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活著》第5-6集分集劇情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5集劇情介紹

羅家父母終於開門,他們警告薑河利以後都不要再找來,也不要再見麵。薑河世讓羅家父母將她們賣文具店的錢拿出來,可羅家父母根本沒有錢來還這筆錢。薑河世表示在這筆錢沒有還清之前,她與薑河利有權利住在羅家。鄰居們都知道了此事,他們對為人師表的羅大仁指指點點,羅家父母最後隻能答應讓她們先住在家裏。具會長十分欣賞楊達熙,還讓她明天開始便以開發組組長的身份就職。

此時薛基燦闖了進來,吵著說要找具世京。具世京安排崔秘書將薛基燦趕走,同時找楊達熙談話。具世京指出楊達熙不適合開發組組長的職位,讓楊達熙別那麽貪心,趕緊拿著錢消失。具世京還調查了楊達熙,知道楊達熙是薛基燦的愛人。具世京已經拿到了在一甘菊,因此楊達熙對她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她讓楊達熙離開。

楊達熙卻威脅具世京,如果她將恐龍集團偷在一甘菊的消息公之於眾,這樣恐龍集團不僅會名譽掃地,而且也避免不了要負法律責任。楊達熙沒有什麽可失去的,她指出具世京現在是她的搭檔,而她需要具世京幫她徹底偽裝身份,這樣她一定不會辜負具世京的期望。薛基燦被警署帶走,他稱紅寶石化妝品公司偷了他的在一甘菊研究紀錄,可他沒有證據,最後隻能是失望而歸。

離開警署的薛基燦接到保險公司的電話,對方稱查清了事故的原因。金恩香跟秋泰秀提起美麗在房間點蠟燭的事很奇怪,秋泰秀聽了跟金恩香吵了起來,警告金恩香別再提蠟燭的事。金恩香十分委屈。樸記者聽說金恩香住院的消息特地前來看望,金恩香因此得知秋泰秀根本沒有要去出差的消息。

秋泰秀正在樓梯間偷偷地發信息問具世京那天為何沒有出現在機場時,金恩香突然出現,她故意在秋泰秀麵前提起樸記者來過的事。秋泰秀聽到樸記者的名字時十分擔心謊言被揭穿,緊張地問金恩香,樸記者是否說了什麽。看著緊張的秋泰秀,金恩香謊稱樸記者什麽都沒有說,秋泰秀聽了趕緊借口離開。

保險公司稱是因刹車故障才發生的事故,薛基燦明確表示根本不可能,因為他前幾天才檢查過的,刹車係統根本沒有問題。閔德萊在拍戲時又在耍性子,導演很生氣,還說要打電話給作者刪除閔德萊的角色。閔德萊趕緊向導演求情,並說收工後請大家吃東西。可收工後,大家都走了。編劇提起閔德萊的母親拖著疼痛四處替閔德萊道歉的事,希望閔德萊能成熟點。

一直以來閔德萊都是在車上睡覺,而她也幾十年沒有駕駛汽車,今天開始她得自己開車回家,車開得不好還慢被後麵的車主給大罵。閔德萊終於回到家,想起之前自己的不懂事十分自責。薛基燦曾經用羅在一的律師資格證貸款了一億元,用在了品種改良上,現在銀行催繳清算這些錢。薛基燦來到羅家向羅家父母說了這件事,羅家父母為此指責薛基燦。

具世俊的姑姑具必順想盡一切辦法跟具會長匯報具世俊住在酒店的消息,結果都被具奶奶與李小姐給攔住了。具必順最終決定在吃早餐時向具會長傳遞信息,結果那個信息卻被具世京發現了。具世京很快通知了具會長。具會長等在酒店命令吳秘書將具世俊的東西收拾好,押著具世俊搬回家去住。

警察稱這次事故是出租車司機超速引起的連鎖追尾事件,但閔德萊與金恩香不是交通事故的直接受害者,所以很難得到補償,再說出租車司機也去世了,而車內監控錄像的內存卡也是空的。薑河利回憶起她看見有一個女人是從出租車的駕駛室下來的,同時拿出她當時從那個女人身上扯下來的鑰匙扣證明。可警察堅持出租車內隻有司機陳末福一人,現在陳末福也死了,所以這次事件就這樣結束。

閔德萊、金恩香、薑河利三人從警察局出來。薑河利總覺得哪裏出錯了,因為當時出租車是瘋了似地開過來,她覺得警察一定是在隱瞞這件事。金恩香謊稱是記者問到了陳末福家的地址,三人前往陳末福的家,結果不管怎麽敲門都沒人出來開門。具會長決定將具世俊留在身邊,這樣就算具世俊闖禍了,他也能很好地處理。具世京認為具世俊應該去公司工作,同時建議具會長將具世俊的事交給她負責。

具世京沒收了具世俊的卡與車,要求具世俊從底層開始工作,同時提醒具世俊,他若能扛住一個月的時間,就可以不要去美國,否則就一輩子在美國生活。具世京安排崔秘書給楊達熙準備了新身份,從此以後楊達熙就以樸世拉的身份生活。薑河利、金恩香、閔德萊三人還等在陳末福的家門口,可等到天黑了也沒有人回來。

薑河利便讓金恩香、閔德萊先回去。閔德萊自告奮勇送虛弱的金恩香回醫院,可害怕一個人的閔德萊還讓金恩香送她回家陪她睡覺。金恩香無意中發現美麗的圍脖在閔德萊的玩偶上圍著,閔德萊想起當時她扯下美麗的圍脖擦拭蹭在包包上冰淇淋的事。金恩香感謝閔德萊沒有扔掉這個圍脖,可看著圍脖的金恩香想起了美麗,自責以前總是讓美麗補習。情緒激動的金恩香還跑到美麗補習的機構大吵大鬧。趙煥升前來接兒子容夏,容夏與美麗是同學,趙煥升因此知道了美麗遭遇火災去世的事。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6集劇情介紹

秋泰秀出軌了,忍受著悲痛的金恩香徒手捏碎了玻璃杯。具世京警告秋泰秀不要讓孩子的死扯了她的後腿後離開,秋泰秀追了出去,具世京跟秋泰秀提出結束他們之間的關係。金恩香拿著一把刀跟了出來,結果隻是看著秋泰秀與具世京一起離開。薑河利出現在餐廳的原因是來餐廳兼職的,經理稱薑河利與具世俊今天都是新來的兼職,讓他們好好地相處。

薛基燦決定在羅家住下,同時表示他會努力工作將債務還清,而他還會替羅在一孝敬羅家父母。可羅家父母卻分別潑了薛基燦一盆水,要求薛基燦離開他們家。具世京教楊達熙如何成為真正的樸世拉,薛基燦看見楊達熙走進了恩珠工作的地方,他情緒激動地闖了進去,楊達熙趕緊躲了起來。看著薛基燦瘋了似地尋找自己,楊達熙發誓不能再這樣下去,她得想辦法對付薛基燦。

閔德萊看著她與母親的合影,意外地發現母親的衣服都隻有那一件。閔德萊很快跑去母親的衣櫃,結果發現母親的衣服隻有寥寥幾件。閔德萊想起之前她沒事就對母親大吵大鬧,現在愧疚不已。薛基燦去了農場,結果農場已經被紅寶石化妝品公司買走了。薛基燦質問具世京為何搶走了在一甘菊還不算,還要搶走農場。

趙煥升質問具世京是不是幹幹淨淨地得到樸世拉的情報,而他相信薛基燦那麽憤怒,肯定是有原因的。可具世京根本就不承認。餐廳有位客人說湯太燙了,要求薑河利幫忙吹冷。具世俊卻直接往這位無理客人的湯裏倒下了冷水。薑河利感謝具世俊幫她解圍,具世俊稱他隻是受不了吵鬧而已。

具世俊忍受不了母親李小姐在具家受的委屈與侮辱,他勸李小姐拿錢離開具家,然後用這些錢去買家買地,遇見好男人就嫁了,而他並沒有那些讓人不寒而栗的夢想。具奶奶自言自語具世浩明明就知道家裏的地址與電話,怎麽會找不到家。李小姐的腦海中浮現出當初有人打電話到具家,問具家是不是走丟了一個六歲的小男孩,而她卻否認的畫麵。

薑河利再次去了陳末福的家,結果卻發現暈倒的陳紅詩。薑河利趕緊將陳紅詩送去醫院,檢查結果陳紅詩是營養失衡。電閃雷鳴的夜晚,一人在家的閔德萊害怕得躲了起來,而金恩香無意間在床鋪中發現了秋泰秀的打火機,她明白了房間的蠟燭是秋泰秀點燃的,也就是說是秋泰秀害死的美麗。閔德萊從家裏跑了出來,正好在路上遇到了得知真相失魂落魄的金恩香。

閔德萊讓金恩香到她家,住上一晚。楊達熙連夜去破壞農場嫁禍給薛基燦。薑河利連夜將陳紅詩帶回家睡,第二天一早醒來的薑河世看見陳紅詩被嚇了一跳。薑河利謊稱陳紅詩是她朋友的孩子,薑河世抱怨薑河利還是沒有改掉多管閑事的毛病。陳紅詩告訴薑河利,她爸爸當時是去接姐姐了,可她卻沒有姐姐的消息。羅母看見薑河利帶回陳紅詩,質問薑河利怎麽可以在羅在一死後活得那麽舒坦。

閔德萊醒來後習慣性地喊著母親,讓母親給她拿來果汁。可喊著喊著,閔德萊才意識到母親已經離開她了。此時,昨晚在閔德萊家留宿的金恩香拿著果汁進來,閔德萊很愧疚,她告訴金恩香自己就是個壞女人,吃好的用好的,卻從來沒有考慮過母親。金恩香不接秋泰秀的電話,她向閔德萊解釋,昨天她本來是想尋死的,但想著美麗太可憐了,因此她就算是死,也要殺了秋泰秀這個禽獸不如的家夥,再去見美麗。

一大早,警察找來羅家,以無端破壞東西的罪名將薛基燦逮捕。原來具世京發現農場被破壞後,她認為隻有薛基燦有這個作案的動機,因此報警讓警察將薛基燦逮捕。可趙煥升不相信是薛基燦破壞的農場,具世京聽了指責趙煥升總是跟她作對。薛基燦被關了起來,他向警察解釋他是被冤枉的,並讓警察調查他的貨車的事,可警察根本沒有理會薛基燦。

薑河利將陳紅詩送回家,可看著陳紅詩的家中沒有東西,薑河利便讓陳紅詩在家等著她,她出去買點東西。薑河利剛離開時,楊達熙帶著一些東西回來了。陳紅詩見到楊達熙十分開心,可楊達熙卻交代陳紅詩不能跟別人說她的事。陳紅詩讓楊達熙等她一下,她進屋內拿內存卡準備交給楊達熙,可楊達熙卻趁著陳紅詩回去的時間離開了。

薑河利買了東西回來了,她看見家中出現的那些玩偶,便問陳紅詩是不是她姐姐回來了,可陳紅詩想著楊達熙警告她的話,便說她沒有姐姐。薑河利回憶起她出去時看見的那輛車,趕緊追了出去,結果楊達熙已經離開了。薑河利、閔德萊、金恩香三人見麵。薑河利拿出她從楊達熙的包包上拽下來的鑰匙扣,閔德萊發現鑰匙扣上有標誌,她們認為去商場便能找到顧客的信息。

三人正準備出發去商場時,閔德萊看見了那個跟蹤狂。為了母親的閔德萊不顧一切地追上跟蹤狂,結果來到一處懸崖邊。薑河利與金恩香趕到時,正好看見閔德萊與跟蹤狂一起摔下懸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