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活著》第55-56集分集劇情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55集劇情介紹

具世京在眾人麵前承認她就是當年羅在一車禍的真凶,不過還有一人,而她還知道引起隧道事故的真正駕駛者。楊達熙從房間裏跑了出來,具世京便直接指證楊達熙就是真凶。高尚美喊陳紅詩進房間利待著,陳紅詩看見那兩個搬運工在裏麵,便喊他們幫忙抬起衣櫃,她將內存卡給拿了出來。具世京叫來當初處理車禍事故的樸警官說出真相,結果樸警官卻說真凶是陳末福。

原來楊達熙已經私下找過樸警官,威脅樸警官曾經用錢掩蓋了案件,不過這次她也給錢讓樸警官閉嘴。具世京知道是楊達熙與樸警官見麵,使用了手段,當然楊達熙不可能承認。薑河莉稱她那天看見楊達熙從出租車上走下來,而她還拉住楊達熙幫忙,但楊達熙拒絕了。楊達熙承認她確實坐了出租車,隻不過不是她開的車。她當時說謊是要與陳末福撇清關係,因為陳末福就是個惡魔,隨後哭著控訴陳末福的罪行,所以才想要擦掉過去以樸世拉的身份生活。

陳紅詩指責楊達熙在說謊,高尚美心中也是不相信楊達熙,便安慰陳紅詩。具世京沒有什麽可失去了,所以發誓在她死之前,要先將楊達熙給弄死。楊達熙接到電話稱具世俊對她提出訴訟,於是接著電話便跑了出去。薑河莉追了出去,質問楊達熙要逃去什麽地方,同時警告楊達熙她會不斷地折磨楊達熙,直到楊達熙認罪為止。楊達熙很期待薑河莉要怎麽折磨她,薑河莉說會把具世俊從楊達熙的身邊搶過來。薛基燦不明白具世京之前怎麽都不肯承認,為何現在又要自首,難不成是為了抓住楊達熙,不過,在薛基燦眼裏,具世京與楊達熙是一類人。

楊達熙確實可惡,高尚美指出花錢買通警官掩蓋楊達熙罪行的具世京同樣也可惡。羅家父母要將具世京帶去警局,具世京解釋現在還不行,得等她抓住楊達熙的罪證。薛基燦質問具世京當初僅僅就為了那個花,就要殺了他這個親弟弟。羅家父母和薑河莉此時才得知薛基燦是具會長兒子的事。薛基燦小時候是真的很喜歡具世京,什麽都跟著具世京。具世京卻表示自從薛基燦出生後,她是沒有一刻感覺到幸福。

薛基燦要拉著具世京去自首,具世京明確表示現在不是時候,但讓她們相信如果她想要逃跑便不會說出真相,希望他們給她時間,而等她找到楊達熙的證據,就會接受懲罰。李小姐想象著她與具會長互相喂食的場景,想著想著就很激動。閔德萊說要在家裏用餐,具會長便吩咐李小姐去準備。李小姐因此非常憤怒,心說閔德萊若想要救具會長就什麽都不要做,否則具奶奶的祭日就是具會長的死期。具必順和閔德萊為了知道吳秘書與李小姐的關係,便想辦法從吳秘書的衣服口袋拿到了錢包,卻意外地在錢包裏發現吳秘書與具世俊小時候的合影,兩人因此十分好奇吳秘書與具世俊是什麽關係。

具世俊正好路過,他看見了照片,於是從具必順手中搶過照片。具世俊在照片後麵發現寫著和他的世俊在一起的字,隨後聯想起之前看見吳秘書與李小姐動作親密的畫麵,懷疑他是吳秘書的兒子。具世俊問李小姐除了具會長還有沒有愛別的人,李小姐不明白具世俊為何這樣問,隨後告訴具世俊,她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具世俊。具世俊表示要是發現李小姐和吳秘書是那種關係,他一定會死在李小姐的麵前。具必順和閔德萊兩人在分析具世俊與吳秘書合影的照片,她懷疑具世俊是吳秘書的兒子,建議閔德萊向具會長說這件事,不過閔德萊沒有答應。

趙煥升答應容夏與具世京一起相處,並拿出一個本子,讓具世京與容夏一起做上麵的事。具世京從來沒有做過那些事,有些擔心她會做不好。趙煥升已經遞交了休職申請,決定陪具世京這後麵的一段時間,但安慰具世京不要有負擔,就把他當作是朋友。既然是朋友,金恩香便讓趙煥升答應她與金恩香重新交往好好地相處。具世京帶上容夏拖著行李來到金恩香的家,她要與金恩香一起生活,並讓金恩香教她如何成為一個好媽媽。

具世俊拿著照片質問吳秘書是怎麽回事,同時命吳秘書當著他的麵撕掉照片。吳秘書舍不得,但在具世俊的逼迫下,隻得撕了照片。具世俊離開時,還警告吳秘書離李小姐遠點。楊達熙翻找了薛基燦的房間,發現薛基燦在調查關於藏紅花的資料,於是打電話給李小姐。李小姐說藏紅花是她給具奶奶喂的韓藥配方,懷疑薛基燦是知道了什麽。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56集劇情介紹

羅家父母邊喝酒邊聊著羅在一,高尚美突然想起楊達熙找搬運工出現在他們房間的事,於是逼問楊達熙到底想偷什麽東西。楊達熙謊稱是昨天與高尚美拉扯時耳環掉在了衣櫃底下,羅家父母便讓楊達熙給他們錢,他們幫忙搬開櫃子找出來。結果櫃子搬了出來,裏麵卻什麽東西都沒有。

楊達熙想起昨天陳紅詩在房間裏,便懷疑內存卡是被陳紅詩給拿走了。楊達熙在洗手間裏找到陳紅詩,要求陳紅詩交出內存卡,陳紅詩解釋她因為討厭楊達熙,所以把內存卡給扔了,同時吹響了哨子。薑河莉聽見聲音闖進洗手間,楊達熙則趕緊離開衛生間去垃圾桶裏翻找。

具世俊與薑河莉在河邊約會,具世俊假裝要摔倒而抱住了薑河莉。薑河莉稱具世俊是故意的,就像之前大白天喝酒還打電話給她,而她為了救具世俊險些死了,具世俊此時才知道當初救他的人是薑河莉而不是楊達熙。

閔德萊不同意具世京在她家住,她總覺得金恩香不對勁,否則金恩香不可能接受具世京。閔德萊表示就算具世京得了癌症,明天就要死了,她也不同意具世京與她們一起生活,這讓金恩香十分為難。具世京難受得嘔吐,金恩香的心裏不好受,罵具世京折磨她。具世京與金恩香說起小時候與媽媽一起做的事,所以她現在要完成容夏要做的事,拜托金恩香就讓她住一起生活。

具世俊又半夜三更從家裏出去,李小姐和楊達熙跟蹤具世俊。楊達熙表示隻要李小姐不出賣她,她可以誰都不怕,把具世俊變成恐龍集團的繼承人。李小姐和楊達熙跟蹤具世俊來到一棟房子麵前,看到門前有護士,李小姐懷疑是具奶奶還活著。如果裏麵的人真的事具奶奶,那楊達熙和李小姐就完了。所以楊達熙不會讓具奶奶活著。

回到家後,李小姐趁具世俊不注意拿到了那棟房子的磁卡,並交給楊達熙,讓楊達熙趕緊複製一份。閔德萊認為首先得威脅吳秘書說出與李小姐的關係,而他們一定要在具奶奶的生辰祭之前拿到證據。閔德萊接到溪穀管理處打來的電話,說是拍到了出事那天的視頻錄像,可以看到嫌疑人的長相,這讓李小姐和吳秘書十分恐慌。

李小姐逼吳秘書說謊,提醒吳秘書不要忘了具世俊是他的兒子,他們要一起鏟除絆腳石,將具世俊變成恐龍集團的繼承人。具世俊聽到了他們的談話,沒想到他竟是吳秘書的兒子,因此非常難受。

具世京無意間撞見金恩香自己給上次因救容夏而燒傷的後背上藥,便故意說她有點不舒服,讓金恩香陪她一起去醫院檢查。雖說金恩香口中一直在抱怨具世京太煩人,但她還是陪著具世京一起去醫院。其實具世京是帶著金恩香來醫院處理金恩香後背的傷口,看著金恩香痛苦的表情,具世京也很難受。秋泰秀奇怪具世京與金恩香怎麽會一起從房子裏出來,而他在看見具世京的小車時,便想起楊達熙交代他的事,他要給具世京車的刹車係統做手腳。

楊達熙偷偷地來到那棟房子前,想辦法進入那棟房子,並換上護士的衣服進入了病房,果真看見了躺在病床上的具奶奶,她沒想到具奶奶還真的活著。楊達熙拔掉那些維持具奶奶生命的儀器,正準備離開時,卻被具奶奶給抓住了手。閔德萊陪具會長去溪穀管理處確認了監控錄像,錄像拍到了吳秘書的身影。李小姐假裝吃驚地問吳秘書為何會出現在溪穀,吳秘書謊稱是具世京指使他去除掉閔德萊的。具會長聽了十分氣憤,馬上將具世京叫回家。並一巴掌狠狠地將具世京扇在地上。

具世京對此事不辯解,因為具會長寧願相信一個沒有一點血緣關係的吳秘書,所以她再說什麽都沒有用。看著具會長怒罵具世京,李小姐十分得意。閔德萊知道這事絕對不可能是具世京幹的,便問具世京為什麽要承認。具世京看見了李小姐嘴角揚起的那一抹得意的笑,便向具會長提起當初薛基燦找來家裏時,說殺死具世浩的人在家中,而那個人就是李小姐。

具世京還說起當年具世浩失蹤時曾經打電話回家裏,但接電話的李小姐卻稱家中沒有那樣的小孩。具世京指出如果不是李小姐,具世浩也不會失蹤那麽久,而這是她親眼看見的事情。具會長對具世京十分失望,他揪著具世京的衣服逼問具世京為何現在才說出來,要知道具世浩已經死了。具世京說具世浩還活著,具會長聽了十分吃驚,而知道薛基燦就是具世浩的李小姐等人因此很緊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