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舞長安

耀舞長安
英文名:
HouseofHarmonyandVengeance
別名:
樂府藏龍
主演:
歐陽震華 胡杏兒 鍾嘉欣 麥長青 湯盈盈 陳自瑤 馬賽 沈卓盈 王君馨 黃嘉樂 賈曉晨 張國強 梁烈唯
狀態:
更新至1-30集
類型:
港台劇
導演:
張乾文
編劇:
未錄入
播出:
2012-04-30
平台:
香港無線TVB
劇情:
耀舞長安第1-5集分集劇情介紹 耀舞長安第1集劇情 名鈸盜用 步龍身分 流浪江湖賣藝… 簡介劇情

喜歡看“耀舞長安”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耀舞長安第1-5集分集劇情介紹


  耀舞長安第1集劇情

  名鈸盜用 步龍身分

  流浪江湖賣藝的戴刀,與親生兒子名鈸及三名收養的子女岸南、念恩、可秀正趕往隴州,為通判大人演出。獲委任為長安昶麗園都知的喬步龍,亦正與父親喬風踏上赴長安之路。喬氏父子長居邊疆,步龍天賦音樂才華,隻要一奏曲,連群蝶也被吸引得圍繞他飛舞。

  步龍與驃騎大將軍的女兒卞玉嫣有指腹為婚之約,喬父欲趁步龍到長安上任,替兒子完婚。步龍曾在桃花林目睹玉嫣的舞姿,但因趕路未有上前相認。

  通判之子 欲奸可秀

  可秀在通判大人府中演出後,被通判之子以贈新舞衣之名誘進房間,意圖強奸。名鈸等為救可秀,錯手把通判之子打死,父子等立即逃走,但戴刀因麵具鬆脫,被官差看到麵貌。名鈸著各人先躲到城隍廟等候,他則回客棧取回行李。官兵在客棧發現名鈸背影,名鈸走進澡堂暫避,待官差走後,為掩人耳目,穿上同在澡堂洗澡的步龍的衣服離開,步龍洗澡後惟有穿上名鈸的衣裝。

  借用身分 成功脫險

  官差看見身穿名鈸衣衫的步龍,以為他是殺死通判之子的凶手,但通判大人為免兒子因奸不遂被殺的消息傳出,命官差把凶手殺掉,官差於是放火把步龍父子燒死。

  名鈸把步龍衣袖內的藥丸送回客棧,卻看見喬氏父子的屍體,於心不忍而將他們送到義莊殮葬,並把步龍的馬頭琴等遺物取去,及後竟在步龍的遺物中發現都知上任信,遂決定借用步龍的身分逃離隴州。名鈸在隴州城門被官兵截查行李,正在周旋之際,太監邢東方派來接步龍的人無意中為他解圍。

  重賞誘惑 決留長安

  名鈸一心以為出了城門便自由,但小太監卻要實時帶他見東方。名鈸隻好冒險隨小太監到瀟湘館見東方,原來東方為三年後的花魁大會與長安八大樂坊的都知商議,但因步龍二十年未返長安,根本無人知道他的模樣。及後名鈸得悉中選花魁的所屬的教坊都知可獲賞一百両黃金,遂下定決心留在長安,培訓出才藝出眾的花魁人選。

  桃花仙子 似曾相識

  在義莊的步龍突然醒來,卻失去記憶,隻從仵作口中得知他與另一男子同時被燒死,而遺物又被名鈸取去,他便無從知道自己的身分。

  步龍在山上遇斬柴賣炭為生的利在山,她答應帶步龍往長安,途中更摘野果與步龍分享。

  到了長安後,步龍到處問人是否認識他,希望可得知自己身世時,巧遇春逸園首席舞優卞玉嫣出巡,步龍看見她,腦海中竟出現玉嫣在桃花園跳舞的影像,形容她是桃花仙子,且覺得與玉嫣似曾相識。

  步龍提問 名鈸呆住

  步龍饑餓難抵之際,隨食物香味走到昶麗園廚房,取走兩個饅頭充饑,並在昶麗園睡了一晚。

  步龍翌晨醒來看見馬頭琴,忍不住拉奏,昶麗園監舞上師朱攬月見他拉得一手好琴,以為他是新任的都知大人……。步龍被昶麗園的家丁如垃圾般扔到門外,遇到剛到埗的都知名鈸,便向名鈸提問他是誰,名鈸不禁呆住……。

  耀舞長安第2集劇情

  名鈸退婚 玉嫣受辱

  名鈸上任後首次到昶麗園,攬月命眾舞優表演給他看,上優曲圓圓怯場,使名鈸不滿,攬月表示首席舞優剛出嫁,上優之一的圓圓容易怯場,但攬月自比伯樂,請名鈸發掘人才給她訓練。

  念恩在步龍的物品中,發現一封喬風向卞家提出早日為步龍及玉嫣完婚的信,名鈸不欲占人妻,決定寫信給玉嫣退婚。步龍發現每次見到玉嫣,腦中便出現她在桃花園起舞的影像,遂上前詢問玉嫣,但玉嫣反應冷淡,一點都不似認識步龍。

  饑餓步龍 再遇在山

  東方命八大教坊預演,玉嫣的演出被東方大加讚賞,指她舞藝出眾,靈氣逼人。玉嫣看見兄長玉郎學女兒家跳舞,責他身為驃騎大將軍兒子,應努力考取官職,振興家聲。

  玉郎把名鈸的信交給玉嫣,當她滿心歡喜時,豈料卻是退婚書,玉嫣覺得被羞辱。步龍酒後彈奏古箏,音韻悠揚,名鈸請他繼續彈奏,但步龍表示隻記得那麼多。在山再遇步龍,知他無家可歸,便帶他到自己的家留宿,在山母親丁香花卻以為女兒恨嫁恨得帶男人回家過夜。

  玉嫣提出 還她公道

  在山與大口蘭、哨牙芬、單眼鳳並稱紫霞巷四朵金花,眼看其他三人均已名花有主,在山心急兼自卑,遂把自己的八字給媒婆向朱育榮提親。香花視在山為掌上明珠,不想她隨便嫁人,且她最大的心願是希望在山能成為著名舞優,才有機會讓在山父親找到她們。

  步龍立即往找媒婆,替在山搶回八字;當香花看到昶麗園招聘舞優的啟示,即建議女兒應考。玉嫣上門要名鈸解釋何以退婚,指他毀了雙方父母情義,玉嫣表明不會就此罷休。

  名鈸新曲 市井之音

  步龍煮麵給在山吃,在山覺得他的手藝不俗,決定替他找尋幫廚的工作。

  東方與三大教坊都知會麵,請他們為小公主彌月宴禦前表演作準備。名鈸把新作的曲譜給樂師演奏,樂師一看均覺樂曲有問題,但又不敢直言,惟有依譜演奏。

  攬月則直指名鈸的曲乃市井之音,不能用於宮廷,名鈸開脫表示故意借此曲了解與眾人的默契。步龍終於找到工作,並獲贈大塊燒肉,他把燒肉轉贈在山,在山提議用來佐酒慢慢享用。

  步龍琴藝 名鈸欣賞

  名鈸再次聽到步龍奏樂,聲聲「高人」的喚他,並邀他到教坊做樂師,步龍請名鈸替他查姓名,名鈸以為步龍考驗他的誠意,動員全家查閱中原的樂師名冊。

  名鈸彈奏步龍的樂曲片段,東方聽到後十分讚賞,請他把全曲彈奏出來,名鈸隻好以樂曲尚未完成,有欠完美為借口拒絕。

  名鈸使計 步龍就範

  名鈸再邀步龍做樂師,指他記起樂曲便會記起自己的身世,並以琴相贈,步龍仍然拒絕。

  名鈸於是把琴毀掉,謂因失去知音而斷琴,甚至拿出官印,表示自己身為都知,卻留不住音樂奇才,留住官印也沒意思,欲把官印毀掉,步龍阻止他,表示自己隻能做幫廚,又謂自己連名字也沒有,請名鈸替他更改,名鈸因一直視他為音樂高人,於是取其同音,為他改名「高仁」。步龍感謝名鈸,指他有如自己的再生父母。

  耀舞長安第3集劇情

  玉嫣正式 加盟教坊

  名鈸對家人表示高仁飲酒後會音韻如泉湧,請戴刀好好照顧他。名鈸讓高仁住進監樂上師廂房,高仁見房間雅致,指並不適合幫廚,但最終還是被說服。

  戴刀帶高仁到廚房,廚師包升認出他是偷包賊,欲趕他走,戴刀卻命包升勿讓高仁做粗重工夫,免傷及他的手,高仁反而自動請包升吩咐工作。

  餸菜味寡 舞優嫌棄

  為了讓舞優保持苗條身段,包升為她們做的餸菜都是少油清淡的菜式,眾舞優卻嫌餸菜味寡,毫無食欲,怨聲載道。攬月指她們身為舞優,竟仍貪口福之欲,眾女無言。

  戴刀約高仁飲酒,望他酒後樂興大發,但高仁仍是毫無靈感。高仁偷偷躲在一旁窺看練舞,希望看見玉嫣蹤影,卻被攬月發現,欲把他趕走,經戴刀解釋後,攬月警告高仁不得在男人止步的範圍偷窺舞優。

  慕春偏私 玉嫣無奈

  柳灼籮與玉嫣同屬春逸園的首席舞優,灼籮因為被狗咬傷腳而無法在東方麵前演出,她懷疑狗咬之事並非意外,名鈸三兄弟聽到,故意高聲說曾看見玉嫣訓練狗兒咬人。

  玉嫣看見灼籮在自己房門外,覺得奇怪,及後用洗顏水潔麵,麵龐即紅腫起來,她懷疑灼籮在洗顏水中做了手腳,向監舞上師閻慕春投訴。

  灼籮是慕春的愛徒,所以對玉嫣的投訴未加理會。玉嫣雖然不憤,卻無可奈何,向玉郎表示,希望終日一天可以離開春逸園。

  投考舞優 卻成家丁

  香花要在山勤鍛鍊,然而在山笨手笨腳,練一招「燕式平衡」已練到跌在地上,曾學舞蹈的香花指女兒連簡單舞蹈架式也做不來。

  從未打扮的在山為了穿衣、梳髻而誤了時間,惟有走捷徑到昶麗園應考,豈料不慎跌進泥濘中,她隨手在別人的花園中取去一套男裝衣服穿上,令攬月以為她投考家丁,而且一一過關,甚至最後一關考定力,由圓圓在她身旁做出各種誘人動作,她都不為所動,順利成為昶麗園的家丁。

  大排筵席 借走玉嫣

  香花誤會在山成功考入昶麗園成為舞優,開心不已,在山不忍令母親由喜極中跌入失望的穀底,隻好暫時隱瞞。

  玉嫣收到名鈸的信,表示要在瀟湘館設宴款待她,為免被指小器,玉嫣依時赴約。原來名鈸得到東方準許,讓他在其他舞坊中借首席舞優,玉嫣無法拒絕名鈸的當眾邀請。名鈸敬茶時對玉嫣耳語,謂她喝過了茶,亦代表婚約一筆勾銷,玉嫣雖心有不忿,但亦選擇接受。

  名鈸奇招 請求獲允

  名鈸回家說起邀玉嫣加盟昶麗園經過,家人奇怪他怎麼能令東方允許借首席舞優。原來名鈸在八大舞坊表演給東方看時,發現東方的特殊僻好,遂設法討其信任,並使計讓東方以為他是同道中人,以答應他的請求。

  玉嫣對名鈸的退婚交代心有不甘,為了要名鈸後悔,決定要設法令名鈸愛上她,然後對他棄之不顧。玉嫣正式加盟昶麗園,名鈸向攬月及眾舞優介紹她,高仁看見「桃花仙子」在眼前,看得目瞪口呆。

  耀舞長安第4集劇情

  玉嫣發現 在山身分

  名鈸向眾人介紹玉嫣後,請攬月照顧她,攬月向玉嫣說出各種規矩及首席舞優的優待時,玉嫣帶點傲氣的表示自己清楚「行規」,攬月提醒玉嫣,她的要求嚴格,希望玉嫣能達到水準。

  上優雲芊一心以為上位有望,玉嫣卻空降而來,令她深心不忿。圓圓與剛獲取錄為雜優的可秀表示,先觀玉嫣言行舉止才下定論。名鈸與戴刀請高仁完成樂章下半段,但高仁卻苦無頭緒,愈想便愈頭痛。名鈸誠意送贈玉嫣人參及珍珠末,玉嫣指與其他阿諛奉承她的公子哥兒沒分別,冷言相待。

  高仁前往 卞府打聽

  高仁肯定玉嫣與自己是認識的,在山欲代他向玉嫣問清楚,高仁卻謂由他本人去才有誠意。高仁在卞府外鬼鬼祟祟的,被玉郎發現,高仁說腦海中常常出現玉嫣在桃花園跳舞的影像,覺得彼此應是認識的,玉嫣隻覺高仁是登徒浪子。高仁看到牆壁上卞氏夫婦的畫像,要求與兩老相見,玉郎與玉嫣憤怒的表示雙親已身故,趕他離開,玉嫣更表示若高仁再對她有任何滋擾,便會離開昶麗園。

  體諒孝心 為山守秘

  玉嫣的轎子被醉酒漢攔阻,在危急關頭各家丁及轎夫均無影無蹤,隻有在山招架,結果她把醉酒漢打退,卻被玉嫣發現她是女兒家的身分。

  玉嫣替在山敷藥時故意戲弄她,令她渾身不自在,最後玉嫣揭穿她的秘密,在山遂把陰差陽錯考入昶麗園做家丁的經過和盤托出。玉嫣體諒在山的孝心,為了避免被其他人發現真相,玉嫣向攬月提出要求讓在山做她的貼身家丁。

  新作曲調 被貶俗氣

  名鈸把新作的曲調彈奏給家人聽,各人坦白表示其俗氣,與前段的娓娓之音更是格格不入。

  名鈸無計可施,隻好把高仁關在一個隻有琴和酒的房間,希望他能完成樂章,可是在房外守候三日三夜的戴刀和念恩,仍然未聞任何樂聲。

  千方百計 刺激靈感

  名鈸覺得高仁所作之曲,帶西域韻味,懷疑他曾居西域,便安排了西域的環境、舞蹈和酒,藉以刺激高仁的靈感。

  高仁欣賞可秀跳的西域舞蹈,肯定自己曾看過西域舞,突然有蛇隨樂聲而至,眾人急忙走避。

  名鈸有感高仁作品有流水行雲、鳥語花香的意境,便帶他到靈秀的地方,高仁置身其中,想起曾與喬風在瀑布前合奏,卻記不起喬風是他父親,隻以為是一位前輩。

  水中練舞 名鈸偷窺

  高仁回家把印象中喬風的模樣畫出來,在山協助,高仁懷疑喬風是他的父親,因為仵作表示,有一男子與他一起被「燒死」,他又謂近日腦海中經常閃過一些片段,相信自己很快便會回複記憶。

  在山表示玉嫣已知道她是女子的秘密,自己又負責貼身保護玉嫣,可為高仁向玉嫣打聽。

  名鈸與攬月商量禦前演出的安排,玉嫣提出出外練習的請求。名鈸好奇下,惟有跟蹤玉嫣到一山澗處,看見玉嫣在水中練舞,有如出水芙蓉。

  玉嫣深知名鈸在偷窺卻不揭穿,希望令他心動,以便實踐報複大計。

  耀舞長安第5集劇情

  誤會在山 行刺皇上

  在山怒打偷窺狂,才恍然他是名鈸,名鈸辯稱是路過而已,並怪罪在山,玉嫣代為求情,名鈸仍要重罰她。名鈸被在山打得額頭腫痛十分氣憤,罰她斬柴、磨芝麻及杏仁三天,她都輕易應付,最後一樣「托塔」卻把她難倒。

  名鈸罰她用頭頂著一個圓底的糞桶十二時辰,若不慎把糞倒出,須從頭計算時間。名鈸命人給在山餵粥,後在山突然感到肚瀉大作,才明白名鈸裝好心戲弄她。

  玉嫣幫忙 瞞騙香花

  圓圓半夜聽到怪聲,走出房門看個究竟,發現是受罰中的在山,在山有如遇到救兵般,請圓圓代扶糞桶,圓圓免為其難幫忙。在山急忙跑到茅廁解決,回來後向圓圓表示,若他日有事相求,她定必幫忙。

  玉嫣把名鈸送給她的人參、珍珠末轉贈在山,香花突然到訪,在山不知所措,玉嫣立即替她轉換成舞優打扮,成功瞞騙香花。

  攬月拒絕 聘用彎彎

  圓圓把胞姊彎彎要求加入昶麗園的信交給攬月,攬月以出身自民間舞坊的舞優,難有出色為由拒絕。彎彎千山萬水終於來到長安,並直闖昶麗園,她看到舞優在練舞的情況,雲芊因為情愛之事分心,頻頻出錯,攬月把她調到後排。

  彎彎求攬月聘用遭拒絕,彎彎斥攬月武斷,看扁民間舞坊,玉嫣表示昶麗園急需中優,認為攬月一看無妨。原來彎彎舞藝精湛,且隻看一次眾舞優剛才的舞蹈,便能跳出同樣的舞步,令攬月欣賞,答應讓她留下。

  為幫圓圓 出動嫁妝

  豈料彎彎早已簽約的民辦教坊突然上門要人,若她不回去便須賠償十両銀。名鈸斥責攬月未了解彎彎身世便貿然答應聘用她,要她把事件擺平。

  圓圓向眾舞優籌錢,在山目睹她跪地向蒼天祈福借庫後,竟把自己的嫁妝都拿出來。玉嫣看在山為報圓圓替她扶糞桶之恩,便出動嫁妝,擔心圓圓姊妹沒法還錢,她的嫁妝便泡湯,於是以一両銀暫時把嫁妝買下。在山見玉嫣樂於幫忙,請求她多幫一個忙……。

  名鈸欣賞 雪鬆設計

  玉嫣代彎彎向攬月求情,指昶麗園正急需人才,結果攬月以三年內必須把錢還清,否則須三倍奉還為條件,答應為彎彎擺平事件。

  名鈸把舞衣圖樣拿到縫衣店,店主兒子敖雪鬆隨手在圖樣上畫上襯飾,被父親斥責,名鈸卻表示欣賞。原來雪鬆曾到西域,把西域文化滲入中原衣飾設計中,眼看雪鬆樂於替人以衣飾等粉飾妝容,名鈸便請他為昶麗園設計禦前演出的舞衣,並答應若獲好評便聘用他為悅容師。

  誤會在山 行刺皇上

  各舞優穿上雪鬆設計的舞衣,加上他精心搭配的襯飾,效果令人眼前一亮。

  在禦前表演大會上,各教坊的舞優施展渾身解數,昶麗園眾舞優演出時,突然一隻毒蜂飛向皇上,幸站在一旁的在山眼明手快,拿起旗杆把毒蜂趕走,驚動了聖駕。東方以為在山是刺客,把她捉拿,後更發現她是女子,犯下欺君大罪,下令立即把她斬首。高仁突然來到名鈸麵前,表示已記起從前的事……

港台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