住了,不過薑河莉並不是記起去年車禍時看見楊達熙,而是剛剛來麵試時在等電梯時遇見了楊達熙。麵試時,楊達熙取笑加羞辱低學曆的薑河莉,並不準備錄用薑河莉,但趙煥升卻對薑河莉的印象很好,而他正準備叫住失落離開的薑河莉時卻接到容夏所在幼兒園打來的電話,趙煥升得去幼兒園一趟。

薛基燦在紅寶石化妝品公司的媒體見麵會上說紅寶石化妝品是缺德的企業,隱瞞了化妝品的成分,使用後嚴重的後果可能會導致中風。具世京竟直接當著媒體朋友的麵吃下了那些化妝品,同時得意地說多虧了薛基燦,這樣紅寶石化妝品的銷量會越來越好。薛基燦並不畏懼,他指責具世京欺瞞消費者,而他會一直散播紅寶石化妝品公司為了錢而傷害了很多客戶身體的消息。

金恩香成了兒童心理谘詢師,每每想起之前美麗吵著要吃漢堡而她拒絕的場景,她便會盡可能地滿足陳紅詩想吃漢堡的請求。趙煥升很快趕到幼兒園,原來容夏在幼兒園裏經常打其他的小朋友被開除,而老師懷疑容夏這是患有自閉症。羅母因在合唱團裏經常出錯,指揮官便安排今天剛來的具必順當主唱。具必順為了慶祝成為主唱,她打算請客,並邀請全部成員一起參加。羅母為此十分不爽。

有個自稱是電影公司的張代表謊稱閔德萊很快就可以拍電影去戛納,不過閔德萊得適當投資。沒有判斷能力的閔德萊信以為真,她將房子擔保貸款,很快將那筆錢全部給了張代表。閔德萊心情大好地向金恩香說了這件事,金恩香總覺得張代表有些奇怪,提醒閔德萊得小心點,但閔德萊卻更願意相信張代表。

薛基燦聽說薑河莉去紅寶石化妝品公司麵試的消息後情緒十分激動,薑河莉解釋她這是為了完成羅在一的夢想。具奶奶以絕食來逼迫具會長讓具世俊從美國回來。趙煥升向具世京說起容夏患自閉症的消息,具世京吃驚不已。

李小姐趁具會長離開家後偷偷地給具奶奶送去食物,而具必順聞到了香味,她一個勁地敲門,不過李小姐輕鬆地化解了這一困境。薑河莉接到未被紅寶石化妝品錄取的通知很是失落,薛基燦雖說不太希望薑河莉被錄取,但他還是安慰薑河莉,並說會無條件地支持薑河莉。楊達熙沒有錄用薑河莉,趙煥升便將薑河莉的資料給了具會長。而具會長看了薑河莉的資料後,他錄用了薑河莉。

張代表拿錢跑路了,閔德萊這才相信她是被騙了。與此同時,李小姐打電話安排對方確認閔德萊的房子是否被沒收了。羅大仁去舞蹈課堂學跳探戈,卻正好遇見具必順。羅在東和同學的樂隊要選主唱,可一直都沒有合適的人選,他們因此決定用盲選,結果卻選中了薑河世。羅在東害怕自己玩樂隊的事被父母知道,於是答應了薑河世的要求。

那些投資的人來到閔德萊家門口鬧事,這一幕正好被路過的具會長看見,他安排吳秘書上前打聽消息。金恩香因為擔心閔德萊,所以說了閔德萊幾句,結果閔德萊卻說金恩香就是這樣老公才會出軌。見閔德萊到現在還不清醒,金恩香生氣地讓閔德萊以後自己管自己的事。吳秘書告訴李小姐具會長已經知道閔德萊的事了,李小姐十分氣憤,為此找到具會長的主治醫生,讓他給具會長用更加強烈的藥,讓具會長一輩子都沒有子嗣。

薑河莉接到通知她成為紅寶石化妝品實習生的電話為此興奮不已。閔德萊出門時正好看見在她家門口偷窺的具會長,她誤會具會長是投資者或是跟蹤狂,激動得準備報警。具會長趕緊解釋他買下了閔德萊的房子,因此他是新的房主。趙煥升將實習生的資料拿給楊達熙,楊達熙見到薑河莉的名字時十分氣憤於是去了洗手間。結果卻被保潔阿姨弄濕了衣服,楊達熙更加氣憤地將保潔阿姨推倒在地。

雖說保潔阿姨一個勁地道歉,但楊達熙依舊不依不饒。前來上班的薑河莉看見這一幕,她堅決要求楊達熙向保潔阿姨道歉。但不可一世的楊達熙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薛基燦給具家送了一年的花,具奶奶因此很喜歡薛基燦。薛基燦與具奶奶聊天時說起他隻會唱一首歌,當具奶奶聽到歌名時想起了具世浩,當年具世浩經常與具奶奶一起唱這首歌。

因為具奶奶的絕食行動,具世俊從美國回來了,可他看見薛基燦與具奶奶在一起有說有笑的很不高興。崔秘書推薦的兒童心理谘詢師是金恩香,具世京親自麵試金恩香,而今天是金恩香與具世京的第一次正式見麵。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10集劇情介紹

具世京很滿意金恩香,於是安排金恩香明天就來家裏上班,但具世京特地交代金恩香不準向外界透露容夏和具家的情況。金恩香離開具家時,正好看見秋泰秀來找具世京,秋泰秀知道具世京恨不得殺了薛基燦,所以他寫了一篇關於薛基燦的負麵報道。金恩香看著秋泰秀與具世京兩人甜蜜的互動,心中對他們倆的恨意更深了。

具世俊不喜歡薛基燦,具奶奶解釋薛基燦可是具世俊的恩人,若不是薛基燦向具奶奶出的絕食的主意,恐怕具會長現在還不同意具世俊從美國回來。薑河莉被安排在產品研發組,這讓楊達熙很是不爽,她向具世京抱怨薑河莉的資曆不夠水準。具世京說楊達熙一樣也沒有什麽資曆,而現在有實力的實習生進來工作了,她提醒楊達熙要有緊張感。既然具會長是房主,閔德萊讓具會長修理被堵住的水池的下水道。

具會長屁顛屁顛地想要修理下水道的水管,結果他根本不會做這些事情反被噴濕了衣服,搞得十分狼狽。具會長與閔德萊一起離開,卻遭那些投資者堵住,而具會長為了保護閔德萊被這些人給打了。這一幕被守在暗處的李小姐看見了,她為此憤怒不已。薑河莉利用午休時間將一年前掉入水池的手機拿去修理,而楊達熙則故意安排鍾成把薑河莉隻有專科學曆的資料泄露出去。

羅母為了討好合唱團的那些成員,特地準備了好吃的。結果具必順卻準備了更加誘人的食物,成員們一個個都被吸引過去,不爽的羅母提出跟具必順比試。薛基燦又舉著牌子在恐龍集團門口示威,具會長命令具世京他們趕緊解決這件事。薛基燦接到羅母在練歌廳喝醉的電話,他很快趕過去將羅母接回家。而具必順前腳則被具世俊接走了。薑河世自從知道羅在東在玩樂隊的消息後,就開始使喚羅在東。

楊達熙故意在具會長麵前說她有新的策劃,憤怒的具世京威脅楊達熙得從她的地方搬出來。具世京警告楊達熙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她給的,所以楊達熙別嘚瑟。楊達熙不能受具世京擺布,她心裏有了想法。金恩香將閔德萊買的名牌包全部賣掉,還安排閔德萊在熟人的店鋪做事。金恩香帶著陳紅詩去恐龍集團找薑河莉,陳紅詩看見楊達熙,她不管不顧地追了上去還差點發生車禍,幸得被趕來的薑河莉給救了下來。

具會長擔心具奶奶的身體,於是叫來趙博士為具奶奶檢查身體,結果顯示具奶奶的身體一切正常。具奶奶隻得說她是為了具世俊才裝病,具會長憤怒得要將具世俊趕回美國,結果具奶奶真的氣暈過去。羅大仁在倉庫裏找他以前學習國標舞的碟片時,無意間發現羅在一與薑河莉的婚紗照被扔在角落裏,他為此對薑河莉大發雷霆。

薑河莉十分委屈,因為她根本就不可能這樣做,其實是薑河世扔的,薑河莉為此對薑河世十分失望,姐妹倆起了爭執。陳紅詩拿出有楊達熙照片的化妝包念叨著今天看見的肯定是姐姐,隻是不明白姐姐為什麽到現在還不來接她。具奶奶拜托具會長,直到她離開的那一天為止,讓具世俊留在她的身邊。具會長來到具世浩的房間,回憶起具世浩失蹤前的事情。

薛基燦差點要打開陳紅詩包中的化妝盒時,羅在東與薛基燦打了招呼。具會長在家人麵前宣布具世俊從現在開始在集團上班後,趙煥升正準備宣布容夏的家庭老師今天會來家裏上課,並且想要說出容夏得自閉症的事時,卻被具世京攔住了。回到房間,趙煥升質問具世京為何要隱瞞容夏的事,具世京解釋具世俊已經回到公司上班,她不能讓家人抓到把柄,所以短期內不能將生病的事告訴家人。

金恩香今天來上課,趙煥升知道金恩香是美麗的媽媽,他擔心金恩香無法好好地治療容夏,於是向具世京提出換掉金恩香,但具世京堅決不答應。金恩香見到容夏,容夏提起了美麗,這讓金恩香的心裏十分難受。容夏不僅不接受金恩香,還推開了金恩香。具世俊在路上看見有人掉的錢,而他在糾結到底要不要撿這個錢時卻被薑河莉給撿走了,這讓具世俊十分鬱悶。

一年前掉入水中的手機終於修好了,薑河莉看到了一年前的那條信息。薑河莉趕緊打了對方電話,結果卻無人接聽,薑河莉便給對方發了信息。對方在薑河莉上班等電梯時打來了電話,說他在一年前的事故現場看見一個可疑的女人。這通電話正好被楊達熙聽見,楊達熙很害怕就是一年前的事故,可她又不明白薑河莉與那次事故到底有什麽關係。

經過一番調查,楊達熙終於得知薑河莉就是羅在一的妻子。具奶奶因為昨天沒讓薛基燦吃完飯就離開了,所以今天特地為薛基燦準備了一桌子的菜。具會長準備出門時,正好看見薛基燦,他狠狠地揍了薛基燦一拳。薛基燦不解自己為什麽會被揍,具會長指責薛基燦這是故意接近他們家,薛基燦這才知道這裏是具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