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日的約定

千日的約定
主演:
金來沅 秀愛 金海淑 樸有煥 禹喜珍 李尚禹 Alex 趙美玲 鄭柔美 李曉庭
狀態:
更新至1-20集
類型:
韓劇
導演:
鄭一榮
編劇:
未錄入
播出:
2011-10-17
平台:
SBS
劇情:
千日的約定第1-5集分集劇情介紹 千日的約定第1集劇情 李舒研和樸誌恒開車一起出去… 簡介劇情

喜歡看“千日的約定”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千日的約定第1-5集分集劇情介紹

    千日的約定第1集劇情

    李舒研和樸誌恒開車一起出去玩,樸誌恒帶李舒研到了一處風景優美的地方,激情過後兩人回到了各自的人生軌道。

    李舒研再次接到樸誌恒的電話開車趕去約會酒店。路上李舒研想起自己最近經常因為頭疼要吃下大把的止疼藥。因為開車過了頭,舒研幾乎迷路,等她趕到酒店,樸誌恒已經等得要發瘋,他擔心李舒研路上發生什麽事情,偏偏舒研忘記帶電話,樸誌恒拿起外套剛想出去找舒研,舒研及時按響門鈴,誌亨充滿擔心的責罵舒研出門不帶電話並且遲到這麽久,本來就很緊張的約會時間更加所剩無幾。

    舒研真誠道歉並且若無其事的吃起誌亨準備好的酒菜,誌亨打斷舒研,兩人充滿了激情一起進入臥室。可是這種熱烈的氣氛忽然被誌亨的電話鈴聲打斷,誌亨的未婚妻香琪打來電話,誌亨無奈隻好接聽香琪的電話,舒研知趣的躲進了衛生間。誌亨接過電話來到衛生間安慰舒研,兩人繼續未完的激情。

    舒研向誌亨說出自己的枯燥的寫作工作,誌亨勸說舒研放棄工作由他來養她,舒研不肯接受誌亨的好意。最後誌亨告訴舒研他們要結束這種關係了,因為他就要和香琪在下個月結婚了。舒研聽到這個消息,抱著可憐的自尊一直不肯露出悲傷的表情,誌亨生氣的怒斥舒研為什麽不能放棄自尊,讓他知道舒研在乎他。舒研倔強的準備離開酒店,兩人發生激烈的爭執,誌亨打電話向公司請假,把約會的時間一拖再拖。

    誌亨媽打來電話要他無論如何請假和香琪出去蜜月旅行,可是誌亨心裏根本就不愛香琪,他沒有辦法強迫自己去和香琪蜜月旅行。舒研和誌亨道別,兩人說好今後不再繼續見麵,而舒研也說自己要盡快找個如意郎君和他結婚。舒研想象著兩人各自帶著自己的妻子或者老公互相見麵的情景,令誌亨心中充滿了離別的惆悵。

    舒研向誌亨道別後離開,不小心卻扭傷了腳,誌亨急忙跑到舒研身邊,大聲責罵舒研不該穿這樣高的高跟鞋。兩人因為在乎因為摯愛再次大吵起來,舒研悲憤的走進洗手間坐在衛生間的馬桶上大哭了起來。誌亨久等舒研不見她出來,隻好獨自上路。

    誌亨在路上想起高中的時候在同學張在民家裏第一次遇見舒研時候的情景,可是因為香琪的電話,打斷了他的回憶,誌亨隻能回到現實中來,麵對他就要結婚的未婚妻香琪。

    誌亨回到公司見了等候許久的客戶,他是一家建築公司的建築設計師,而舒研也回到姐姐的麵包店裏,兩人各自回到了原有的生活軌跡中去。誌亨幾次拿起電話試圖打給舒研,可是舒研卻都沒有接聽他的電話。誌亨再次陷入對舒研的回憶。他在高中同學張在民那裏聽說了舒研的一切,因為舒研就是張在民的表妹,從小失去了雙親的舒研帶著弟弟來到姑姑家裏生活,而舒研的姑姑就是張在民的媽媽。

    舒研回到家裏做好了飯等弟弟回來吃,可是弟弟卻告訴她今天是周末,應該到姑姑家裏一起吃飯的,舒研忽然想起了周末一起吃飯的約定,急忙去了姑姑家裏,可是出門的時候卻忘記了拿電話,連煤氣灶上的鍋都忘記了。看到舒研帶著圍裙就來到姑姑家裏,弟弟問舒研是不是做飯了。弟弟發現姐姐舒研最近一直忘記一些事情,弟弟挖苦姐姐患上了失憶症。

    誌亨找來張在民一起喝酒,期間誌亨告訴了張在民最近一年來他一直和舒研在談戀愛,可是最近他就要和香琪結婚了,所以今天他和舒研結束了這一切。張在民大罵誌亨對舒研不顧責任,而誌亨卻告訴張在民他和舒研是相愛的,可是和香琪的訂婚是兩家人的事情,早在10年前這樁婚事就已經定下了,他是無力改變的。

    張在民責罵誌亨對舒研和香琪都不負責任,誌亨說出自己的感情是他沒有辦法控製的,可是和香琪他也已經在一起了,他也不能傷害香琪,誌亨最後拜托張在民照顧好舒研。

    舒研和弟弟一起在姑姑家裏吃飯回到家裏後發現家裏都是煤氣的味道,弟弟責怪舒研總是忘記關掉煤氣。誌亨喝酒後回到家裏,看到媽媽在客廳裏,誌亨忽然向媽媽提出他要悔婚,誌亨媽媽奇怪的看著兒子,急忙問兒子是不是瘋了。

    千日的約定第2集劇情

    誌亨向媽媽說出他心裏已經愛上了別人,而對香琪他卻沒有愛的感覺,他想要提出悔婚,被媽媽痛罵一頓,媽媽告訴誌亨她當做沒有聽見,就當什麽也沒有發生,要誌亨趕緊整理掉對舒研的感情,馬上準備和香琪結婚。

    張在民約舒研出來聊天,舒研拿著表哥給的飲料,不知道表哥要對她說些什麽。張在民告訴舒研他已經見過誌亨了,並且誌亨已經把他們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張在民問起舒研有沒有什麽事,舒研假裝鎮定回答自己沒事。張在民擔心舒研會傷心,問起舒研為什麽要這樣做,明知道不能在一起,還要和誌亨談戀愛,舒研回答她隻是想和誌亨偷偷的擁有一次對方,沒有想過要有將來。因為認識誌亨的時候,就已經知道誌亨有了未婚妻,可是她還是想要擁有誌亨。

    誌亨媽媽對舒研的一切很好奇,她問起誌亨愛上的是一個什麽樣的女孩,誌亨說起舒研是一個沒有父母在姑姑家長大的孩子。媽媽勸說誌亨拋棄自己的欲望,整理好和舒研的感情,努力回歸到正常的軌道上來。

    在民回到家裏非常難過,他給誌亨打了電話告訴誌亨舒研一直隱藏著傷痛,表麵上裝作沒事,可是他看得出舒研已經受傷很深。在民說起舒研小時候剛到他家的時候,6歲的女孩子已經很會看眼色,並且每天早早起來管好弟弟,主動幫助姑姑做好家務,這些令在民更加疼惜這個表妹,誌亨聽見後心中也更加難過。

    香琪清早來到誌亨家裏並帶來自己親手製作的甜點,誌亨由於晚上回家很晚,誌亨媽媽不要香琪叫醒他,香琪請求到誌亨房間裏看望。香琪看著熟睡的誌亨忍不住輕吻了誌亨,誌亨在睡夢中強烈的迎合著香琪,可是誌亨忽然醒來發現吻的人是香琪,誌亨馬上停止了動作並且大聲責怪香琪不該對熟睡的人做這樣的事情。香琪哭著埋怨誌亨一年來一直躲避著自己,誌亨道歉,兩人重歸於好。

    舒研不斷的忘記一些生活中的瑣事,令她自己也十分奇怪,為什麽記憶力如此下降。公司的上司打來電話提醒她到編輯社結果她發現錯過了編輯社的約會。到了廚房又發現燒水的水壺已經被燒幹。弟弟提醒她改去上班了,她才發現今天不是周末而是周一。和同事一起吃飯也發現點錯餐。在民打來電話提醒她如果不想接聽誌亨的電話,就要換個電話號碼,舒研醒悟到是該這樣做。

    誌亨陪香琪一起去試婚紗禮服,誌亨兩人一起和兩家家長一起吃飯,席間香琪媽媽發現誌亨心不在焉,好像有什麽不愉快的事情,香琪媽媽對誌亨提出批評,誌亨麵無表情讓兩家家長非常不開心。酒宴散後誌亨媽媽提醒誌亨不要繼續這樣下去,誌亨不願聽媽媽嘮叨,自己坐上出租車離去。路上誌亨試圖發短信給舒研,終於忍住了。

    舒研走在回家的路上接到催稿的電話,她明明記得自己已經發了過去,可是對方卻說沒有收到,急忙回到家裏,發現自己真的忘記了發稿件,舒研呆呆的坐在電腦前,她告訴弟弟文權她忘記了發郵件,可是自己一點記憶也沒有。舒研要弟弟文權幫助自己換一個電話號碼。

    誌亨和香琪在兩位媽媽的陪同下一起去拍攝婚紗照,香琪媽媽因為生氣提起離開,香琪送誌亨回到公司後開出離去。誌亨回到公司立刻投入到工作中。

    舒研去醫院看病,向醫生訴說了自己的狀況。她感覺自己的記憶力正在逐漸減退,並且頭疼一直發作。經過醫生一係列的測試最後也不能確定到底是健忘症還是癡呆前兆,醫生告訴舒研要經過腦CT檢查和量子測試,最後也許要經過一年的入院觀察才能確定。舒研離開醫院後,帶著憂鬱的心情,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麽了。

    誌亨約了在民見麵,誌亨拿出存折交給在民,提出要在民照顧舒研的生活,生活費由他來出,在民回答誌亨舒研不會接受誌亨的照顧,隻要誌亨不要再聯係舒研就好。誌亨這樣想這樣做隻是對舒研對誌亨的感情的侮辱。誌亨收起存折,對在民道歉,在民告訴誌亨今後不要再給舒研打電話。

    舒研回到表姐開的麵包店,弟弟問起姐姐車哪去了,舒研才想起來她是開車去的醫院,卻是坐出租車回來的。感覺自己的記憶越發消失的快了,舒研抱著自己的頭猛打,發瘋一樣的尖叫起來。

    千日的約定第3集劇情

    舒研吃飯的時候回想起和誌亨在一起時候的美好回憶,可是想起了醫生的話,她又開始陷入恐慌中。

    姑媽打電話告訴舒研要給他們送去泡菜,舒研告訴弟弟文權在家等著姑父來。姑姑吃飯的時候提起要在民在公司裏找個頭腦聰明的男孩給舒研介紹,可是堂姐明溪卻說出舒研根本就沒有什麽值得提起的優點來,姑姑反駁明溪說舒研長得很漂亮,明溪不屑的說隻要進行整容手術後街上大把的都是漂亮的女孩,因為舒研沒有上過大學,也沒有什麽技能,好像根本就說不出來有什麽優點。

    誌亨的爸媽在家裏吃飯的時候和誌亨提起結婚去蜜月旅行的事情,誌亨對旅行不感興趣,誌亨聽著爸媽商討著他結婚後的生活,誌亨感覺十分乏味,那婚姻根本就不是他想要的,對於他來說結婚的事情根本就是一個負擔。誌亨聽著他們的討論,心裏卻想起了和舒研在一起時的快樂情景。

    香琪打電話約誌亨下班後一起和朋友們聚會,可是由於香琪和誌亨說話總是商量的口吻很溫柔令香琪媽媽非常不滿意,她覺得自己的女兒又不是嫁不出去的女人,為什麽要低聲下氣的和誌亨說話,香琪卻不以為然,她認為隻要她愛誌亨就什麽都不用計較了。

    舒研再次到醫院聽醫生的檢查結果,醫生最後告訴舒研她患的是癡呆症的初期。舒研不肯接受現實,她哭著說自己才剛剛30歲,怎麽會得癡呆症這樣可怕的病呢。醫生告訴她這樣的病最後不是死於癡呆的原因,而是由於這些引起的心力衰竭或者髒器老化。舒研幾乎崩潰,離開醫院後不知自己該何去何從。想到自己的記憶將會像寫字板一樣的被擦掉,舒研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會忘記了誌亨。

    舒研回到公司上班,忽然接到在民表哥的簡訊,在民約她中午一起吃飯。聽說舒研去了醫院看牙科,在民問起舒研怎麽樣,舒研用若無其事的謊話敷衍過去。在民忽然提起要舒研辭去工作在家開始寫長篇小說,並提出舒研的生活費由他來承擔。舒研警覺的問在民是不是誌亨說過什麽,在民否認,舒研告訴在民如果不是誌亨說過什麽就算了,她不會接受在民的提議。

    提起了誌亨,舒研的腦海裏莫名其妙的再次浮現出和誌亨在一起時候的快樂時光,而此刻的誌亨卻在公司忙碌著,接到香琪的簡訊電話無奈的回複著,敷衍著。

    舒研下午打電話給上司請求放假,上司問起舒研發生什麽事情,舒研隻是推說自己是在是太累了要求休息一段時間。舒研自己清楚她已經沒有能力寫作了,因為記憶力減退的她,已經記不起自己曾經寫過的段落是什麽內容。

    回家後舒研把自己關進房間痛哭流涕,她給自己拿了一瓶清酒開始借酒澆愁。喝醉後舒研放聲大哭,把自己蒙在被子裏。

    弟弟不在家的時候,舒研獨自在廚房做飯,她把要做的每件事情記錄在小紙條上麵。因為記憶力減退,舒研還是忘記一些東西。弟弟回來後問她在煮什麽,舒研告訴弟弟在煮豆芽湯,可是她仍然忘記放調料。當舒研想問弟弟剪刀在哪裏的時候,忽然想不起她要的東西的名字。弟弟文權開玩笑的說姐姐怎麽老的這麽快,這句話引起了香琪勃然大怒,文權沒有想到姐姐反應如此劇烈,舒研回到房間默默哭泣了起來。

    舒研難過著忽然想起小時候剛剛失去爸爸的時候,媽媽離家出走剩下姐弟兩人由姑姑抱著他們回家,從此他們就和姑姑一家一起生活。姑姑發簡訊問舒研泡菜味道怎麽樣,文權替舒研回複姑姑說很好,姑姑高興的給在民看。

    心情鬱悶的誌亨喝多了酒後回家,他終於鼓起勇氣拿出電話撥通了舒研的號碼,可是電話裏卻傳來空號的提醒,原來舒研已經換了電話號碼。舒研在晚上洗臉的時候,一次又一次的溫習她見到物體的名字,舒研下定決心不被病魔打倒,她要努力記住所有和她有關的事情。

    千日的約定第4集劇情

    舒研像每天早上一樣,一麵聽廣播一麵做著早飯。她擔心弟弟文權因為工作耽誤學習,趁吃早飯時勸說文權放棄工作專心讀書,可文權卻不以為然,他有自己的打算,反而和舒研開起了玩笑。

    舒研盡最大的努力不讓病情顯露出來,而影響到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她反複的鼓勵自己“我沒有關係,我很好”,可是還是會時時忘記一些東西,這讓她很焦慮。誌亨一直聯係不上舒研很著急,他無奈隻得打電話給在民,表示有話要對舒研說,卻被在民奚落了一頓。

    香琪的媽媽陪著香琪和誌亨買家具,她看到誌亨挑選婚床時隨便的態度很不滿,香琪卻極力迎合誌亨。吃飯時,誌亨以沒有時間為由向香琪提出在婚禮前不想宴請親屬,香琪雖然很不是滋味,可還是同意了誌亨的提議。

    舒研一邊走路,一邊努力的記著身邊的事物。晚上,她到姑姑家裏吃飯時,第一次好奇的問起姑姑,她媽媽是怎樣的一個人,姑姑很生氣的向她抱怨她媽媽的狠心。舒研和姑姑聊起了小時候的事情,她很感激姑姑和姑父對她和弟弟的收留和照顧,還特意到百貨店買了一百萬的購物卷孝敬姑姑和姑父。

    文權跟舒研借車去看望在民,他在翻找車鑰匙時,無意中在舒研的抽屜裏看到了舒研去醫院的檢查結果,這讓文權大吃一驚,他聯想到舒研最近反常的舉動,心裏很不安。他在電腦上查看了相關的資料後,驚慌失措的找到在民,他把姐姐的一些反常舉動告訴了在民,並說姐姐好像患上了癡呆症,在民難以置信。

    舒研在姑姑家門口遇見了滿腹心事往家走的在民,在民告訴舒研誌亨在找她,有話要對她說。舒研覺得無非是些道歉的話,讓在民轉告誌亨不用內疚,也不要再聯係自己。舒研認為既然已經結束就不要再有牽扯,他並不是自己的全部,再過幾年自己就會忘記。舒研讓在民先走,她不喜歡別人看到自己的背影,她望著在民的背影不自覺的想起了誌亨送她回家時的情景。

    香琪的媽媽對誌亨對待結婚的態度非常氣憤,她聽說誌亨單方麵推遲了婚期後,終於忍無可忍找到誌亨同他理論,這時香琪匆匆趕到,香琪媽媽口不擇言的大聲嚷著悔婚的話,香琪卻痛哭著表示如果不同誌亨結婚,自己會痛苦的死掉,並向誌亨道歉。香琪媽媽看著女兒不爭氣的樣子,氣得轉身走掉。

    舒研怕自己的記憶減退後,忘掉發生過的事情,因此回到家後,她把每天發生過的事情都記錄下來,還經常做一些對記憶方麵的測試題。舒研的姑姑拿著舒研給的購物卷到兒子在民麵前炫耀,兩人談起舒研來都覺得心裏酸酸的。

    誌亨的媽媽責怪他不該推遲婚期,並指出他還抱有一絲幻想,在逃避這個婚禮,香琪的媽媽不會諒解他在結婚這件事上的彷徨。結婚原本是件很美好的事情,可是看到誌亨像要被關進監獄的感覺,誌亨的媽媽也感覺到很累。她勸說誌亨要認命,不如幹脆接受香琪,如果天真的香琪被傷害,她會感到很不安。

    在民和文權找到舒研的主治醫師,在確認了她的病情後,還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文權更是悲痛欲絕。在民建議不要把舒研生病的事說出來,他擔心舒研的自尊心承受不了,他們隻得裝作不知道,陪著舒研演下去。文權想要辭去麵包店的工作,專心的學習和照顧姐姐。

    舒研收到一筆可觀的稿費,她請同事們去吃飯唱歌,但她自己卻怎麽也高興不起來,時常一個人發呆或者喝酒。在民回到家後剛要吃飯卻接到誌亨的電話,誌亨想找在民談談,在民提議兩人去喝酒。

    千日的約定第5集劇情

    誌亨和正民一起到飯店裏喝酒,正民轉告誌亨舒研說她自己很好,不需要誌亨的幫助,也沒有見麵的想法和必要。誌亨對害怕讓父母失望自己受到傷害,而放棄舒研,還要用金錢來撫平舒研受到的傷痛的做法很後悔。他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回頭,一輩子都要帶著愧疚生活,希望舒研能盡快忘記自己這麽卑鄙的人。正民表示會把他的想法轉告給舒研,並勸他整理好自己的感情振作起來,認真的生活。可是誌亨卻很痛苦,他非常想見舒研。

    文權因為一直擔心姐姐的病,在麵包店打工時顯得心緒不寧,做為老板的表姐眀藝很不滿,懷疑是舒研跟文權說了他們不好的話。舒研的姑姑聽了女兒眀藝的話很生氣,認為舒研不是她想的那種人,媽媽對舒研比自己好,這令眀藝很氣憤,心裏很不舒服。文權回到家裏,見姐姐舒研還沒有回家很擔心,給舒研發了條短訊關心她。

    誌亨和正民正要結賬離開時,碰巧遇見舒研的主治醫生,醫生同正民打招呼並詢問起舒研的病情被誌亨聽見,引起了誌亨的懷疑。他追問正民舒研到底得了什麽病,可正民覺得他沒有知道的必要。誌亨很驚慌,他追上醫生,向他詢問舒研的病情,醫生出於對患者的保密原則,堅持沒有告訴誌亨,但是看到誌亨很焦急,讓他明天下午三點陪舒研一起到醫院來接受治療,到時會詳細的告訴他舒研的情況。

    正民往家走時看見舒研光著腳走在路上,很心疼,他追上舒研送她回家,路上舒研述說著自己對哥哥的感激之情。誌亨給正民發短信告訴他自己約了神經科的醫生見麵,迫使正民說出舒研的病情。正民沒辦法隻得把舒研目前的身體狀況告訴了他,並讓他保證在舒研麵前要裝作不知道的樣子。

    誌亨回到家裏呆呆的坐在地上,回憶起自己和舒研在一起時快樂的時光。誌亨媽叫他,他也好像沒聽見的樣子,讓媽媽心裏感到很不安。誌亨躺在床上想著自己和舒研多年後的第一次重逢和相戀,不能自抑,痛哭起來。

    誌亨懷著沉痛的心情走出醫院,站在醫院門口一陣茫然,他決定去找舒研,坐在車裏不由的想起了舒研在他生日時說過的話。舒研還像往日一樣工作著,雖然同事們沒有感覺到她的不同,但是她自己卻還是能感覺到很疲憊,當她接到誌亨打到她辦公室的電話時很驚訝。誌亨見到舒研後急切的說服她去接受自己給她安排的檢查,舒研很震驚,她以為自己的病情沒有人知道,在她的追問下,誌亨隻得說出了在民。

    誌亨和在民極力的勸說舒研去接受檢查和治療,但是舒研不願意拖累親人,更不願意放下驕傲和自尊,她譏諷誌亨的好心。她覺得自己暫時很好,不會有什麽問題,希望大家放任她裝作不知道,她要保留她最後的自尊心。誌亨心疼的想要去擁抱她,卻被她躲了開去。舒研走到門口時,終於堅持不住蹲在地上,他要求在民送她回家,並抱住在民歇斯底裏的痛哭起來。

    在民送舒研回家後,急忙給文權打電話,告訴他舒研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文權急急忙忙趕回家,強忍住傷心去見舒研。舒研大聲指責文權不應該亂動自己的東西,還把自己的事情告訴給在民。文權爭辯說事情很嚴重,自己根本無法承擔,由於太害怕才告訴了在民,他還說不能這樣裝作若無其事的看著姐姐自己承受痛苦的折磨。

    香琪媽媽怕誌亨生氣,帶著香琪到誌亨家裏來示好,香琪還特意帶了珍藏的紅酒來,誌亨的媽媽熱情的招待了她們。誌亨告訴在民他找到了阿茲海默氏症的專家金博士,讓在民帶舒研去找金博士治療,並向在民要舒研的電話號碼,在民沒有告訴他。

韓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