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活著》第35-36集分集劇情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35集劇情介紹

羅家舉辦了歡迎陳紅詩的派對,大家在一起其樂融融。樸世拉母親鄭女士話裏話外地提醒著楊達熙的真實身份,這讓楊達熙非常緊張。具世俊安排鄭女士休息,鄭女士看出具世俊不情願結婚的表情,明白具世俊有喜歡的人,她提醒具世俊既然不喜歡楊達熙就不要結婚。具必順直呼鄭女士渾身都是錢的味道,感慨具世俊這是釣到了一條大魚。

楊達熙逼問鄭女士到底是誰,鄭女士稱她是樸世拉的母親。楊達熙不相信,甚至認為鄭女士是冒充來訛她錢的。鄭女士隻得拿出她與樸世拉的合影,而她找了楊達熙一年的時間,並未想到楊達熙竟敢假冒樸世拉活著。楊達熙嚇壞了,而她非常好奇樸世拉是否還活著。鄭女士沒有回答楊達熙而是稱累了要休息。趙煥升扶著虛弱的金恩香回家,結果卻發現家裏狼藉一片。

金恩香明白這一切是具世京幹的,情緒激動的趙煥升決定馬上找具世京做個了斷,不過被金恩香阻止了。金恩香接到院長的電話,得知容夏所在醫院的地址。金恩香與趙煥升急急地趕到醫院,正好被崔秘書看見,崔秘書則在他們之前轉移了容夏。具必順向具會長匯報是她發現那雙有油漆的運動鞋,而她還知道是一個叫淑子的幫傭扔的。

具會長找淑子對質,結果淑子早就被李小姐收買,淑子稱是閔德萊打電話讓她扔掉有油漆的運動鞋的。具會長因此指責閔德萊謊話連篇,李小姐成功地嫁禍閔德萊。具會長對閔德萊十分失望,並讓閔德萊回家,直到他聯係閔德萊為止,李小姐因此十分得意。當初那個花瓶傷到了樸世拉的大腦,導致樸世拉失去了視力。

鄭女士要楊達熙償還樸世拉的兩隻眼睛,而後天是楊達熙的婚禮,鄭女士指出楊達熙這輩子不會有婚禮,因為後天她要楊達熙與她一起去美國。可楊達熙一定要成為恐龍集團的兒媳婦,鄭女士隻覺得很可笑,而她倒是很期待事情的發展。具必順向羅家父母說了現在的情況,羅大仁交代具必順好好保管好錄音,他相信這個錄音很快便有用武之地。薛基燦因為化妝品大賣特地給薑河莉買了一條裙子,可他不好意思直接給薑河莉,於是放在了廚房的椅子上。

結果高尚美以為是薛基燦買給她的禮物,興奮地穿起了裙子。羅在東和薑河世提醒高尚美裙子是薛基燦送給薑河莉的禮物,而他們倆很可能是彼此喜歡的關係。具世俊明天就要與楊達熙結婚了,他看著薑河莉送他的結婚禮物難受不已。楊達熙做了個噩夢,夢見所有人都來參加她的婚禮,而鄭女士還挖走了她的雙眼。

喝得不省人事的具世俊出現在羅家門口,薑河莉打電話通知楊達熙。楊達熙慶幸神還是站在她這邊的。薛基燦將具世俊送到楊達熙的家中,楊達熙沒想到是薛基燦,她隻得一直背對著薛基燦,而薛基燦險些看見楊達熙照片時被趕走了,他總感覺楊達熙的背影十分熟悉。金恩香決定明天就和趙煥升帶著容夏離開首爾開始新的生活,閔德萊和薑河莉還將各自珍貴的東西送給金恩香,這讓金恩香十分感動。

金恩香感謝金會長這段時間的幫忙,並最後拜托金會長幫忙一件事。原來金恩香設計讓秋泰秀去報道一則新聞,目的是讓秋泰秀以後再也不能當記者了。具世京安排崔秘書跟蹤金恩香,並表示一有動態就通知她。

楊達熙跪在地上懇求鄭女士放過她,鄭女士堅決不同意,甚至想要殺了楊達熙,但她最終還是忍住了。在高尚美、閔德萊的幫助下,趙煥升從具家帶走了容夏。楊達熙不顧鄭女士的警告堅持舉行婚禮,結果穿著婚紗的楊達熙卻在前往具家的途中被綁架了。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36集劇情介紹

閔德萊向李小姐示威,聲稱她要去參加具世俊的婚禮,李小姐被氣得不行。今天是具世俊的婚禮,可具世俊不想與楊達熙結婚,他甚至都不願起來去化妝,這讓李小姐很是無奈。秋泰秀被舉報做了虛假的報道,現在已經失去名譽了,最終明白是金恩香搞的鬼。趙煥升向金恩香提出離開之前與美麗道個別,於是他們帶著容夏向美麗道別。

秋泰秀守在金恩香的家門口,卻意外地看見趙煥升、金恩香、容夏一起出現,他此時才明白與秋泰秀出軌的女人是金恩香。秋泰秀趕緊打電話給具世京,結果在具世俊婚禮上的具世京卻沒有接聽電話。在具世俊的婚禮上,具必順故意拿出具奶奶和具世浩的照片放在桌子上,意讓他們也一起參加具世俊的婚禮。秋泰秀不停地打電話給具世京,無奈具世京隻得接聽電話。

秋泰秀向具世京匯報看見趙煥升、金恩香、容夏三人像一家三口一樣出現的一幕,同時要求具世京將房子的密碼告訴他。鍾誠偷偷地往具世俊的水裏放了藥,而沒有防備的具世俊因為緊張便一口喝下了那杯水。閔德萊前來參加婚禮,李小姐故意將自己弄得很狼狽,然後跟具會長告狀說是閔德萊將她變成這般模樣。具會長聽信了李小姐的話,將閔德萊從婚禮現場趕走。

臨上飛機前,鄭女士才發現被綁來的人並不是楊達熙,而是楊達熙花錢收買的一個人。氣急敗壞的鄭女士命手下趕緊去婚禮現場將楊達熙抓來並搞砸婚禮。婚禮現場,具世俊與楊達熙舉行了婚禮儀式,而具世俊因喝下了鍾誠下了藥的水後一直冒汗、全身無力,最終暈倒在婚禮現場。機場裏,金恩香和趙煥升分別以拐賣兒童罪、私吞公款泄露機密罪被逮捕。

鄭女士一行急匆匆地趕到婚禮現場,結果楊達熙則換了身衣服離開婚禮現場並獨自與具世俊進行了婚姻登記,她完美地成為了恐龍集團的兒媳婦。薛基燦差點就要在具必順的手中看見具世浩的照片時,具必順卻接到李小姐的電話得趕緊回去。拘留所裏,金恩香問具世京她要怎麽做,具世京才會放過趙煥升。

具世京要求金恩香歸還從秋泰秀那騙的錢,還要在具會長麵前解釋具世京並未與秋泰秀出軌,而出軌的是金恩香自己,最後金恩香還得與趙煥升分開,隻要金恩香做到了這三個要求,具世京馬上放了趙煥升。趙煥升懇求具世京放了金恩香,具世京便要求趙煥升寫出新的產品策劃書,這樣她便會放了金恩香。具會長始終不願相信閔德萊,閔德萊便給具會長留下了一封信,信中說她懷念具會長是房東大叔時的事,雖說她欺騙具會長,但那都是為了揭穿李小姐。

李小姐是個很危險的人物,她希望具會長好好調查李小姐在成為具世俊母親身份背後的真相又是什麽。而具會長就算討厭她,也不要懷疑她對具會長的真心。楊達熙想要與具世俊同睡一張床,結果卻慘遭具世俊嫌棄拒絕。楊達熙安排高尚美四點多就起來做好一家人的早餐,然後謊稱那一桌的菜都是她一個人做的。

鄭女士突然前來,她故意讓楊達熙出糗,而知道楊達熙真實身份的具世京聽了突然大笑,而她懷疑鄭女士出現是為了抓害她女兒的人。具會長專程給李小姐準備了一份禮物,說是犒勞準備婚禮辛苦的李小姐,而李小姐因此得意忘形。薑河莉向具世京提出辭職,指責具世京不該製造有害的化妝品,同時讓具世京永遠記得羅在一的樣子。

趙煥升被無罪釋放,沒有看見金恩香的他警告具世京要是敢動金恩香,他不會放過具世京。具世京在離婚協議上簽了字,但她心中卻很得意,因為就算她與趙煥升離婚,趙煥升與金恩香永遠也不能在一起。金恩香向具會長解釋上次說具世京與秋泰秀出軌的事是她胡編亂造,懇請具會長消除對具世京的懷疑。結果具會長並沒有因此相信具世京,因為跟具世京交往了三年的秋泰秀可是拿著那些照片來威脅他,他對具世京十分失望。

李小姐製造了一場被綁架案,讓具會長前來救她。具會長逼問那些綁架者到底是誰指使的,對方說是閔德萊。具必順背著鄭女士買的山寨包包去參加聚會被笑話,具世俊拿著那個包包去找鄭女士對質。具會長又一次地不相信閔德萊,這讓李小姐十分得意,因此還在房間裏哼著歌跳著舞。

結果這一幕被具會長盡收眼底,李小姐嚇得跪地求饒。具會長拿出他之前送給李小姐的禮物,原來那是一個隱形錄音機,而錄音機錄下了李小姐自導自演這起綁架案,然後嫁禍給閔德萊。事實擺在眼前,李小姐不承認還在辯解。而具會長不會再聽信李小姐的話,要將李小姐趕出具家。羅大仁無意間發現陳紅詩的包包裏有個化妝盒,好奇的他打開化妝盒,卻在裏麵發現當年車禍時的SD卡。

羅大仁正播放那個視頻時,結果有人送快遞,羅大仁錯過了看視頻。閔德萊去跟蹤狂曾經上班的地方詢問是否有認識跟蹤狂的人,卻意外地發現跟蹤狂還活著。具世俊上門找鄭女士理論,鄭女士便向具世俊揭開了楊達熙的真實身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