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畫的月光

雲畫的月光
別名:
星機變之雲畫的月光
主演:
樸寶劍 金裕貞 鄭振永 蔡秀彬 郭東延
狀態:
更新至1-18集
類型:
韓劇,古裝,愛情
導演:
金成允,白尚勳
編劇:
金敏貞,林藝珍
播出:
2016-08-22
平台:
KBS2
劇情:
第1-2集 韓劇雲畫的月光第1集劇情介紹 李韺,一個意圖複興朝鮮王朝的天才君主孝明世… 簡介劇情

喜歡看“雲畫的月光”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第1-2集


  韓劇雲畫的月光第1集劇情介紹

  李韺,一個意圖複興朝鮮王朝的天才君主孝明世子,竟然愛看一個叫“洪三郎”的人寫的朝鮮戀愛史。而這部戀愛史的作者是個平時靠扮男裝幫人搭鵲橋賺錢的女子洪樂瑥。

  這日,一男仆找洪樂瑥訴說自己對主人家小姐的相思之苦。在洪樂瑥的幫助下,男仆俘獲了美人心。

  早上,內侍搶在皇上到達之前,將李韺叫起床,等皇上和大臣們到達後,李韺已經在與老師大談修身之道。皇上正在欣慰之際,風將李韺麵前的紙吹到大臣手中,原來,這是老師給李韺寫下的演習對話。隨後,李韺又暴露衣冠不整的模樣。皇上怒氣衝衝地拂袖而去。而府院君金憲則意味深長地看著李韺。

  洪樂瑥當街躲避討債的人,轉身看到召宮內侍的告示,缺錢的她心裏一動,但想到自己是女兒身,便放棄了念頭。

  鄭公子請洪樂瑥上門,給她看情書的回信,洪樂瑥要幫他再寫一封情書。洪樂瑥鼓勵鄭公子去見這位女子。而洪樂瑥並不知道,這位女子正是李韺的妹妹明溫公主。李韺看了要求見麵的情書,便微服出宮與鄭公子見麵。走到街上,卻看到洪樂瑥與養父正在演以李韺和皇上為藍本的戲,戲中將李韺貶損得一塌糊塗。李韺忍不住出聲質問,卻發現周圍的人都用怪異的眼神看他,隻好逃走。洪樂瑥被要求替臨陣退縮的鄭公子去見麵收場。收到重金的洪樂瑥換上鄭公子的衣服去約定的地方。卻發現手裏拿著情書的竟然是男人,而這個男子就是李韺。洪樂瑥以為鄭公子喜歡的是男人,便假戲真做對李韺一吐相思之苦。兩人吃路邊攤,李韺被洪樂瑥形容為衣食無憂的花草公子。李韺以刀威逼洪樂瑥帶自己去鄭公子的家。洪樂瑥設計將李韺踢入陷阱,不想李韺在掉下去的時候拉住洪樂瑥的腿,兩人一起掉了下去。

  金憲的孫子金胤聖到碼頭,看到來接自己回家的家丁,便順手摟過一名過路女子,打著傘躲過了家丁的視線,隨後將女子甩掉。

  在洞裏,李韺讓洪樂瑥趴下墊自己上去不成,又抱起洪樂瑥夠陷阱邊緣,洪樂瑥爬出陷阱,卻不拉李韺上來,自己揚長而去。

  晚上,洪樂瑥在街上看到三張通緝令,兩張分別是男仆和主人家的小姐,此時,一邊的金胤聖想起自己當天在碼頭看到了這兩個人。洪樂瑥這時才知道,男仆喜歡的不是主人家的小姐,而是主人家的兒媳婦。她的驚訝引起了金胤聖的注意。他看到第三張通緝令上的人正是洪樂瑥,玩心大起,誘導洪樂瑥說出男仆和兒媳婦的事情,結果讓一旁的官府衙役起了疑心,要仔細看洪樂瑥的長相。危急之際,金胤聖摟過洪樂瑥一起離開。

  皇上發現府院君金憲越俎代庖,沒有經過自己的同意就擅自處斬米市暴動的主謀,皇上要推行仁政,但金憲卻提醒他,如果心軟隻能會讓十年前宮廷暴亂重演。心有餘悸的皇上隻能順從金憲的決定。屋內的談話都被門外的李韺聽得清清楚楚。

  金胤聖與洪樂瑥分開後,洪樂瑥就被要債的綁走,蒙住雙眼在一張契約上按手印。這幫人將她帶到小黑屋裏要為她淨身,原來他們把洪樂瑥賣到了內侍院。

  明溫公主一直在等鄭公子的回信,宮女卻告訴她,沒有回信,讓她十分苦惱。李韺看到妹妹難過的樣子,心裏也十分不好受。

  洪樂瑥將淨身師嚴公灌醉,喝醉的嚴公手起刀落,屋內傳來一聲慘叫。第二天早上,嚴公醒來,不記得頭天晚上的事情,隻看到洪樂瑥滿身是血地躺在屋裏。原來頭天晚上,嚴公喝醉後刺傷的是洪樂瑥的大腿。

  路邊,洪樂瑥的養父戲班準備出發,但父親等了三天,都不見洪樂瑥到來,想到自己一身的病,心中也不願意拖累洪樂瑥,便獨自離開。

  洪樂瑥穿上男人裝,又想起自己小時候偷偷穿女裝被母親訓斥,那時候母親就告訴她,她不是女孩而是男孩。

  明溫公主一直猜測鄭公子為什麽不回信,並不吃飯。李韺拿來一本全城美男子的名冊讓明溫公主挑,以此喂她將飯吃下。

  洪樂瑥和一群淨了身的男子一起被帶入宮,遇到了受傷的東宮別監金兵沿。入夜,洪樂瑥想到即將要進行的身體檢查,驚慌不已,拿著包裹準備逃走,卻在後花園碰到了李韺。李韺記起當時在陷阱裏,洪樂瑥隻身逃走時對自己說,如果再見到麵,可以當成狗一樣被李韺使喚。想到這些,他冷笑地捏住了洪樂瑥的臉……

  韓劇雲畫的月光第2集劇情介紹

  洪樂瑥以為李韺是別監,用盡好話也無法逃脫,李韺反問她為什麽會當上內侍,又為何半夜逃離。洪樂瑥無法回答,被路過的成內官按李韺的吩咐帶回。

  嚴厲的內侍總管的訓話,讓所有新來的內侍都心驚膽戰。而接下來的身體檢查更是讓洪樂瑥緊張得要命。所有的人被帶到檢查室,統一脫下褲子接受檢查,洪樂瑥想逃跑,又被兩位同來的新人攔住嘲笑。三人說話間,被叫到名字,進入檢查室,兩名新人檢查過關,檢查官讓洪樂瑥脫下褲子,但洪樂瑥遲遲不動,讓檢查官起了疑心。

  恰好此時,有人來報,中宮娘娘暈倒,檢查官聽到消息一緊張,將通過章不慎碰落在洪樂瑥的檢查單上,之後全部匆匆離開去了中宮。留下來的檢查官看到洪樂瑥的檢查單,告訴她已經通過檢查。

  中宮娘娘是金憲的女兒,此番暈倒是因為有了身孕。這讓一直以來對王權虎視眈眈的金憲非常高興,他和朝中的吏曹判書金義教、戶曹判書金根教一起,幻想著有一天新的皇子能夠將李韺擠掉坐上王位。

  洪樂瑥和一幫新人經過東宮,看到成內宮被李韺從殿內踢出。讓洪樂瑥等人對東宮頗為忌憚。原來李韺發火的原因是中宮有喜,內侍官請李韺向中宮道喜,但李韺一直懷念著自己母親——已經去世的中宮尹氏,因此向來討厭後來上位的中宮金氏,所以並不願意道喜。但礙於規矩,李韺還是去了中宮。

  見到李韺,中宮金氏表現得十分欣喜。她以母後的名義教訓李韺,要李韺每天早上要來請安,李韺則以金氏腹中胎兒為重而巧妙地拒絕。出門後的李韺,看到參加筆試的小宦官隊伍裏有洪樂瑥,玩心大起,他先後支走了張內官、成內官,親自監考。

  洪樂瑥拿到卷子,全靠蒙答案,以為自己過不了就能出宮。而李韺則幫助她做對了每一題,洪樂瑥筆試通過。

  最後一項考試,洪樂瑥想不過能出宮,便隨便抽了一道題,準備交白卷。當晚,她被分到破落的資泫堂睡覺。她進了資泫堂,發現裏麵有人飛來飛去,被嚇暈過去。這人是東宮別監金兵沿,李韺進屋來,發現暈倒的人正是洪樂瑥。洪樂瑥醒來後,發現金兵沿和李韺竟然坐在一起喝酒。她問李韺到底是什麽人,又搶過李韺的酒喝到醉。想到自己即將離開王宮,便不願再忍李韺,一口咬住他的手指。

  金胤聖在屋內畫女人的畫像,畫完了就讓女人離開房間。金胤聖回到自己房間,看到他畫的女人的畫像被扔了一地,爺爺金憲則站在屋裏。金憲問金胤聖為何畫那些妓女,金胤聖無法回答,金憲卻說,如果以後想畫畫,就告訴自己,自己可以幫他找來幾十個妓女。

  張內宮看到李韺手指被咬,還傻傻地看著笑。洪樂瑥追著金兵沿問李韺的去向,被告知最後不要知道李韺的身份和去向。

  洪樂瑥第二天交了白卷,內心欣喜地等著被趕出宮。卻被成內官通知,去金憲府內的宴會服務。

  皇上得知,所有的大臣告假不來議事而去了金憲家慶祝中宮有喜,又聽到金憲府裏的音樂之聲,想到宮中寂靜悲涼,無限傷感。坐在角落裏聽到父親的慨歎,李韺叫來金兵沿,要去金憲府內看熱鬧。

  茶飯不思的明溫公主要閱覽最後一關考試的試卷,她看了洪樂瑥幫同伴回答的試卷,表現的非常生氣。

  成內官帶來洪樂瑥等三名小宦官,他讓洪樂瑥去後山殺20隻雞,想教訓一下洪樂瑥,以報自己的手被洪樂瑥踩傷的仇。

  金胤聖回到家,一路被各色人等恭喜。他無聊地走到後院想著幹脆天上劈一道雷下來,卻接住了為抓雞從屋頂上掉下來的洪樂瑥。兩次的身體接觸,金胤聖認定洪樂瑥是個女人,但不揭穿她。

  宴會上,一蒙麵人射出一箭,讓宴會陷入混亂,當大家要抓刺客時,李韺帶著金兵沿拿著賀酒進來。李韺拿下箭頭上折的紙條,裏麵有首詩暗諷金憲為官不義,詩的落款是雲。金胤聖進來邀請李韺喝酒聊天。

  兩個曾經的朋友如今冷冷地坐在一起喝酒,讓遠處看著的金憲想起一樁往事,李韺和金胤聖小時候在一起玩,金憲找人偷偷替李韺看相,看相的人說李韺雖然有王者氣質,但會短命,而一起玩的金胤聖卻是王者麵相。

  李韺出來與金兵沿猜測射箭人的身份而無果。

  入夜,明溫公主拿出那張答卷,看到上麵寫的“不要無果的愛情,而要值得記住的愛情”泣不成聲。因為這句話在鄭公子的情書中也曾出現,明溫公主找出曾經的情書,對筆跡,竟然一樣。

  洪樂瑥給李韺送來一隻從金府帶來的雞,想讓李韺開心起來,但李韺並不領情。李韺、洪樂瑥、金兵沿三人一起吃飯,三人談論世子的外號,李韺看著洪樂瑥和金兵沿笑得沒完沒了,為了不暴露身份,卻也不好發火。

  洪樂瑥早上等著被通知不通過的消息,卻被抓入牢裏。公主拿著她的答卷和情書問她,這時,公主才知道洪樂瑥是代寫情書之人,洪樂瑥才知道鄭公子喜歡的人是公主。

  當憤怒的公主舉劍要殺洪樂瑥時,李韺以世子的身份出現救下了洪樂瑥。

韓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