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沉

夜深沉
主演:
陶虹 何冰 曹翠芬 王正軍 白薈 唐靜 李明珠 韓童生 博林 馮威
狀態:
更新至1-34集
類型:
大陸劇,劇情
導演:
姚曉峰
編劇:
呂紅
播出:
2006-11-09
平台:
央視8套
劇情:
第1-5集 夜深沉第1集劇情介紹 二和今年二十五歲,是曾經威風八麵的軍閥丁司令的二公… 簡介劇情

喜歡看“夜深沉”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第1-5集


  夜深沉第1集劇情介紹

  二和今年二十五歲,是曾經威風八麵的軍閥丁司令的二公子,母親丁老太當年是丁司令的四姨太,但丁司令的早逝,使她和二和被趕了出來,含辛茹苦十多年,熬瞎了眼睛,一身的病,現在就靠兒子二和趕了丁家家傳的一掛馬車做載客生意,維持生計。

  二和為人正派,謙和,很有人緣,所以手頭已積了一些錢,正打算做些利大的買賣。這下滿院鄰居都來出主意,七嘴八舌說什麽都有。其中嗓門最大的是鞋匠王大傻,再是推水車的唐大個兒,膀大腰圓,力氣無窮;喳喳呼呼的是隔壁的田大嫂,她老公是電燈公司的職員,本事不大,派頭不小,街坊都不大喜歡他,但田大嫂熱心爽快,跟大家都還過得去。心情最好的是田嫂的小姑棗花,這田家棗花一直喜歡二和,故時時處處掩飾不住對二和的好,常惹得大家開玩笑,但二和總是笑眯眯,客客氣氣,並沒更多熱情。但棗花並不介意,在她內心她和二和是遲早的事。

  為了給丁母祝壽,大家合夥請了個賣唱的小姑娘,小姑娘嗓音清亮,末了又拉了一段胡琴《夜深沉》,給二和留下了深刻印象。

  隔天,二和正趕著馬車準備回家,突然闖來一個披頭散發的女孩向他求助。不得已二和把她帶回了家,丁母眼睛看不見,但卻能感到姑娘的害怕,她答應讓她住一晚,第二天再做道理。

  小姑娘說自己叫月容,養父母一直把她當使喚丫頭,還非打即罵,所以她無法忍受了,一定要離開他們。二和為難,覺得她太孩子氣,這事不好辦,可女孩卻又跑進屋去,拉著丁母的手不放,千求萬求地希望他們能留下她,許諾自己少吃飯多幹活,保證服侍得丁母好好的。

  第二天二和撿了個姑娘的事在街坊裏傳開了,這讓田大嫂好奇。棗花不悅。

  田金富在街坊麵前人五人六的,到了公司,卻是個有名的馬屁蟲。他們部門上司是一個叫劉明德的中年男子,精明強幹,主管著全公司業務,田金富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足以在公司長留,故整日巴結劉明德。這天聽說劉經理的妻子久病臥床,到處找人看護,他忙說妻子田大嫂是把好手,可以去幫忙。

  二和回到家,意外聽到屋內傳出輕輕的唱腔,那柔和清亮的嗓音,一下讓他愣了――這是他最熟悉不過的聲音了。前些日子他尋這聲音到很遠很晚……他激動地衝進屋,月容受驚似地從凳子上站起來,當得知二和已經聽到並認出她就是賣唱女孩時,簡直羞得無地自容,生怕二和會看不起她,但沒想到二和喜出望外,告訴她自己最愛聽的就是她的戲。

  但丁母在內聽見,卻不覺悄悄皺起眉頭。

  棗花這天去買菜,在街上碰到一對中年夫婦到處打聽一個女孩。她認得那男的就是一帶賣唱的光眼瞎子張三,而他們描繪的女孩一下讓棗花想到月容。她忙上前細問,證實了正是月容後,不覺大喜,忙說可以帶她們去找,但走了兩步,又停下――她不想讓二和恨她,於是隻說了地址,要他們晚上再去。

  半夜小院一片寂靜……人們都睡著了,一陣劇烈的打門聲吆喝聲驚起人們。

  王大傻去開門,差點被外來的人推一跟頭。――氣勢洶洶進來的竟是警察,而後麵跟著的報案人正是那對姓張的賣唱夫婦,他們是來找月容的,而二和因為“拐帶少女私藏在家”,竟被巡警捆綁,要一同抓去拘留所。

  夜深沉第2集劇情介紹

  二和和巡警頓時扭成一團,月容嚇得放聲大哭,死死拽著二和不放,二和豪氣萬丈,攔在黃氏麵前,拿出一部分要進貨的錢塞給巡警,巡警得了二和錢,於是要他們明天一定送回。

  第二天一大早,丁母就敲開了楊五爺的門,楊五爺是梨園行的名人,早年唱戲時很紅,現在上了年紀,以說戲為主,掙錢不少,在這一帶很有些頭臉。街上賣藝的人要得罪了他,都不好混,經過眾人的努力,楊五爺終於答應收月容為徒。

  上午,張三和黃氏又一次前來,卻發現楊五爺坐在丁家堂屋。而楊五爺一批在地麵上混的朋友也全在場,最後兩人不得不拿出投師紙,當場焚毀。

  田大嫂這些天在劉家幹活,看出了劉家的名堂――劉家真正掌管財權的是病床上的劉太太,劉明德當年是因娶了劉太太才青雲直上,從一個軍隊的副官慢慢做到如今大公司的經理。而劉太太久病,疑心甚重,所以對丈夫卡得尤其嚴厲,最近身體支持不住了,還不肯放權,把一個紈絝子弟的弟弟阿龍從老家叫來,幫她管帳。

  月容的第一次登台,基本算成功了,沒想到很快就來了麻煩,路上遇到幾個嘻皮笑臉的小油子,看到月容,認出她是戲園的新角,頓時圍了過來,月容沒遇到過這場麵,慌了神。正在糾纏之中,一個聲音喝住了他們,月容回頭,發現是每天在台下看戲的一個洋學生。那些小油子見有人出來幹涉,怏怏地散了,洋學生自我介紹叫宋信生。

  夜深沉第3集劇情介紹

  棗花在劉家幹活被阿龍纏上,劉明德把這些看在眼裏,計上心來。

  田大嫂勸丁母別讓月容唱戲,說在梨園行呆過的女孩,大多從戲文中學會太多的世故和風情,將來娶回家中,會有麻煩的。這話卻偏偏被前來看望丁母的月容全部聽見,她半天沒緩過神,再沒心思進屋,回身就走。

  二和這天故意早些收工,準備回來收拾一下去戲院接月容。但剛要出車,田大嫂進來,求他代為去劉經理家接棗花。二和算算時間還早,答應了。可是到了劉經理家,卻偏偏棗花半天不出來,二和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月容發現二和未到,又想到在丁家聽到的那些話,心裏沉甸甸的。宋信生開著一輛汽車來到她麵前,月容上了車,宋信生把月榮帶到了一家電影院。

  戲院的台柱子--吳豔琴和李小芬一起請假,想逼得戲園子停演,以顯示自己的重要,這讓戲園老板急了,來找五爺商量,想讓月容唱壓軸。月容又驚又喜,咬牙說行。

  這下,她整個上午都在備戲,一心想露一手,可天不作美,中午起,竟下起了大雨,月容麵對大雨傻了。等到了戲園,發現竟來了兩百多人,月容一眼看到包廂正中坐著的是宋信生,不斷向兩邊的包廂內看客打招呼,就知那些全是他請來的了。

  夜深沉第4集劇情介紹

  宋信生帶月容來到咖啡館,月容感到非常的新奇,宋信生告訴月容他認為月容唱得太棒了,將來一定會紅遍北京城。宋信生將一個小盒送到她麵前,說是送她演出成功的禮物。月容打開看,是一條漂亮的帶墜的金項鏈,月容紅臉連連拒絕。宋信生忙求她收下,說自己長這麽大,從沒送給女孩子東西,她要拒絕,他會難過死的!月容看著宋信生的眼睛,被他的真誠打動,但是平白收一個男子的東西,總是說不過去的。推拒了一會兒,還是握在了手心。

  回去路上,雨還是下個不停,宋信生將車開到楊五爺家門口,特地為月容預備了雨傘,月容怕被人撞見,忙撐了雨傘跑到門口,宋信生竟冒雨追了出來,原來是她的戲裝行頭都忘在了車上。月容見大雨瞬間將宋信生淋透了,忙替他用傘遮了遮,兩人靠近的一刹那,月容突然感到了心跳耳熱――路燈下,宋信生年輕的臉顯得格外棱角分明,眉清目秀。兩人隔著雨幕四目相對,直到汽車遠去,月容發慌地發現,自己竟很喜歡這個洋派的大男孩。

  二和在戲園外聽到裏麵的喝彩聲,突然感到唱紅了的月容離自己越來越遠,可又沒有任何辦法,所以變得怏怏不樂。

  宋信生又帶月容見識了電唱機,電唱機裏的歌,讓月容又新奇又意外,宋信生講了原理,月容聽說唱戲也能變成這樣的片子,更興奮。當宋信生說她唱的戲也可以這麽留下聲音,她更驚喜了。

  劉明德發現投機生意很有做頭,決定介入。但這需要大筆的資金。他特地買了東西到太太房裏,旁敲側擊想從太太手裏弄些錢出來,可誰知太太對錢格外敏感,他還沒說幾句,太太就封死了他的路,這讓劉明德十分惱火。這天,棗花在劉太太的屋裏侍候著,阿龍過來與棗花調笑,劉明德把一切看在眼裏,暗暗有了主意。

  夜深沉第5集劇情介紹

  宋信生將她帶到自己公寓,月容雖然緊張,但卻被公寓裏奢華的擺設震住了。宋信生又興奮地打開新買的唱機給她聽,她果然聽到了那些京劇名角的聲音,又驚又喜。宋信生許諾幫她錄製唱片,這讓月容驚訝地不敢相信。

  一大早,月容敲開了二和的小院門,讓二和跟丁母都驚喜不已,月容又象平時一樣手腳利落地打掃,做飯。二和覺得非常不過意,丁母連催帶趕將二和趕出去幹活,二和再三叮囑月容等他回來再走,月容笑眯眯地答應了。但等二和買了好多東西興衝衝趕回,卻發現院裏已空無一人。而打了一半的毛衣還擱在椅子上,月容卻不見了。

  月容此時正在宋信生的公寓。剛把她接來的宋信生正在生氣,說已經聯絡好了天津的唱片商,卻到處找不到她的人,現在唱片商去了小湯山,明天就回天津,月容急了,問還有什麽辦法補救,信生說隻能晚上趕去小湯山找,否則,“過了這村沒那店”了。

  這說得月容左右為難――既不想放棄這次機會,又怕這是一個陷阱,再說去小湯山,回家就會很晚了,不知怎麽跟師傅交代。宋信生看出她的猶豫,將一千塊現洋放到她麵前,說是給她錄唱片的錢,隻要她今晚去,這些就是錄製費。從未見過這一大筆錢的月容傻了,終於同意演完後跟他去。

  宋信生把月容帶到了火車站,月容驚訝,宋信生說唱片商臨時通知他們趕回天津了,隻能去天津見他們,月容急得說不去,可宋信生堅持,她糊裏糊塗被他拉上了火車。

  天津,洋車將他們送到一座富麗堂皇的大賓館,信生看著月容年輕俊俏的臉,情不自禁握住她手,向她求婚,把月容嚇了一跳。信生說自己的感情是真的,若月容答應嫁他,至少是一夫一妻正宗少奶奶,以後她可以繼續唱戲,而且隨時可以當票友,這話說得月容內心大起波瀾。

大陸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