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活著》第19-20集分集劇情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19集劇情介紹

具世京越來越靠近,最終金恩香隻得從二樓跳了下去,腰部不幸地被鋼筋刺傷。金恩香掙紮著爬起來逃跑。具世京總感覺那個女人的穿衣風格很熟悉,而她懷疑那個女人是金恩香。具世京打電話給金恩香,她謊稱容夏出事了,要求金恩香在三十分鍾內必須趕回具家。為了能盡快地趕回首爾,金恩香不顧一切地站在公路中間並攔下車輛。

跟蹤狂掐暈閔德萊後趕緊偷跑,而閔德萊用僅剩的一點力氣按響了報警手鏈。具會長瘋似地趕了過去,等候在一旁的李小姐吃驚具會長竟然會出現在這裏。隨後李小姐故意安排別的人假扮跟蹤狂引開警察,她則開車讓跟蹤狂跟著她離開。具會長發現了李小姐的那輛車,懷疑肯定是教唆跟蹤狂的女人,於是開著車一路追擊。李小姐將跟蹤狂引向有懸崖的地方,跟蹤狂中計摔下懸崖,而李小姐則在具會長跟上之前逃離了現場。

金恩香忍著劇痛回到具家,她簡單地處理了傷口並換了套衣服。具世京很快趕了回來,她想要看金恩香藏匿衣服的盒子時,幸得容夏醒來後阻止了具世京。半夜,具世京又偷偷地來到容夏的房間,想要在那個盒子裏找到她想要的東西,結果卻什麽都沒有看到。具世京越想越覺得那個人就是金恩香,於是又想來打探。

結果卻看見金恩香半夜在洗被子,原來是金恩香身上傷口的血滲到被子上。金恩香對具世京謊稱是容夏尿床了,因為照顧容夏的自尊心,所以才半夜洗被子的。雖說跟蹤狂摔下懸崖,卻被警察救了起來,現在在醫院搶救。具會長逼問跟蹤狂,到底是誰指使跟蹤狂對付閔德萊的。奄奄一息的跟蹤狂說是史君子,具會長聽見這個名字時直接愣住了,因為史君子是具奶奶的名字,具會長不明白母親為什麽要這樣做。

其實是李小姐故意告訴跟蹤狂她的名字叫史君子。具會長對閔德萊謊稱跟蹤狂什麽都沒有說,閔德萊因永遠無法知道背後的女人到底是誰而失落難受。李小姐故意在具奶奶麵前說具會長為了閔德萊連公司都不管了。具會長質問具奶奶為何要折磨閔德萊,具奶奶根本就不明白是怎麽回事。具會長闖進具奶奶的房間,在櫃子裏搜出有關閔德萊的資料。

具會長更加確信就是具奶奶指使跟蹤狂對付閔德萊,指責具奶奶是害怕他與閔德萊結婚才這樣做。氣憤的具奶奶聲稱她討厭閔德萊是演員,也因為閔德萊長得像具世浩的母親。具會長因閔德萊的事第一次跟具奶奶大吵起來,他憤怒地表示以後隻做他自己喜歡做的事,請具奶奶不要再幹涉他的事。具世京故意讓金恩香帶著容夏去遊泳場,看著金恩香像沒事人一樣,具世京相信她看見的那個女人不是金恩香。

薑河莉重新複職了,薛基燦也成功地開發了保加利亞玫瑰水,他準備晚上跟家人一起開派對慶祝。具世俊聽見薑河莉跟薛基燦電話,因為他喜歡上薑河莉了,所以他很難受,同時要求薑河莉不要跟薛基燦走得太近,而他們的談話被楊達熙聽見了。在辦公室時,楊達熙故意拿出薑河莉與羅在一拍的婚紗照。薑河莉承認她確實是結婚了,隻是她沒有丈夫,因為丈夫在結婚當天就去世了。

具世俊聽了很激動,這說明薑河莉不是有夫之婦,他同時向大家表明了他對薑河莉的愛意。這讓楊達熙很氣憤。李小姐砸爛了具會長與具世浩母親的合影,還安排下人把這些照片給燒了。李小姐故意去眼鏡店羞辱閔德萊,氣憤的閔德萊抓起李小姐的頭發拉扯起來。而李小姐是和具奶奶一同前來的,此刻具奶奶正在門外的車中看著發生的一切。李小姐裝可憐,這讓具奶奶誤會閔德萊很可怕。

具奶奶想要去跟閔德萊理論,結果卻被具會長安排的保安人員給攔住了,這讓具奶奶十分傷心。楊達熙約李小姐見麵,明確表示她喜歡具世俊,隻是具世俊喜歡上了一個寡婦,而這個寡婦就是公司的實習生薑河莉。具奶奶讓薑河莉陪她一起唱歌,而薑河莉竟然會唱具奶奶會的一首老歌。具奶奶情緒十分激動地問薑河莉是怎麽會唱的這首歌,薑河莉老實回答是薛基燦一直在唱這首歌,所以她也就會唱了。

具奶奶想起了失蹤的孫子具世浩,她懷疑薛基燦就是具世浩。虛弱的金恩香剛回到家就暈倒了,閔德萊趕緊將金恩香送去醫院治療。在得知事情經過後,閔德萊堅持要去找具世京理論。薛基燦等人在家中慶祝他研究出的保加利亞玫瑰水,大家紛紛發言為這個玫瑰水取名字。楊達熙偷偷地來到羅家門口,而羅大仁突然發現門外有個長頭發戴帽子的女人,可等一行人出來時,楊達熙已經跑了。

閔德萊拉著金恩香堅持要找具世京理論,卻正好遇見了與具世京一起回來的秋泰秀,金恩香趕緊拉著閔德萊躲在一旁。具奶奶十分激動地告訴李小姐,薛基燦很有可能就是具世浩,她因此決定讓具會長跟薛基燦一起去做親子鑒定。李小姐回憶起之前看見薛基燦綁鞋帶的情景和具世俊撿到鏈子的事,李小姐十分擔心薛基燦就是具世浩,她趕緊攔住欲給具會長打電話的具奶奶。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20集劇情介紹

李小姐攔住欲給具會長打電話的具奶奶,她解釋得確認後再通知具會長,否則會很失落。具奶奶打算馬上去見薛基燦,李小姐又阻攔具奶奶,聲稱擔心薛基燦是故意接近具奶奶的。李小姐建議具奶奶,先拿到薛基燦的毛發,給薛基燦和具會長做親子鑒定。再說這種事很晦氣,必須要悄悄地調查。

閔德萊與金恩香兩人躲在暗處,閔德萊還將一袋垃圾扔在了秋泰秀的身上。最終閔德萊決定站在金恩香的身邊,但金恩香得跟她約定一點,絕對不要再做傷害身體的事。羅母穿了具必順送她的衣服,結果羅大仁卻因此跟羅母拉扯起來。具會長對具奶奶大發雷霆,聲稱具奶奶所做的一切錯事,他全都會補償給閔德萊。

具會長回到房間後發現掛在牆上的他與具世浩母親的合影不見了,李小姐謊稱是具奶奶吩咐下人將照片給燒了,其實是李小姐給錢吩咐下人燒了照片的。具會長知道那一切不可能是具奶奶做的,於是逼問李小姐是不是她幫著具奶奶做的。李小姐否認,同時說具奶奶最近總是獨行,好像還見過老家的人,而具奶奶的癡呆症越來越嚴重。

具必順不明白具奶奶為何那麽反對閔德萊,要知道當年李小姐在消失了一年後,突然挺著大肚子回來,說肚子裏的孩子是具會長的。具必順認為李小姐也不可信,讓具奶奶還是小心李小姐。李小姐聽到了具必順與具奶奶的對話,而當年是李小姐給具會長下藥,她才懷上了具會長的孩子。李小姐心想隻要具世浩永遠地死去,那具世俊就是恐龍集團的繼承人。

金恩香一直沒來上班,趙煥升因為擔心,所以在金恩香的住處附近等著。金恩香說她喜歡趙煥升,這讓趙煥升十分吃驚。但金恩香承諾在趙煥升給容夏找到新的老師之前,她會繼續照顧容夏。金恩香約樸記者見麵,說是有很好的投資項目。具世俊現在完全成了薑河莉的跟屁蟲,為了避免誤會,薑河莉向同事解釋她與具世俊不是那種關係,這讓具世俊很傷心。

薛基燦去百貨商場推銷化妝品,結果卻被殘忍地拒絕了。這一幕正好被具奶奶看見了,具奶奶說被拒絕了還能笑出來的薛基燦心態很好。具奶奶心想薛基燦要是他們家的具世浩該有多好。為了幫薛基燦,具奶奶特地找到那家百貨商場的經理,給經理一大筆錢的同時表示隻要薛基燦拿來的化妝品,他們都得無條件地收下。李小姐來到薛基燦的研究室,偷偷地拿走了薛基燦的一根頭發並很快拿去鑒定中心。

具會長帶著閔德萊來到閔德萊母親的墓碑前,而經曆這次的事具會長認清了他的真心,他向閔德萊求婚,問閔德萊是否願意嫁給他。具會長要守護閔德萊,他決定下周與閔德萊先訂婚,到那一天,具會長會一字不漏地告訴閔德萊關於他的一切,所以在明天之前,閔德萊就得答複他。趙煥升想著金恩香說喜歡他的話而心不在焉。

樸記者與金恩香見麵還叫上了秋泰秀,其實金恩香想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但她還是要假裝生氣地指責樸記者。秋泰秀非常想加入金恩香投資的項目,並向金恩香保證他很快就會湊齊30億資金投入。李小姐在具奶奶麵前假惺惺地說起可憐的具世浩,背地裏李小姐卻讓家庭醫生開了減退記憶力的同時會變得全身無力的藥給具奶奶服用。閔德萊想著具會長向她求婚的場景、回憶起一起相處的點滴,興奮得睡不著覺。

具世京聽說百貨商店購買薛基燦的化妝品後,於是安排人攔住運送化妝品的貨車。結果具世京卻反被薛基燦給耍了,原來具世俊知道了具世京的計劃,他提前向薛基燦匯報了情況。閔德萊按響了報警手鏈,心中默念隻要具會長在她數到一百個數時趕到,她就將人生賭在具會長身上。具會長真的在一百個數之前趕到了,閔德萊興奮得答應跟具會長舉行訂婚儀式。而李小姐知道此事後十分氣憤,她一定要阻止具會長與閔德萊結婚。具奶奶聽說親子鑒定報告出來的消息,她強烈要求與李小姐一起去鑒定中心查看結果。金恩香設計讓趙煥升去酒店抓出軌的具世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