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活著》第25-26集分集劇情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25集劇情介紹

楊達熙稱具世京犯的是教唆殺人罪,而代替薛基燦死去的羅在一那日是新婚,羅在一的新婚妻子則是薑河莉。具世京聽了都要崩潰了。閔德萊與陳紅詩特地跳舞哄具會長開心,具會長終於露出了笑臉,並讓閔德萊叫上姐妹們一起去餐廳吃飯。楊達熙與李小姐去餐廳吃飯時,正好看見也在餐廳的具會長與閔德萊、陳紅詩。楊達熙與李小姐兩人各懷心事。

楊達熙擔心這樣下去太危險,所以她要想辦法將陳紅詩解決了。薑河莉與金恩香隨後來到餐廳,這才知道閔德萊說的房東先生、要結婚的對象竟是具會長。閔德萊此時才知道具會長的真實身份,她非常受傷,指責具會長這段時間以來一直在欺騙她。李小姐邀請楊達熙來家中喝茶,楊達熙故意向李小姐透露上次公司創刊發表會時,具奶奶臉部受傷的事是具世京一手策劃的。

回到家中的閔德萊想起李小姐,而她懷疑指使跟蹤狂的那個女人就是李小姐,為此去具家找李小姐。李小姐極力否認,而具必順看見閔德萊,直接扯著閔德萊的頭發並稱閔德萊就是替身,還拉著閔德萊來到具世浩母親的畫像前。李小姐得意不已。看了畫像的閔德萊心裏非常接受,也不再跟李小姐理論失落地離開了具家。

具會長聽說具必順對閔德萊所做的事,他警告具必順不得對閔德萊亂來,否則他不會放過具必順。李小姐安排人給閔德萊寄去一封信,稱指使跟蹤狂的女人叫史君子。金恩香故意帶具世京前來她上次與趙煥升一起來的一家小店,具世京發現趙煥升寫的一張便簽條,她懷疑是趙煥升是跟那個女人一起來的,她為此要崩潰了。一旁的金恩香得意不已,她就要看著具世京慢慢地瘋掉。

具會長很快趕到閔德萊的家,閔德萊質問具會長史君子是誰。具會長隻得坦誠史君子是他前些日子去世的母親,而他在跟蹤狂去世時就知道了這件事。閔德萊因此指責具會長一直以來都在欺騙她,而她再也不願相信具會長。具會長解釋他對閔德萊做的一切都是真心的,他會用這一輩子去補償閔德萊。但閔德萊已經不再信任具會長,她將訂婚戒指摘下還給具會長,並表示以後不再與具會長見麵。

李小姐約薑河莉見麵,不僅言語羞辱還拿錢羞辱薑河莉,並要求薑河莉離開。具世俊趕來,他將李小姐拉走。而薛基燦看著受傷的薑河莉,他的心髒感覺要爆炸了,懷疑自己是喜歡上了薑河莉。具世俊向李小姐明確表示他喜歡薑河莉,所以不會放棄薑河莉。楊達熙偷偷地來到陳紅詩的學校門口,正準備叫陳紅詩時,具會長前來接陳紅詩。

楊達熙很驚訝,不明白具會長與陳紅詩到底是什麽關係。具世京將那張便簽條給了趙煥升,與趙煥升吵了起來。趙煥升送了金恩香一個小禮物,並打算送金恩香回家。金恩香拒絕,她擔心因此遭具世京懷疑。具會長為了求得閔德萊的原諒,一直等在閔德萊的家樓下。突然下起了大雨,閔德萊看見在樓下淋雨的具會長又有些不忍心。

金恩香看著趙煥升用心做的小禮物,她心裏很是愧疚。金恩香聯係趙煥升,不顧一切地抱住了朝她走來的趙煥升。具世京前來找趙煥升,正好看見趙煥升與金恩香擁抱在一起。趁著具世京看到的是金恩香的背影,趙煥升喊金恩香趕緊離開。回到家後,趙煥升向具世京提出離婚,並給具世京考慮的時間。李小姐開始治具必順,要求具必順不要再像米蟲一樣而是出去工作賺錢。

李小姐現在是恐龍集團的大股東,趁著聯係不上具會長私自召開了股東大會,被選為恐龍集團非常時期的理事。具會長此時正跪在閔德萊的家門口請求原諒。具世京指責李小姐做了二十幾年的傭人竟敢覬覦公司的高位,而她知道具奶奶的死很奇怪,發誓一定要揭發李小姐做的事。具會長聞訊趕回公司,指責李小姐說不要股份和錢,原來要的卻是公司理事的位置。

李小姐則稱上次創刊大會上具奶奶臉部受傷的事是具世京一手策劃的,氣憤的具會長吩咐吳秘書叫來具世京,並在李小姐麵前將具世京狠狠地責罵一頓,還讓具世京從本部長的位置上退下來。李小姐非常得意。具世京得知具會長沒有參加股東大會是跪在閔德萊家門口道歉求原諒的消息,她因此來到閔德萊的家,拿了一筆錢要求閔德萊離開具會長。結果閔德萊卻反過來奚落具世京,還與具世京拉扯起來。

具世京剛與閔德萊拉扯完,又收到金恩香用匿名電話發來的信息,要求具世京離開不愛她的男人。薛基燦的化妝品公司今天開業,羅在東和薑河世兩人站在人偶麵前要拍情侶照片,結果人偶裏麵的人卻是羅家父母。楊達熙去學校接陳紅詩,陳紅詩見到楊達熙非常高興。楊達熙要求陳紅詩以後不要再與薑河莉他們一起生活,並稱他們不是好人,是為了殺她才與陳紅詩一起生活的。楊達熙逼著陳紅詩記住她以後叫金多惠,因為她想跟具世俊結婚,陳紅詩就必須消失。楊達熙安排一名司機將陳紅詩送走。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26集劇情介紹

具世俊因被薑河莉拒絕心情不好去酒店喝酒,薑河莉聞訊趕去了具世俊喝酒的酒店。可薑河莉剛到了酒店,就被楊達熙給攔住。楊達熙要求薑河莉離開,由她來照顧具世俊。結果喝多的具世俊失足掉落了泳池,薑河莉趕緊跳下水救起具世俊。楊達熙推開薑河莉給具世俊做人工呼吸,醒來的具世俊看見是楊達熙時十分失望,他誤會薑河莉沒有前來,為此很難過。

楊達熙將具世俊送回家,李小姐以為是楊達熙救的具世俊,因此十分感謝楊達熙。李小姐邀請楊達熙一起去做美容,在李小姐換衣服時楊達熙接到卡車司機說馬上就送走陳紅詩的電話,楊達熙為此高興不已。聰明的陳紅詩趁卡車司機離開時偷偷地逃跑了,隨後躲在一個角落,害怕得不停地哭泣。

與李小姐一起做美容的楊達熙接到司機電話得知陳紅詩不見的消息,她命司機不管用什麽辦法都得找到陳紅詩。具世京要與秋泰秀斷絕關係,但秋泰秀堅決不同意。金恩香與趙煥升一起去騎自行車,結果卻不小心摔倒,趙煥升便帶金恩香去附近的度假酒店休息和換掉摔破的衣服。秋泰秀無意間在他與具世京幽會的房子裏發現攝像頭,而他懷疑是趙煥升裝的攝像頭,便定位了趙煥升的手機,結果發現趙煥升在度假酒店。

具必順在家裏沒有飯吃,於是去羅家,結果卻發現她一直以來喜歡的那個叫阿爾的男人竟是羅母的丈夫。趙煥升與金恩香在酒店的房間裏,氣氛十分曖昧,趙煥升欲與金恩香發生關係時,被金恩香製止了。金恩香離開酒店時正好遇見匆匆趕來的具世京,她明白具世京肯定是與秋泰秀在一起。具世京來到趙煥升隔壁的房間與秋泰秀見麵,她與秋泰秀正準備去隔壁抓奸時,結果開門卻看見站在門口的趙煥升。

秋泰秀奇怪,他分明是看見趙煥升與女人來酒店的。秋泰秀去了趙煥升的房間,卻沒有發現女人的蹤跡。具世京因此指責秋泰秀是故意策劃這件事讓趙煥升發現他們的關係。陳紅詩不見了,得知消息的薑河莉、羅家父母去警局報警。楊達熙花錢請了很多人找陳紅詩,而她擔心陳紅詩聯係了薑河莉,便打電話向薑河莉打探消息。閔德萊擔心陳紅詩,便找具會長幫忙,具會長因此對恐龍集團的職員下達了找陳紅詩的命令。

楊達熙差點要找到陳紅詩,幸得陳紅詩聰明躲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具會長安慰閔德萊一定會找到陳紅詩的,說完這些話的具會長回憶起當年具世浩丟失的事。陳紅詩害怕得大聲哭泣,被一位路過的老奶奶發現了,老奶奶將陳紅詩送去警察局。吳秘書接到消息稱在新安發現了與陳紅詩相似的孩子,因此聯係了具會長。閔德萊與具會長趕去了警察局,果真見到陳紅詩並將陳紅詩接了回家。

薑河莉知道關於陳紅詩身世的事瞞不住了,於是將大家召集起來,正當她準備說出陳紅詩是陳末福的女兒時,楊達熙謊稱是福利院的工作人員打電話到羅家,稱薑河莉拐賣了陳紅詩。知道真相的眾人紛紛指責薑河莉的做法,羅母沒想到一直撫養的陳紅詩竟是害死羅在一那個出租車司機的女兒,她還直接潑了薑河莉一身的水來解憤。閔德萊感謝具會長幫忙找回了陳紅詩,並決定明天與具會長約會。

具必順去商場買東西時,正好遇見曾經具家的傭人金順玉。金順玉提醒具必順不要那麽囂張,因為搞不好具必順下一秒就會變稱癡呆,就像具奶奶一樣。具必順詫異不已,而她想找金順玉再多問清楚情況時,金順玉知道自己說漏嘴了,趕緊跑開了。李小姐將具必順的東西全給扔了,還要求具必順從今天開始穿傭人的衣服幹活。眾人在知道陳紅詩的身世後,因每個人心中都有個痛處,因此對陳紅詩便不像之前那樣地友好。

而薛基燦是之前便知道陳紅詩的身份,他安慰陳紅詩,並向陳紅詩問話。陳紅詩稱她姐姐把她扔給了卡車司後就走了,還交代她不能與薑河莉聯係。薛基燦問陳紅詩她姐姐叫什麽名字。具會長宣布他從現在開始要親自找具世浩,因為他總感覺具世浩還活著。李小姐、具世京、具世俊三人都各懷心事,唯有具必順積極地支持具會長的決定。

具必順無意間在李小姐的房間發現當初具奶奶偷偷倒掉的韓藥,她想起金順玉說的那句話,很快地將那些韓藥拿去醫院檢查。醫生稱那是想把人害死的藥,具必順明白了,是李小姐害死的具奶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