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活著》第49-50集分集劇情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49集劇情介紹

閔德萊指出樸世拉就是楊達熙,是之前那個隧道連環車禍的凶手,楊達熙堅決不承認。憤怒的閔德萊強拉著楊達熙來到具會長等人的麵前,要揭穿楊達熙的真實麵目,結果楊達熙又用裝肚子痛的戲碼。李小姐擔心懷孕的楊達熙,便質問閔德萊到底在做什麽,閔德萊反問李小姐一個真正懷孕的人怎麽可能如此頻繁地肚子痛,李小姐被閔德萊反問得說不出話。

楊達熙一直表現出痛苦難忍的樣子,具會長決定親自打急救電話。打完急救電話的具會長又打了一個電話,讓對方可以開始行動了。很快救護車來到了具家,救護車上的人員將楊達熙扶到擔架上抬到救護車中。具必順還打電話通知具世俊關於楊達熙現在的情況,讓具世俊趕緊回來。救護車很快從具家駛出,此時楊達熙開始懇請救護車上的工作人員一定要將她帶到她所說的婦產醫院。

結果工作人員根本不理會楊達熙,楊達熙看見那人的手臂上貌似有紋身,然後想起上次在母親的墳墓前看到寫有救護車的紙張,突然有些害怕。可楊達熙不是會就此認命之人,打了看著她的兩人,從救護車上跳了下去想要逃命。楊達熙拚命跑,卻被幾輛車給攔住了去路。鄭女士從車上走了下來,她是知道楊達熙不會就此罷手,所以全都防備著。楊達熙趕緊往一個方向逃命,結果又被幾輛車攔住了去路,而具會長卻從車上走了下來,他指責楊達熙將他們具家玩弄一番。

楊達熙明白了,一直以來在家中幫鄭女士的人原來是具會長。閔德萊回到羅家,向大家宣布樸世拉就是楊達熙,是薛基燦的前女友。薛基燦也是前幾天才知道這個消息,而陳紅詩一直沒有說出實情,是因為楊達熙威脅陳紅詩一旦說出來,那陳紅詩所愛的人全部都會死。羅家父母想要去具家將楊達熙給抓了,閔德萊解釋她準備揭穿楊達熙的真麵目時,楊達熙又假裝肚子疼,而具會長打了急救電話將楊達熙送去醫院了。閔德萊安慰羅家父母,隻要楊達熙一回家,他們就把楊達熙給抓了。

鄭女士向具會長提出帶走楊達熙,具會長答應了。鄭女士將楊達熙帶到一間手術室,命人將楊達熙的眼睛給挖出來。楊達熙不想沒有眼睛看不見東西,一個勁地向鄭女士道歉,並懇求鄭女士的原諒。鄭女士要求楊達熙親口承認她用樸世拉的名字換來現在的一切,此時的楊達熙不再囂張,坦白了她是用了樸世拉的名字,還承認了根本沒有懷孕之事。具會長、具世俊、具必順從簾布後麵出來。楊達熙趕緊懇求他們的原諒。李小姐狠狠地扇了楊達熙耳光,指責楊達熙隻是一個按摩女,卻假冒富家女毀了具世俊的一生。

具會長則勒令楊達熙在這期間,以樸世拉身份得到的一切全部還回來,然後淨身出戶。鄭女士告訴楊達熙,她的女兒樸世拉已經死了,就在上次楊達熙想殺她的那天自殺了。樸世拉的遺願是拜托鄭女士一定要讓楊達熙這輩子都活在地獄裏,所以鄭女士剛剛讓人給楊達熙注射的是會讓眼睛失明的藥水。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50集劇情介紹

具世京胸痛難忍,想著醫生說她可能就剩一個月時間的話就害怕不已。具世俊問具世京為何沒有前來看楊達熙坦白身份之事,他認為這應該是讓具世京感覺到很高興的一件事。具世京提醒具世俊,一切還沒有結束,因為楊達熙不是一個會就此罷手的人。具世俊不明白具世京說的是什麽意思,具世京卻因身體不適而沒有多說就離開了。

楊達熙這麽狼狽地被趕出來,當然她不會空手離開,所以她偷偷地來到紅寶石公司,偷走了一些資料和金錢。楊達熙正準備離開時,卻被早有準備的具世京給逮了個正著。具世京命人給楊達熙搜身,搜出了楊達熙想要帶走的資料和金錢。具世京取笑楊達熙就是一個小偷,並下令以後都不準楊達熙踏入恐龍集團半步。

過幾天是具奶奶的生辰祭,具世俊打算在家人麵前將李小姐和楊達熙害具奶奶的事說出來。具世俊手中原本有那天家中的視頻,隻可惜被楊達熙給刪掉了,但他知道楊達熙手中一定還有那個視頻,因為那是楊達熙唯一可以威脅李小姐的東西。薛基燦讓具世俊一定要找到那個視頻,然後揭穿楊達熙和李小姐害死具奶奶的真相。

楊達熙趁具家的傭人出來倒垃圾時偷偷溜進具家,並從房間裏偷出一些有價值的物品。具會長向閔德萊講述他與鄭女士合作揭穿楊達熙真實身份之事,閔德萊向具會長提起上次吳秘書也來過溪穀,所以她那次落水與吳秘書有關。具會長認為吳秘書不可能那麽做,吳秘書跟了他三十年,不可能做背叛他的事。

李小姐發現了溜進家中的楊達熙,便對楊達熙搜身,扣下了楊達熙的行李。具必順還拿了一盆水潑了楊達熙。氣急敗壞的楊達熙便指出是具世京給她換的假身份,李小姐指責具世京如此做害了具世俊,具會長對具世京十分失望。楊達熙被傭人趕出具家,羅家父母正好逮著楊達熙,指責楊達熙害死了羅在一。楊達熙辯稱開車的是她毫無血緣關係的養父陳末福,現在他們堅持是她開車,她便讓他們拿出證據來,這樣就算是地獄她也會去。

具世京向具會長解釋她給楊達熙換身份是因為當初的那個在一甘菊之事,具會長怒罵具世京的作為讓家人承受著痛苦,在當初具世俊與楊達熙結婚時就該阻攔的。具世京質問具會長什麽時候關心過具世俊,又什麽時候信任過她,指責具會長的心裏隻有具世浩。具世京為了獲得具會長的認可,她是忍著痛苦掙紮地活著。具會長怒罵具世京連弟弟的醋也吃,並將具世京趕出家門。

閔德萊問具必順李小姐和吳秘書是不是同鄉,具必順立馬否認,閔德萊便請具必順幫她一個忙。閔德萊約吳秘書在外麵喝咖啡,而在家的具必順則將一個以吳秘書署名的包裹拿到李小姐的房間。李小姐打開包裹看見裏麵的藍寶石胸針,隻是奇怪吳秘書為何又將胸針還給她。李小姐立馬打電話向吳秘書求證,與閔德萊一起喝咖啡的吳秘書起身在過道接電話,閔德萊偷偷跟著。而具必順則在李小姐的房間裏偷聽李小姐與吳秘書通電話。

身無分文的楊達熙問明珠借錢,然後去了一家小吃店吃飯。老板數落店裏的一位大嬸動作太慢,還怎麽去送外賣。楊達熙腦海中回憶起當年,她怒罵送外賣的母親的窮酸樣給她丟臉的畫麵。閔德萊向羅家父母說最後一個藍寶石胸針在吳秘書的手上,也不知道這段時間吳秘書幫李小姐做了些什麽。羅大仁認為這裏麵一定有有關情愛的東西。

喝得醉醺醺的具世京敲開了金恩香的家門,拜托金恩香繼續當容夏的老師,因為她得了乳腺癌,可能馬上就會死,現在的她就如同金恩香說的正在接受懲罰。羅家決定正式收養陳紅詩,將陳紅詩改名為羅紅詩。一家人慶祝這件事,傳來了敲門聲,大家以為是姍姍來遲的金恩香,陳紅詩主動提出去開門。突然傳來陳紅詩的喊叫聲,大家很快來到門口,卻不見陳紅詩的身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