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

隧道
主演:
崔振赫 李宥英 尹賢敏
狀態:
更新至1-16集
類型:
韓劇,神話,刑偵
導演:
申勇輝
編劇:
李恩美
播出:
2017-03-25
平台:
OCN電視台
劇情:
第1-2集 韓劇隧道第1集劇情介紹 1986年的一個夜晚,重案組刑警樸光浩在一個幽深昏暗… 簡介劇情

喜歡看“隧道”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第1-2集


  韓劇隧道第1集劇情介紹

  1986年的一個夜晚,重案組刑警樸光浩在一個幽深昏暗的隧道中追擊疑犯,追至隧道深處時卻被疑犯從背後伏擊,將他打昏在地。失去意識前,他看著犯人離去的背影發下毒誓,無論是天涯海角,一定要把這個犯人抓到。

  事件的起因要從幾個月前說起。幾個月前,小鎮的重案組刑警樸光浩和重案組班長以及巡警全成植(也被大家稱作老幺)在抓一個偷牛的小偷時,意外發現了一具被反綁手腳用絲襪勒死的年輕女屍。

  樸光浩正準備調查案子,班長卻給到了適婚年齡依然單身的他安排了一場相親。在班長安排下樸光浩和相親對象妍淑在警署門口的玫瑰茶館一起喝了咖啡,之後兩人又來到街上散步,樸光浩對妍淑十分滿意,提出想牽妍淑的手。而對於第一次見麵就提出牽手要求的樸光浩,妍淑驚訝之餘又覺得他耿直可愛。

  半個月後,樸光浩一直對妍淑念念不忘,想打電話約妍淑第二次見麵,沒想到卻接到了報警電話,根據報警,重案組在河邊又發現了一具年輕女屍,也是被反綁手腳勒死,但仍然查不到任何有用的線索。

  回到警局後,樸光浩一行人正在吃飯,吳記者來了。吳記者最喜歡向警署打探命案內幕,然後進行添油加醋的報道,博人眼球,所以重案組很討厭他。吳記者說妍淑在警署門口找樸光浩,樸光浩趕緊出去見她。原來妍淑也很喜歡正直的樸光浩,兩人約定,抓到犯人以後就約會。

  重案組為了查案,找來大批有嫌疑的人進行調查,可是一無所獲。鬱悶的班長帶著樸光浩和老幺來玫瑰茶館喝咖啡,班長建議把那些有嫌疑的大學生都抓來逼供,樸光浩很不讚成這樣的做法,所以沒喝兩口,樸光浩就去了負責驗屍的法醫金醫生那裏,看有沒有新發現。可是金醫生告訴樸光浩,屍體上沒有發現指紋,也沒有強奸的跡象。

  晚上十一點多,玫瑰茶館的老板娘去警署報案說,她店裏的服務員春姬去送餐了還沒回來,老幺勸她放寬心,肯定一會兒就回來了。可是第二天,重案組卻在河邊的蘆葦叢裏發現了被殺害的春姬,作案手法和前兩次一模一樣。老幺覺得是自己太大意沒有把老板娘的話放在心上,才致使春姬被殺,內心十分自責。

  金醫生對春姬進行了屍檢,樸光浩發現春姬也是被人用絲襪勒死,便懷疑三起案件均是一人所為,但班長卻認為是分別作案。樸光浩要來春姬的送餐記錄,想起那晚老板娘抱怨春姬去印刷店時間太久,便想叫上老幺一起去印刷店調查,沒想到老幺卻因為自責想要離開警局。樸光浩對他進行了一番開導,說老板娘想出去找的時候春姬已經遇害了,與其自責還不如早點抓住凶手。

  兩人來到印刷店,印刷店老板告訴樸光浩,因為春姬喜歡他們店裏姓金的年輕職員,便賴了很久,她走以後,兩人一直工作到了淩晨,他的妻子可以作證,兩人隻好無功而返。

  已經死了三個人,案情卻毫無進展,從首爾調來的上司十分生氣,給重案組施壓,讓他們在過年之前結案。重案組頂著壓力繼續查案,卻一點頭緒也沒有,連樸光浩和妍淑都結婚了,案子還是沒有什麽線索。

  這天晚上,一個年輕女子一個人走在軍隊駐紮區旁邊的一個小路上,被一個戴著帽子的人尾隨並拉了進路旁的田野裏殺害了。

  接到報案的反胃(老幺的外號,因為他一見屍體就嘔吐不止)來找樸光浩,樸光浩趕緊來到了案發現場。死者熙秀依然被人反綁了手腳,並用絲襪勒死。因為家裏電話無人接聽,樸光浩決定親自去通知家屬。來到死者住的公寓門前,看到熙秀的老公抱著孩子還在焦急的等待未歸的妻子,樸光浩十分難過。

  法醫鑒定和前幾次一樣,班長也開始相信這些案件都是同一人所為。看到無辜之人連續枉死,充滿正義感的樸光浩十分憤怒,決定追查到底。樸光浩追查發現和熙秀一起下車的是一個與她相熟的軍人,由這個線索他們又找到了很多有嫌疑的軍人,把他們一一叫來問話,但是因為範圍太廣,重案組還是一無所獲。

  已經過了六個月,案件沒有任何進展,熙秀的丈夫時常來警署詢問案情,但每次都無疾而終。

  這時,又一個年輕的女孩被殺害了,勘察現場時,樸光浩發現被害者腳後跟上有奇怪的圓點,於是他趕緊來找金醫生,問他去年發生的幾起命案,被害者腳後跟是不是也有相同的點,金醫生證實了他的想法,樸光浩更加肯定這些案子都是同一個人所為。但是現在發現的這具屍體的腳上有六個點,但是迄今為止他們隻發現了五具屍體,說明還有一具屍體沒被找到,班長趕緊找來搜查隊進行搜查。

  工作間隙的樸光浩回了一趟家,妻子妍淑送他一個口哨,讓他遇到危險的時候就吹響,樸光浩向妻子承諾一定盡快抓到犯人,然後帶妻子去漢江遊玩。

  樸光浩找來老幺,兩人一起梳理線索,樸光浩讓老幺把所有受害者遇害的地方在地圖上標注出來。第二天,樸光浩看著有標注的地圖,突然想到,凶手第一次選擇殺人的地點一定是自己熟悉的地方,然後沒被抓到便開始產生自信感慢慢走遠,根據這一推論,樸光浩帶著老幺來到發現第一個死者的地方進行搜查。

  樸光浩搜查過程中聽到兩個女孩說最近小區的狗總是失蹤,一個女孩懷疑是住在山坡那的一個高中生哥哥,因為自家狗不見時看見那個哥哥在門口轉悠。樸光浩覺得很可疑,便領老幺來到了那個高中生鄭宇勇家裏。兩人在院子裏發現了鄭宇勇殺死埋掉的狗,因此,樸光浩認為鄭宇勇就是殺死那些女人的凶手,他殺狗就是為了練習。錄口供時,鄭宇勇看到憤怒的樸光浩便刺激他說,殺人不需要理由,樸光浩看到他淡定的樣子,氣火攻心,認定他就是凶手,卻被班長製止說這個孩子有不在場證明。

  晚上,樸光浩來到了發現第六具屍體的華陽隧道,想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麽,沒想到卻發現隧道內女孩遇害的地方坐著一個人,而且好像他在模擬重現當時勒死女孩的情景。樸光浩追了上去,追到隧道深處,卻被那個人從背後襲擊,打昏在地,妍淑送給他的哨子也被甩落在一旁。

  韓劇隧道第2集劇情介紹

  樸光浩掙紮著從昏迷中醒過來,跌跌撞撞地走出了隧道,隧道出口被濃霧覆蓋著,致使他有些看不清周圍的景象,因此他也沒有發現,他走出的隧道,早已是一片斷壁殘垣,仿佛廢棄了多年。

  公路上,一輛白色的小汽車在一輛黑色吉普的圍追堵截下狂飆猛進,終於在一個十字路口甩掉了吉普車,車上坐著的年輕人神情緊張,滿臉是傷,在他翻找東西的間隙,車向正在過馬路的樸光浩衝了過去,還好年輕人及時踩住了刹車。樸光浩被嚇了一大跳,要求年輕人下車,年輕人從後視鏡看到黑色吉普車追了過來,因此來不及理會他便開著車繼續逃了。

  樸光浩回到警局,發現自己的座位上坐著一個陌生男人,這個男人說自己叫金善載,是警署警衛,樸光浩確定警署警衛中並沒有這個人,便認為他是瘋子,將他鎖在了門外。而金善載看到莫名其妙進來一個男人,還將自己趕出警局鎖在門外,內心也十分氣憤。

  樸光浩來到自己的辦公桌前,看到桌上的老式座機變了樣,他很奇怪,略有遲疑的撥通了班長的電話,想讓班長派兩個中隊過來協助調查,沒想到對方卻告訴他打錯了。他疑惑更深,往周圍看看,發現警局的擺設也全變了。

  這時,一份文件從傳真機出來了,樸光浩拿起文件一看,是一個和他同名同姓的人的調令,這個人1988年生,是從水亭警署調來的,而文件的日期顯示是2016年,樸光浩更加奇怪,明明現在才1986年啊。

  金善載拿來鑰匙開了門,要求樸光浩離開,可是樸光浩堅持認為金善載才是來搗亂的瘋子,並掏出手銬將他拷在了欄杆上。看到警署一個人也沒有,電話也打不通,他決定一個人去隧道抓那個罪犯。可是走出警局卻發現周圍的一切已經變了,他根本不認識路,所以他隻好又回到警局。

  早上,大家都來上班了,看到新麵孔樸光浩和被銬住的金善載,都很驚訝,金善載很生氣,問他是哪個警署的警察,樸光浩說了自己的名字,大家便以為他就是從水亭調來的新人,警員敏河更是調侃的叫他老幺,樸光浩生氣的告訴大家他不是那個樸光浩,然後離開了警署。

  樸光浩離開後,大家把他的手銬拿來研究,發現是一種老式手銬,隊長突然想起自己年輕時在華陽警署遇到的前輩用的就是這種手銬,原來這個隊長就是當年和樸光浩一起工作的全成植(老幺)。全成植看到樸光浩的言行舉止都很像當年的前輩,便翻出當年的照片來看,看到照片上的樸光浩和調來的人長得一模一樣,他還以為早上來的那個是樸光浩前輩的兒子,便打電話確認前輩的人事情況並回憶起當年樸光浩失蹤後的場景來。

  原來當年,班長看樸光浩去了好久也未見歸來,便組織警力和全成植還有妍淑一起去隧道尋找,沒想到隻找到樸光浩的手電筒和帶血的石頭,於是大家都以為樸光浩出事了,妍淑也傷心的暈了過去。妍淑醒來後,心有不甘,一個人去隧道找樸光浩,卻在地上發現了他送給樸光浩的口哨,妍淑認定樸光浩出事了,十分悲痛。

  樸光浩來到他和妍淑的家,卻發現那裏已經變成了一條街道,雖然不知道自己是怎麽穿越過來的,但他覺得一定和那條隧道有關,於是他決定去那條隧道看看是不是能夠穿回去。他打了一輛車,上了車卻發現司機和吳記者長得一模一樣,也姓吳,而且跟吳記者一樣是一個奸詐的人,看他不認識路拉著他在城區亂走,最後停在了華陽精神病院前麵,向他要錢,他知道吳司機是故意訛他,就不打算給錢。兩人拉扯的時候,一個短發女人從療養院出來徑直坐上了吳司機的車,吳司機說暫時不拉客人,一定要向無賴討到錢。女人卻說她替樸光浩付錢,吳司機一聽立馬回到車裏準備走,樸光浩在窗外對女人說不必幫他付可女人並沒有理他。

  吳司機走了,樸光浩不知道該往哪裏走,發現當年的祈禱院變成了精神病院,他突然想起當年去隧道的時候看見一張標示牌上寫著隧道在祈禱院方向五百米處。他正準備走,卻看見精神病院好像發生了什麽事情,大家都很慌張,出於警察的正義感,他準備進去看看。

  原來是一個女病人被人用鉛筆刺穿脖子上的動脈失血而死,看著她耳後的紋身,樸光浩確定這個女人是他當年審訊過的李善玉,李善玉因為未婚夫打自己和妹妹,便設計將他毒死,但她本人卻一直不承認罪行,看到善玉的屍體,樸光浩感歎她終於被抓住了。

  警署裏,大家準備趕往精神病院,於是給新調來的樸光浩打電話,但電話卻一直無人接聽。無奈,大家隻好決定先行前去,來到現場卻發現樸光浩已經從裏麵出來了。樸光浩沒有理會大家,去找那條隧道了,找到隧道後,他反複的跑過隧道,卻依然沒能回到1986年。

  無奈的樸光浩隻得再次回到警局,準備暫時借用調來的水亭樸光浩的身份在這裏生活,然後慢慢尋找回去的方法。隊長將金善載和樸光浩分到了一組,但他們都很不服對方。

  隊長讓金善載講解這次的案件,金善載說死者李善玉曾涉嫌殺死三個男人被捕入獄,刑滿後與一年前被送入精神病院。金善載提到李善玉死前曾見了一個女人,樸光浩突然想到他和吳司機在精神病院門口碰見的那個女人,他覺得她就是去見李善玉的人,隊長趕緊吩咐樸光浩和金善載去查出租車。

  吳司機說那個女人在華陽大學下車了,金善載馬上給隊長打電話說嫌疑人確定了,是李善玉最後殺死的男人徐鎮萬的女兒徐靜恩。兩人來到學校,發現徐靜恩當天並沒有去過精神病院,有不在場證明。這時恰巧樸光浩過來了,他發現這間教室的社會係老師申在伊才是他碰見的那個女人,兩人把申在伊叫到教室問話,可是她卻十分淡定的說,她是研究連環殺人凶手心理的心理學專家,昨天是去采訪李善玉。兩人來到校長室確認申在伊說的話,校長洪慧媛證實了申在伊的說法。

  全成植去水亭樸光浩所在的警署,想找調去的樸光浩的照片看看,沒想到警署長告訴他照片全都不見了。

  李善玉屍檢報告顯示是自殺,但金善載認為自殺動機不足,法醫建議他去找鉛筆的主人。於是金善載又來到了華陽大學,找到了申在伊,申在伊給了他當時的訪談錄音。錄音並沒有什麽蹊蹺,案件最終以自殺結案。

  樸光浩問敏河知不知道1985年發生的連環殺人案的情況,敏河說他並不知道,不過可以問隊長,隊長 1985年就在華陽警署當值,樸光浩很驚訝,正要問隊長的名字,沒想到一個女人過來說要找樸光浩。原來是那個調來的樸光浩在附近租的房子的房主,沒辦法,樸光浩隻好和房東太太回出租屋先住在那裏。

  隊長全成植請來了犯罪心理學專家申在伊準備以後輔助他們破案,但樸光浩和金善載卻很不以為然,覺得一個喜歡研究瘋子的心理學家對他們的案件起不了多大作用。而申在伊也依然保持著一貫的高冷作風,並不屑於與他們爭辯,隻說案件發生時聯係她便離開了。

  這時,警局接到報案,說成柳山發現一具被分屍的屍體,大家趕緊來到現場,查驗現場時,樸光浩發現屍體的腳後跟居然有五個點,也就是說,當年他們尋找的第五具屍體在這裏出現了。

韓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