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天下

獨孤天下
別名:
最後的王公,明月傳奇
主演:
胡冰卿 張丹峰 安以軒 徐正溪 李依曉 應昊茗 鄒廷威 黃文豪
狀態:
更新至12集
類型:
大陸劇,古裝,宮廷
導演:
何澍培,藍誌偉
編劇:
張巍
播出:
2018-02-21
平台:
騰訊視頻
劇情:
第1-2集 獨孤天下第1集劇情介紹 南北朝亂世,風雲詭譎,北魏永熙三年,恃權犯上的權… 簡介劇情

喜歡看“獨孤天下”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第1-2集


  獨孤天下第1集劇情介紹

  南北朝亂世,風雲詭譎,北魏永熙三年,恃權犯上的權臣高歡遭北魏孝武帝元修討伐,但元修不敵高歡,被其雄兵壓製在洛陽近郊。此時元修陣營已有多人暗降,倉皇之下,元修率五千親兵連夜奔逃,趕往關中,意圖依附關中大將軍宇文泰。

  逃亡途中,元修九死一生,在大都督獨孤如願和安西將軍楊忠的護送下才得以保住性命。這夜,元修一行人在一座破廟暫作休整,而這座廟的牆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文字,獨孤如願告訴皇帝這文字是用來占卜的,元修聽聞極有興致,於是趕緊按照獨孤如願所述占了一卦,卦象顯示了“帝星未明,然獨孤天下”九個字。在元修看來“帝星”代表著自己,這就表明隻要自己有獨孤如願的相助,就定能逢凶化吉,平定天下。為顯皇恩浩蕩,元修賜名獨孤如願為 “獨孤信”。

  不久後,元修率殘餘軍隊安全抵達長安並遷都至此,卻沒料到自此以後權力便被宇文家族死死把持。公元557年宇文泰三子宇文覺在其堂兄宇文護,也就是宇文泰之侄的扶持下稱王,國號北周。而獨孤信為避免朝堂紛爭,遷至北疆修養,並被尊為八大柱國大將軍之首,他膝下育有三女,皆為絕代佳人。長女獨孤般若留在京中替亡母打理獨孤府,她性情沉穩,果斷堅決,姿容天下;次女獨孤曼陀雖為庶女卻才華橫溢,容貌豔麗;而小女獨孤伽羅嬌憨頑皮,容色清麗,自小與父親馳騁疆場,近幾年為了修身養性才被父親送回京中,讓般若代為教育,而伽羅與般若則是一母同胞的嫡親姐妹。

  幾年後,獨孤信依循皇帝宇文覺的旨意回到長安。這天,城內人潮流流動,皇帝宇文覺與皇後元氏親自迎接獨孤信,而與聖駕隨行的還有太師宇文護;宇文泰的庶長子,寧郡王宇文毓;以及宇文泰第四子,輔成王宇文邕。與此同時,隨國公楊忠之子楊堅與隨從鄭榮也來到京中,可身為獨孤府女婿的楊堅卻因討厭繁文縟節,所以還未知會獨孤信。

  隨即,宇文覺率一行男客來到射箭場,活潑好動的宇文毓一馬當先,卻不料箭箭虛發,一旁的宇文護見狀以教導他為由扶手上去,卻將箭頭對準了皇帝宇文覺,事實上他隻是宇文護所扶持的傀儡皇帝,每天接受宇文護侍衛哥舒的監視。獨孤信見狀連忙擋在皇帝麵前,想要化劫宇文護的故意刁難,而此時的宇文覺早就慌亂的不知所以,接著,宇文護轉身,一箭射中把心,卻沒料想人群中突然竄出另一支箭打掉了宇文護的那支。獨孤信大驚,連聲質問何人所為,竟沒想到是自己淘氣的小女兒獨孤伽羅所射,事實上伽羅是想替父出氣,打壓宇文護的囂張氣焰,此舉讓宇文覺大喜,他賞賜了直率的獨孤伽羅,並應伽羅之求親自書匾濟慈院院名。這場鬧劇就此結束,人群中的楊堅也見識到了一如當年之高歡跋扈的宇文護,他明白自己必須隱蔽鋒芒才能在這京中安穩下來。

  另一邊,般若和曼陀和皇後元氏及一眾女賓客欣賞歌舞,豈不料宴席上有幾位夫人故意挑撥獨孤姐妹與元氏的關係,可都被般若與曼陀一一化解。事實上,元氏極其看重獨孤一門,再加上宇文毓一直鍾情於般若,她更是對般若姐妹喜歡的緊。接著,曼陀提議作詩,並在詩中稱讚帝後的賢德無雙,這樣的做法無疑博得了皇後元氏的歡心。

  與此同時,宇文邕和獨孤信五子獨孤順準備參加跑馬比賽,伽羅則在一旁觀禮,她與宇文邕青梅竹馬,而宇文邕的身體向來虛弱,她有些擔心。不久後,跑馬比賽開始,宇文邕在比賽中與獨孤順配合默契,一馬當先的贏得比賽。卻不料在比賽結束時,獨孤順被王公子的馬踢傷。此時,曼陀和般若尋聲而來,看到王公子仗勢欺人的模樣,般若效而仿之,拔出匕首刺向他的馬,刹那間,王公子被摔下馬。

  在人群中的宇文護也看到了這幅場景,接著他偷偷來到般若的房間,想要一親芳澤,可是卻被般若拒絕,事實上他們二人早就漸生情愫,隻是般若一心想成為萬人敬仰的皇後,而此時的宇文護還因為出身卑微的關係不得不委身為太師,扶持傀儡,所以般若才再三拒絕。而這一直是宇文護的心頭痛,般若堪比公主尊貴的身份吸引著宇文護,再加上先帝的占卜,所以兩人間的情感充滿了權力與欲望的味道。事實上,宇文護今日的到來不僅是與般若調情,更重要的是他希望獨孤信不要接手丞相之位來壯大宇文覺的勢力,否則他必會除之而後快。

  聰慧的般若明白那番話絕不是宇文護的玩笑而已,再加上她向來看重親情,於是便勸說獨孤信不要插手皇權之爭,仔細思索下,為了家族榮光,獨孤信決議暫時不接手丞相之位。接著,獨孤信和般若聊起他們三姐妹的婚事,並準備將曼陀許給楊堅。他們並不知道,曼陀與奶娘馬氏都不為這婚事而高興。事實上,曼陀雖然出身低微可是想嫁的卻是皇室,而不是僅僅隻是一個臣下世子。這邊,般若教訓起伽羅,她一直很愛護這個妹妹,卻沒料想她今早惹了宇文護不快,為了懲罰伽羅,般若決定讓伽羅繡幾幅繡品,修身養性。

  第二天,獨孤信向皇帝委婉的拒絕了丞相之位,接下來宇文護便以權力為誘餌建議獨孤信與自己合作,並提醒他“獨孤天下”的預言,這預言意味著獨孤家勢必無法在這亂世之中脫身,企料獨孤信卻油鹽不進,礙於般若的情麵,宇文護隻能暫時作罷。

  獨孤天下第2集劇情介紹

  這天,伽羅在自家瓷器店如玉軒內和侍女夏歌正在閑聊,而城門口的卻突然人聲鼎沸起來,伽羅聞聲也出來湊熱鬧,原來是一個模樣俊美的公子正在遊街撒花,好不瀟灑,而此人正是楊堅。看到伽羅的出現,楊堅揚手扔了一束花在伽羅身上,這一行徑讓伽羅心中頓生不快,在她看來,這模樣俊美的公子不過是個輕浮之人,可一旁的夏歌已經是眼冒桃花了,並出言調侃伽羅與那公子甚是般配,伽羅大怒轉身回到店鋪內,將手中的書卷扔了出去想要教訓夏歌,卻不料砸中了鄭榮,伽羅見狀驚慌的逃開了。

  接著,伽羅回到瓷器店與剛來的宇文邕聊起剛剛的事情,卻不料楊堅已經帶著受傷的鄭榮尋來,並讓伽羅道歉。可是伽羅卻矢口否認,並指責楊堅不過是個紈絝子弟,企料旁邊的賣花女出麵解釋,原來楊堅買花是為了幫助那自己賺錢去給奶奶治病。理虧的伽羅頓時無話可說,一旁的宇文邕出言解圍,並提議贈送楊堅一件瓷器來緩和兩人的關係。可沒想到楊堅挑中的是伽羅想要送給爹爹的瓷瓶,伽羅當然不願意,楊堅讓步提議買下這瓷瓶,為了打消楊堅的念頭,伽羅喊出高價,可楊堅卻出手闊綽。伽羅心有不甘,於是在遞交瓷瓶時假意失手打碎,楊堅氣急,轉身離開。

  不久後,楊堅正式來到獨孤府拜見獨孤信,並對曼陀的美貌一見傾心,而曼陀在看到楊堅之姿後也凡心大動,將他僅是臣下世子的身份忘得一幹二淨。而此時,伽羅也回到家中,早有糾葛的兩人頓時又吵鬧起來,幸虧獨孤信阻止,這才停了下來。入夜後,獨孤信設宴招待楊堅,席間,楊堅與曼陀眉目傳情,這讓伽羅心生不快,在她看來,楊堅就是個奸詐無比的小人,於是她轉身離席出來尋找“貓奴”,以此避免與楊堅的接觸。

  接著,楊堅也離席出來散心,在看到伽羅尋貓的背影後,他有些恍惚,那日在獵場時,因為周圍人潮湧動,他並未看清射箭的女子,可因早就聽聞曼陀的美名,所以他以為那日神采飛揚的姑娘是曼陀,可如今看來,伽羅的背影似乎與那日的女子更為相似。而此時,伽羅也注意到了楊堅的到來,兩人又爭執起來,此時貓奴突然跳到楊堅身上抓傷了他,情急之下楊堅將貓奴扔了下去,伽羅見狀大哭起來。獨孤信聞聲而來,出麵調解。事實上,楊堅的輕浮表現是為了提防宇文護,隻有表現的如同紈絝子弟,才會打消他的疑慮。

  接下來,心係楊堅傷勢的曼陀想將給貓奴看病的劉大夫帶走,去給楊堅看病,伽羅哪裏肯,兩人一時爭執不下。此時,般若循聲而來化解了兩人之間的矛盾,並告訴伽羅,楊堅的紈絝模樣隻不過是偽裝而已,伽羅聽聞有了絲絲歉意。接著,般若告訴眼前的兩個妹妹,在這亂世之中,隻有血脈才是唯一可以信任的東西,她們三人應該做的是一致對外而不是互相傷害。

  接著,知錯的伽羅來找楊堅道歉,卻沒料到房間內的楊堅此時正裸著上半身在擦藥,可是伽羅卻並不慌張,她自小在軍中長大,這樣的場景已經少見多怪了,而難為情的反而是楊堅。為了表現道歉的誠意,伽羅向宇文邕求來了宮中秘藥送給楊堅治療抓傷,兩人總算和解。接著,伽羅便歡脫的離開了,看著伽羅遠去的身影,楊堅又想起了那日的女子,為了確認,他特意向般若的侍女春詩打探三位姑娘的情況,並得知這府內精通騎馬射箭之術的隻有伽羅而已,可是楊堅還是遲遲不願意相信。這一幕被曼陀的侍女秋詞看到,她趕忙告訴曼陀此事,在曼陀看來楊堅的舉動恰好說明了他對自己的在意,這讓她不勝欣喜。

  第二天,曼陀準備去向父親請安,卻不料被替般若做事的下人諷刺為庶女,這讓曼陀心生不滿,而路過的楊堅見狀,出手教訓了這些不知禮數的奴才,這樣的舉動讓曼陀不勝欣喜。這邊,般若來到雲錦閣和宇文護私會,並帶了價值貳拾萬兩的契約書獻給宇文護充當軍餉,期間宇文護再次提醒般若,若是獨孤信執意不肯與自己合作,那麽他下次便不會再手軟。般若聽聞大怒,她愛宇文護,可是也決不允許他傷害自己的佳人,為此她警告宇文護,“獨孤天下”的預言一定會在自己的身上應驗,可是她嫁的人卻不一定會是他!說完這話,便決絕的離開了。宇文護挽留不得,因為他本就愧對於般若,當年為了提升自己庶出的地位,他迎娶了清河郡主,而這也一直是橫梗在他與般若之間的鴻溝,為此他對般若百般忍讓與愛護。一旁的哥舒見狀向宇文護獻計,他承諾會繞開般若讓獨孤信為他們所用,無計可施的宇文護應允了哥舒的建議。

  另一邊,伽羅來到西山與宇文邕散心,閑聊時,宇文邕約伽羅回京後在天香樓吃飯,可是卻被伽羅拒絕,原來獨孤信認為,他們整日廝混會遭人閑話。心思單純的伽羅並不知道爹爹的用意,可是宇文邕卻察覺出獨孤信反對自己與伽羅在一起,再加上伽羅隻當自己是兄長,這一切都讓他很不是滋味。接著宇文邕緩和心情,並提議他們兩人先後回京在天香樓會和,如此就不會被獨孤信察覺。

  接著,宇文邕先回到京城在天香裏等候,而伽羅的馬車卻在回京途中遭遇不測,遭遇綁架,但夏歌並未被綁走。不久後,伽羅醒來並將手上的珍珠手串拆下沿途灑在地上以做標記。這邊,宇文邕遲遲未等到伽羅,於是出城尋找,並從夏歌處得知伽羅被人綁走。事實上,綁架伽羅的正是哥舒,因為伽羅是獨孤信最寵愛的小女兒,所以他想以此威脅獨孤信和宇文護合作。接著,得到消息的般若與楊堅也趕到此處。隨即,宇文邕在地上發現了一些小珍珠,般若認出這屬於伽羅,並從珍珠指所示方向屬於富人區推斷出所以綁架之人一定位高權重。

大陸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