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郎

花郎
主演:
樸敘俊 高雅拉 樸炯植 崔瑉豪 金泰亨 都枝寒 曺胤瑀
狀態:
更新至1-20集
類型:
韓劇,愛情,劇情,古裝,偶像
導演:
尹成植
編劇:
樸恩英
播出:
2016-12-19
平台:
KBS2
劇情:
第1-2集 韓劇花郎第1集劇情介紹 距今1500年前,真興王12年,新羅是三國中最弱小的國… 簡介劇情

喜歡看“花郎”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第1-2集


  韓劇花郎第1集劇情介紹

  距今1500年前,真興王12年,新羅是三國中最弱小的國家,小真興王彡麥宗因王權不穩定生命受到威脅,其母隻召太後為保全其性命讓親信將其藏匿於世間流離。顛沛流離的世間生活、家常便飯地刺客追殺以及不能示人的掩麵狀態讓彡麥宗對現在的生活厭煩並遷怒於隻召太後,畢竟隻召太後在其流落民間的十幾年,一直執政新羅,甚至連保護他的隨守也都直接聽命於太後,隻要見過彡麥宗真麵目的人都會被斃命,這讓彡麥宗想要回到新羅王位,但被太後告知還不是時機,彡麥宗隻能暫且苟活。

  封建時代的新羅在嚴苛的骨品製度約束下,階級分化愈發嚴重,王京以外的賤民不得入內,國家大事須經國王和高級骨品的貴族參加的"和白"會議來決定,攝政的太後為了強化王權計劃著召集王京貴族的俊美男子,並將他們訓練成忠於新羅政權的勇士。這些俊美男子的募集及教育工作則有魏花公來擔任,魏花公因不滿太後攝政寧願做大牢也不願與太後為伍,不過太後看重魏花公的才能及忠誠,承諾魏花公做成這件事後就將王權交出,不再攝政。

  與王京有著高高城牆相隔的茫茫村,住著兩個青年,一個是無名,一個是莫文,兩人是從小光著腚長大的朋友,都是可以為了對方付出生命的人,不過智商是硬傷,經常是莫文無意闖禍,無名隨後“擦屁股”。無名生性灑脫,膽大心細,義蓋雲天,智商超群,總是能在關鍵時刻爆發自己的小宇宙,拯救自己與莫文於水深火熱之中,並因此得名“狗鳥公”,既能如狗一般的忠誠靈活,又能如鳥一樣想飛就飛,就這樣的綽號就連王京人也略有耳聞並心生畏懼。身份來曆不明,隻是聽養育他們的大叔說起是被母親丟棄在茫茫村,這雖然是無名的傷心事,但並不會影響他樂觀豁達的人生態度。莫文也是不知為何流落到了茫茫村,對父母及妹妹有記憶,也曾記得在王京居住過,但不清楚為何自己現在孤身一人從茫茫村長大,脖子上的項鏈是唯一的信物,他最大的願望就是通過這個項鏈回到王京找到自己的親人。但是莫文笨手笨腳還膽小怕事,並不敢一人獨自去到王京,畢竟在這個嚴苛的骨品製度下,沒有通行牌到王京是不被允許的,可以被王京人隨意殺害,要是翻牆而過,更可能會被亂箭射死並將人頭懸掛在城牆上,然而無名對死很淡然,他懂得莫文的心思,想陪著莫文實現尋找親人的夢想,就約好深夜翻牆而過進入王京。

  王京的繁榮景象讓一直身居茫茫村的兩人目不暇接,雖極力裝扮,卻也能看出身份有異。拿著項鏈四處打探的時候走到了一家賭場,身無分文的無名看見王京一個混混兒出老千,便要用性命與之賭一局以幫助一個帶著幼女賭上全部財產而受騙的賭徒,和莫文默契配合,卻也沒有逃脫被追打的命運。分頭逃跑之際,無名碰上一個喝醉酒的女子阿盧,阿盧去酒坊要她三個月的工錢卻被老板打發並辱罵她是小偷,一氣之下喝下一壇酒以解心頭之恨,醉暈暈地走在路上與逃跑的無名相撞,阿盧看到無名的美貌而嘖嘖稱讚,這讓無名也是高興不已。

  另一邊的莫文早早來到驛館等候,卻看到鬼鬼祟祟一人進入驛館,便跟著進去,得知此人是來刺殺彡麥宗,同樣因為莫文看到了彡麥宗的麵貌而被隨守追殺,危急之時,無名救了莫文。莫文告訴無名真興王在驛館,無名卻覺得難以置信,質疑聖上為什麽不在王宮。無名擔心莫文有危險,拿著項鏈去打聽,讓莫文天黑之後在玉打閣見麵。

  玉打閣是王京貴公子消遣寶地,美女成群、胭脂味濃、春宵美景,自是妙不可言。莫文等待無名之時卻瞧見阿盧帶著跟他一樣的項鏈走進玉打閣,上前想要打聽卻被攔下。阿盧是來玉打閣講故事的,她的故事講得生動活潑,引人入勝,讓人特別著迷,甚至可以說蠱惑。彡麥宗在王京街上聽過一次,這次在驛館再次聽到入迷。

  泮流和守護都是玉打閣的常客,但兩人卻不對付,互相討厭。泮流,英氣逼人,俊美臉龐卻沒有表情,冷峻高傲,是真骨的養子,對隨從也是按父輩階級劃分區別對待。守護則是個樂觀活潑的貴族王子,理所當然的享受著權利,自信豁達,與人為善。莫文掛念項鏈的事情還是耍了小聰明混入玉打閣,不巧碰上剛被泮流訓斥的隨從而被欺壓在地,騷亂之時,聽阿盧講故事的人都去湊熱鬧,聽故事入迷的彡麥宗忍不住到鄰屋來詢問阿盧接下來的故事情節。危險之時,無名再次用自己的一身膽識解救了莫文。

  韓劇花郎第2集劇情介紹

  無名的身手讓守護很欣賞。守護取笑泮流不講義氣,泮流孤冷地避之不及,更激起了跟班對無名的恨意。

  阿盧被彡麥宗堵在屋內要求她講故事講到他睡著為止,阿盧看到銀片而無奈屈服。阿盧就是有這種能力果真讓彡麥宗睡著,並從母後的訓斥的噩夢中醒來,看到阿盧睡著的樣子,覺得很可愛,並心生暗愫。彡麥宗在玉打閣等候阿盧,卻被嬤嬤告知阿盧是安智公的女兒,是真骨的女兒但是母親是賤民的身世。彡麥宗對阿盧心生掛念,便讓隨守打聽阿盧的行蹤。

  阿盧夜不歸宿,嚇得不敢回家,而去了閨蜜處,說道最近因為兩個男子連故事都講不下去了,這兩個男子正是救他一命的無名及提出讓他講故事助他入眠的彡麥宗。阿盧迫於生計,經茶館老板介紹得到一個秘密進行的美差,這美差正是魏花公交代的,要到王京各處尋找並記錄王京各貴族王子的生活軌跡。累壞的隨守向彡麥宗報告阿盧東跑西顛,不按套路出牌,這讓彡麥宗很感興趣,打算自己去跟蹤看看。

  無名拿著項鏈打探到了茶館老板處,茶館老板與時常給他醫治腰疼的大夫安智公是好友,同時拜托他幫忙尋找自己的兒子,安智公就是莫文的父親,阿盧正是莫文的妹妹,聽到了有兒子的消息,安智公也去玉打閣打聽兩人的行蹤。

  莫文被太後下命追殺,逃跑之時,無名再次眩暈。這眩暈也不知什麽原因,毫無征兆並且經常發生。也就在這時太後派來的殺手將走投無路的兩人殺死,隻是無名先躺下挨了一刀,莫文則被砍了好幾刀,瀕臨死亡之際蓋住了無名並將身上的血抹到無名身上,躲過了殺手的再次傷害。恍惚中的無名隻隱約看到凶手手腕處有手環,聽到那個人嘴裏說著沒想到最終還是我殺了他。說這話的正是急速趕來阻止隨守殺人的彡麥宗,他對母親這種不管對方何人,是否無辜,隻要看過其麵目就要殺害的命令深感不滿及無奈。

  安智公循著血跡看到了瀕臨死亡的莫文,看到了項鏈,原來莫文原名先雨,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兒子,雖然自己是個大夫卻無回天之力,無法救活自己的兒子。父子兩人互訴衷腸,莫文終因傷勢過重離開了人世,無名及安智公都悲痛至極。

  回到家的阿盧看到滿是血跡的父親,卻被父親欲言又止地告知不再接待病人,要醫治一個病人,正是莫文臨終前拜托父親照顧的無名。無名從莫文被殺的噩夢中醒來,他悲痛之際質問安智公為什麽沒有守護好他,為什麽把他拋棄在茫茫村,安智公是個善良溫暖的父親,他不曾放棄尋找,卻被等級森嚴的骨品製度而被限製無法盡父親職責,他也很自責。安智公將之前就給兒子準備的衣物及通行牌都轉交給無名,無名不甘心莫文的死去,心裏暗暗下了一個決定要為莫文報仇雪恨。無名無心吃飯,聽到阿盧的聲音,更是回想起莫文眉飛色舞地講述他的妹妹的場景更是傷心到不能自已。

  拿著安智公給的通行牌回到了茫茫村,向養育他的大叔辭別,他要去為莫文報仇,如果結束了他會再回來。大叔了解他的秉性,沒再勸阻,兩人戀戀不舍惜別。

  無名漫無目的地在街上走著,匆匆行進中,卻看到了那個手環,殺死莫文的凶手的手環,無名快速跟進。這時的彡麥宗正好跟蹤著到處尋找並記錄王京貴公子行為的阿盧。三人一前一後地陸續走進了木匠鋪,作好的木門密密麻麻地擺放著,這也成了隱蔽的好場所,早已經意識到被人跟蹤的彡麥宗抓住阿盧,告知不要出聲,因為彡麥宗知道他的隨守始終在他不遠處跟著,如果真的打起來,死的肯定是對手及阿盧。他詢問得知,莫文已經死掉,來殺他的是無名,彡麥宗也很抱歉,但他知道無名傷害不了他,他勸慰無名趁早離開,不要動手,早就視死如歸的無名哪聽得了這話,欲與之決一生死,就在這時,阿盧站在了劍鞘前。

韓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