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活著》第17-18集分集劇情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17集劇情介紹

具世俊在敲休息室的門,楊達熙趕緊往那瓶化妝品裏加入禁用成分,並用圍巾擦拭掉衣服上沾到的酒精成分,隨後將那條圍巾扔在了垃圾箱裏。在楊達熙離開後,卻有人撿走了那條圍巾。具世俊見楊達熙這麽久才開門,於是問楊達熙到底在休息室裏做什麽。楊達熙有點緊張,謊稱是換絲襪離開了。金恩香想象著她朝秋泰秀潑水並對秋泰秀撒潑,結果還是作罷,最終答應秋泰秀她會好好地考慮投資的事。

具世京為了讓具世俊出糗,她故意要求具世俊在創刊紀念會上發表講話。結果具世俊在薑河莉的鼓勵下卻將發表完成得非常好,這讓具世京與楊達熙很氣憤。楊達熙懷疑李小姐是具家的人,於是特意讓李小姐上台來測試她的美白產品。具奶奶主動上台測試薑河莉與具世俊的天然敏感噴霧,結果因楊達熙在那瓶噴霧裏添加了禁用的成分,具奶奶的臉感覺到刺痛暈了過去很快被送往醫院。

而楊達熙在聽見具會長喊具奶奶為母親時,這才知道具奶奶的真實身份,為此她對在衛生間時辱罵具奶奶的行為懊惱不已。楊達熙偽造了薑河莉給具奶奶使用的那瓶噴霧的成分表,具世京與楊達熙正在商量如何趕走薑河莉的辦法。而薑河莉堅持要查出真相,否則她不會離開紅寶石化妝品公司。具會長擔心閔德萊的安全,特地安排了好多保安人員保護閔德萊的安全。

具會長還專門去閔德萊上班的眼鏡店買下很多眼鏡,同時向店長提出條件,不能讓閔德萊接觸男性顧客,還有就是閔德萊隨時可以離開。保安將最近經常出入閔德萊家附近人員的照片拿給閔德萊,閔德萊在照片中發現李小姐。閔德萊回憶起李小姐就是上次在眼鏡店故意刁難她的那個女人,她很快趕到眼鏡店向店長打聽李小姐的電話,隨後打電話問到了李小姐的地址。

薑河莉主動要求照顧住院的具奶奶。閔德萊拿著那些照片來到具家欲質問李小姐,結果卻反被李小姐以投訴威脅。閔德萊離開具家時遇見金恩香,金恩香答應閔德萊會幫忙留意李小姐。羅大仁給薑河世買了一雙運動鞋,服務員說他們很像父女。這讓薑河世想到了她去世的父親,而她舍不得穿這雙運動鞋,還特地讓服務員幫忙包裝起來。

具世京回憶起金恩香的橡皮筋落在她床鋪上的事,她因此懷疑金恩香是喜歡趙煥升,便故意讓金恩香幫忙裝飾她與趙煥升的房間來營造浪漫的氣氛。薑河莉跟薛基燦說起那個噴霧的事,薛基燦知道是被人放進了禁用成分。而具奶奶臉上有月牙形的水泡,薛基燦相信放禁用成分的那個人手中肯定也有那個月牙形的水泡,薑河莉決定明天去公司好好地觀察誰手上有那個月牙形的水泡。

具世俊若真的是具會長唯一的兒子,楊達熙決定利用具世俊來對付具世京。具會長為閔德萊準備了很多防身的物品,還有一對報警手鏈,閔德萊為此十分感動。氣氛相當曖昧,具會長與閔德萊準備親吻時,陳紅詩突然出現打擾了兩人。陳紅詩說是閔德萊的一號粉絲,具會長為此還吃醋。閔德萊隻得安慰具會長是她的零號粉絲。具世京看見金恩香精心布置的房間,消除了對金恩香的懷疑。

趙煥升在容夏的房間裏發現秋泰秀送給具世京戒指的同時接到了一個電話,隨後火急火燎地從家中跑了出去。原來是金恩香喝醉了,金恩香還說以後不能繼續照顧容夏了,因為看著容夏就會想起美麗,而她是因為美麗的父親出軌才失去美麗的。聽著金恩香哭訴的這些,趙煥升想起剛剛看見那枚戒指的場景。

金恩香醉得不省人事,趙煥升堅持送金恩香回家,結果金恩香卻在車上睡著了,趙煥升不忍叫醒金恩香,便陪著金恩香在車上睡覺。具世京給趙煥升打來電話,醒來的金恩香則故意掛斷了電話。這是趙煥升第一次留宿外麵,具世京為此十分生氣。已經淩晨了,金恩香還沒有回來,害怕的閔德萊打電話給具會長。具會長誤以為是跟蹤狂出現,為此十分緊張。

閔德萊給具會長說明了原因,同時讓具會長唱歌給她聽。聽著具會長的歌聲,閔德萊睡著了。閔德萊聽說金恩香昨晚整晚都跟具世京的老公在一起的消息後情緒十分激動,金恩香解釋具世京就是秋泰秀出軌的女人,也正是因為秋泰秀的出軌,她才會失去美麗,所以她要搶走具世京全部的東西,親手毀了具世京的家。閔德萊勸金恩香收手,不要傷害無辜的人。但金恩香堅持不收手。趙煥升對具世京謊稱昨晚急著出去是去參加葬禮,具世京未料到趙煥升竟然會撒謊,懷疑趙煥升是真的在外麵有女人了。具世俊去醫院看望具奶奶,結果在看見照顧具奶奶的薛基燦時很不爽,為此兩人起了爭執。具奶奶為了懲罰他們倆,還讓他們倆合體。薑河莉發現楊達熙的手上有半月形的水泡,明白是楊達熙往她的噴霧裏添加了禁用成分,於是質問楊達熙為何要這樣做。

韓劇姐姐還活著第18集劇情介紹

楊達熙極力辯解,薑河莉則拿出楊達熙扔在垃圾箱的圍巾。結果楊達熙又從包包裏拿出了另一條圍巾力證並不是她所為,沒了證據的薑河莉隻得作罷。楊達熙向具世京建議不能開除具世俊,但具世京堅持要連具世俊一起開除。楊達熙特地去醫院看望具奶奶,結果卻被具奶奶羞辱並趕出病房。楊達熙遇見來看望具奶奶的李小姐,趁機詢問李小姐是否是具世俊母親的事。

楊達熙欲離開醫院時看見薛基燦。楊達熙想要通過具世俊來改變命運,所以她得趕緊結束與薛基燦之間的關係,她為此主動上前跟薛基燦打招呼。楊達熙承認是她偷走薛基燦的在一甘菊,但她沒有一點悔意,還對薛基燦謊稱她已經結婚了,懇求薛基燦不要再折磨她。薛基燦堅持要楊達熙去警局自首,楊達熙隻得裝可憐,謊稱她懷有身孕,所以懇請薛基燦放過她。

薛基燦曾經那麽地愛楊達熙,他對楊達熙十分失望。離開時,薛基燦明確表示他與楊達熙兩人到死為止都不要再見麵。因為薛基燦幫具奶奶配置了可消毒的化妝品,具奶奶臉上的水泡消掉了,她堅持回家休養。一家人一起聊天時,具必順提起具會長淩晨唱歌的事,問具會長是不是太孤單,該趕緊找個伴,李小姐聽了很不爽。具會長打電話詢問警局的所長關於跟蹤狂的情況,結果卻被李小姐聽見了。

具會長安排保安全天保護著閔德萊,就連上班也在眼鏡店門口守著,這樣嚴重地影響了眼鏡店的生意,店長難免抱怨了一番。具會長安排秋泰秀擔任恐龍集團的宣傳部部長,這讓具世京十分緊張,她為此質問秋泰秀到底在打什麽主意,秋泰秀得意地解釋隻要具世京對他多上心就不會有這件事的發生。秋泰秀離開恐龍集團時正好看見趙煥升與金恩香在一起,但因為金恩香是背對著秋泰秀,秋泰秀並不知道是金恩香。

秋泰秀趕緊拿起手機拍下趙煥升與金恩香在一起的照片,秋泰秀認為趙煥升是在外麵有女人了,所以才會推掉了具會長的飯約,秋泰秀為此十分得意。金恩香與趙煥升一起為容夏挑選禮物,還一起共進午餐。看著趙煥升那麽地用心,金恩香為她對趙煥升所做的事突然有些不忍心。具會長帶著閔德萊和陳紅詩去遊樂園玩,閔德萊決定在送陳紅詩回去後單獨跟具會長約會,這讓具會長十分興奮。

趙煥升偷偷地給金恩香買下了一對耳環,金恩香感動的同時也有些內疚。薛基燦跟金恩香說起薑河莉可能會被趕出公司的事,如果這事是具世京策劃的,具家肯定會有線索,金恩香準備在具家找線索。趙煥升也給具世京買了一對耳環,這讓具世京很高興。可具世京卻在趙煥升的衣服口袋裏發現有兩對耳環的消費小票,具世京難免懷疑趙煥升是在外麵有女人了。

趁著具世京離開臥室,金恩香偷偷地潛進了具世京的臥室,想要找到對薑河莉有利的線索,結果卻一無所獲。金恩香在離開時遇見回來的具世京,金恩香解釋是昨天在布置房間時丟了耳環,現在已經找到了。很快,金恩香又去了具世京與秋泰秀幽會的那套房子,終於找到了確鑿的證據。金恩香認為薑河莉不能直接去找具世京對峙,而她有個想法。

李小姐和跟蹤狂見麵,是李小姐讓跟蹤狂成為殺人犯和通緝犯,所以跟蹤狂向李小姐提出需要房子和錢。閔德萊跟具會長表示她得親手抓到跟蹤狂,因為她想知道討厭她的女人到底是誰。而等她抓到跟蹤狂後,她便什麽事都聽具會長的。閔德萊在跟蹤狂的秘密基地裏等著跟蹤狂出現,結果跟蹤狂發現這是一個陷阱後,他掐暈了閔德萊,導致閔德萊沒有按響她與具會長那對可以報警的手鏈。

具世京跟容夏打招呼,結果容夏不理會具世京卻奔向了金恩香,這讓具世京很氣憤。金恩香將具世京購買禁用成分的那份資料交給趙煥升,趙煥升要求具世京趕緊解決這件事,同時威脅具世京不得辭退薑河莉和具世俊,否則他就向具會長說出真相。很晚了,趙煥升不接具世京的電話,具世京在擔心的同時又接到秋泰秀要求見麵的電話,這讓具世京十分氣憤。

秋泰秀將他偷拍的照片拿給具世京,秋泰秀知道趙煥升現在不在家,便說他可以幫具世京定位趙煥升現在所在的位置。具世京很快趕到那個地方,正好看見趙煥升蹲下幫金恩香綁鞋帶。金恩香發現了具世京,可她不能讓具世京知道是她,於是避開具世京,為此打算從二樓跳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