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所冬暖,何所夏涼

何所冬暖,何所夏涼
別名:
何所冬暖何所夏涼
主演:
賈乃亮 王子文 劉暢 孫佳雨 郭冬冬 巫迪文 陳曉東 李眸 譚凱 趙韓櫻子 孟子義 李昊翰
狀態:
更新至35集
類型:
大陸劇,都市,愛情
導演:
詹成霖
編劇:
陳翹楚,顧西爵
播出:
2017-09-10
平台:
浙江衛視
劇情:
第1-2集 何所冬暖何所夏涼第1集劇情介紹 每一座美麗的城市,都會有一條美麗的河流,… 簡介劇情

喜歡看“何所冬暖,何所夏涼”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第1-2集


  何所冬暖何所夏涼第1集劇情介紹

  每一座美麗的城市,都會有一條美麗的河流,就像一條藍色的絲帶,串起一座座藝術殿堂。天空中飄著朵朵白雲,水麵上蕩起層層漣漪。人們行駛在涅瓦河上,如同置身於聖彼得堡的童話世界中。

  簡安桀從童話世界中驚醒,回到了現實。她出生於重男輕女的家庭,父親出軌迫使母親離開。她也在不小心將後母沈晴渝推下樓梯後被送到了國外。六年時光飛逝,簡安桀性情愈發尖銳,而母親的離世令她重新踏上了中國的土地。

  簡安桀的後母沈晴渝的外甥席郗辰推掉了幾個重要的會議,忙完手頭的工作後馬不停蹄地趕到了機場接簡安桀。六年前,他在親眼見到簡安桀將沈晴渝推下樓後怒不可遏,打了她一巴掌。就是這一巴掌,打散了安桀對簡家的留念。簡安桀也對他十分仇視,直接無視了一直在機場外等候的他,上了大哥兼好友樸錚的車子。樸錚是她的小姨第二任丈夫的兒子,兩人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是關係要好,勝似親人。六年過去了,簡安桀卻遲遲放不下過去的事情。可是離別都不怕,她又怎麽會害怕重逢。熟悉又陌生的家門打開的一瞬間,她試探著告訴保姆她是來找簡震林的,卻被無視。

  門即將關上的一刹那,身後忽然伸出了一隻手,席郗辰抵住了門,坦言她就是簡震林的女兒。簡安桀這才順理成章地進了房間,卻無意中從沙發上發現了她的弟弟後母沈晴渝的兒子玉麟的玩具槍。席郗辰看出她的表情不對,慌忙表示會將她的房間收拾好。可是簡安桀對席郗辰的畏懼已經深入骨髓,隻能生硬地應付他。忽然出現的弟弟,周圍陌生的變化都讓她覺得害怕又迷茫。此刻,她多麽希望母親能出現在麵前,給她力量和勇氣。可是簡安桀能見到的隻有父親,猶豫再三後她撥通了簡震林的電話。父女二人能談的卻隻是簡氏公司的股權,簡震林也坦言後天就會回家。簡安桀衝出了房間,從席郗辰口中確認了父親回家的時間。她沒想到見親生父親也需要提前預約,深感荒謬,帶著行李出了門。席郗辰極力阻止,可是簡安桀已經把簡家當作了戰場,把他當成了敵人,腦子裏充斥著離開的想法,席郗辰根本無力阻擋。

  走投無路的簡安桀撥通了樸錚的電話,在他的安排下住進了樸錚的家。一大早,簡安桀走進客廳,卻見到了熟悉的背影。麵對葉藺,她隻能強迫自己冷靜。兩人就這樣隔著客廳對視著,六年前共度的美好畫麵就這樣浮現在彼此的眼前。可是,花開易凋零,再美好的過去也隻是過去。六年前他們賭氣分手,六年後他們再次重逢卻已經是物是人非。溫暖後的孤獨和痛苦使得簡安桀後悔萬分,敏感又柔弱的她寧願從未感受過那些美好。這時,樸錚從廚房走了出來,簡安桀並沒有稱呼他“哥”,而是順勢叫了一聲“樸錚”。葉藺的臉色變得煞白,質問她和樸錚的關係。簡安桀坦言她隻是沒地方住,暫時在這裏落腳。葉藺卻滿臉諷刺,譏笑著說簡家小姐還會沒地方住。兩人沒說幾句又不歡而散,而葉藺多想溫柔地對待她,可是一出口就成了賭氣,隻能傷害彼此。他被憤怒衝昏了頭腦,衝出了樸錚的家門,簡安桀手中的杯子在他離開的一瞬間掉在了地上,碎了。冷靜下來的葉藺撥通了簡安桀的電話,可是沒說兩句就被掛斷。

  麥古集團與簡氏集團相比之下在土地拍賣上略占上風,逸爾集團的席郗辰在此時進了拍賣場,拋出了十二億的高價。麥古擔心席郗辰還有後招,隻能暫時放棄舉牌。簡氏趁此機會報出了十四億的價格,席郗辰卻放棄亮牌,幫助簡震林順利拿下了這塊地。

  夜裏,簡安桀的好友莫家珍和林小迪聽說簡安桀回國了,特意安排了酒席為她接風洗塵。簡安桀帶著樸錚欣然赴宴,卻沒想到遇到了葉藺和楊亞俐。

  何所冬暖何所夏涼第2集劇情介紹

  聚會期間葉藺的突然到來讓簡安桀十分尷尬,葉藺對簡安桀還念念不忘,看著簡安桀和樸錚,便誤會了他們的關係,話裏話外都帶著諷刺的意味。簡安桀實在覺得尷尬,借口去上洗手間,莫家珍也跟著去了。就在這時,席郗辰帶著好友年屹也來了,年屹抱怨他飛拉著自己來,很是不高興。莫家珍告訴簡安桀,當初她出國的時候,葉藺十分不好過,詢問安桀和葉藺是真的不可能了嗎,安桀隻是說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不要再提了。葉藺在洗手間門口聽到了兩人的談話,心裏悲痛不已。回到飯桌之後,簡安桀稱自己不太舒服想要早點兒回去,葉藺非拉著她喝酒,本不能喝酒的安桀拿起一滿杯的紅酒就灌了下去,剛喝完就暈倒了,樸錚忙將她送到了醫院。席郗辰看到安桀暈倒了,忙起身跟到了醫院。

  安桀醒後,樸錚叮囑她以後可不能這樣不管不顧了,多嘮叨了幾句就離開了醫院。樸錚離開醫院之後,席郗辰就進了簡安桀的病房,見她已經睡著了,便給她蓋好了被子,之後便離開了。

  簡安桀在夢裏一遍又一遍地呼喊著“艾維斯”,第二天早上醒來之後,席郗辰就提著早點進了病房,來接簡安桀回簡家。安桀不願和他有什麽牽扯,拒絕了他的提議。席郗辰隻好放下了早餐之後便離開了。樸錚帶著簡安桀出了醫院,楊亞俐來質問她葉藺的下落,簡安桀告訴她自己已經和葉藺沒有任何關係了。

  簡安桀回到了簡家,見到了父親簡震林,簡震林多年未見女兒,內心十分激動,但又不知該從何說起自己對女兒的思念,父女倆的談話透露著疏離和尷尬,兩人談了公司股權的問題,簡震林提起了安桀的生母,安桀稱不想談自己母親的事情。簡震林稱她若是不想自己和她的繼母沈晴瑜以及兒子住在這座房子裏,他們會搬出去的。

  葉藺打電話叫程錚出來喝酒,得知簡安桀當年出國的的真實原因,很是心疼和後悔。

  簡安桀一家人在一起吃飯,繼母沈晴瑜主動示好,簡安桀無法卸下心中的防備,說話的時候處處帶刺,這頓飯吃的不歡而散。簡安桀又夢到當年沈晴瑜摔下樓梯的場景,直接從夢中驚醒了,恰巧這時候弟弟玉麟來她房間找她玩兒,簡安桀無法接受這個突如其來的弟弟,讓他出去,這時席郗辰看到了忙抱起了玉麟出了房間。早餐桌上,席郗辰告訴簡安桀,“隻有無能的人才會用傷害自己來反抗”。

  席郗辰到公司上班,年屹提起簡震林想要對逸爾下手的事情,稱還好他們早有準備。席郗辰望著窗外的雨,回憶起了當年見簡安桀的場景。年屹問起席郗辰怎麽住回來簡家,席郗辰隻是回答說,“因為有一個人,她在那裏”,說完便打著傘離開了公司。

  簡安桀來到墓園看望母親,葉藺跟著她也來到了墓園,葉藺為上次害簡安桀暈倒的事向她道歉,並且告訴她自己在她出國的六年一直都沒有忘記她,簡安桀稱當年無助的自己即使在分手之後也想要打電話給他,但是現在,自己已經不需要了。席郗辰也來到了墓園,但是隻是默默地在遠處看著涼亭中的兩人。

大陸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