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器

龍器
主演:
靳東 孫寧 種丹妮 姚安濂 修宗迪 姚卓君
狀態:
更新至34集
類型:
大陸劇,劇情,愛情,懸疑
導演:
李雲亮,顧其
編劇:
王鵬,於田華,劉大治
播出:
2016-05-19
平台:
北京電視台影視頻道
劇情:
第1-2集 電視劇龍器第1集劇情介紹 民國初年,老北京城天橋大林茶館裏,評書先生花九… 簡介劇情

喜歡看“龍器”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第1-2集


  電視劇龍器第1集劇情介紹

  民國初年,老北京城天橋大林茶館裏,評書先生花九爺正在台上繪聲繪色的給台下茶客講述一樁前朝公案,龍器案。當年大清將亡,工部左侍郎葉遠圖為延皇室氣運,遠赴塞外尋得秦始皇所製傳國玉璽。剛回京,就馬不停蹄送到儲秀宮慈禧太後處。不想因此陷入黨爭,其師弟秦元龍,多年來與葉遠圖有隙,上奏玉璽為贗品。老佛爺震怒,葉家滿門抄斬。天道輪回,幾十年後,一場不明大火將秦家化為灰燼,男女老少無一生還。從此傳國玉璽下落不明,也無人知曉葉遠圖所獻玉璽是真是假。

  九爺話音剛落,台下聽客一片唏噓之聲。門外突然傳來爆竹聲,原來是在新疆開玉場的金正午金四爺回京,遷回寶號金玉軒。今日頭天開張,凡光臨者皆管吃管喝。眾人一聽有便宜占,連茶水錢都沒付就跑了出去。茶博士也是無可奈何。說起這金家,和剛才的公案也有連係。其祖上金德赫與葉、秦兩家是世交,同拜在八風堂門下學習玉藝。八風堂祖傳有製玉寶典《琨玉集》,葉遠圖覬覦多年而不得。秦元龍知會有大禍發生,將寶典授於金德赫。金家連夜搬出京城,遷至新疆,方躲過大劫。這位金四爺就是金德赫的四公子,年邁思鄉,才又返回京城。

  此時金玉軒門口熱鬧非凡,金正午正招呼客人。此人額方臉闊,未說話先開口笑,一看就是在商場混跡多年的生意人。他的女兒金嫣然和義子傻蛋就站在門口看熱鬧。除了京城三大玉行東家房戶生、柳敬山、木逢春來道賀外,連服侍過老佛爺的喜公公都來了。金嫣然自小在域外長大,一身西域打扮,生性活潑直爽。見喜公公係個小辮,對自己老爹陰陽怪氣,老爹還要陪笑請安,氣就不打一處來。她攛掇著傻蛋去教訓教訓那閹人。傻蛋名雖傻,其實人不傻,隻是因為失憶,所以時常犯糊塗,之後被金四爺收養。傻蛋裝傻,大聲問喜公公是男是女。眾人聽了訕笑不已,路過的花九爺聞言也不禁莞爾。

  喜公公待要發怒,走近發現眼前這傻蛋在哪見過,很像是八年前被大火燒死的秦家少爺秦玄策。一旁的聞春來東家房戶生也是愕然,他曾是秦家掌櫃,突然見到少爺死而複生,自然心驚。喜公公嚇得落荒而逃,房戶生也是滿腹狐疑。

  傻蛋也沒再理會,跟著嫣然進門吃席。正挑著桌上的菜,一個端菜上桌的下人見到他也是一臉驚訝,嫣然見狀問她姓名。下人名喚田丁,是剛被派來金宅的丫環。按規矩,但凡下人有主,就必須用使喚小名,不得使用本名。田丁犯了規矩被老媽子一頓訓斥,嫣然看不順眼,反而辭了老媽子。

  這邊鬧了半天,傻蛋卻隻顧著品嚐剛才田丁端上來的“蜜汁牛舌”。這蜜汁牛舌是京城近月齋大廚的招牌菜,可傻蛋嚐著,感覺有些不對。問下來,果然是大廚這兩天不在,所以今天是請來了徒弟燒菜,味道自然有幾分差異。可嫣然奇怪了,傻蛋怎麽會知道這道京城菜。傻蛋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麽。

  而近月齋的大廚此時正在京城附近的石龍寨“做客”。這家土匪頭子陸雨涵陸大小姐,每逢這個時候都要把他抓來做蜜汁牛舌,祭奠亡夫秦玄策。八年來,年年如此。當年秦家大火,正是秦玄策和陸雨涵新婚之夜。玄策先救出雨涵,衝進火場救家人後再沒有出來。這些年來,雨涵帶著一幫兄弟在此落草為寇,時刻想著為夫報仇。

  金宅大廳裏,金四爺坐在主座,三位玉行老板下首坐陪。三個人都欠了金四爺大筆料錢,又暫時周轉不開,所以個個打著哈哈。金四爺是個爽快人,開張之日不會做逼賬的事。不過他聽說三位老板把錢都砸在一個玩意上,不由得想開開眼。

  金四爺開了口,三人自然不會拒絕,就到了京城裏專門鑒寶的所在,拾翠閣。此時拾翠閣裏已經有了幾個看家,除了金四爺和嫣然、傻蛋,還有喜公公等其他鑒寶人。各人都坐在各自的包間裏,互不見麵。此處掌櫃四下作揖後,宣布本次鑒賞的寶物是龍器。房戶生領頭,帶著柳敬山和木逢春,手捧黃布包裹的錦盒出來。三人先把錦盒送到金四爺房間,請他掌眼。錦盒一開,裏麵放著的正是失蹤多年的傳國玉璽。四爺一看,玉麵光滑古樸,印底大篆書的“受命於天,既壽永晶”八個大字,更無懷疑,當場願將金家在新疆的整個玉場作價。傻蛋隨手就把玉璽拎了起來,把周圍人嚇了一跳。他看了兩眼,就能確定是贗品。此言一出,又把周圍人嚇了一跳。

  為了證明這件龍器是贗品,傻蛋放出狂言,三天之內做出一模一樣的龍器。四爺相信義子的眼光和能力,願意作保。如三天之內拿不出來,三大玉行欠金家的債全免,四爺還在近月齋擺酒賠罪。三位東家騎虎難下,隻能暫停鑒寶,約定三日後見分曉。

  拾翠閣的老板娘三太太一直觀察著整個局勢。下人三兒過來與她耳語幾句後,三太太似乎輕舒了口氣,她基本可以肯定,四爺房間裏的傻蛋就是秦家少爺秦玄策。隻要秦玄策還活著,就能找到真正的傳國玉璽。即使還要死更多的人,她也要找到能恢複大清的龍器。

  被關了兩天的近月齋馬大廚實在受不了,吵著嚷著要大當家的趕快結賬,讓他回去。被抓了八次,他早就習慣了,對這些窩囊土匪沒什麽好客氣的。陸大小姐出來,也沒為難他,答應除了付兩天的工錢,再賠償他金玉軒的損失。一算一共三十大洋,可石龍寨根本就沒錢,陸大小姐一句“先欠著吧”,就打發走了一肚子牢騷的馬大廚。但金玉軒這名字入了陸雨涵的耳,畢竟秦金兩家也曾有淵源。

  從拾翠閣回來,傻蛋攥著自己的隨身玉佩睡著了。夢裏他看到和一個女人成了親,桌上就放著兩塊玉佩,然後就是大火,被燒斷的大梁砸了下來。此時陸大小姐也拿著同樣的玉佩向亡夫祈告。這幾年裏,她已經查到了放火之人。隻因仇家勢大,八年來屢屢帶人行刺,均未成功。而今晚仇家將回京城,陸大小姐要再次為夫家報仇。

  電視劇龍器第2集劇情介紹

  入夜,柳敬山和木逢春看著眼前的龍器,從沁色、品相等幾個方麵看,都不可能是假的。尤其是這遊絲毛雕的上古琢玉之術已失傳千百年,絕不可能仿製出來。隻有房戶生悶悶不樂,他曾是秦家掌櫃,知道秦玄策的製玉天賦非世人可比。八風堂傳人的手藝出神入化,三日後誰家身敗名裂還未可知。

  這件龍器是由當年與秦元龍一同辦理龍器案的劉銘泰擔保,為了以防萬一,三人連夜趕到劉家,希望在必要時他能出麵作證。可到了劉家卻發現大門未閂,推門而入宅院裏安安靜靜,空無一人。等三人到了書房,才發現劉銘泰已被人殺死在座椅上。

  四爺和傻蛋也沒歇著,連夜畫圖樣。傻蛋記憶過人,看過一遍就把龍器的圖樣畫了出來。以他看來,這個玉璽有問題。四爺端詳了畫樣後也看出,玉璽四麵的龍魚鳳鳥方位不正,陰陽顛倒。嫣然聽得似懂非懂,她還是奇怪傻蛋怎麽會知道這些。傻蛋也奇怪,自己怎麽會知道這些。他的腦海裏總有一個老人在跟他講著這些奇奇怪怪的知識。

  憲警局局長方軍勝和副官常貴接報後,帶著手下趕到了劉宅,初步斷定劉銘泰死了有兩個時辰以上。半夜來劉家的三位東家嫌疑最大,方局長必須先盤問他們。三人白天都在拾翠閣,沒有作案時間。隨便問了幾句後,方局長也不便再留他們問話。不過還是安排了常貴去拾翠閣打聽打聽。

  這時,陸大小姐正帶著人馬突襲前北洋軍統領陸天林的官邸。這幫土匪行動沒有章法,武器又落後,根本不是正規軍的對手,開了幾槍就支撐不住,不得不撤退。槍聲倒是把屋裏酣睡的陸大統領吵醒了,聽到副官報告在剿匪,他就來氣。屋外的“匪”根本就是他的女兒陸雨涵,剿的什麽匪。吳副官和那些當兵的也都知道這父女倆的關係,所以每次也都是敷衍幾下,並不使出真本領。

  天亮後,四九城裏好像什麽都沒發生一樣,仍是各忙各的。在金家門對麵的金鑲玉打雜的力子看到拉板車的板車劉在路邊歇息,趕忙上前打招呼。這幾年多靠劉哥照顧,他和姐姐田丁才能渡過難關。田丁正好出門給小姐、少爺買早點,一見到力子就開心的跑了過來。

  等力子回了金鑲玉,板車劉和田丁才說上話。板車劉拉著田丁去買早點,路上正碰到去東城鬼市撿漏的花九爺。寒暄幾句後,九爺就走了。板車劉見近旁無人,就交待給田丁一個任務,殺死金家傻蛋。原來板車劉在京城組織了個殺手集團,田丁也是其中一員。已經有人出價買傻蛋性命,田丁在金家做丫環,正好下手。田丁做這種事也是迫於無奈,她就想多攢些錢給力子,以後重振田家就靠這唯一的男丁了。

  常貴已經去拾翠閣打聽過了,三位玉行東家所言不虛。因老板三太太有背景,常貴這小憲警不敢亂問細節,他隻能請來了當天在場的喜公公。常貴地麵熟,這是方局長看重他的原因。方軍勝也從前清官辦的檔案庫裏找了些資料,想找找劉銘泰到底與什麽人有過節。常貴有點不明白,劉銘泰是前清京兆尹巡辦五品官,怎麽會跟玉行的人混在一塊。這一點方局長倒了解些來由。他曾督辦秦家失火案,知道劉銘泰和秦元龍同朝為官,而房戶生等三人當時正是秦家掌櫃,所以彼此相熟並不奇怪。

  正說著,喜公公來了。方軍勝和喜公公見麵就不對付,常貴忙在中間打圓場。喜公公能證實房戶生、柳敬山和木逢春三人至天黑都沒離開過拾翠閣,卻絕口不提這三人賣的是什麽寶貝。行裏的規矩,絕不能說。而老家夥把這水潑給了金玉軒,想借方局的手查查那個來曆不明的傻蛋。方局長也不傻,能進拾翠閣的人來頭都不小,在拜訪金四爺前還是要多做做功課,把秦家的案子再捋一遍。

  傻蛋在玉石上畫樣,一直忙到晚上。圖樣有了,可沒人知道遊絲毛雕的方法,又有什麽用。現在琢玉都用砣機,根本就打不出樣。金四爺正犯愁,門口傳來敲門聲。

大陸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