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活著》第23-24集分集劇情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23集劇情介紹

羅大仁在吃早飯時說起薑河世穿著短裙在兼職的事,薑河世氣憤地指責羅大仁。羅大仁在房間發現一件內衣,他誤會是羅母給他買的,為此開心不已。但其實那件內衣是薑河世利用兼職賺的錢給羅大仁買的禮物。羅在東是知道這件事的,而他知道薑河世很委屈,於是安慰薑河世。

金恩香與趙煥升在約會,突然路邊傳來消防車的聲音,金恩香想起了美麗遇難那天的事情,她為此難受不已。趙煥升緊緊地抱著金恩香,同時安慰金恩香別太自責。趙煥升知道金恩香一個人很累,於是讓金恩香以後累了就叫他,而他會陪在金恩香的身邊。趙煥升陪著金恩香去看望美麗,看著趙煥升如此地用心,金恩香心裏十分地愧疚。

具會長指責李小姐私自安排具奶奶住院,李小姐假裝委屈地哭訴。院長稱具奶奶隻要好好地接受藥物治療便會好轉,並讓具會長放心。院長和李小姐是一夥的,而院長給具奶奶用的藥會讓具奶奶一直睡下去。

李小姐得意地在具奶奶的房間試戴具奶奶的首飾,還準備將具奶奶的房間按她的喜好裝修。薛基燦發現具奶奶給他打了好多電話,因為擔心,薛基燦來到具家,他提出要見具奶奶。李小姐極力阻止,同時稱具會長馬上就回來了,讓薛基燦趕緊離開。李小姐找到保育院的院長,對院長謊稱薛基燦的真名叫高賢國,而薛基燦的父母在三年前就去世了。院長很快聯係了薛基燦,而薛基燦在得知父母去世的消息後難受不已,薑河莉在一旁安慰薛基燦。

羅在東將薑河世是為了給羅大仁買禮物才去兼職的事告訴羅大仁,得知真相的羅大仁自責不已。羅大仁特地穿著薑河世買的衣服出來吃飯,而薑河世也穿著羅大仁給她買的鞋子,結果羅母看了卻很不爽,還跟他們打鬧起來。具必順想著在醫院躺著的具奶奶便傷心難過,李小姐則在一旁假惺惺地安慰具必順。具世俊整夜地待在醫院照顧具奶奶,李小姐為此很生氣,而兩人爭執時具世俊差點向李小姐說出具奶奶拜托他給薛基燦做親子鑒定的事。

家裏傭人在偷偷地議論李小姐狠心地將還活著的具奶奶當作要死之人對待的事,結果她們的談話被李小姐聽見了。李小姐分別給了一大筆足夠她們下輩子生活的錢讓她們離開具家,同時警告她們不能將在具家聽到和看到的事情說出去。具會長不僅給閔德萊寄來閔德萊一直便想要的連衣裙,還在樓下為閔德萊準備了玻璃鞋的驚喜。閔德萊十分感動並接受了具會長的求婚,隨後具會長還騎著摩托車載著閔德萊去兜風,閔德萊開心不已。

羅母打電話問具必順今天參加舞蹈比賽的事,具必順向羅母提起具奶奶生病不能去看她比賽,而她無法向具奶奶介紹一起跳舞的那位阿爾先生了。具奶奶在醫院睡了好幾天的時間,這天她終於醒來了,而她趁病房沒人準備偷偷地離開時,卻發現病房外都是李小姐的人。具奶奶按響了消防警報,隨後趁亂離開了醫院。具奶奶聯係了具世俊,讓具世俊聯係薛基燦來家裏見麵。

正在會所做Spa的李小姐接到楊達熙的電話,李小姐邀請楊達熙今天來具家做客。李小姐想著從此以後具家便再也沒有具奶奶,而她要將具家變成她的王國就得意不已。李小姐無意間發現廚房裏有做好的一桌飯菜,她很是緊張,因為她已經辭退了所有的保姆。突然屋子裏傳來玩具小車的聲音,李小姐循著聲音發現了在具世浩房間裏的具奶奶,她為此驚嚇不已。

具奶奶特地穿了具世浩周歲時她穿的衣服,並告訴李小姐薛基燦就是具世浩,她手中還有親子鑒定報告,而薛基燦此刻正往他們家中趕來。具奶奶指責李小姐對她所做的事,李小姐也氣憤地指責當年具奶奶她們從未將她當人看待的事,因此具世浩絕對不能繼承具家的一切,得由她全部繼承。具奶奶此時才明白當年是李小姐故意讓具世浩走丟的事,她狠狠地指責李小姐,氣憤的李小姐與具奶奶起了爭執,拉扯中拉扯具奶奶摔下樓梯,而這一幕正好被前來具家的楊達熙看見。

李小姐急著要打急救電話將具奶奶送去醫院搶救,結果楊達熙卻攔住了李小姐。與此同時,薛基燦敲響了具家的門鈴,而李小姐通過監視器看見薛基燦時直接嚇壞了,雖說如此,但李小姐還是不忘拿到具奶奶的手印。楊達熙稱她會刪除監控錄像,安排李小姐趕緊離開。

具世俊也回來了,他帶著薛基燦來到家中,結果卻發現暈倒在地的具奶奶。薛基燦吩咐具世俊趕緊打電話叫來救護車,而具奶奶迷糊中看見了薛基燦,心中對薛基燦說她一直在找薛基燦,以後具世俊就拜托薛基燦了。

具必順正在準備舞蹈比賽,羅母捧著鮮花前來祝福具必順,而她非常想見到具必順口中所說的那個阿爾先生。在準備跳舞的具必順和正與閔德萊約會的具會長同時接到具奶奶出事的電話,兩人很快地趕了回去。離開時,具會長還讓閔德萊一定要等著他,而他很快就會回來。

醫院裏,具必順、具世俊等人焦急地等在手術室門外。李小姐遲遲趕來,她假惺惺地表現出她對具奶奶的擔心,但其實她的內心得意不已。而薛基燦隻能躲在一旁遠遠地看著急救室發生的一切。待具會長趕到醫院時,醫生宣布具奶奶去世的消息。所有人的心情都十分悲痛。

金恩香和薑河莉分別收到薛基燦和趙煥升稱具奶奶去世的信息,她們得離開具會長向閔德萊訂婚的會場,因此勸閔德萊跟她們一起回去。但閔德萊堅信具會長會回來的,所以她決定留下來。薛基燦失魂落魄地回到家中,看著具奶奶特地給他買的衣服和他們的合影就傷心難過得不行,他自責不該不接具奶奶的電話。薛基燦的腦袋突然地很痛,他腦海裏出現小時候的一些畫麵。

薑河莉在具奶奶葬禮的現場,她打電話給薛基燦,在聽見薛基燦聲音不對勁時有些擔心,同時問薛基燦為何不來參加具奶奶的葬禮。下起了大雨,閔德萊還在訂婚儀式的現場等著具會長,她還按響了與具會長一起的手鏈。結果具會長因具奶奶的離去而沒有理會閔德萊,這讓閔德萊很是難過。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24集劇情介紹

閔德萊想著具會長承諾一定會來結果卻失約而傷心不已。已經三天時間了,閔德萊還是不吃不喝,而這三天的時間裏,具會長也沒有聯係閔德萊,但閔德萊相信具會長是有原因的。具家籠罩著悲傷的氣氛,李小姐假惺惺地表現出她因具奶奶的離去所承受的痛苦。

雖說沒有證據,但具世京相信李小姐肯定對具奶奶犯下了什麽罪。閔德萊給具會長打來電話,具必順搶過電話吼了閔德萊,並警告閔德萊以後不要再聯係具會長。具必順和具世京都表示具會長若再跟再跟閔德萊見麵,那就是對具奶奶的不孝。

具世京抱怨趙煥升沒有關心她,兩人為此大吵了一架。具必順跑到羅母家哭訴具奶奶去世的消息,遺憾沒有將阿爾先生介紹給具奶奶認識。羅母建議具必順聯係阿爾先生,其實具必順口中的阿爾先生是羅大仁。

羅大仁的手機忘在房間裏,羅母看見不熟悉的號碼便掛斷了電話,具必順為此更加傷心。李小姐安排具世俊與楊達熙見麵,具世俊見到楊達熙後便借口離開了。楊達熙故意在李小姐麵前提起她聽到具奶奶臨終前說起薛基燦的事,所以從現在開始,李小姐與她是一條船上的人。

楊達熙想要跟具世俊結婚,她希望李小姐促成這件事。金恩香打電話給具世京,聽出具世京的聲音不對勁,便勸具世京回去休息。趙煥升帶著容夏去金恩香家與陳紅詩一起玩。具世京的肚子疼得受不了,她自己一人去了醫院。

醫生提醒具世京得叫來監護人,具世京給趙煥升打了電話,結果金恩香卻故意掛斷了具世京的電話。具世俊因具奶奶的離去傷心不已,他來到羅家門口抱住薑河莉尋求安慰。具世俊質問薛基燦為何沒來參加具奶奶的葬禮,其實薛基燦何嚐不想參加具奶奶的葬禮,隻是他明白具家沒有人會歡迎他。

具世俊的臉色很不好,薛基燦猜具世俊肯定是因為沒有好好吃飯,便邀請具世俊進來家中好好吃飯。具世俊突然想起具奶奶臨終前拜托他給薛基燦做的親子鑒定,於是趕回了家。結果李小姐已經提前換掉那份親子鑒定,她相信如此一來,薛基燦是具世浩的真相就會被永遠地掩蓋。

具世京聯係不上趙煥升,隻得聯係金恩香,將她在醫院的消息告訴金恩香,希望金恩香來醫院陪她。具會長很想聯係閔德萊,可想著具必順對他的警告,最終隻得忍痛放棄。金恩香很快趕到醫院,此時醫生前來宣布具世京是宮外孕,必須馬上進行手術。

具世京不能讓趙煥升知道她宮外孕的事,所以交代金恩香不能告訴趙煥升,而她得悄悄地進行手術。金恩香明白具世京是懷了秋泰秀的孩子,她內心很憤怒。閔德萊還傻傻地在訂婚會場等著具會長,具會長意識到後趕了過去。看著具會長完好地出現了,閔德萊放下心來也準備離開。

具會長很是愧疚,他緊緊地抱住閔德萊道歉,並給閔德萊戴上戒指,承諾一定會守護閔德萊。具會長向閔德萊解釋這幾天沒有聯係是因為具奶奶去世了,而他很想聯係閔德萊,隻是一切都太混亂了。閔德萊理解具會長的心情,她抱住並安慰具會長。具必順奇怪不怎麽去二樓的具奶奶怎麽會從二樓摔了下來,懷疑具奶奶是去了二樓具世浩的房間。

具必順想起具奶奶曾經說過具世浩還活著的話,於是來到具世浩的房間,當她看見那些玩具時,確認了具奶奶確實是來了具世浩的房間。趙煥升發現具世京說在急救室的信息時很快趕往醫院,而在醫院陪著具世京的金恩香回憶起之前具世京在聽說美麗去世消息時的不屑,她恨不得掐死熟睡的具世京。

結果具世京卻醒了,金恩香這才放棄。具世京吵著要出院,她拜托金恩香幫忙辦理出院手續,而此事若讓趙煥升知道了,她的家庭就完了,所以她懇請金恩香不能讓趙煥升知道此事。金恩香去辦理出院手續時,趙煥升來到病房,他詢問具世京到底怎麽了。

具世京謊稱是壓力性的胃痙攣。趙煥升不解金恩香為什麽不告訴他來醫院是因為具世京,金恩香解釋是具世京讓她不能告訴趙煥升的。具奶奶去世那天去了具世浩的房間,而具奶奶曾經說具世浩還活著,具必順懷疑具世浩確實還活著。

李小姐警告具必順不要因為具奶奶的離去就輕舉妄動,具必順被此時的李小姐嚇得毛骨悚然。回到家中,趙煥升幫具世京準備藥,結果卻在處方上看見婦產科的字。趙煥升想起金恩香交代他要如何照顧具世京的話,他懷疑具世京並非是壓力性胃痙攣。

趙煥升拿著藥來到房門口,卻正好聽見具世京在偷偷地打電話給金恩香,交代金恩香千萬要對趙煥升保密,還懇請金恩香幫她做海帶湯。此時趙煥升的心中是完全明白具世京到底是怎麽了。

一大早,具必順就在大呼大叫,原來是她給具奶奶整理遺物時,在金庫裏發現了具奶奶將她在恐龍集團的所有股份全部給了李小姐的遺囑。具必順和具世京都不相信這是具奶奶立的遺囑,紛紛指責李小姐。為了自證清白,李小姐表示不管具奶奶給了她什麽她都不要,而她會離開這個家,並很快收拾起行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