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活著》第61-62集分集劇情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61集劇情介紹

具會長難以接受薛基燦就是具世浩的事實。躲在暗處的李小姐看著倒地的具世俊,忍不住想要衝出去,但被楊達熙給阻止了。閔德萊責罵具世京明知道薛基燦就是具世浩的消息,為何不說出來,而她現在聯係不上薛基燦很擔心。正說著話時,薛基燦聯係了閔德萊,說他和具會長現在在醫院。醫院裏,李小姐因擔心具世俊,便躲在角落偷偷看著。楊達熙拉走了李小姐,這一幕正好被聞訊趕來醫院的閔德萊給撞見,不解她們倆怎麽會出現在醫院。具會長指責薛基燦想用吊燈殺死他,質問薛基燦為何要說具世浩死了。

薛基燦解釋他是討厭,不想要具會長這樣的人當父親,也是具會長自己毀掉的公司。具會長怒罵薛基燦這樣的人不是他的具世浩,而他的具世浩在二十三年前就已經死了,並將薛基燦趕走。趕走薛基燦的具會長心情並不好,他回憶起之前與薛基燦的相處。閔德萊問具會長是不是通知李小姐具世俊在醫院的消息,具會長說他現在根本沒有那個心思。閔德萊心中起疑,同時指出不是薛基燦先聯係的具會長。

可此時的具會長什麽都聽不進去,心中隻有對薛基燦的恨意。第二天一早,李小姐偷偷來到醫院,卻發現具世俊並不在病房,她非常擔心具世俊是遭遇了不測。此時閔德萊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具世俊回來,她問李小姐是如何得知具世俊住院的消息。李小姐辯稱是具會長通知她的,閔德萊知道具會長並沒有通知李小姐,同時指出聯係薛基燦和具會長見麵的事是李小姐和楊達熙幹的,指責李小姐害了薛基燦兩次,現在還想要害死自己的親生兒子具世俊。具世俊對李小姐十分失望,他讓李小姐離開病房。

李小姐堅持不走,具世俊便以死相逼,還說不承認李小姐是他的母親。具世俊與吳秘書的親子鑒定報告出來了,結果卻顯示具世俊不是吳秘書的兒子。閔德萊吩咐具必順趕緊聯係吳秘書,因為現在隻有吳秘書能阻止李小姐。薛基燦抱著羅家父母說要帶他們去環球旅行,看著心疼他的羅家父母,他的心裏很是難受。具會長得知是具世京用錢收買了人,然後私自在化妝品加入了有害成分的消息,便安排趙秘書趕緊找出具世京。因為化妝品含有有害成分的報道,具會長現在的位置岌岌可危,楊達熙提醒李小姐現在就是把具會長拉下台的好機會。具世京正準備帶容夏去學校時,卻接到崔秘書的電話,說李小姐為了拉具會長下台召開了緊急理事會。

具世京隻得爽約,這讓容夏很失望。具世京阻止了李小姐,而她作為恐龍集團的長女,發誓絕不會把恐龍集團交給李小姐這樣的人,她就算是死,也會阻止李小姐。具世京正準備離開時被具會長給叫住了,具會長指出若不是具世京挪用了600億,公司也不會麵臨現在的困境。具會長要求具世京馬上打電話給監察廳自首,具世京跪在地上哀求具會長再給她一些時間,當是完成她最後的心願。

具會長不理會具世京,直接接通了電話,幸得被趕來的閔德萊阻止了。住酒店的楊達熙被趕了出來,現在整個首爾都不會有酒店同意她和李小姐入住。楊達熙懷疑是鄭女士在背後指使,而她好像看見了跟鄭女士穿一樣紅色高跟鞋的女人,結果她追上那個女人,卻不是鄭女士,那個女人穿的鞋子顏色也不是紅色的。楊達熙擔心眼睛出了問題,於是去醫院檢查。醫生稱楊達熙的眼睛沒有問題,可楊達熙的眼睛明明看東西很模糊,她懷疑是醫生和鄭女士串通好了,為此還大鬧一場。

具世京想要趕著回去陪容夏,便不顧胸部疼得不行堅持開車。金恩香勸具世京先找個地方休息,等身體恢複了再開車。可具世京擔心她的身體狀況明天就不行了,所以她堅持趕回去。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62集劇情介紹

薑河莉去醫院看望具世俊,為之前不顧具世俊的感受找具世俊演戲之事道歉,並表示以後不再繼續演戲了。其實這樣對具世俊並沒有傷害,他喜歡跟薑河莉待在一起,想要繼續與薑河莉在一起,不要求薑河莉馬上回答他。薛基燦在病房外聽到薑河莉與具世俊的對話,心想薑河莉就該跟對她一心一意的具世俊在一起。閔德萊和具必順兩人堵住吳秘書的去路,她們稱具世俊是具會長的兒子,吳秘書一直以來都被李小姐這個歹毒的女人給騙了。吳秘書不相信,具必順便拿了具世俊的牙刷讓吳秘書自己親自去確認。

閔德萊還提醒吳秘書,隻要李小姐發現吳秘書沒有利用價值就會一腳把吳秘書給踢了。楊達熙勸李小姐現在別抱怨住在小小的地方,而是應該趕緊想出把具會長扳倒的方法。楊達熙問李小姐身上還有多少錢,李小姐則指出楊達熙手中有很多值錢的東西,兩人各懷心思。閔德萊勸具會長去醫院並跟具世俊道歉,具會長解釋他要善後公司的事。閔德萊指責具會長對孩子狠心,先是將具世京趕出家門,現在又不肯去看望具世俊。

具會長說現在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是公司,閔德萊非常生氣,指責具會長當初說會聽她的話,可現在卻對她置之不理。閔德萊拒絕了具會長的求婚,提起母親雖說隻是一般的女人,但對她卻是極度的疼愛和保護,不像具會長對兒女那麽狠心。具世京緊趕慢趕,可還是沒來得及,等她趕到時容夏都已經睡著了,金恩香讓具世京等容夏醒了同容夏道歉。具世京陪著容夏一起睡,答應容夏下次一定會陪著容夏。

容夏很生氣,指責具世京每次都說下次,可每次都沒有遵守。具世京關了燈,這時發現天花板上有星星,容夏因此很開心。具世京知道這一切都是金恩香做的,因此很感謝金恩香。具世京想要與金恩香一起喝一杯,雖說具世京的身體狀況不允許喝酒,但金恩香知道阻攔了也沒用,便與具世京一起喝酒聊天。金恩香跟具世京說了美麗的事,還說起大學時候的一件事,那時她在山上遇到一個好心的小姐,那位小姐給了丟了錢包的她一筆錢回首爾。結果那位小姐卻是具世京,具世京可惜當時沒有載金恩香回首爾,要不然她的人生就多了一個朋友。

閔德萊哭著回到家,金恩香因為擔心便問閔德萊發生什麽事了。閔德萊傷心地說她和具會長分手了,金恩香便抱著安慰閔德萊。半夜,楊達熙趁李小姐睡著時偷跑出去來到具奶奶所在的醫院,她給具奶奶注射了能永遠保持睡眠狀態的藥水,結果具奶奶並沒有躺在病床上,病床上隻有鄭女士留下的娃娃玩偶和一張紙條,紙條上麵寫著她會回來的。楊達熙害怕得逃回了住處,而她仔細想了一下,警衛和醫護人員都不在,懷疑具奶奶是醒來了。具會長為了挽救恐龍集團這段時間造成的損失,於是找大韓銀行貸款,結果大韓銀行直接拒絕了具會長。

閔德萊無意間知道了具世京生病的事,因此心裏很不是滋味。昏迷的具世京回想起小時候打碎碗時,具會長責罵她,而母親站出來維護她的畫麵。具世京醒來,她將閔德萊看成了母親,便同閔德萊說了心裏話。具會長聞訊趕到閔德萊的家,在潑了躺在床上的具世京一盆水後,還強行要拉著具世京去自首。閔德萊對具會長十分失望,她狠狠地扇了具會長一個耳光,隨後說了具世京生病的事,聞此消息的具會長十分震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