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活著》第33-34集分集劇情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33集劇情介紹

薛基燦感謝具世俊的幫忙,同時問起具奶奶的死是否與李小姐有關。具世俊警告薛基燦不要多管閑事,而他們以後也不要再見麵。具世俊為了救薑河莉親自來公司了,楊達熙隻能放了薑河莉與薛基燦,而她因此釣到大魚了,因為具世俊答應與她結婚。隻是具世俊還沒有處理掉對薑河莉的情感,楊達熙讓李小姐幫忙解決薑河莉。

秋泰秀帶走金恩香在醫院的母親,威脅金恩香必須將欺騙他的東西拿來交換。閔德萊確認李小姐就是指使跟蹤狂殺了她母親的人,結果李小姐卻把罪名推給具奶奶,還將具奶奶變成癡呆。閔德萊與同樣情緒激動的具必順欲找李小姐理論,而羅大仁堅持現在還不到時候,因為他們必須拿出確鑿的證據讓李小姐一招致命,所以他們就算再憋屈也得忍著。

金恩香求助了金會長,金會長安排助手為金恩香準備了錢和資料,並在裝錢和資料的箱子裏裝了位置跟蹤器。金恩香將錢和資料給了秋泰秀後救回了母親,閔德萊提醒金恩香必須給母親轉過醫院。金恩香已經重新找了一家療養院,但現在還需要閔德萊的幫忙。閔德萊用她的演技從秋泰秀的手中騙回了那些錢和資料,而沒錢的秋泰秀被困酒吧,最終隻得求助具世京。

李小姐來到羅家指責薑河莉,要求薑河莉從公司辭職並離開具世俊的身邊。薑河莉請李小姐出去,李小姐卻扇了薑河莉一巴掌。羅大仁實在是無法忍受李小姐羞辱薑河莉,於是潑了李小姐一身的水,並和羅母一同趕走了李小姐,這讓薑河莉非常感動。

公司內部都在議論閔德萊是秘密掌權人物,具會長因此與閔德萊拉開了距離。楊達熙得意地告訴具世京她與具世俊的婚期都定了,而作為一家人,她將薑河莉帶著薛基燦進公司偷資料的視頻發給具世京,並讓具世京好好處理薑河莉。為了慶祝與具世俊很快就要結婚,楊達熙提出晚上整組的人去慶祝,還特地交代薑河莉一定要參加。

恐龍集團今天召開記者招待會,金恩香警告具世京必須當眾揭露她自己的罪行。結果具世京卻利用金恩香對容夏的擔心來交易,要求金恩香叫停記者招待會。為了容夏,金恩香不得已隻得取消記者招待會。具世京在記者招待會上公布了薑河莉帶著薛基燦進化妝品公司偷取資料的視頻影像,稱薛基燦是商業間諜,記者朋友因此全擠在了薛基燦的姐姐化妝品的賣場。

金恩香去醫院看容夏,看到病情加重的容夏她自責不已,同時勸趙煥升將容夏從醫院帶走。具世京向具會長揭露薛基燦是商業間諜之事,同時懇請具會長原諒她,拜托具會長收回卸任她本部長位置的話,結果具會長沒有同意。

在慶祝的聚會上,楊達熙故意在薑河莉麵前親吻具世俊。具世俊上台唱歌,他的腦海中一直閃現出與薑河莉相處的點滴。具世俊始終還是放不下薑河莉,但薑河莉殘忍地拒絕了具世俊。憤怒的具世俊抓住鍾誠就是一頓暴揍。楊達熙發誓不管具世俊如何掙紮,也不能去薑河莉的身邊。具會長明確表示在他叫閔德萊之前,閔德萊隻要去公司上班便好。

李小姐聽到了具會長對閔德萊所說的話得意不已,而她更得在他們的中間從中作梗。李小姐連夜去寺廟砸爛了具奶奶靈堂裏的東西,結果卻發現骨灰盒裏沒有骨灰。李小姐嚇得很快離開了寺廟,而緊接著李小姐又接到具奶奶的來電,李小姐著實被嚇得不行。第二天早上,李小姐故意用具會長的電話給閔德萊發了信息,說今天是具奶奶薦度齋的日子,讓閔德萊一起去。

閔德萊先一步來到靈堂前,結果卻看見狼藉一片。與具會長後腳前來的李小姐指責閔德萊,而閔德萊根據現場留下的腳印洗清了嫌疑,而她發現那腳印與李小姐的差不多大小,認定李小姐才是犯人,李小姐為此慌張得不行。寺廟的住持稱昨晚剛上的漆未幹,閔德萊指出犯人的鞋子上肯定有油漆印。

李小姐聽了更加地慌亂,趕緊打電話讓人將她昨晚穿來寺廟的運動鞋給扔了。在準備離開寺廟時,有強盜欲襲擊具會長,閔德萊上前擋下了強盜砸向具會長腦袋的石頭而暈倒在地。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34集劇情介紹

閔德萊為具會長擋下石頭而暈倒在地,具會長因此非常擔心,並吩咐李小姐趕緊打急救電話。而閔德萊則故意睜開眼睛看向李小姐,這讓李小姐害怕不已。原來這一切都是閔德萊為了應付李小姐的策略。

具世京來到金恩香的家附近,卻正好看見趙煥升買了東西前來。具世京因此憤怒不已,她沒想到趙煥升竟然帶著容夏與金恩香一起生活。容夏很是粘金恩香,不願離開金恩香的身邊。因為具世京報道薛基燦是商業間諜的事,導致薛基燦的化妝品遭遇了退貨的境地,甚至工廠也要停止生產了。楊達熙故意在薑河莉麵前與具世俊動作親密,這將具世俊變得十分被動。

姐姐化妝品現在的處境十分艱難,薛基燦前來恐龍集團吵著要見具世京。具世俊警告薛基燦不要再與恐龍集團有任何的拉扯,同時在心中一直提醒自己說薛基燦不是具世浩。李小姐吩咐傭人扔掉的鞋底有油漆的運動鞋卻出現在具會長的房間內,李小姐懷疑家中一定有閔德萊的間諜,而這個人不是具必順就是高尚美。

高尚美做了好吃的送到具會長的房間給閔德萊,李小姐懷疑她們三人在一起肯定是在策劃什麽,便倚在門口偷聽,結果卻根本沒有聽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崔秘書奉具世京的命令綁走金恩香和容夏,隨後去了金恩香的家,找到了當初具世京轉讓給金恩香的股份資料。趙煥升突然收到以金恩香名義發來說帶走容夏的信息,他為此擔心不已。

秋泰秀利用他與具世京出軌的照片要挾具會長一個億,不過這筆錢很快又被金會長的人給搶了去。楊達熙告訴具會長她與具世俊很快就要舉辦婚禮的事,而明天她父母就會從美國回來安排見麵。趙煥升偷聽到具世京打電話,得知具世京將金恩香關在物流中心的消息,他很快往物流中心趕去。薑河莉給具世俊準備了結婚禮物,結果具世俊卻不領情,還當著薑河莉的麵將禮物扔到垃圾桶裏。

姐姐化妝品的宣傳效果並不好,薑河莉便讓薛基燦將化妝品帶去養老院做公益活動,結果卻意外地收獲了尊夫人的訂單,而尊夫人還幫薛基燦的化妝品做廣告。楊達熙今天去試婚紗,具世俊突然眼花將楊達熙看成了薑河莉,隨後具世俊直接丟下楊達熙離開了。楊達熙為了討好李小姐特地買了限量版的飾品送給李小姐,李小姐因此開心不已,並帶李小姐去珠寶店挑選首飾。

在選購禮物時遇見了其他集團的夫人,那些夫人認識楊達熙假冒的樸世拉的父母,楊達熙的真實身份險些被揭穿,她趕緊拉著李小姐離開。楊達熙找來了代理父母,讓他們明天在機場好好地表現。陳紅詩明天就要被領養去美國了,高尚美和羅大仁心裏非常不好受,還準備偷偷地去看陳紅詩。李小姐指責閔德萊是裝的,便與閔德萊拉扯起來。

具會長怒斥她們到底在做什麽,閔德萊趕緊裝暈,具會長因此十分緊張並使喚李小姐伺候閔德萊,這讓李小姐對閔德萊更加憤恨。趙煥升來到物流中心不顧一切地救出金恩香,具世京前來正好看見趙煥升與金恩香兩人緊緊相擁的一幕,她恨不得開車撞向他們。趙煥升擋在了車前麵,而具世京終究不忍心撞向趙煥升打了方向盤。趙煥升扶著虛弱的金恩香離開,最終具世京決定放棄趙煥升。

半夜,閔德萊從床上摔了下去,正好落在睡在地板的具會長身上,具會長悶聲大叫,而李小姐在聽到具會長的聲音後,便悄悄地來到具會長的房門口偷聽,而她誤以為具會長與閔德萊是發生了關係,心中對閔德萊的恨意又加深了。趙煥升向金恩香表白,同時表示可以拋棄所有帶著金恩香和容夏一起生活。

具會長查了領養陳紅詩父母的資料,發現他們不僅有暴力行為,還有棄養經曆,閔德萊趕緊向羅家父母說了此事。陳紅詩今天就要被領養去美國離開了,楊達熙想著所有絆腳石都要被除掉,以後就可以過幸福的生活而得意不已。羅家父母向福利院明確表示由他們領養陳紅詩,可陳紅詩卻害怕生活了一段時間後又把她給拋棄了。閔德萊承諾一定不會拋棄陳紅詩。

楊達熙來具家希望具世俊與她一起去機場接父母,結果真的樸世拉的母親卻已經在具家等候。樸母熱情地迎向楊達熙,而楊達熙則不明白到底是怎麽一回事。樸母趁著擁抱楊達熙時,附耳提醒楊達熙既然要當樸世拉就得自然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