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糧胡同十九號

皇糧胡同十九號
別名:
皇糧胡同19號
主演:
許晴 殷桃 陸毅 邵峰 付瑤 劉金山
狀態:
更新至1-26集
類型:
大陸劇
導演:
李木戈
編劇:
未錄入
播出:
2012-04-06
平台:
央視八套
劇情:
皇糧胡同19號第1-5集分集劇情介紹 皇糧胡同19號第1集劇情 民國後期,軍閥混戰,列強… 簡介劇情

喜歡看“皇糧胡同十九號”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皇糧胡同19號第1-5集分集劇情介紹


  皇糧胡同19號第1集劇情

  民國後期,軍閥混戰,列強虎視眈眈。北平的皇糧胡同裏,住著掌管軍、政、糧、銀的達官貴人們。平日裏迎來送往,風雲際會,而這看似平靜的表象下卻危機暗湧。留洋貴族馮紫町與父親歸國後父親突然被害,其身為市長夫人的孿生姐姐也離奇自殺。一連串打擊給紫町(許晴飾)的心理印下深深的烙印,立誓要查明真相。於是在好友北平警察局長嚴大浦(劉金山飾)和未婚夫律師曾佐(邵峰飾)的幫助下,為揭深藏其後的陰謀展開了一段充滿曲折與驚險的調查。

  姚小町不想上學了,想跟著於叔賣報紙,她哥姚頂梁答應她向朋友借二百塊大洋供她上學,還說是再幹最後一次就金盆洗衣手。嚴大浦從報紙上看到了尋人啟事,他在鬧事中找到了小三爺並向他打聽左鉤子姚頂梁,他這才知道他是左撇子。嚴大浦向局長說明市長夫人開車撞人一案並非那麽簡單,他還提出要拘押市長夫人,局長認為可能是高子昂故意設的局。

  自稱是目擊證人的費陽來到警察局說市長夫人就是正當防衛,馮雪雁收到了曾佐傳去的消息,她想等到開庭再說。開庭後費陽以神的名言發誓說自己講的都是真話,她將當天晚上的情況說了出來,但記不清楚開槍的姿勢,開車的人也沒看清。馮雪雁對曾佐表示感謝,她想對費陽表示感謝,曾佐隻知道她是學校的教員。

  退庭後馮雪雁猜想費陽可能是高子昂安排的,曾佐拿到了案子的結案報告。嚴大浦看出費陽是高子昂雇來的,他想事情沒想像的那麽簡單。馮雪雁從夢中醒來,她又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自稱是姚大哥朋友的警員李小柱去了小町家並拿回了一件東西。高子昂當年是在馮雪雁父親的推薦下才從政,她知道他在自己麵前很虛偽。曾佐看出那手娟上的英文名字就是馮雪雁,他們感覺到撞人事情並非偶然。

  高子昂和馮雪雁舉辦了酒會並邀請了地方名流參加,他們決定贈送費陽禮物以表示心意,費陽說自己要義賣一張自己作品,要將賣的錢捐給姚小町,那作品是一位少女的肖像畫,馮天雁喊出三百元,最後由她拍得,也讓嚴大浦將善款轉送到姚家。

  皇糧胡同19號第2集劇情

  宴會上突然傳出一陳尖叫聲,高子昂、馮雪雁和費陽先後倒地,據分析是有人投毒,他們三個被送往醫院搶救,參加宴會的人都被封鎖在現場。嚴大浦命人讓達官貴人們錄一下口供後放走,並讓人將侍應們帶走。曾佐向戎翼大夫問起他們的中毒情況,經搶救費陽和馮雪雁已脫離危險。戎翼化驗完毒酒的樣品後知道是一種植物的毒素,具體的品種等仔細化驗後才能確定。

  護士陳佩蘭在醫院照看高子昂,嚴大浦向他問起那天晚上喝紅酒之事,他稱自己喝的紅酒都是侍應送過來。費陽記得給她送最後一杯酒是穿著墨綠色衣服的漂亮小姐,她稱自己還能把那人的樣子畫下來,嚴大浦發現費陽包中的鋼筆並沒有墨水。嚴大浦拿著畫像讓高子昂看,他稱自己不認識並且情緒很激動,馮雪雁看到後也不敢相信。

  李小柱拿出當時照的相片給嚴大浦看,嚴大浦感覺可能是費陽在說謊,他向是曾佐說出那支鋼筆中沒有一滴墨水。嚴大浦讓李小柱給姚小町家送去那三百大洋,姚小町對李小柱說想要回那個手娟,她讓姚小町回警察局看一下照片,她答應過去指認段越仁。段越仁演戲時以肚疼為由借機溜走,嚴大浦到後知道他隻是電影公司跑龍套的,段越仁從後門逃走。嚴大浦拿出畫像上的女子讓導演看,導演說她已經死去,她的藝名叫夢荷兒,還是混血兒,從小被別人收養,她的養父母在廣東,還說她的死對公司也造成了影響,那電影演了一半兒就自殺了,影片也泡湯了,可能是感情上的糾紛,段越仁認夢荷兒當姐姐。

  嚴大浦發現了段越仁並追趕過去,段越仁倉皇逃走,李小柱知道當務之急是抓住段越仁,神秘女子讓段越仁去天津避難。其中一個服務員說出當晚的實情,嚴大浦找費陽了解情況,他說是她在說謊並說夢荷爾兒已死於半年前,她稱自己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他。北平影人協會舉辦了評選活動,馮雪雁應邀參加。

  馮雪雁到高子昂辦公室後看到他和護士陳佩蘭在一起,他們有些驚慌。段越仁並沒有離開,他從報紙上看到情況後也去了舞會,他剛一進門就被李小柱發現。馮雪雁上台宣讀最佳男女主角時被段越仁拿花獻上。

  皇糧胡同19號第3集劇情

  段越仁要刺殺馮雪雁後被嚴大浦帶人製服,馮雪雁受了刀傷後被人扶到台上,記者下了照片,馮雪雁說剛才的場麵是故意安排工作,她還當眾添了腿上的血並稱那隻是英國的番茄醬,她不能讓頒獎會搞砸。嚴大浦詢問段越仁,段越仁稱馮雪雁逼死了夢荷兒,他交待了和她的關係,還說那人給夢荷兒在皇糧胡同置辦了住處,那人是個大人物。

  當時段越仁將夢荷兒送到醫院時她已經死了,那封絕命書上沒顯示出那男人的身份,段越仁後猜出他是高子昂,他稱自己刺殺馮雪雁是替天行道,嚴大浦將他關押起來。高子昂回家後被馮雪雁質問為何沒去大觀樓,她看到夾在書裏的憑證,還將大觀樓裏的刺殺事情說出來。高子昂認為馮雪雁的父母一直看不起他,她提出和他離婚,高子昂堅持不同意。

  嚴大浦在分析著高子昂,他看出姚頂梁的死絕非偶然,他不明白費陽是如何牽連到這件事情的,馮雪雁家就住在皇糧胡同十九號,嚴大浦向段越仁說起了那天的投毒案,他說那和自己沒關係。段越仁一口咬定不認識姚頂梁,但在證據之下他說出了和姚頂梁的事情,姚頂梁向他說起過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段越仁感覺他的動機沒那麽簡單,姚頂梁是想拿著那個手娟和馮雪雁換些學費,段越仁認為是馮雪雁故意撞死了姚頂梁,他有些後悔給馮雪雁寫那封勒索信。

  嚴大浦不會聽他的一麵之詞,他還要對真相進行繼續調查。嚴大浦去了律師樓找曾佐,他將審問段越人的情況說出來,曾佐認為馮雪雁不可能將夢荷兒殺死,嚴大浦想重審此案。曾佐找馮雪雁出去說車禍一案要重審,他們去了一家日本酒館,她感覺重審也無所謂。馮雪雁將撞車案件要重審的事情說給高子昂,她打算擬一個離婚協議讓他簽,她感覺自己良心上說不過去還說上法庭後坦誠一切,高子昂擔心真相大白後自己的政治生涯走向末路,真實的情況兩人都是心知肚明。

  嚴大浦通過關係了解了費陽的背景,馮雪雁去寺廟裏燒香時見到了曾佐,她說出了內心的感受,他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曾佐說自己心意已亂,不再適應當她的辯護律師。曾佐坐火車南下去了廣州,到後他去了仁愛育英教堂找院長嬤嬤詢問情況。馮雪雁去看望費陽,她看到她畫的花是法國的國花鈴蘭,進屋後才知道她還有過女兒,隻是不在了,費陽去拿法國咖啡給她喝,馮雪雁看著畫上的女孩兒照片好像想起了什麽,費陽躲在窗戶外看到她的表情。

  皇糧胡同19號第4集劇情

  曾佐問的事情十分特殊,院長嬤嬤答應把全部事情都說出來。費陽對馮雪雁說阿青是自梳女,馮雪雁感覺那是另外一種活法,她在臨走時向費陽問起車禍時的情況,費陽相信不是所有的問題都是能用錢來解決的。費陽對著那小女孩兒的畫像說對不起,她知道都是自己的錯。

  李小柱將姚小町帶到嚴大浦麵前,嚴大浦說明來意後姚小町說要回去和母親商量一下。高子昂接到陌生電話,那人稱能阻止案件的重審,兩人相約互相幫忙。嚴大浦接到電話說姚家母女被人帶走,他去找馮雪雁替姚家母女鳴冤,馮雪雁認為那是他對自己的侮辱。

  嚴大浦生氣地離開,他去了車站接曾佐,他認為姚家母女的失蹤和馮雪雁脫不了關係。曾佐訂了法國餐廳費陽吃飯,嚴大浦也出席了,李小柱費陽彎腰之機將白醋滴到了她的紅酒杯之中,費陽喝酒時發現了味道不對,曾佐的試探讓費陽發現了那支大鋼筆。

  曾佐講起了二十多年前的故事,路克和穗小姐相愛了,他向她父親提婚時一封法國的來信將他召回,離開前他承諾她會回來和她結婚,路克回家是為了繼承遺產,但數月過去了路克卻遲遲未歸,穗媽將她送入鄉下娘家,穗小姐生下一個女兒,在她去法國前她將女兒托付給仁愛育嬰堂,還和家人斷絕了來往。

  穗小姐在法國一呆就是九年,她女兒被領養。費陽聽完後要離婚被曾佐叫住,他勸她馬上停止行動,可費陽拒不承認。嚴大浦知道紅酒杯裏的毒是鈴蘭裏提取出來的,費陽聽完後著急離開。嚴大浦想改變一下方式,他想假借段越仁之口引費陽上當,他知道她肯定會相信那條娟,嚴大浦說過之後李小柱就明白了。

  馮雪雁接到信件,上麵讓她和高子昂在約定時間去小金絲胡同,她將信件拿給高子昂看,高子昂說那兩人的死和自己沒關係。高子昂堅持說夢荷兒是自殺,而姚頂梁是因恐嚇才被弄死。馮雪雁知道她無法脫身,她決定明晚和高子昂一起赴約。

  馮雪雁給曾佐留下書信後離開,她感覺自己一生中最大錯誤就是和高子昂這樣的人結婚,那天馮雪雁帶著生日蛋糕在門外聽到了高子昂和一個女人的通話,她沒進門。馮雪雁在暗處看到高子昂進了夢荷兒那裏,她還在家中聽到了高子昂和夢荷兒的通話,夢荷兒已懷上了高子昂的孩子,威脅之下高子昂匆忙出門,她提出要和高子昂離婚,高子昂跪在馮雪雁麵前求她相信自己。

  馮雪雁那天晚上親自去了夢荷兒那裏,夢荷兒見到馮雪雁到來,她說自己再也不會糾纏他,隨後夢荷兒自殺在房中,但馮雪雁的手娟掉在現場,她認為是夢荷兒在賭氣,如果當時把她送入醫院就不會讓夢荷兒那樣死去,她感覺自己對夢荷爾兒的死負有責任。馮雪雁感覺用手娟威脅她的人就是和自己做對,她還偽裝了撞死姚頂梁的現場。

  皇糧胡同19號第5集劇情

  馮雪雁知道馮紫町和父親要回國,她命人和曾佐說一下。嚴大浦帶人去了小金絲胡同,馮雪雁和高子昂到達後看到了夢荷兒的遺像掛在牆上,費陽是夢荷兒的母親,是因為高子昂的玩弄才害得了夢荷爾兒的死亡,馮雪雁的見死不救也讓費陽難以接受,馮雪雁將懷表交到費陽手中,費陽打開後看到了洛克的照片,馮雪雁稱她會為夢荷兒償命,她舉起槍的時候嚴大浦帶人趕到,費陽奪下了馮雪雁手中的槍,她將那條白手娟拿了出來。

  費陽打了高子昂兩耳光,她因涉嫌投毒被嚴大浦刑拘。高子昂和馮雪雁讓嚴大浦不要追究費陽的責任,回家後高子昂又一次跪在馮雪雁麵前,他想一切從新開始,馮雪雁知道一些事情是無法回頭的。曾佐和高子昂去車站接馮紫町和馮先生,馮先生在大街上被槍手打傷,他被送入醫院,馮紫町在醫院裏十分驚慌,馮先生經搶救無效死亡。

  馮紫町讓人將父親的行李放在房間,她知道父親喜歡整潔。馮紫町向高子昂問起姐姐的事情,高子昂謊稱她出去了。馮紫町和曾佐去警局時見到了嚴大浦,嚴大浦還誤把她當成了馮雪雁,她提供了凶手手臂上的刺青特征。曾佐將馮雪雁的委托書和房產、財產交給馮紫町,馮紫町看完信後知道了整個事情的真相,信上還讓她去找姚小町母女。

  馮紫町告訴高子昂說自己要搬出去住,她不想多看她一眼,還奉勸他說得誌的小人不會好下場。馮紫町為父親舉辦了葬禮,她要查出真相為父報仇。馮紫町想著家庭的變故失聲痛哭起來,她向曾佐要安眠藥入睡。嚴大浦放了段越仁,段越仁出去後去了政府大樓。段越仁在麵對記者采訪時被段越仁潑糞,高子昂已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

  馮紫町要理一下事情的頭緒,嚴大浦懷疑刺殺馮先生的是北平的幫會,但那些黑幫沒有那個刺青的標誌。嚴大浦帶著馮紫町去看望姚小町母女,姚媽隻求能有一個安生的日子,她們這才知道馮雪雁已經失蹤。姚小町母女沒要馮紫町的錢還趕她走,嚴大浦也不明白她們是怎麽想的。

  馮紫町給曾佐商量說自己想開個診所,她在日本原本學的就是醫科,她不想一直呆著,她想前門臉開診所,後麵安頓姚家母女。馮紫町再次去找姚家母女認錯,她還跪在姚媽麵前,她說自己在皇糧胡同開了診所還讓她們過去照看,但她再次被趕了出去。姚媽勸姚小町上學,姚小町說她永遠不會原諒他們。

  曾佐在照顧著馮紫町,她沒有食欲,主要還是因為姐姐交待自己的事情沒能辦成。見到姚媽來後讓馮紫町很高興,她答應去診所裏幫忙,這讓馮紫町十分高興。嚴大浦帶著李小柱去接姚家母女,姚小町抱著姚頂梁的遺像遲遲不想離開。姚家母女坐車接受了馮紫町的安排,她們被安排在診所後麵的大院裏,她們的到來讓馮紫町感覺為姐姐還了心願。紫町診所開業之際嚴大浦看到高子昂的娶親車輛。

大陸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