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活著》第29-30集分集劇情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29集劇情介紹

具會長驚訝於閔德萊的到來,閔德萊稱她與具會長已經是定情的關係,所以她一定得參加具奶奶的追悼會。閔德萊當著大家的麵說知道具奶奶因為她是戲子不喜歡她,但她卻不能與具會長分開,因為她得好好地保護具會長。具會長聽了閔德萊的話後十分感動,而李小姐則憤恨不已。具世京在約定的地點見到的具世浩竟是薛基燦,她正準備火速離開時被薛基燦看見。

薛基燦追上具世京,而他誤會具世京是在跟蹤他。具世京有氣無力地來到車上,同時交代崔秘書一定不能讓吳秘書在保育員找到與薛基燦有關的信息。具世京聯想了最近所發生的事,她懷疑李小姐是早就知道薛基燦就是具世浩的事實。李小姐想著閔德萊在追悼會上坐在具會長身邊就氣憤不已。

具必順興奮地向羅家父母說了追悼會上李小姐被嫌棄的事,羅大仁提醒具必順現在還不是高興的時候,而他們得開始第二部的戰略計劃。薑河世與學長正賢在聊天,羅在東因此吃醋了,同時提出要堂堂正正地與薑河世交往。薑河世與羅在東向羅家父母說他們在交往的事,結果羅家父母正在研究具世京與李小姐她們的關係,根本沒有心思搭理他們倆。

具會長親自打電話邀請薛基燦來家中做客,李小姐因此十分擔心是具奶奶在便條上寫了薛基燦就是具世浩的話。具會長故意讓具世俊帶著薛基燦去參觀他們的家,他相信如果薛基燦是具世浩的話,那這些熟悉的東西應該會幫薛基燦想起以前的事。果不其然,薛基燦剛走到具世浩的房間就突然出現頭痛的感覺。李小姐見到薛基燦出現在具世浩的房間裏,於是嗬斥薛基燦離開。

具會長邀請薛基燦一起用餐,具必順意外地發現薛基燦與具世浩一樣愛吃海鮮。李小姐有點緊張,於是故意說起具奶奶生前在事業上幫助過薛基燦的事。這讓具會長誤會薛基燦是因為事業需要才接近具奶奶,具會長因此對薛基燦大發雷霆,並將薛基燦趕走。具會長向家人明確表示他邀請薛基燦隻是為了確認薛基燦是不是具世浩這件事,具世俊聽了提起具奶奶讓他給薛基燦做親子鑒定的事。

具世俊很快回房拿出那份被李小姐換過的親子鑒定報告,結果報告上卻顯示薛基燦與具會長不是親子關係,李小姐得意不已。而具世京是知道薛基燦就是具世浩的事實,她不明白李小姐到底做了什麽。具世京準備向具會長說出癡呆院長的事時,李小姐扯開了話題。李小姐將具奶奶給她的股份中的百分之十轉讓給具世京,這樣具世京就成了僅次於具會長的大股東,希望這件事就此掩蓋。

具世京答應了李小姐。薛基燦向薑河莉抱怨在具家遭受到的委屈,薑河莉安慰薛基燦為了具奶奶得振作起來。薛基燦突然摸了薑河莉的頭發,這讓薑河莉有些恍惚。具世京稱現在能相信的人隻有金恩香,她因此將那百分之十的股份交給金恩香保管,金恩香假裝有些為難地答應替具世京保管。隨後金恩香向具世京說起女兒美麗是因丈夫與情人約會而遭遇火災去世的事。

趙煥升等在金恩香家樓下,質問金恩香為何躲著他。趙煥升知道這段時間金恩香過得很累,可他也已經盡量地在向金恩香靠近。金恩香向閔德萊坦誠她是真的愛上了趙煥升,想與趙煥升私奔一起生活。閔德萊勸金恩香放棄報仇,就與趙煥升一起生活。在正視了自己的心後,金恩香打電話約趙煥升見麵,向趙煥升表達了她的心意。金恩香心中對趙煥升說不管她做了什麽決定,隻希望趙煥升能原諒她。

具必順故意討好李小姐,然後趁李小姐睡著偷拿李小姐的手機想找出有用的信息,結果卻被李小姐給發現了。具必順謊稱她拿的是李小姐包裏的銀行卡,同時可憐兮兮地稱卡被李小姐沒收後她變得非常可憐,還懇請李小姐原諒她的行為。具會長讓閔德萊當他的私人秘書,具必順、具世京、李小姐都為此很不滿。閔德萊故意不在餐桌上吃飯,具會長便安排李小姐將他與閔德萊的飯菜送到房間裏來。

李小姐對閔德萊恨得咬牙切齒。李小姐為具會長準備了恢複元氣的韓藥,閔德萊則將那些藥倒在保溫杯裏說要去調查韓藥的成分。具世京安排一群人去保育院鬧事,稱薛基燦的親生父母欠下巨債。具世京發現皮包公司的資料不見了,她馬上打電話給秋泰秀。薑河莉想著薛基燦摸她頭的場景就很開心。楊達熙突然說要聚餐,還特地問具世俊想吃什麽。羅家父母前後腳偷偷地去孤兒院看望陳紅詩,還給陳紅詩準備了一些吃的。

可看著陳紅詩不合群,他們的心裏都很難受。閔德萊換掉了具會長房間的鎖,並提醒李小姐以後由她負責具會長的飲食起居。具會長對李小姐下令以後關於他的所有事都必須與閔德萊商量,李小姐氣得不行。具世京聽說秋泰秀將皮包公司的資料拿去抵押貸款的消息與秋泰秀大吵,同時要求秋泰秀趕緊將錢拿回來。

秋泰秀情緒激動地打電話給金恩香,具世京聽了吃驚不已,正問秋泰秀誰是金恩香時,她又收到金恩香用匿名號碼發來說與趙煥升在酒店的信息。聚餐時,楊達熙暗示鍾誠灌醉了具世俊,隨後她將醉得不省人事的具世俊送去了酒店。具世京趕到酒店,金恩香故意從房間裏麵走了出來。具世京這才知道趙煥升出軌的女人竟是金恩香,她質問金恩香為什麽騙她。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30集劇情介紹

趙煥升趕緊拉走具世京,而具世京情緒十分激動,不明白金恩香到底跟她有什麽仇要這樣騙她。具世京回憶起之前的種種不對勁,突然想起剛剛秋泰秀說起金恩香的名字,具世京頓時明白金恩香很可能是秋泰秀的妻子。楊達熙將醉得不省人事的具世俊帶到酒店,並拍了具世俊上身赤裸的照片發給李小姐。

李小姐因此趕到酒店狠狠地扇了楊達熙一巴掌,指責楊達熙竟做如此無恥的事。楊達熙故意問具世俊是否知道具奶奶是怎麽去世的,李小姐聽了很慌,她喊具世俊先離開房間。楊達熙威脅李小姐千萬不要讓她有攤牌的機會,所以李小姐得小心點。

李小姐發誓無論如何也要讓楊達熙離開具世俊,而李小姐在離開酒店時,無意間碰見楊達熙曾經的朋友喊著楊達熙的名字,她為此對楊達熙的身份起疑。具世京來到秋泰秀女兒美麗的墳前,看了美麗的照片沒想到就跟金恩香給她看的照片是一樣的。金恩香問具世京被信任的人背叛到底是什麽感覺,要知道美麗是無辜的,結果卻因為具世京與秋泰秀的愛情遊戲死了。

金恩香要求具世京跪下向美麗道歉,具世京堅持她沒錯,她拒絕給美麗道歉。金恩香恨不得馬上殺了具世京,兩人拉扯中具世京踩了金恩香而逃跑。趙煥升在具世京麵前稱他愛金恩香,具世京聽了覺得很可笑,她提醒趙煥升得知道金恩香是否愛他,因為金恩香是秋泰秀的前妻,而金恩香隻是為了報複才接近他的。趙煥升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不發一言地離開了。

具世京打電話給崔秘書阻止股份轉讓給金恩香,結果卻來不及了。金恩香約趙煥升見麵,稱她是為了報仇才接近趙煥升的,而她一刻都沒有真心對趙煥升。這讓趙煥升聽了傷心不已。具世京要求趙煥升從這個家中出去,趙煥升提出帶著容夏一起離開。具世京不同意,趙煥升便表示等他找到住的地方會來接容夏。而容夏一直鬧著不讓趙煥升離開,具世京隻得抱走容夏。

李小姐聽見了具世京與趙煥升吵架,得知了趙煥升出軌之事,她因此得意不已。具必順故意穿著具奶奶去世時穿的韓服並打扮成具奶奶的模樣去嚇唬李小姐,還錄下李小姐說的話。隨後具必順又假裝她對剛剛發生的事一無所知稱來消除李小姐對她的懷疑。具會長自開始找具世浩就一直睡不好,並帶閔德萊去了具世浩的房間。

閔德萊看見小時候的具世浩穿著新星幼兒園的衣服,於是想起那天她看見李小姐詛咒娃娃被燒的是新星幼兒園的衣服。閔德萊明白了李小姐要詛咒的不是具會長而是具世浩,如此說來具世浩是還活著的。

秋泰秀出軌的照片被貼在恐龍集團,鬧得沸沸揚揚,他因此懷疑是趙煥升做的,還特地跑到趙煥升的辦公室大鬧。公司的網站上有楊達熙與具世俊的合影,同事紛紛對楊達熙羨慕不已。薑河莉因為擔心陳紅詩而打電話給孤兒院院長時正好被楊達熙聽見,楊達熙因此打算趕緊將陳紅詩送去國外。楊達熙稱她與具世俊馬上要結婚了,要求薑河莉辭職,薑河莉拒絕。

閔德萊帶著具會長去那個詛咒人偶的地方,結果李小姐早有準備,閔德萊和具會長一無所獲。為了拿到那棟建築,秋泰秀將所有的家當都給賣掉了。陳紅詩因想念閔德萊於是打了電話,結果閔德萊為了不給陳紅詩希望隻得狠心地掛斷了電話。陳紅詩蹲坐在電話旁哭泣時,薑河世與羅在一去看望陳紅詩,結果卻得知陳紅詩要被領養到美國的消息。大家知道此事後,心情都十分複雜。

具會長邀請楊達熙來家中做客,具世俊明確表示他不會與楊達熙結婚,而他有喜歡的人是薑河莉。大家明白那個新聞是楊達熙偽造的,具會長生氣地趕走了楊達熙,李小姐因此很得意。但李小姐很快便收到楊達熙發來的那天她將具奶奶推下樓梯的視頻,她徹底慌了,打電話給楊達熙,楊達熙卻根本不理會。

李小姐隻得派人跑進楊達熙的家中刪掉視頻。薛基燦拿著那個斷掉的機器人手臂,想起他那天去具世浩的房間竟然沒有陌生的感覺,準備再回去確定一遍。楊達熙洗澡完出來卻發現家裏被翻得亂七八糟,她明白這一切是李小姐幹的,於是將那個視頻發給具世俊,並稱殺死具奶奶的凶手就是李小姐,而李小姐還拿著印章讓具奶奶蓋章財產的事。

楊達熙要求具世俊與她結婚,這樣她就會掩蓋李小姐做過的事。具世俊拒絕,同時表示不管如何他都要阻止楊達熙。買下建築的秋泰秀得意不已,回到家中卻發現牆上都貼滿他與具世京幽會的照片,同時電視上還播放著美麗的視頻。具世京告訴秋泰秀這一切都是金恩香做的,秋泰秀不願相信。

此時金恩香拿著打火機出現,逼問秋泰秀為何要殺了美麗。具世俊拿著那份視頻逼問李小姐是不是殺了具奶奶,而薛基燦連夜來到具家想要解開心中的疑惑,正好看見具世俊拉著李小姐說要去見具奶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