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活著》第51-52集分集劇情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51集劇情介紹

閔德萊和薛基燦追出去時,楊達熙已經抱著陳紅詩坐上出租車離開了。具世京懇請金恩香不要用那種可憐的眼神望著她,再說人的生命本來就是有限的。金恩香不明白具世京為何要跟她說生病的事,又為何要把容夏拜托給她。具世京隻說她到了天國會好好地照顧美麗,讓金恩香就照顧好容夏。具世京不單單是拜托金恩香照顧容夏,還將趙煥升一並交給金恩香。

閔德萊和薛基燦向大家講述是楊達熙將陳紅詩帶走的,高尚美擔心楊達熙會傷害陳紅詩準備報警,可楊達熙是陳紅詩的親姐姐,就算是報警也沒有用。楊達熙打電話到羅家,指出羅家人那麽擔心陳紅詩,就給她和陳紅詩準備一個可以住的房子,同時警告閔德萊不得將這件事告訴具會長。

高尚美急得暈倒了,閔德萊讓薛基燦想想楊達熙是否還有家人和親戚,看楊達熙會將陳紅詩帶去什麽地方。薛基燦想起楊達熙有個閨蜜,於是來到閨蜜工作的地方,但閨蜜堅持不承認楊達熙帶著陳紅詩在這裏。陳紅詩一直懇求楊達熙放她回家,楊達熙卻將陳紅詩狠狠地臭罵了一頓。楊達熙要在閨蜜的美容店裏住幾天時間,特地交代閨蜜當薛基燦再次找上門時,一定要堅決否認她在這裏。

具世俊沒有找到具奶奶事故時的影像,下個月就是具奶奶的生辰祭,薛基燦交代具世俊一定要抓緊時間找到影像,在具奶奶生辰祭那天公開李小姐的罪行。薛基燦還告訴薛基燦,李小姐與閔德萊母親的去世也有關係。吳秘書向李小姐匯報具必順最近經常去具奶奶的祠堂,李小姐懷疑恐龍蛋寶石肯定在那骨灰盒裏,她便安排吳秘書明天去祠堂偷出恐龍蛋寶石。

陳紅詩本想趁楊達熙睡著時逃出去,可她卻打不開門,隻得打電話到羅家,結果電話剛接通就被楊達熙給發現了。為了以防陳紅詩再次出現這樣的情況,楊達熙直接綁住了陳紅詩的雙腳。高尚美擔心陳紅詩,建議羅大仁就給楊達熙錢,薛基燦不讚同,指出這樣會導致楊達熙下次沒錢了又繼續找他們要錢。閔德萊提議不如讓楊達熙帶著陳紅詩跟他們一起生活,這樣也可以監視楊達熙。

李小姐收到楊達熙發來她推倒具奶奶發生事故的視頻,要求李小姐拿來她之前在具家的所有值錢的東西。楊達熙要出去與李小姐見麵,便交代陳紅詩好好地在家裏待著。閨蜜無意間在陳紅詩隨身攜帶的化妝盒裏發現了那個內存卡,好奇的她看了裏麵的視頻,卻意外地知曉楊達熙開出租車導致車禍之事。

具必順去祠堂,卻發現放在骨灰盒裏的恐龍蛋寶石全都不見了,她趕緊追出去,正好看見離開的吳秘書,隨後通知閔德萊這件事。李小姐將東西拿給楊達熙,楊達熙向李小姐宣布她還會回到具家,而具世俊一直在找的具奶奶事故時的影像就在這些東西裏麵。楊達熙前來羅家,薑河莉他們建議楊達熙帶著陳紅詩在羅家一起生活,但楊達熙堅決反對。趁著楊達熙在羅家,薛基燦和羅大仁兩人來到楊達熙閨蜜的美容店,找到並帶回了陳紅詩。

閔德萊來到具家,逼問李小姐到底把恐龍蛋寶石藏在了什麽地方,同時提起李小姐還指使吳秘書在溪穀時想要殺了她,就像當初殺死她母親一樣殺她。李小姐堅決否認,此時具世俊還出麵幫李小姐,這讓李小姐很是得意。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52集劇情介紹

具世俊問李小姐剛剛閔德萊說的那些是不是真的,當然李小姐不可能承認的。具世俊離開後,李小姐便打電話質問吳秘書既然拿到了恐龍蛋寶石為何不告訴她,結果吳秘書卻說骨灰盒裏是空的。具世俊將閔德萊約出來見麵,並將恐龍蛋寶石拿給閔德萊。原來那天晚上具世俊聽到了李小姐與吳秘書的談話,他連夜去了祠堂並拿走了恐龍蛋寶石。閔德萊不明白具世俊為何要將恐龍蛋寶石給她,要知道這些是揭發李小姐罪行的證據。具世俊解釋隻要閔德萊在找這個就可以了,不過他給閔德萊並不是因為喜歡閔德萊,而是因為這些能證明具奶奶沒做壞事。

具世俊無意間發現裝恐龍蛋寶石的盒子裏有一根鑰匙,盒子則是跟蹤狂的,閔德萊趕緊聯係了誌勳。具世京給具會長看了這次的新品開發案,具會長發現具世京的臉色很難看,便關心起具世京最近住在什麽地方,勸具世京搬回家中去住,而本部長的位置現在空著,所以由具世京繼續擔任本部長一職。具世京卻指責了具會長一番,同時表示在新品發布會結束後她會提出辭職,她這樣做不是要與具會長對峙,而是要丟棄具會長,所以別說給她本部長的位置,就算是給她代表的位置她都不要。

金恩香帶著具世京去看容夏,看著越來越懂事的容夏,具世京心中難受,可為了能斷絕感情她又故意說了些讓容夏傷心的話。金恩香指責具世京的做法,具世京解釋像她這樣的媽媽,沒必要給容夏留下好的記憶,並說她做得最好的事就是和容夏不親近。因為就算她真的沒有死的資格,可她還是得麵臨死亡,所以她拜托金恩香幫忙照顧容夏。金恩香因此很難受。楊達熙回到美容店,這才知道陳紅詩被薛基燦帶走了。

閨蜜還向楊達熙說起陳紅詩的化妝盒裏有當初楊達熙開出租車的黑盒子,楊達熙想起一開始時陳紅詩說有東西給她,懷疑就是那個黑盒子。薛基燦和羅大仁帶回了陳紅詩,高尚美看見平安回來的陳紅詩哭了。具會長約見薛基燦見麵,而他一直否定家中有人要陷害具奶奶。薛基燦拜托具會長看清事實,勸具會長得成為具世浩心中那個問心無愧的父親。薛基燦指出具會長的紅寶石化妝品公司現在在做的不是讓人變美的化妝品,而是害人的化妝品,希望具會長銷毀所有的化妝品,具會長根本就不相信薛基燦,還因此將薛基燦狠狠地罵了一頓。

薛基燦已經警告和忠告了具會長,具會長卻不聽,薛基燦決定毀了具會長的公司。金恩香特地去找趙煥升,懇請趙煥升解除具世京探望容夏的禁令。趙煥升堅持不同意,金恩香隻得將具世京是乳腺癌晚期,時間不多的事說了出來,勸趙煥升別做讓他自己後悔的事。閔德萊拿著那根鑰匙去見誌勳,誌勳說是他們家閣樓的鑰匙。

誌勳帶著閔德萊打開了閣樓,閔德萊在一個盒子裏發現一個筆記本,上麵是跟蹤狂和李小姐見麵的所有記錄,而筆記本上還插著一隻錄音筆,裏麵是李小姐用具奶奶名字指使跟蹤狂殺閔德萊,結果跟蹤狂卻殺了閔德萊母親的錄音。閔德萊因此憤怒不已。具必順在家中打電話,故意說恐龍蛋寶石在閔德萊家的屋頂上,而李小姐偷聽了具必順的這通電話。

楊達熙為了從陳紅詩的手中拿回那個車禍事故的黑盒子,便提著行李來到羅家決定住下一起生活。李小姐連夜來到閔德萊家的屋頂,想要找出恐龍蛋寶石。結果卻看見了閔德萊,原來具必順的那通電話就是故意說給李小姐聽的。閔德萊指責李小姐指使跟蹤狂對她所做的事,將她和具會長、具奶奶推向了地獄,她現在為了母親是現在什麽事都可以做出來。閔德萊掐著李小姐的脖子將李小姐推向陽台的位置,並說這裏就是李小姐的墳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