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男人

壞男人
英文名:
BadMan
主演:
金南佶 韓佳人 吳妍秀 金材昱 鄭素敏 沈恩京
狀態:
更新至1-17集
類型:
韓劇
導演:
李亨民
編劇:
未錄入
播出:
2010-05-26
平台:
未錄入
劇情:
壞男人第1-10集分集劇情介紹 第一集 在茵(韓佳人)與男友奎煥的母親在旅館見麵,… 簡介劇情

喜歡看“壞男人”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壞男人第1-10集分集劇情介紹

第一集

  在茵(韓佳人)與男友奎煥的母親在旅館見麵,但奎煥的母親覺得在茵配不上奎煥,要在茵去找一個跟自己水準差不多的男人結婚算了。過了一個月,奎煥告訴在茵,自己要結婚了,還拿了一個裝了錢的信封。受到刺激而傻傻的站著的在茵,過了一會,開了車要回家,突然間,有個人衝到車子的前麵,在茵慌張的撥了119,聽見了女人哀嚎聲的在茵,驚嚇的四處張望,卻發現原本壓在車下的人消失了,而後才發現,原來她已經昏迷了。

  一方麵,郭班長覺得善英的自殺事件,案情並不單純,凡宇卻說現場沒有什麼特別的痕跡,反而挨了郭班長一頓罵。

  玩著降落傘的建旭(金南佶),不小心迫降在莫奈(鄭素敏)的快艇上,莫奈看了看建旭,竟然對他一見鍾情。

  在茵將錢交還給正在拍攝婚紗的奎煥後,冷淡的離開了。來到了畫廊和申女士見麵的在茵,為了即將要舉行的假麵展示會,必須要去一趟濟州島...。

第二集

  建旭和賢鳳被工作人員從船上救出來了。之後建旭的回憶慢慢開始恢複, 幼小的建旭

  從現在開始自己不是爸爸的兒子 現在是洪泰成 說到要找自己親生爸爸 爸爸卻生氣了。

  這樣很無奈的進洪會長的家裏的建旭 雖然得到像富家公子的待遇, 但是在遺傳因子檢查結果建旭不是自己的兒子--洪泰成的事情之後 洪會長把建宇趕出去 帶回來了真正的泰成。 但是重新站起來的建旭跟擔心他的工作人員說 不用擔心 並走動起來, 但是傷到的地方卻還摻著繃帶。另外在美術館 在仁從作家手裏拿到裝有作品的箱子之後心情變得 非常好。 之後知道莫奈生日的建旭用花來當做是蠟燭。。。

第三集

  泰蘿警告莫奈不要和建旭見麵,莫奈告訴她建旭比撒謊的嚴常務強。郭班長在警察局裏聽到小偷說目擊了來找善英的男人的話後大吃一驚,聽到那個男人就是泰成之後急忙給他打電話。建旭給誤把自己當成洪泰成的才茵打電話,拜托她洗一下自己的襯衫。

第四集

  才茵對欺騙自己的建旭感到惱怒,建旭真心告訴才茵想阻止她接近泰成,但才茵冷冷離開。泰拉的腦海裏總是浮現出建旭,讓她感到慌張,她對申女士提起和泰成換過來的孩子,讓申女士感到不快。洪會長聽到莫奈和建旭見麵的事情後給建旭打電話,建旭來到海信集團

第五集

  泰成為了要救掉到海裏的男人(Masaru)而向大海奔跑,但是正在尋找掉進海裏的男人的泰成,卻有人自他的身後靠近,將他的頭壓進水麵讓他無法呼吸,嚇了一跳的泰成始出吃奶的力量推開了他。

  一方麵,郭班長從孤兒院那得知不是洪泰成的泰成的事情,想要找第二個泰成的照片或資料,卻又遍尋不著,讓他很不放心。

  建旭自Cruv爬了上來,並且和Masaru交換了眼神,泰成還沒有恢複精神,卻又看到想要害死自己的人出現在眼前,大吃一驚。這時候正好在仁打了一通電話來,接了電話的泰成...。

第六集

  才仁和泰成爭著要拿走玻璃麵具,泰成命令建旭來接自己。劉先生和建旭見麵,說起關於玻璃麵具的事情。凍得渾身顫抖的泰成喝才仁帶來的燒酒。才仁在路上揮手攔車,泰成想起善英攔自己車的情景。成功搭乘的才仁帶著泰成坐上車,建旭默默看著這一幕。

第七集

  在茵回國後,建旭和泰成相繼回國

  在茵聯係泰成,建旭仍舊語含戲意,其實在茵探聽泰成的消息也有很大部分是因為申女士給的壓力,說一定要將玻璃麵具拿做開館之用

  泰成一回國就去了警察局了解善英案件的情況,建旭有顧慮不想進入警察廳,但是見到了郭班長和小警察談論案情還是跟進去了,他也稍微了解到了警方掌握的資料,也和那位目擊人小偷有了一麵之緣,然後就是建旭的回憶,善英和建旭關係的確很好,她看到了他收集的泰成的資料,指出這就是她喜歡的男人,希望建旭不要這樣,但是建旭沒有答應   申女士給在茵買了身衣服,在茵穿著新衣服和主動攔住洪老爺車而博得入室一坐的建旭在洪家碰麵了,在茵又探聽泰成的消息,因為申女士又給她壓力了,建旭卻有點對她產生了誤解。建旭一個人去了豪宅的另一幢小樓,那裏有他童年的回憶,他在小樓的樓上吃糖的時候,被洪家的管家發現,當年這些糖,這個地方管家也都是知道了,管家很訝異,雖然產生懷疑,但建旭的應答上看估計沒有露出什麽大破綻。在茵出門後,發現建旭在坐在門口,建旭知道在茵沒有開車來的時候,主動提出讓在茵做自己的摩托車,在茵不願意,她穿的還是裙子,建旭脫下了自己的西裝給了在茵,在茵在他的堅持下坐上了摩托車。在飛馳而過的時候莫奈在車上發現了建旭的身影

  泰成和建旭去了公司,在公司還看見了泰拉,申女士也在,估計洪老頭讓泰成建旭全去海神上班,申女士表示強烈反對,建旭表情搞笑~~建旭被申女士趕了出去,他看到了兒時傷害自己的那位洪老爺的司機還是隨從的,估計又戲弄了他一下。他和泰拉一起做電梯下去了,泰拉自己幻想建旭拉過自己然後強吻然後(粉紅)了,她回過神的時候,絲巾掉了地上,建旭和她一同彎腰撿,兩隻手碰到了一起,此刻電梯門開,擠進來很多人,建旭抓著泰拉的手不肯放,泰拉執拗記下也就有點順從了,後來電梯到了大廳,人都走了,建旭也走了,泰拉仍臉紅心熱,絲巾還掉在地上……

  在茵穿完衣服準備去退,接到建旭的電話說是泰成在公司,她又沒退,穿好新衣服趕去公司,但當時沒有見到泰成,估計又被建旭言語戲弄了幾句,很生氣的準備去廁所換回自己的綠衣服,因為她還想著把衣服退了換現錢,換好的時候建旭又給她打電話估計通知他泰成的方位,她本不是很相信但還是去了,終於見到了泰成,建旭看到他們兩見上麵了,就走開了。在茵經過唇槍舌劍,以為自己已經說服泰成拿出了玻璃麵具。建旭在小店門口又再次見到了彩茵,他們兩還吃了雪糕,建旭拿去一個手機掛墜送給彩茵,其實跟在茵回國送給在茵的手機掛墜是一樣的。在茵再次把衣服拿去給退了,拿到了錢

  當在茵得瑟的將玻璃麵具拿給申女士,申女士迫不及待的打開發現裏麵竟是泰成拿著玻璃麵具拍的照片,心中大惱,把還在得意的在茵叫進來大罵一通,泰成此刻也出現,申女士開始了一連串的語言轟炸,泰成也予以回嘴,最後泰成將玻璃麵具砸向牆麵,玻璃麵具盡毀,申女士已經氣到無語了,這時候在茵對泰成說了一大通,估計是說玻璃麵具的意義或者責怪他利用自己吧,而且給了他一個耳光,申女士竟然走過來也給了在茵一個耳光,並說了很難聽的話,應該是炒了她了。建旭在門外站了很久,都聽到了,聽到在茵被罵,他也很在意,甚至忍不住想開門衝進去。

  在茵很難過,走出大樓沒有理會跟著的建旭,並說自己想一個人靜靜,建旭就這麽跟著。泰成和申女士有一個短暫的交談,泰成開車走了。建旭追上了在茵,抓住她對她說,把他當成洪泰成一樣對待,建旭一時沒忍得住親了下去,泰成開車經過看到,後來倒車看到兩個人親上了

第八集

  在茵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情況下和建旭親吻後,非常驚訝地問建旭是否也喜歡自己.建旭叫她別太誇張了且說不出話來.馬上變得心裏不是味道的在茵想要回家,建旭問她要不要喝一杯,雖然往酒店的方向走去,可是建旭得為泰成跑腿,沒辦法地從位置上走開.結果留下在茵一個人寂寞地喝酒.一下子建旭知道泰成是為了讓他嚐苦頭而故意設計,建旭痛苦地往在仁在的酒店方向.另一方麵,還在生氣的泰成打電話給莫內,告訴她建旭喜歡的並不是她而是在仁.莫內雖然嘴裏說不是這樣,心裏卻很痛苦.隔天,泰成從建旭那裏聽到被罷養的泰成住在密陽的消息…翻譯:daphne—金南佶中文網

第九集

  泰蘿被建旭搞得心神不寧。努力想讓自己不再混亂,泰成要建旭抓到偷建築材料的小偷,建旭叫張導演和特技演員們幫忙,然後為了吃麵條到遠茵家,見到在茵再次感歎兩人間的緣分,建旭到建築工地抓到了小偷。第二天洪會長推薦建旭也到公司上班,那天晚上在申女士的畫廊開業晚會上,莫奈見到建旭和在茵間交談親密的樣子心生妒嫉。

第十集

        在茵跟郭班長說了案發那天遇見建旭的事情,讓郭班長更肯定那個被棄養的泰成還活著,並且掌握了他有傷疤的信息,對於尋找到建旭很有幫助

  在茵送泰成回家,為泰成倒了一杯水果汁,想讓泰成喝,但是泰成在醉意中打翻了杯子全灑在了在茵身上,在茵因此換了一件泰成的襯衫,出來的時候泰成清醒了點,在茵解釋說,因為衣服髒了所以換了件,等到衣服幹之前讓他穿一下,在茵撫摸泰成的額頭,詢問是不是很痛,說要給他去買藥,但是泰成拒絕了,泰成說不要對他好,即使兩個人在一起了,不久就會把他給拋棄的,說自己沒有信心去守護一個人,說自己本來就是一個給他人帶去傷痛的人,並拉著在茵把她趕出了自己家。

  隻穿著襯衫的在茵被趕了出來很是尷尬,打電話給建旭讓他來接他,建旭來了看見在茵這個樣子很是驚訝,呆立了幾秒,後來給在茵裹上了自己的外套,穿上自己的鞋子,帶著在茵離開,後來還給在茵買了衣服跟鞋子,當店員問換下來的襯衫怎麽辦時,建旭直接說:扔掉,店員說這個可是名牌,建旭還是說扔掉(看來火氣不小),後來在茵跟建旭一起去吃飯,在茵邊吃邊流淚

  泰羅在快下班的時候去泰成的辦公室找泰成,但是泰成不在,建旭跟泰羅有了麵對麵的機會,泰羅對建旭說,莫奈愛你,為了你再練習口風琴,但是建旭貌似記不起口風琴這件事情了,泰羅很生氣說你如果對莫奈不是真心的,就離開他,建旭對泰羅說,你也知道真心啊,建旭說我們不要再談論莫奈了 我們來說說泰羅你,泰羅你這輩子都在為了家庭,為了公司活著,什麽時候你能想想你自己,考慮下你自己,哪怕是一瞬間也好,

  泰羅說,那天的事情是失誤,她不能原諒對建旭動搖了一秒鍾的她自己,於是建旭質問道:對我動搖是你的真心嗎? 泰羅否認,並說再也不想看到他

  建旭跟泰羅的對話被莫奈全部都聽見了,因為莫奈那個時候來給建旭送恭喜他進入公司的卡片及鮮花,無意中聽見了所有的對話。

  在茵因為建旭說的那句想吃家裏做的飯,帶著食材來之前被建旭叫來洗衣服的那個家來找建旭,沒想到是張導演的家,這段張導演很搞笑 ,因為知道在茵是藝術顧問,所以和在茵聊起了所謂的藝術,在茵很無奈的聽著 笑著

  在茵想要知道建旭住在哪裏 故意讓建旭來她家,但是等建旭到達之後,又告知有急事不能見麵了,讓建旭先回去,其實是在後麵跟著建旭回家   在茵沒想到建旭的家離自己的家這麽近,而且還是這麽好的地方,建旭對於在茵的到來很驚訝,在茵也開始質問建旭,在這麽好的地方住,怎麽還讓我去上次那個地方幫你洗衣服,問建旭還有什麽隱瞞著他嗎? 難道他是哪個富家被隱藏的兒子嗎?(這句有玩笑的成分),建旭回答說這應該是洪泰成那號人物才對,在茵很生氣,說你還是我認識的沈建旭嗎?我對於你來說是什麽? 建旭反問,並說你從來對我不關心啊 我是誰,在哪裏生活 怎麽生活的 你都沒有關心過,在茵生氣的說,是 我不關心你,對於我不關心的人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麽會在這裏 我走就是了 以後不會再來了。 但是說歸說 在茵還是回來幫建旭做飯,建旭很感動,問在茵相不相信她 在茵回答我相信你,建旭很開心

  在吃飯前,建旭去衛生間換了件衣服,被在茵看見了建旭背後的傷疤,在茵問建旭痛不痛的,什麽時候受的傷,建旭說已經都沒事了,在茵還是心裏有異樣,後來接到了泰成的短信 並借故說是妹妹發來的有事找他 離開了 泰成來還在茵衣服,問在茵沒收到他短信嗎?在茵騙他說把他的號碼刪掉了 所以不知道是他發來的,兩個人一起去吃飯,這裏很有意思,鏡頭在在茵、泰成跟建旭兩個場景間切換,一邊是兩個人在吃飯,一邊是一個人在吃飯。

  泰成後來送在茵回家,被遠茵看到了。兩姐妹相互調侃了一番

  泰羅發燒生病了,在這個時候接到了申女士打來的電話說莫奈不見了,泰羅詢問建旭是不是跟莫奈在一起,建旭否認,後來建旭跟泰羅都得知莫奈在陽平的別墅裏,於是雙雙前往,建旭先到一步,故意通知洪家的薑司機先把莫奈接走,等到泰羅到達的時候等待她的隻有建旭一人,泰羅因為高燒昏倒,建旭照顧了她一整晚,泰羅因此很受感動,兩人第二天再回去的路上,泰羅承認了自己那天不是失誤,並與建旭十指相扣,依靠在建旭的肩頭。

  泰均的事情被報紙報道了出來,讓洪會長很是生氣,當然這一切都是建旭安排的,建旭因為太累在公司裏靠著睡覺,被在茵看見了,建旭要在茵借他肩膀一分鍾,在茵問道說你晚上都幹什麽去了,怎麽這麽累,建旭說我在工作(這裏的工作就是指的勾引泰羅 哈哈),在茵笑說自己很忙,說好借你一分鍾就是一分鍾,最後對建旭說:昨天對不起了,下次我們一定一起吃

韓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