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活著》第27-28集分集劇情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27集劇情介紹

趙煥升準備了離婚協議,他讓具世京簽字。具世京極力挽回趙煥升,但趙煥升沒有同意。趙煥升在離開具世京的辦公室時遇見了秋泰秀,秋泰秀故意說起他與具世京已經在一起三年的時間了。趙煥升聽了狠狠地揍了秋泰秀一頓。具必順向羅母與羅大仁哭訴李小姐陷害具奶奶的事,羅大仁建議具必順以後在李小姐的麵前就乖乖地聽李小姐的話。

趙煥升約金恩香一起去看電影,金恩香故意用匿名電話發信息給具世京稱她要與趙煥升見麵。隨後金恩香又特意打電話給具世京稱趙煥升要出去了,具世京聽了很緊張,她讓金恩香趕緊跟著趙煥升,隨時向她匯報情況。回到家後,具必順向李小姐道歉,並表示隻要李小姐解凍了她的卡,這樣她以後都會好好地聽李小姐的話。具必順就這樣屈服了李小姐,李小姐十分得意。

具必順暗中發誓一定要弄清楚李小姐是如何害死具奶奶的,所以現在就讓李小姐繼續得意。金恩香與趙煥升一起去看電影,金恩香借口去買吃的離開影院同時向具世京說趙煥升與那個女的就在電影院裏。具世京趕到影院,將一名女子當成是趙煥升出軌的對象,一直指責那女子。結果那女子的男朋友出現,將具世京罵了一頓,這讓具世京很沒麵子,趙煥升也對具世京很失望。

薛基燦報警稱找到一年前隧道裏車禍的肇事者楊達熙,懇請警官抓楊達熙。警官讓薛基燦拿出證據,沒有證據的薛基燦隻得報案稱楊達熙不僅綁架親妹妹陳紅詩,還將陳紅詩給扔掉的事。薛基燦離開後,警官通知了具世京。具世京很得意,沒想到楊達熙又做了件這麽驚人的事。具世京問李小姐是否被楊達熙抓住了把柄,聽了具世京說的那些話,李小姐懷疑楊達熙身上有她所不知道的事。楊達熙又打電話威脅羅家人必須將陳紅詩送去福利院,不然就說薑河莉涉嫌綁架。

具世京質問楊達熙是不是跟具世俊結婚要帶著同父異母的妹妹陳紅詩,楊達熙則用那起事故威脅具世京,具世京反問楊達熙是否有證據。陳紅詩明天就要被送去福利院,金恩香勸閔德萊晚上一起去看看陳紅詩。可閔德萊想著陳紅詩的身份就很難受,她並不想去看陳紅詩。金恩香也慢慢地喜歡上了趙煥升,現在的她不知道該怎麽辦了。

薛基燦送薑河莉去上班離開時遇見具會長,具會長質問薛基燦到底想利用什麽。李小姐送具世俊上班時看見具會長與薛基燦見麵的一幕,不明白具會長與薛基燦怎麽會見麵。為了讓薛基燦消失,李小姐狂踩油門撞向薛基燦,幸得薛基燦躲開了。薛基燦的腦海中想起了小時候他被李小姐趕出家門遭遇車禍的場景,隻是他的腦海中卻一直沒有李小姐的畫麵。具會長現在在找具世浩,具世京安排崔秘書一定要在具會長之前找到具世浩。

薑河莉因陳紅詩要被送走心情不好,具世俊本想逗薑河莉開心與薑河莉開玩笑,結果卻將薑河莉弄哭了。為了哄薑河莉開心,具世俊唱歌跳舞地逗薑河莉。楊達熙看見這一幕十分氣憤。具會長讓閔德萊與他一起穿情侶裝,兩人還一起去做了陶藝。為了不讓李小姐起疑,具必順得做家務,還特地讓羅母過來教她做家務的秘訣,兩人還使壞往李小姐的咖啡裏加了料捉弄李小姐。

閔德萊是真的很喜歡具會長,喜歡具會長將她當作公主,但她卻必須要與具會長分開。楊達熙向具會長匿名舉報一年前具世京教唆殺人的事,與此同時,李小姐來到楊達熙的家,警告楊達熙想要與具世俊結婚是不可能的事。具會長稱匿名舉報者明天就會拿出證據,要是證據確鑿的話,具世京就得離開恐龍集團。

具世京回到辦公室讓崔秘書趕緊去確認當初是否銷毀了證據,結果楊達熙就藏在具世京的辦公室,她錄下來具世京自白的話。楊達熙無意間得知李小姐安排具世俊相親的消息,她拿李小姐害死具奶奶的事威脅李小姐,並表示她現在正在去見具會長的路上,打算告訴具會長具世浩還活著,而薛基燦就是具世浩的事實。李小姐非常害怕,她必須去阻止楊達熙。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28集劇情介紹

楊達熙故意在具會長麵前說她喜歡具世俊,並表示若有具會長和李小姐幫忙的話,她會更快地得到具世俊的心。具會長還是挺欣賞楊達熙的,於是讓李小姐看著辦。楊達熙讓李小姐快點準備她與具世俊的婚禮,否則她沒有那麽多的耐心。薛基燦去了警察局,樸警官稱雖找到了楊達熙,但楊達熙已經離開韓國去澳大利亞了。

薛基燦情緒十分激動,他向警官表示楊達熙就是一年前隧道裏車禍的凶手,既然如此,警官讓薛基燦得拿出證據。薑河莉舍不得將陳紅詩送去福利院,不過陳紅詩卻十分懂事,還安慰薑河莉。雖然閔德萊說討厭陳紅詩,但她還專門給陳紅詩準備了新衣服並讓金恩香拿去給陳紅詩換上。羅家父母也是十分舍不得陳紅詩,不想看見送走陳紅詩時傷人的畫麵,兩人特地避開那段時間不回家。

薛基燦安慰陳紅詩沒有做錯什麽,所以一定不要氣餒。具會長問具世京讓楊達熙做具世俊的伴侶如何,具世京十分驚訝,她不明白楊達熙為何這麽會抓別人的弱點。金恩香哄騙秋泰秀將皮包公司的資料拿出來做擔保投資房產。具世京與當初具奶奶癡呆時住院的院長見麵,具世京知道院長是因為欠下賭債才被李小姐教唆,給好端端的具奶奶開了吃下會變癡呆的藥。

具世京向院長保證她不會報警,但要求院長指證李小姐教唆院長給具奶奶開的藥。院長答應了,而具世京也錄下了這段話。薛基燦向大家坦白,當初隧道裏的交通事故是陳紅詩的姐姐開的車,而陳紅詩的姐姐則是他的前女友楊達熙。還有羅在一新婚時開的卡車並不是因為刹車故障而發生的車禍,而是具世京派人在車上動了手腳,目的是為了阻止薛基燦去發表在一甘菊。

閔德萊一開始以為是具奶奶指使跟蹤狂跟蹤她的,薛基燦和薑河莉都保證具奶奶不是那樣的人。此時羅母稱具奶奶很可能是被李小姐給毒死的。為了替羅在一報仇,羅大仁讓具必順想辦法將羅母進具家當保姆。當初具奶奶住院時的護士拿來了具奶奶住院時留下便條,李小姐正欲接過便條時被回來的具會長接了過去。具會長小心翼翼地打開便條,而便條上說具世浩還活著。

具會長雙目狠狠地瞪著李小姐,李小姐十分害怕,不知道便條裏到底寫了什麽,而她擔心便條上是說了薛基燦就是具世浩的事實。半夜,李小姐趁具會長睡著時潛進了具會長的房間想要找到那張便條,結果卻吵醒了具會長,具會長怒斥李小姐。具必順故意穿著具奶奶去世那天穿的韓服,並在具世浩房間放了音樂,李小姐嚇得麵色蒼白逃跑了。此時的具必順非常肯定就是李小姐害死的具奶奶,為此還打電話與羅大仁說起此事。

閔德萊翻看粉絲見麵會時的照片,卻無意間發現跟蹤狂身邊都有李小姐。具會長安排具必順去調查具奶奶生前的通話記錄,具必順便趁機讓具會長給她一張卡當作活動經費。具必順想辦法讓李小姐答應羅母進入具家當保姆。閔德萊拿著照片與李小姐對峙,李小姐根本不承認,並謊稱是因具奶奶吩咐去過幾次閔德萊的粉絲見麵會。閔德萊謊稱跟蹤狂很快就趕來了,李小姐聽了表示死去的人不會來的。

閔德萊更加確認就是李小姐指使跟蹤狂跟蹤她的。李小姐讓巫師幫忙做法,做了一個詛咒娃娃,一定不能讓具會長找到具世浩。閔德萊偷偷跟蹤李小姐來到做法的地方並撿起了被燒掉的詛咒娃娃。閔德萊在那個詛咒娃娃裏看見了一個具字,而她誤會李小姐是要詛咒具會長。具必順拿來了具奶奶生前的通話記錄,具會長聯係了其中一個號碼,結果對方卻是薛基燦。具會長聯想了具奶奶留下的便條,有點懷疑薛基燦就是具世浩。

具世京讓李小姐將具奶奶給她的股份全部交出來,然後帶著具世俊離開具家。李小姐聽了覺得很好笑,具世京則將院長的錄音播放出來,並威脅李小姐若是她將錄音交給具會長,那李小姐麵臨的不僅是被趕出具家,很可能麵臨牢獄之災。具世京給李小姐幾天時間考慮,要求李小姐在這個月底必須搬離具家。具世俊請楊達熙吃晚飯,是為了感謝楊達熙上次將他從遊泳池中救起來。

楊達熙向具世俊表白,具世俊拒絕並表示他有喜歡的人,而那人就是薑河莉。楊達熙非常氣憤,決定拿李小姐來威脅具世俊。金恩香稱趙煥升與具世京之間的關係整理好之前,她不會與趙煥升見麵。其實金恩香是害怕她會離不開趙煥升。李小姐為具奶奶準備了追悼會,而具世京則接到崔秘書說找到具世浩的電話。具世京來到與具世浩約定的地點,結果卻發現是薛基燦。

李小姐在追悼會上發表了聲淚俱下的講話,而在李小姐準備坐回座位上時,椅子卻被人給挪開了,李小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丟了麵子的李小姐大聲質問到底是誰幹的,此時閔德萊出現,稱她是具會長的女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