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麗人明月

秦時麗人明月
別名:
麗姬傳
主演:
迪麗熱巴 張彬彬 李泰 劉暢 張璿
狀態:
更新至28集
類型:
大陸劇,古裝,愛情,武俠
導演:
劉新
編劇:
陳慧如,朱先中
播出:
2017-08-14
平台:
浙江衛視
劇情:
第1-2集 秦時麗人明月心第1集劇情介紹 自數十年前,蘇秦的六國合縱之約失敗以後,六… 簡介劇情

喜歡看“秦時麗人明月”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第1-2集


  秦時麗人明月心第1集劇情介紹

  自數十年前,蘇秦的六國合縱之約失敗以後,六國間反倒結下了冤仇。今日的強秦對各國虎視眈眈,猶如一頭瘋狂的野獸。在秦國當政的呂不韋,更是一個奸猾狡詐之人。他讓秦莊王去離間信陵君和安釐王,為的是削弱魏國,爾後又讓莊王改立趙姬之子嬴政為太子,為的是擴充自己的政治勢力。

  如今,秦王嬴政已近弱冠之年,秦國也正打著一統六國的主意。素有天下第一劍之稱的秦國劍客蓋聶大俠,因不願與秦軍同流合汙而留書離秦,從此脫離秦國,遊走天涯。就現在的形勢來看,如果六國不齊心協力抗秦,勢必造成生靈塗炭的局麵。衛國濮陽統帥公孫羽憂國憂民,得知蓋聶離秦的消息後,他帶著孫女公孫麗以及二弟子荊軻連夜追趕,終於在垣庸城趕上了蓋聶。

  公孫羽希望蓋聶能加入抗秦的隊伍,蓋聶卻不願過問朝政,他言明隻要公孫羽今日能把他攔住,他就悉聽尊便。公孫羽唯有盡力一試,二人交手的過程中,看似簡單的一招一式裏都藏著深厚的內力。經過一番纏鬥,公孫羽敗下陣來,他隻好願賭服輸,不再阻攔蓋聶離開。蓋聶賞識公孫羽的胸襟和情懷,臨走前告訴了他一件事。原來,蓋聶在離開秦國的時候,看見大將軍蒙武帶兵出城。當年合縱失敗後,衛國為大魏所滅,從此成為大魏的附庸,衛王也被迫遷居野王邑。現如今秦國有意擴充東郡,衛王為求自保,勢必會讓出濮陽城。

  意識到濮陽有難,公孫羽徒孫三人快馬加鞭趕回濮陽,大弟子韓申已經打探過消息,秦軍已在濮陽城外數十裏駐紮,預計明日就會攻城。公孫羽身為統帥,自然有守城的使命,他安排韓申和荊軻明日負責在東西兩側城門護送城中百姓離開,避免牽連無辜。公孫麗巾幗不讓須眉,也希望保家衛國,但公孫羽深知這次戰役的危險性,他不希望公孫家斷後,所以將公孫麗交給荊軻保護。

  嬴政雖已是大王,但根基仍然不穩,前朝有呂不韋攬權,後宮有趙姬及其宦寵長信候嫪毐作亂。嫪毐本是南市一個市井小人,得了趙姬恩寵,獲封長信候,西山獵地也歸他管。有趙姬撐腰,嫪毐還給西山定了律例,不管何人在獵地獵得獵物,都得上繳給他。嬴政也不例外,他被迫把獵得的野鹿留給了嫪毐。這件事相當於把嬴政心頭那根刺插得更深,當嫪毐在趙姬麵前裝腔作勢要把野鹿還給他時,他卻表示把野鹿送給母後趙姬。當晚,嬴政便讓人將野鹿扒了皮,把血淋淋的鹿皮放在了趙姬和嫪毐的床榻上,把他們嚇得魂不附體。

  適逢嬴政到雍城行冠禮,懷恨在心的嫪毐,持太後玉璽到大軍軍營,聲稱真正的嬴政已被刺殺,現在身處雍城的乃假王,並以大秦王室調兵令牌命大軍出兵,要去雍城刺殺所謂的假王。

  雞鳴之後,雍城的嬴政行加冕禮,隨即得到消息,妖言惑眾的嫪毐已經帶領大批士兵直攻雍城。嬴政下令手刃嫪毐,絕不姑息。與此同時,蒙武已經率兵攻下了濮陽城。公孫羽為了保護百姓周全,帶領一小隊士兵守城直到最後。他在濮陽一戰前就已經私下交代過荊軻好好保護公孫麗,他信守著“城在人在,城亡人亡”的信條,但不希望公孫麗陪著他犧牲。

  公孫麗直到和荊軻一起護著一部分百姓出了城後,才從荊軻口中得知爺爺的決心。她不顧安危跑回去,荊軻也隨之前往,無奈留給他們的是滿地的屍首,其中就有奄奄一息的公孫羽。公孫羽撐著最後一口氣叮囑公孫麗莫為眾生,要為她自己而活。

  雍城這邊,嬴政與長安君成蟜率兵親征,預先設下的埋伏,大敗嫪毐叛軍,嫪毐僥幸逃脫。嬴政率人直逼長信候府邸,將其府中上下盡數殺光,一個不留。回宮後,嬴政下令全力緝拿嫪毐,並持劍闖入長楊宮。心驚膽戰的趙姬乞求嬴政饒他一命,她並沒有要把兵符交給嫪毐的意思,是嫪毐奪其兵符。可不管怎麽樣,是趙姬間接導致了嫪毐叛變這一局麵,嬴政無論如何都不能原諒這樣一個淫亂的母後。最終,嬴政下令廢去趙姬的太後之位,將其流放雍地,以兵守之。

  秦時麗人明月心第2集劇情介紹

  公元前238年,嬴政冠禮後開始親政。嬴政生於趙國邯鄲,原名趙政,身為質子,飽受鄰裏欺淩。少年時期,他受異人牽連,被趙軍連夜追殺,追兵的刀劍,仿佛還在眼前。回到秦國後,他正名為嬴政,十三歲登基的他貴為少主,仍舊受到太後與相國呂不韋的處處鉗製。想到曾經的忍辱負重,嬴政如蓄勢待發的猛虎,即將虎嘯天下。嫪毐的黨羽被徹底清除後,仲父呂不韋的相位也岌岌可危。

  嫪毐仍然在逃,據消息稱,他帶著幾名親信逃往了洛陽。嬴政想要親自將其手刃,於是和成蟜帶著李仲微服前往洛陽尋找嫪毐蹤跡,有一隊士兵打扮成茶客暗中保護他們。安葬了公孫羽的荊軻和公孫麗也來到了洛陽,和嬴政一行人在同一個酒館歇腳。他們二人準備遵照公孫羽的遺願找到曾拜在信陵君門下當門客的魯勾踐大俠。隻是這信陵君試試已久,手下門客也早已四散,他們想找到魯勾踐,還需要費一番功夫。

  就在這時,酒館裏的兩名客人調戲一位長相清秀的姑娘。一旁的嬴政率先出手相救,公孫麗也不吝出手,兩個流氓被打得落荒而逃。由於公孫麗是男子打扮,嬴政誤以為遇到了兩名少俠,提出請他們二位喝酒。由於嬴政化名趙公子,又以經商為名頭,荊軻和公孫麗將他們幾個人認作趙國人。荊軻說起趙國遭受秦國強攻一事,提醒他們注意安全。公孫麗直言暴秦實在太猖狂,明明六國可以相安無事,卻偏偏要引發戰亂。嬴政不知如何回應,隻好轉移話題。當晚,嬴政和荊軻都喝得酩酊大醉。

  荊軻是由公孫麗送回房間的,醉醺醺的他抓著公孫麗的手不放。看著孩子氣的荊軻,公孫麗笑得很溫柔。等荊軻沉沉睡去後,公孫麗便回到自己的房間歇息。第二天清晨,她醒來後卻發現昨晚的趙公子在她的床上。原來嬴政昨晚喝多了走錯房間,兩個人都有些尷尬,嬴政沒認出來公孫麗是女孩身,還開玩笑要幫她更衣。公孫麗借故推托,惹得嬴政哈哈大笑。

  這時,荊軻來找公孫麗下去吃早膳,卻見嬴政從房裏出來。嬴政簡單解釋了一番,就下去命人準備早膳了。等荊軻和公孫麗到了樓下,嬴政剛好接到探子消息,得知嫪毐藏身洛陽近郊一處茅草屋內。他帶人前往,離開前特地和公孫麗二人告別,稱自己有一批新貨到了,需要去查看。

  除了嫪毐,嬴政還想對付一個人。他命人將嫪毐藏身之處透露給司馬空,也就等於告訴了呂不韋。呂不韋先嬴政一步綁走嫪毐,沒想到已被嬴政盯上。嬴政聽到了嫪毐和呂不韋的對話,終於確認呂不韋是故意送假腐的嫪毐以宦官之名討好趙姬,一方麵是為了牽製趙姬,一方麵是為了擺脫趙姬的糾纏。

  此時,嬴政方才出現,而呂不韋早已嚇得臉色蒼白,他強裝鎮定地自請處分。嬴政卻知道,呂不韋和嫪毐同為朝廷命官,如果他一月之內連貶兩個官員,必定引起朝野震驚,國本動蕩。所以,嬴政要求呂不韋從今日其安安分分、乖乖巧巧地做他的相國就好,並表示會為他安排好一切的一切。這番話是嬴政少年即位時,呂不韋曾說過的,隻是對象卻換了,如今的嬴政,早已不是那個無還手之力的少年了。

  離開近郊後,嬴政來到野王邑看望衛王。膽小如鼠的衛王一看到嬴政就跪地求饒,生怕他是來取自己性命的。嬴政笑言如果真要殺他,一封詔書或一杯毒酒即可,無須親自前來。衛王這才如釋重負,嬴政隨即問起衛國的風俗,衛王十分好奇嬴政為何對衛國風俗感興趣,可嬴政沒有耐心跟他解釋,他隻好將嬴政請進屋內,為其細細解說。

  其實,少年嬴政曾得少年公孫麗和少年荊軻搭救,當時,公孫麗曾說過他們二人是衛國濮陽人,嬴政因此記在了心裏。那麽多年過去了,殘忍暴戾的嬴政心裏總有一塊柔軟的地方,屬於當年那個女孩兒。

  另一方麵,公孫麗和荊軻準備離開洛陽前往大梁,沒想到動身前一晚就遭到丹頂門掌門人夏侯央派來的兩個蒙麵人的襲擊。這兩個人用劍不傷人,目的在於試探公孫麗的身份,因為,夏侯央想要公孫家祖傳的鵠落劍譜。在確認後,兩個蒙麵人隨即離開。

  次日,公孫麗和荊軻動身上路,途中公孫麗發現爺爺留給她的銀簪子不見了,急著回去找。荊軻便讓她進客棧歇腳,自己回去幫她找銀簪。沒想到,找到銀簪的荊軻遭遇丹頂門弟子襲擊,他一路奔逃到荒郊野外。由於丹頂門大弟子鮑野的出現,荊軻不敵,受了重傷。幸好神出鬼沒的劍癡魯勾踐突然出現,救下了他。

  而公孫麗則在客棧裏遇到了嬴政一行人,在嬴政遭遇暗殺時,公孫麗挺身而出,卻不慎遭人刺傷,昏迷不醒。嬴政命人清除刺客後,將公孫麗送到了衛公府,讓衛王找來一個民醫為其醫治。民醫為公孫麗包紮完後,表示其性命並無大礙,隻是接下來幾日可能有間歇性的發熱,隻要按時服藥,一段時日便會痊愈。

  直到這時,嬴政才知曉公孫麗的女兒身。待侍女為她穿好衣服後,他進屋探望,卻在公孫麗的脖頸上發現了一條墜子,讓他大驚失色。

大陸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