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活著》第21-22集分集劇情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21集劇情介紹

鑒定中心,具奶奶十分激動地打開鑒定報告,結果上麵卻顯示薛基燦與具會長沒有血緣關係。具奶奶因此十分失望,李小姐則十分得意。李小姐安排司機送具奶奶回去後找到醫生,原來李小姐另外委托了一份親子鑒定,而這份報告上顯示薛基燦就是具會長的兒子具世浩。李小姐相信隻要她不說,那這個真相就會被永遠隱藏。

具世京與秋泰秀在酒店幽會,趙煥升敲響了他們所在的房門。秋泰秀正欲開門時,具世京接到金恩香的電話,金恩香說趙煥升在酒店找具世京,她讓具世京趕緊躲起來。在秋泰秀藏起來後,具世京打開了房門,她對趙煥升謊稱是朋友見她最近心情不好,特地給她準備了派對。可趙煥升覺得不對勁,為何一個朋友也沒有。具世京緊張不安,這讓趙煥升更加懷疑具世京。

秋泰秀藏在了酒店陽台外,他快要堅持不住了。趙煥升決定等具世京的朋友來了他打招呼後再回去,具世京隻得打電話給金恩香,讓金恩香把趙煥升叫走。趙煥升在接到金恩香的電話後準備離開時,卻無意間看見秋泰秀掉落在地的領帶夾。趙煥升心中已然明白具世京是有別的男人了。趙煥升離開後,具世京趕緊將秋泰秀從陽台外拉了回來,而趙煥升知道具世京有別的男人了,具世京得趕緊回家。

具會長為閔德萊做飯,並稱會一輩子為閔德萊做飯。閔德萊給具會長看了李小姐的照片,說李小姐經常在她家附近轉悠。而另一邊,李小姐拜托醫生開了會讓具奶奶健忘的藥,雖說具奶奶抱怨最近的藥味道有些奇怪,但李小姐一直堅持那是對具奶奶身體好的藥,具奶奶隻得喝下那些藥。

回到家的具會長本準備找李小姐興師問罪,結果李小姐卻搶在具會長麵前告狀,說具奶奶給了她一筆錢,指使她去見閔德萊。李小姐心想,她一定藥利用閔德萊來離間具會長與具奶奶的關係。心情不好的具世京讓金恩香陪她一起喝酒。具世京說起趙煥升有別的女人了,而她一開始懷疑那個女人是金恩香,不過現在知道不是了。具世京還提出跟金恩香做朋友,兩人還為成了朋友幹杯。

心情不好喝了很多酒的趙煥升打電話約金恩香見麵,而他在看到金恩香的瞬間,緊緊地抱住了金恩香。為了安慰趙煥升,金恩香還帶著趙煥升一起去唱歌。薑河世在學校體育課時弄丟了羅大仁送她的運動鞋,她因此傷心不已。羅母受邀去一個好地方,一大早就開始梳妝打扮而沒有給羅大仁準備早飯,羅大仁為此與羅母吵了起來。

具家的早餐上,具必順見具奶奶的精神狀態非常不好,她因此責怪是具會長為了閔德萊所致。氣憤的具會長直接離席,具奶奶追問具會長為何無視她。具會長反倒朝具奶奶大喊大叫,同時明確表示會用他的方式來保護閔德萊。具世俊一大早就來羅家接薑河莉上班,結果卻看見薛基燦。具世俊沒想到他們倆竟住在一個屋簷下,十分驚訝。

秋泰秀為具世京準備了交往三周年的禮物,具世京抱怨秋泰秀跟她在一起三年卻還是不知道她的喜好。具世京將這份禮物轉送給金恩香,說是當作兩人成為朋友她送給金恩香的禮物。金恩香假裝無意向具世京問起趙煥升,具世京稱趙煥升應該去找他喜歡的那個女人了。

具奶奶因私事單獨出去,李小姐擔心具奶奶是去見薛基燦,於是跟蹤。具奶奶確實是與薛基燦見麵,她給薛基燦買衣服。具世俊給具奶奶打電話,得知具奶奶正在百貨商場給薛基燦買衣服的消息後很快趕了過來,同時要求具奶奶給他買一件跟薛基燦一模一樣的衣服。雖說具世俊與薛基燦兩人見麵總是吵嘴,但具奶奶卻很是喜歡這樣的相處,還讓店員幫他們三人拍張合影。李小姐看見他們仨人在一起有說有笑地十分氣憤,她因此決定從薛基燦下手,徹底斷了薛基燦與具奶奶的聯係。

楊達熙撞了薑河莉,導致薑河莉拿在手上的東西掉落一地。楊達熙故意刁難薑河莉,正好被具奶奶看見。礙於具奶奶是具會長的母親,楊達熙隻得十分不情願地搬了東西。李小姐謊稱因為薛基燦的事,具會長要跟具奶奶斷絕關係,所以她懇請薛基燦不要跟具奶奶再見麵。

具世京反對具會長與閔德萊交往,雖說閔德萊跟母親長得很像,但閔德萊終歸不是母親,她不認可閔德萊。可具會長就是喜歡閔德萊,再說這是他的人生,無需具世京認可,讓具世京以後不要再說閔德萊的不是。難受的具世京想跟金恩香說說話,結果金恩香正好約了秋泰秀見麵談投資的事。秋泰秀無意間發現金恩香提的包包跟他送給具世京的包是一模一樣的,便十分好奇金恩香的包包是誰送的。不過金恩香沒有告訴秋泰秀。

具會長為閔德萊準備了一個浪漫的求婚驚喜,結果閔德萊卻說戒指太糟糕,她不喜歡。跟蹤金恩香的秋泰秀被閔德萊給發現,她巧妙地幫金恩香攔下了秋泰秀。李小姐約楊達熙見麵,稱以後會邀請楊達熙來家裏作客。兩人各懷心思,李小姐心想楊達熙有錢有能力,肯定助具世俊一臂之力。而楊達熙則認為李小姐邀請她去家裏作客,這是認可她了。

具奶奶突然尿床,李小姐因此非常得意,還說具奶奶經常忘記一些事,並讓具奶奶再喝她準備的藥。羅大仁為薑河世找回了丟失的運動鞋,薑河世非常地感謝羅大仁。金恩香與趙煥升陪著容夏在噴泉廣場玩耍,三人都玩得十分開心。趙煥升送金恩香回家,他親吻了金恩香。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22集劇情介紹

閔德萊都看見了趙煥升親吻金恩香的一幕,她知道趙煥升就是具世京的老公,她因此指責金恩香的做法。金恩香解釋她就是要將屬於具世京的東西全部搶過來,不過閔德萊看得出趙煥升對金恩香是真心的。雖說閔德萊支持金恩香報複具世京,但她不希望金恩香因此牽連無辜的趙煥升。可金恩香一意孤行,她明確表示為了美麗,她什麽事都可以去做。

具世京在家看著她與趙煥升戀愛時的照片,那時候兩人十分甜蜜。具世京希望跟趙煥升回到那個時候,趙煥升並不想回去,而他十分好奇具世京是從什麽時候開始背叛他的。不過具世京堅持不承認她背叛了趙煥升。趙煥升決定好好地考慮清楚他與具世京的關係,於是向具世京提出分居與容夏共處一屋。

具奶奶看著她與具世俊、薛基燦的合影和她與小時候的具世俊、具世浩的合影,總覺得有某種不一樣的感覺。李小姐堅持具奶奶的病情愈發地嚴重,她因此建議具奶奶悄悄地跟她去一趟醫院,好好地檢查下身體。具奶奶也有過這樣的想法,便答應下來。閔德萊和具會長打電話討論結婚禮服的事情,具會長則承諾一定會把那一天變成閔德萊出生以來最幸福的一天。

這一夜,趙煥升輾轉難眠,他腦海中一直回憶起晚上與金恩香親吻的畫麵,隨後起身離開家。同樣睡不著的具世京跑去容夏的房間,結果卻發現趙煥升不在房間。具世京猜測趙煥升是去他出軌那個女人的家裏了,於是打電話向金恩香訴苦,而金恩香果真看見在樓下等著她的趙煥升,她為此得意不已。

薑河世昨天看見具世俊前來接薑河莉上班,便誤會具世俊是薑河莉的男朋友。薑河莉否認,薑河世便打算給薑河莉安排相親。具奶奶無意間發現具世浩的那條手繩,具世俊解釋是他在公司門口撿到的手繩,之後交給了李小姐。具奶奶因此質問李小姐,為何一直不跟她匯報手繩之事。李小姐極力辯解,具奶奶因此情緒十分激動,李小姐則一直催促具奶奶去醫院檢查身體。檢查結果很快就出來了,醫生稱具奶奶現在是老年癡呆的第三階段。具奶奶根本不相信她會得老年癡呆,堅持是誤診,而李小姐和醫生則十分得意。

具世京突然做平時不會做的事,這讓趙煥升感覺很有負擔。閔德萊突然接到導演的電話,說是有特別的電視劇要閔德萊來出演。原來這是具會長在背後默默地安排了這一切。作為經紀人的具會長陪著閔德萊去劇組拍戲,突然下起了大雨,具會長像第一次見到閔德萊時一樣為閔德萊準備了雨傘,這讓閔德萊想起了當時的畫麵。閔德萊沒想到具會長一直以來都在默默地關注著她,這讓她十分感動。

具奶奶的症狀越來越嚴重,但她又堅持不能告訴具會長,所以現在不管誰說什麽,她隻相信李小姐。具奶奶還準備趁她精神狀態還清楚的情況下將她名下的財產和錢全部轉給李小姐,為此還叫來宋律師立下了一份遺囑。

秋泰秀沒有30億,於是將他在香港的公司拿來擔保,希望金恩香幫他找金會長貸款。金恩香發現秋泰秀準備的那些資料裏唯獨少了營業執照,她便建議秋泰秀可以將房子拿來抵押。秋泰秀非常想要得到金恩香的那個項目,因此接受了金恩香的建議。

具奶奶找到金會長,她之前放在金會長那裏要給大孫子具世浩的一份財產,懇請金會長一定要幫忙好好地保管。金恩香給金會長帶來了秋泰秀的合同,而她會搶走屬於具世京所有的東西。具必順無意間發現具奶奶尿床,她趕緊打電話告訴具會長這件事。具會長堅持是誤診並決定找一家大醫院重新給具奶奶做一次檢查,李小姐卻稱之前那家醫院是吳秘書找到的,而具會長十分信任吳秘書,所以此事也作罷了。

具奶奶無意間聽見李小姐交代傭人對她所做的事,這才知道是李小姐給她喝了韓藥後她才會出現精神異常和老是犯困的現象。具奶奶假裝喝下李小姐給她準備的藥,然後假裝睡著,李小姐則弄壞了具世浩的照片和拿走了具世浩的手繩。具奶奶想起了去寺廟那天和之後發生的所有不對勁的事,明白了這一切都是李小姐所為。

具奶奶給薛基燦打電話,結果薛基燦因為李小姐不讓他跟具奶奶聯係而沒有接聽電話。具奶奶偷偷地拔下了具會長的頭發,同時拜托具世俊幫忙給薛基燦做親子鑒定,同時交代具世俊這件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薛基燦在具世俊偷偷地拔下他的頭發時發現具世俊也有跟他一樣的手繩,於是提起他也有一條一模一樣的手繩,而那條手繩是他在進育幼院之前就一直戴著。具世俊打電話向具奶奶說起這件事,此刻具奶奶肯定薛基燦就是具世浩。具奶奶避開李小姐的人準備出去見薛基燦。結果李小姐卻安排人說具奶奶病得很嚴重強行將具奶奶送去醫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