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雷普利小姐

再見雷普利小姐
英文名:
MissRipley
別名:
再見美麗小姐,說謊的女人
主演:
李多海 樸有天 金承佑 薑惠貞 李相燁
狀態:
更新至1-16集
類型:
韓劇,愛情
導演:
崔利涉,崔原碩
編劇:
金善英
播出:
2011-05-30
平台:
MBC
劇情:
第1-5集 再見雷普利小姐第1集劇情介紹 在日本福岡歌舞廳裏,張美麗為了盡早替養父還… 簡介劇情

喜歡看“再見雷普利小姐”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第1-5集


  再見雷普利小姐第1集劇情介紹

  在日本福岡歌舞廳裏,張美麗為了盡早替養父還清債好回到韓國找尋親生母親。她又在接待客人,看到客人手裏的鈔票,忍住屈辱拚命喝酒來取悅客人。

  韓國酒店裏,張明勳作為酒店總支配人,他冷靜、慎重,可以稱為是個完美男人。其下屬報告有位女士整整三天都情緒激動要割脈自殺,不知道怎麽處理,他過去後解決了這件事,把那位女士送進了醫院。

  張美麗在老板公寓外麵提前點著了一支香煙,旁邊有引爆線。她進去和老板談判,還清了錢,拿到了契約書和戶籍證,但老板不放她走,想讓她和他做愛以作為利息。早都預料到老板會來這一套,這時房子裏有了火光,美麗引誘了他一下,外麵有人叫著火了,美裏就拿著文件夾拚命往外跑向地鐵站,老板在後一直追到車廂門關閉,還對美裏嚷嚷著以後一定會把她找回來的。美裏的好朋友幫著她把行李帶到了地鐵站,並祝福她到韓國後一定要幸福。美裏也保證,她以後要開始一種全新的生活。

  日本知名休閑度假公司的兒子宋裕賢從小就失去了生母,他心中深深埋藏了對生母的思念。他很善良,在地鐵站看見小女孩央求著已經抱著弟弟的媽媽也抱抱她時,他會上前主動抱小女孩,無意中撿到一錢夾,他會把它交給相關工作人員聯係。

  張美麗在飛機上看見坐在對麵的小女孩脖子上帶的項鏈,想起她小時候的經曆,她母親扔下她和她父親要離開時,曾送給美麗一個一模一樣的項鏈,隨後她父親也過世了,她就成為一個孤兒被送進孤兒院,因為是孤兒,學校裏的同學都嘲笑欺負她,由於她的任性和強勢,她把書包都扔到垃圾筒裏了,回到孤兒院罰站的經曆。正想著,乘務員提醒她該下飛機了。

  張美麗雖然身在韓國,但沒有簽證,如果沒有正式工作,她會很快被遣返日本的。於是,她開始拚命地找工作。一邊在小吃店打工,一邊應聘合適的崗位。但是因為她隻是高中畢業,麵試都沒有成功。

  張美麗租的房子正好和宋裕賢是鄰居。宋裕賢第一次看到她,就覺得她和她母親長得很像,很願意接近她。但是張美麗對於宋裕賢的搭訕無動於衷,總是表現得冷漠和置之不理。

  張明勳和宋裕賢的繼母成為留住東京大客戶中村的競爭對手。張明勳也為這事煩惱著,因為他們酒店沒有作為大客戶翻譯的合適人選,很多精通日語的職員對於福岡或傅中那邊的方言並並不擅長,而這位大客戶因為是老人,想留住他必須以合適的翻譯為誘餌才行。他們酒店和日本文化中心也打了招呼,可一直也沒消息。情急之中,他就去他哥哥的公司想挖來人才,正好那天張美麗也到他哥哥公司麵試,結束時他哥哥恭喜張美麗同組的兩位女士已經被錄用了,明天就可以來上班。單獨留下張美麗,並把門給反鎖了,美麗以為會有什麽意外的好消息呢,誰知他哥哥也是個色狼,看著美麗長得漂亮,但又嫌她無家庭背景無學曆,還沒有簽證,就沒錄用她,但倒想占美麗便宜,美麗反抗著並在他背上咬了一下,驚來了保安。他哥還詆毀美麗威脅他簽合同,美麗對這種賤男人真是恨之入骨,其實她並不是那種水性楊花並輕浮的女人,碰見這類事情,她總是很敏感。她心情沮喪地走出了公司。

  張美麗在孤兒院時的好姐妹文熙珠,她父親是著名的建築設計師,六歲時和父親走散了,就被送進孤兒院,後來又找到了她,她畢業於東京大學。她拿著自己的作品到日本文化中心去應聘,在過紅綠燈時發現後麵一個老奶奶摔倒了,善良的文熙珠就幫忙把老奶奶扶起來,慌忙中把她的一個裝有設計圖稿的文件夾落在路上了,她急忙趕往麵試地點,差點錯過了時間。麵試官一聽她父親的名字,就相當地好奇,急於看她的作品,熙珠這才發現自己犯了這麽大的疏忽。

  張明勳請求他哥援助後,就上樓去找他妻子了,他妻子是個鋼琴家,工作室就在樓上,他見門虛掩著,就直接推門進去了,誰料看見他妻子正和一外國人躺在地上做愛,他隨即非常生氣,那一外國人離開後,他妻子告訴他他如果想離婚的話她同意,因為她覺得明勳是那種為了權力可以出賣感情的人,他就是在利用她才得到今天的地位的,他從來都不會關心她,隻是因為他父親的關係才維持著婚姻,所以她出軌也是精神的需要。張明勳對於妻子的話沒有否認,隻是獨自失落地離開了。他剛坐進公司樓下的車裏,接到酒店的電話,日本文化中心那邊有了合適的翻譯小姐人選,他就著急開車回去。張美麗出了公司的大門,外麵下起了雨,她就淋著雨精神恍惚地走著,正好被張明勳的車撞倒了,還好車及時停住,沒有受傷。

  張明勳忙關心她有沒有受傷,她還處在剛才的對男士不信任和憎惡的情感中。就沒好氣地說了幾句日語方言。張明勳聽了出來,覺得可能她就是他一直要找的合適的人選,就一直追著她,給她說明他需要她的幫助。張美麗就和張明勳到了酒店的辦公室,他詳細介紹了這份工作,問美麗有什麽要求,美麗提出必須是正式員工她才願意。但明勳提出的條件是這是臨時工作。美麗有點失望,就抱怨了句就算是東京大學畢業的也沒辦法成為酒店正式員工嗎,明勳聽到後反應很激動,就問她到底是不是東京大學畢業的。

  再見雷普利小姐第2集劇情介紹

  張明勳答應張美麗讓她作為正式員工,讓她盡快把畢業證書等證件交到人事處就給她辦簽證。起先,室長反對錄用張美麗,覺得他隨便把大街上的人拉過來就要委以重任,這樣做太輕率了。恰巧這時來電話說中村會長現在已經到酒店門口了,原來說好是明天過來的,臨時提前到了。緊急關頭,明勳很果斷地讓張美麗趕緊準備去接待會長,室長也無話可說。明勳給美麗交待的她的工作任務後就帶她去見中村,會長聽到美麗標準的福岡話,很是滿意。

  張美麗現在擔心是她的學曆證明,因為這事關係到她能否繼續呆在韓國,她上網查了偽造學曆的相關信息。就跑到小巷子裏打聽哪裏做畢業證書,碰見一男的偷偷問她要了手機號,承諾能做。

  宋裕賢看了張明勳的資料,意識到明勳在酒店管理行業是處於佼佼者的地位,他在解決問題和處理關係方麵的能力確實不容輕視,宋裕賢要想對抗他,有必要組建計劃部好好想法子。宋裕賢帶著他的朋友夏哲鎮到他父親家裏,會長和夫人待他們很熱情,夫人還親自給哲鎮泡自製的茶。宋裕賢和他父親在花園裏散步聊天,他提到張明勳的優秀,想到可以和他將來一起合作發展,讓他成為他發展的助力時,會長誇獎他長大了。

  宋裕賢到酒店視察,正好碰見一客戶衝客服發火抱怨他們把他的重要資料清理了,文熙珠作為服務生拿出一個小冊子交給了客戶。她出去時,聽見裏麵客戶因為資料失而複得的大叫聲後激動地把車子裏的紅酒碰倒在宋裕賢身上,他並沒和她計較,而是把西裝穿在了身上安慰熙珠這樣就沒事了。

  張明勳的妻子李貴研參加了鋼琴演出,會長以及親戚朋友都參加了,但明勳卻還在辦公室裏忙著。他回到家裏打開了電話錄音,第一條是提醒他去演奏會,另一條是他媽的電話,他媽給他保平安,但電話那頭出現他妹妹哽咽的聲音。他馬上開車到他母親家裏,救護車也趕到了,他妹妹抱怨他不關心母親,他母親最近胸口老堵得慌,他也坐上救護車握著母親的手,心裏感到難過愧疚。

  李貴研演出結束後,拉著她的外國男友到明勳辦公室要求職員給他們開間房,職員沒同意,要等明勳回來才行,李貴研就在那裏大吵大鬧,明勳秘書過來後勸她還是回家為好,她發瘋似的把花瓶也打碎了,和秘書爭執起來,在裏屋的張美麗慌忙出來勸架,誰料被李貴研推了一下,手碰到碎花瓶上紮流血了。明勳也趕過來了,一把拽著李貴研回家去了,她提出要和他離婚,並讓他淨身出戶,明勳答應了。

  第二天,明勳在公司見到美麗,很關心她的手傷如何。人事處通知美麗如果她的文件還不到沒法續簽的話,她可能沒有辦法被公司錄用了。她就著急去找那個答應給她作假學曆的人,在公司大廳,她聽見了熟悉的聲音,是日本那個歌舞廳的老板,像晴天霹靂似的,美麗害怕他找到她,可是他還是這麽快就找來了。美麗偷偷打的溜走了。

  文熙珠早上又是匆忙趕到公司的電梯,宋裕賢就站在她旁邊,她認出他並提出為那天衣服的事請他吃飯,熙珠這種大大咧咧的性格很是可愛,宋裕賢提醒她該下電梯了,她緊張地還沒到工作那層就提前下了電梯,宋裕賢發現了她慌忙中掉下來的包上的掛件。宋裕賢在新聞發布會上的演講很精彩,到會人士紛紛投向他讚賞的眼神。

  明勳和李貴研在律師公證下確定了離婚事項,明勳祝願李貴研能夠幸福,他覺得自己沒有做到丈夫該做的,對她的關心不夠。

  明勳替張美麗做了擔保,她的遣派回國的通知才得以推延一周。她很感激他,晚上就陪明勳在外麵談了會心,明勳那會心裏正因為離婚的事鬱悶著,他給美麗訴說著心裏的苦悶,他感覺輕鬆了許多。

  美麗去找那個做假證書的人,那個人讓美麗最好能拿個原件,否則他做的總是出錯。

  中村會長那邊出事了,他要求換一賓館,他抱怨著他們的專職服務生擅自離職,明勳很冷靜,沒有任何解釋,直接到衛生間把殘局收拾幹淨,中村看到這一幕,被他的真誠和認真負責的態度感動,就決定原諒他們,還答應過幾天日本總理和女兒也會過來。

  明勳給張美麗下了停職令,室長通知她她的回國日期也已經到了。美麗很生氣也很難過,她不甘心就這樣子回去,在電梯門口和冒失的文熙珠的撞在了一起,熙珠沒顧得上看美麗就上電梯了,美麗認出了熙珠。腦海裏浮現出在東京大學見到熙珠的場景,又聯想到她的學曆證明恰好需要東京大學的畢業證原件。她感覺到了希望,就一路跟著熙珠,她想創造個機會自然地和熙珠相認。在公交車上,她故意碰倒周圍一男士的書,並幫忙撿起,借此引起了熙珠的注意,熙珠認出了美麗,並很興奮高興的樣子。

  再見雷普利小姐第3集劇情介紹

  張美麗想起小時候她和熙珠在孤兒院時的事,本來應該是熙珠被她養父母領養的,但熙珠不願意,她就幫著熙珠躲了起來,最後院長強迫她代替熙珠被領養到日本去了。美麗覺得是熙珠改變了她的人生,讓她這些年過得如此淒慘。在公交車上,美麗故意撞了旁邊一位男士手裏的雜誌,然後幫忙撿起來,以此引起熙珠的注意,熙珠認出了她並很高興地帶她到家裏坐。

  宋裕賢撿走了熙珠那天落在十字路口的作品集,他和朋友在電腦上看了作品,連連誇讚熙珠的作品和他們想要的圖紙一模一樣。宋裕賢決定要找到圖紙的主人。

  張明勳到會長辦公室遞交了辭呈,他為他們夫妻離婚的事感到抱歉。會長表示他能坐上公司總經理的位置並不是因為女婿的身份,而且酒店現在出現了經營危機,中村會長堅持要見他。中村會長表示他對酒店的投資將取決於明勳,他很信任他的能力。

  張明勳約宋裕賢見麵,他希望兩家酒店合並後能讓他們負責人事權,且員工以及經營風格保持不變。宋裕賢表示同意,但提出張明勳的人事權歸屬於曼德總部的要求,並且把關於酒店的經營方向的構思方案遞交明勳,表示如果他離開酒店,他們的這次收購也就沒有意義了,拜托明勳回去好好考慮。

  熙珠在家裏很熱情地招待美麗,還一直抱怨美麗為什麽不和她聯係。美麗提起小時候她代替熙珠被領養的事,熙珠感到很對不起她。熙珠總是冒冒失失、大大咧咧的,在收盤子時,不小心把盤子摔地上了,她的腳也劃破了,熙珠讓美麗把書架上的藥盒子拿過來,美麗在書架上看到了她夢寐以求的東京大學的畢業證,她兩眼發光,把藥盒子給熙珠拿去還給熙珠包紮了傷口,單純的熙珠一直都把她當做好姐妹,央求著美麗和她一起住。晚上美麗和熙珠躺在一起,美麗趁熙珠熟睡時,到書架上把那個畢業證偷偷拿走了,連夜趕到之前答應她做假證書的那個人做好了她的畢業證。

  宋裕賢收拾好東西準備把租的房子退了。交還鑰匙時碰見張美麗拿了瓶酒回來了,他上前搭訕,大膽地表白了自己的感情,並介紹了自己的身份,張美麗說了很難聽的話拒絕了。

  酒店合並的消息傳開了,並張貼了調整人員的名單。名單裏有張美麗,她很不服氣就找到張明勳,她原以為張明勳聘用了她就會對她負責,明勳指出她有鬆懈的習慣,並擺出了證據,比如她沒有做客房記錄以及沒有和員工交換打掃等細節可以說明她沒有關心客人和同事,單憑這點她就不適合酒店的工作。美麗對此確實無話可說,隻是原本很信任的人如此挑剔,她很失望,但她不認輸,無論如何也要在酒店立足。

  張美麗在天台上聽到員工議論著總理的女兒伊優提前回國了,但沒找著人。這件事如果傳開了他們酒店就會關門的,張明勳因為這事

  在會長麵前丟盡了臉麵,他已經傳消息隻要能找到伊優,什麽要求都能滿足。張美麗覺得這是個戴罪立功的機會,無論如何她都要想辦法最先找到伊優。

  由於伊優的基本資料是絕對保密的,美麗找到金代理利用美色誘引他答應讓美麗查看了伊優的資料。她想辦法打聽出伊優現在一家小賓館裏。

  熙珠到人事部上交接收資料,工作人員發現沒有畢業證,並警告她如果當天不能上交的話,就算是合格職員也會取消資格的。

  張美麗想到韓流中心演唱會上碰運氣找找伊優,正好看到伊優作為幸運觀眾上台。她就一路跟著伊優到了酒店,敲了門。伊優並沒理睬,這時有幾個服務生在議論著伊優是同性戀,因為父親反對這種愛情才跑出來的。美麗就心生一計,攔住伊優騙她說她很能理解她,因為她有過相同的經曆,她父親在找她時被車撞死了,所以她要勸她不要讓總理因為她放棄自己的位置,自己也會很痛苦的。美麗表現地很像真的,眼淚賺取了伊優的同情和感動。這一幕正好被張明勳看到了。

  伊優回來成功召開了韓日交流會,明勳和美麗都著急趕過去。伊優很感激美麗,讓明勳因為這事也對美麗刮目相看。

  會長因為伊優的事很感謝美麗和明勳,就請他們一起吃飯,一直誇美麗有能力,透漏飯店合並整頓後,他也要退休了,以後酒店就要由明勳負責了,拜托美麗要多幫明勳。

  交流會結束後,在酒店門口,宋裕賢看見張明勳和張美麗一起坐車離開了,他讓屬下把飯店職員名單給他。

  再見雷普利小姐第4集劇情介紹

  宋裕賢的朋友哲鎮在查看電梯錄像記錄時,認出了他們要找的人就是熙珠,孤兒院一起長大的妹妹,而熙珠現在住的房子也是哲鎮的。

  哲鎮到熙珠家裏勸她加入公司企劃部,熙珠不同意,她隻對酒店設計感興趣。宋裕賢也到家裏去了,見到熙珠打招呼後,熙珠有點意外和緊張,慌亂中把手上端地一盆水潑到他倆身上,接連著又摔倒劃傷了手,宋裕賢很紳士地給她上了藥。

  張明勳開車送張美麗回家,一路上,明勳都悶悶不樂的,美麗不停地表達著對明勳的敬意。到美麗家門口時,明勳說出了自己的顧慮,問美麗是否真的是同性戀,美麗告訴了他實情,並提出想和明勳多聊聊其他一些事情。

  美麗因為伊優的事受到了公司的重用,升為酒店的總監,酒店的業務也因此事擴大了。

  熙珠在酒店的休息室無意中聽見電視裏關於逮捕偽造學曆者的報道,同事也都開玩笑熙珠的畢業證會不會也是被偽造了。這時,幾個穿警服的人過來把熙珠帶走了,他們懷疑熙珠偽造學曆。薑室長和哲奎去警察局把熙珠保釋出來。

  張美麗到商店買了幾件漂亮的衣服,好好打扮了下,準備晚上請明勳共進晚餐。明勳送她回家,倆人聊了很多,美麗要送明勳一支鋼筆,明勳很含蓄地拒絕了。明勳走後,美麗正要進家門,發現日本那個老板在附近,就趕忙跑了出去,正好碰上趕來的宋裕賢,宋裕賢在後麵緊跟著美麗,倆人一直跑到了地鐵車上,躲過了壞蛋老板的追趕。美麗嚇得像個小孩似的撲在宋裕賢的懷裏。宋裕賢關心地問她是怎麽回事,並執意要送她回去。美麗急於和宋裕賢劃清界限,就衝他說了幾句難聽話。獨自去公交站牌等公交,宋裕賢在附近等到她坐上車後才離開,心裏很失落。

  美麗覺得她家裏已經不安全,怕老板再找來,就帶著行李到了熙珠家。恰巧哲鎮帶熙珠剛從警察局回來,宋裕賢也正要上樓回家,在熙珠家門口,四個人就這樣相遇了,宋裕賢很高興,覺得這就是緣分,熙珠告訴美麗宋裕賢住在他們樓上,人很好,好像是跑銷售的。美麗對裕賢表示出不屑,她覺得男人得有特長和力量,不是人好就可以。她問起熙珠晚上怎麽回來這麽晚,熙珠告訴她警局懷疑有罪犯偷竊並偽造她學曆的事,美麗嚇得臉色都變了,還好聽到熙珠說罪犯手段太多樣了,不容易抓到,她嘴裏嘮叨了句幸虧,讓熙珠起了疑心。美麗趕忙打岔提出為慶祝她搬家找個地方一起去旅行。

  第二天酒店裏,警方逮捕了偽造學曆的樸代理,並引來記者媒體的圍攻。這件事對酒店的業務多少會有影響,明勳表示要開記者招待會解決這件事。美麗看見了,心裏觸得發慌。宋裕賢到酒店和明勳攤牌,由於酒店形象名譽受損,他們曼德將終止收購計劃。

  薑室長告訴熙珠公司要對她下解雇令了,因為樸代理偽造風波已經影響到公司合並,公司對這種事現在非常重視。熙珠情緒很激動,她覺得很委屈,但也沒辦法。美麗看見了這一幕,並假猩猩地安慰熙珠。

  公司下達通知,要重新確認職員的學曆證明的所有資料,並派特別調查隊參與執行。美麗心裏當然害怕了,她聽到同事們背後議論著這些事都是張明勳的心思,所有的情報他都掌管著。美麗就開始動明勳的注意了。她故意接近討好明勳,從明勳那打探出來再有二三天的時間就能解決偽造事件。

  宋裕賢看見熙珠在花店門口看盆景,就送她一盆花,安慰她失業的痛苦,熙珠很感動,也變得高興起來。裕賢提起企劃部的工作,熙珠並不知道裕賢就是本部長,天真地嘀咕了幾句本部長的壞話,說他隻為自己考慮,裕賢隻是在偷偷地笑。宋裕賢又向熙珠打探美麗的愛好,並邀請他們一起去看棒球比賽,熙珠也沒多想就答應了。本來美麗不同意去,熙珠提起警察局的事,她心裏有愧就答應了。

  張美麗趁張明勳和顧客攀談時,打電話給明勳秘書騙她大廳有人找把她支開了。她偷偷溜進明勳辦公室看看她的資料是否還在,出來時正好撞見明勳要進來,她嚇得魂都要丟了,明勳以為她過來找他有事,並約她晚上一起吃飯,美麗很爽快就答應了。宋裕賢約好的打棒球的時間恰好也是今晚,美麗打電話給熙珠取消了約會。

  宋裕賢就和熙珠一起看了比賽,兩人玩得很開心,裕賢還送給熙珠一個小禮物,熙珠很感動。在地鐵上,熙珠靠著裕賢睡著了。

  張明勳帶美麗到醫院看他母親。美麗很貼心地照顧他母親,明勳看在眼裏,想起前妻對母親的不聞不問,不知不覺中對美麗增加了好感,兩人在醫院裏一起收拾房間和洗衣服,感情增進了許多。晚上,明勳送美麗會家,她在車裏睡著了,明勳一個人在車外麵想著和美麗一起經曆的一幕幕場景。美麗醒來後,從背後抱著明勳,明勳有些拘謹,自慚是結過一次婚的人,美麗告訴他喜歡一個人是沒有那麽多講究的。明勳就放開自己的情感,深吻了美麗。

  再見雷普利小姐第5集劇情介紹

  熙珠他倆從棒球場回來,熙珠送給宋裕賢一個小禮物,裕賢躺在床上看著那個鑰匙鏈心裏美美的。

  張美麗買了蛋糕偷偷進了張明勳的辦公室,她著急看到她的畢業證審查結果,那會正巧明勳出去買便當了。美麗在傳真機前看到了她的資料,上麵顯示東京大學查詢結果為無法確認她的畢業學曆,美麗嚇得驚慌失措。她正要想該怎麽改一下結果時,聽見了明勳的腳步聲,慌忙把這張報告單夾到了一張報紙裏,沒被明勳懷疑。美麗回去後,去打印室把無法確認改為已經確認,重新打印了一張證明表。

  新聞發布會上,明勳發布了他已經嚴格調查了酒店職員的學曆,這個問題已經解決了。曼德酒店宣布放棄收購張明勳A酒店的計劃,明勳很意外,就和裕賢的繼母即曼德現任董事談判想改變她的決定,明勳認為曼德隻是因為他們酒店出現的學曆風波終止計劃對他們不公平,因為他們已經把這個問題解決了。她告訴明勳這個決定是本部長裕賢一廂情願的想法,其實對於曼德是個毫無利益的計劃。這時,裕賢進來了,他不顧繼母代表的眾理事的反對意見,表示願意用個人股份投資 A酒店,堅持收購計劃,他繼母有點難堪,不過還是答應了。張明勳也當場決定同意執行計劃。

  第二天,張明勳和曼德酒店負責人簽署了收購協議。

  宋裕賢帶了束花到母親的墓地,回憶起小時候慈愛的母親叫著他的名字,頗有感觸。他又到醫院看望父親,他擔心會長會埋怨他太衝動,誰料會長表示理解和支持。

  美麗在公司餐廳用餐時,聽見周圍同事們都在議論著夢度集團收購酒店的事,還提起要拍酒店宣傳視頻的事,夢度集團副會長就是先從酒店做起,後選為酒店宣傳的模特再一步步升職的。美麗當即受了啟發,看見張明勳也在用餐,她沒動筷子就離開了,在公司天台上,明勳關心她為什麽不吃飯,她裝作很受委屈的樣子給明勳撒嬌,她想成為公司有用的人才,還借口她因為愛明勳怕她配不上他,還提起了宣傳模特是個很好的機會,明勳當然抵抗不了美麗的甜言蜜語。

  在宣傳視頻模特選拔研討會上,明勳極力讚同在酒店內部職員中挑選,宋裕賢看見張美麗的照片,也極力推薦。

  接下來幾天,美麗作為酒店形象的代表拍起來宣傳視頻。一切都挺順利的,美麗當然知道這都是托了明勳的福。

  熙珠報考的公務員結果出來了,盡管她的計劃案很好,她也很有實力,但因為偽造學曆的影響,她被取消了錄取資格。熙珠很傷心,一個人在飯店喝酒,宋裕賢找到她安慰她,並勸她加入他們集團的企劃部,但並沒有表明他的身份。

  美麗和明勳共進燭光晚餐,美麗想到明勳家裏,就拐彎抹角地說她愛他很辛苦,天天想他之類的。明勳聽出來她的意思,就問她如果沒關係的話就帶她去,到了他的公寓,美麗從背後抱住了明勳,主動表達了她的愛意,明勳也被美麗的熱情性感所誘惑,倆人情不自禁的發生了關係。完事後,美麗誇讚明勳的房子好,又提起明勳家人照片裏的父親,明勳講了他家裏的一些事,因為貧窮他才有夢想,而美麗和他在這點上有相同的命運,她也是因為太貧窮了,才會激發起強烈的改變命運的夢想,她夢想著能當上女總統、韓國小姐或女明星,為了改變生活,她寧願不擇手段。

  熙珠給美麗提起裕賢介紹她去夢度集團的企劃部工作,美麗給她潑了一通涼水,覺得裕賢是個不靠譜的人,夢度集團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進去的。

  張美麗聽到她能作為酒店代表和張明勳一起參加酒店收購後的宴會,她很高興。她和明勳過起了幸福的二人世界,像一般戀人一樣一起看電影、騎自行車公園遊玩、在家裏做飯嬉戲打鬧,很是幸福和甜蜜。

  熙珠在家裏打掃屋子時,無意把美麗的箱子弄倒了,裏麵的行李跑了出來,熙珠看到了她的畢業證,她很納悶為什麽她的畢業證會在美麗那裏,腦海裏回憶起之前美麗和她見麵相處的場景,她有點醒悟了,簡直不敢相信這是她之前認識的美麗。

  張明勳到商店給美麗買了件漂亮耀眼的紅色晚禮服,並告訴美麗他要讓她成為最閃亮的明星,願意幫助她實現夢想,美麗感動地掉下眼淚。

  美麗心情很好,回到家裏就給熙珠炫耀她要作為酒店代表參加晚宴並收到代理送的禮服,她還做了公司的平麵模特,事情都是按照她想的順利進行著。可是熙珠哪有心情聽她的顯擺,她鬱悶地耷拉著臉,美麗這才注意到並問她怎麽回事。熙珠把畢業證拿出來讓她解釋,美麗剛開始還死不承認,並責怪熙珠翻她東西,在熙珠的一再逼問下,她承認是她做的,但她覺得這是熙珠偷走她人生的代價,她含淚給熙珠講了她的不幸人生,以求熙珠的諒解。她十歲那年替熙珠被領養後,她過得太艱難了,先是洗了六年的50床被子,後又替酒鬼養父還債,正常女孩被寵愛、無憂無慮讀書的生活對於她來說太奢侈了,她隻是想通過自己努力過上好日子,但現實太殘酷了,大家都用有色眼鏡看沒有學曆的她,她想找個工作都太難了,所以她才會不擇手段地要往上爬來改變她的人生。熙珠聽了心很涼,因為成全了美麗好的生活帶給她的卻是厄運的開始,她不僅失去了工作,她父親的名譽也蒙羞了。善良的熙珠隻問她這樣做現在幸福嗎,美麗說她現在很幸福,熙珠沒再說其他的。

  美麗拿著衣服剛出家門,碰見晨跑回來的宋裕賢,裕賢很熱情地要幫她拿東西,美麗覺得裕賢就是個小職員一直都瞧不起他,就數落裕賢要適可而止,別太沒自尊了。

  熙珠給哲鎮打電話告訴他,她願意到企劃部工作。

  慶祝酒店收購成功晚宴上,美麗打扮得很漂亮,明勳帶著她認識了裕賢的父母,並叮囑她要記住一些重要人物的特征,特別是以後經常打交道的社長,他指著裕賢的背影給美麗介紹裕賢是曼德的繼承人,但為人樸素溫柔。明勳離開應酬時,美麗一直注意著裕賢,待他扭過臉時,美麗大吃一驚,萬萬沒有想到之前被她冷落的追求者竟然是她以後要討好看臉色的最高領導。

韓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